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拯救美强惨男二》作者:九月流火

洛晗保持微笑,礼貌回道:“我成年了,请不要叫我幼崽,谢谢。”
  
  那道残念对于洛晗的话置若罔闻,对于他们这种老古董来说,看凌清宵都是一个年轻的幼崽,别说洛晗。洛晗在这里威胁他,对残念来说,和一只刚长牙的小奶猫挥爪子大声咆哮并无区别。
  
  残念唏嘘不已。神掌管法则,有人主生育,有人主时间,有人主阴阳,洛晗主管的,便是天的这一部分。太阳东升西落,万物春生冬藏,众生生老病死,全部是神创立的法则,各个神的法则叠加,才有了如今六界的模样。
  
  创世战争之后,众神的格局也基本达到平衡,接下来这些年,再无新神诞生。没想到,反而是诸神陨灭之后,掌管天道秩序的新神诞生了。
  
  万物有序,洛晗是天道自然生出的神志,同样是六界法则的一部分,也是如今最年轻的神灵。残念在空空荡荡的神域里憋了这么久,难得见到新人,顿时如所有老成员一样充满了沧桑,甚至忍不住想讲古。
  
  他问:“你知道诸神的历史吗?”
  
  来了,洛晗仿佛回到大一新入学社团招新的那一天,学长学姐也是以一样的口吻,问她:“你知道我们社团的历史吗?”
  
  洛晗其实不太想知道,可是人在江湖飘,总是要适当地商业互吹,以及听别人商业互吹。于是,她礼貌地笑着,说:“不太知道。前辈可以为我讲讲吗?”
  
  残念就等着这句话呢,他立刻喋喋不休地说起来:“当年盘古开天辟地,天地分清浊,轻而清的上行,成为天,重而浊的下行,成为地。众神以清气浊气为区分,分别赋予了仙族和魔族力量。仙族吸收清气,也就是灵气,性情寡淡高冷;魔族吸收浊气,也就是魔气,性情逞凶好斗。后来女娲又抟土造人,神赋予仙族、魔族力量,却赋予人族最完美的躯体。”
  
  洛晗商业性询问:“完美的躯体是?”
  
  “就是神躯啊。”残念以一种怀念的语气,叹道,“那时可真是诸神的辉煌时代。”
  
  洛晗感到一阵无语。不过她按照这个逻辑,终于想明白为什么仙魔妖都要化形了:“神按照自己的样子捏造了人族,仙魔修炼,都是为了脱去原型,修成人形。准确说,是神形。”
  
  “没错。”残念对后辈非常包容,及时地给与肯定。他依然由衷赞叹道:“神的容貌和躯体,是多么完美啊!”
  
  洛晗明白了,难怪众仙的本体各不相同,但是都以人形行走。原来,他们是在追求神躯。
  
  洛晗想了想,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既然仙和魔的力量是神赋予的,人族也是神创造的,为何……”
  
  为何现在仙魔人种族昌盛,而神却死光了呢?
  
  残念被迫从往昔的辉煌中抽身出来,叹道:“天地循环,盛极必衰。神赋予了其他种族辉煌,自己却渐渐陷入困境。仙族随着神升天后,仙族因为人数多,繁衍快,渐渐取代神成为天界的代表。人间转而供奉仙,诸神失去信仰,又孕育困难,逐渐被他们一手创造出来的仙族反超。仙族可以修炼,神却只能靠先天能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仙族的力量,已经强于神了。”
  
  洛晗明白了,这是一个老大哥奶活了小弟,最后却被小弟超过的悲伤故事。神只能靠自然诞生,新生速度比不上消亡速度,后来信仰消散,神一个接一个陨灭,到了残念这里,他已经是世间最后一个神了。
  
  可是,他也死了。现在站在洛晗面前的,不过残存的一道神念罢了。
  
  最后一个神陨落,从此进入仙道昌盛时代。
  
  洛晗很快抓住了重点:“也就是说,我以后即使努力修炼,很可能,也是打不过天帝的?”
  
  “对啊。”残念十分坦然,毫无愧疚之意,“你的老前辈们,很早就已经打不过了。后来我们为了维持神的颜面,封闭神域,让神域随机穿行在六界中。只要变得神神秘秘,就没有人敢质疑神的能力了。”
  
  “我明白了。”洛晗点头,从前辈这里学来好多有用的技巧,“我果然需要和未来天帝打好关系。能不动手,就不要动手。”
  
  一动手,这不就露馅了么。
  
  残念怀念往昔,好生唏嘘了一番现在,最后又开始给洛晗吹牛:“没事,现在你来了,我们神族终究没有灭亡。”
  
  “你高兴的太早了。”洛晗冷冷地,教育这个没有学过进化论的神,“全族只剩下我一个,孩子生不出来,迟早还不是灭亡。”
  
  残念听到这里停滞,叹息道:“神只能靠天生地养,不能像仙族、人族一样婚姻怀孕生子,真的是致命缺点。”
  
  没错,洛晗点头,十分认同。
  
  他们一老一少正在唏嘘种族命运,忽然结界边缘细微地晃动了一下。
  
  洛晗虽然年轻,毕竟也算是个小神,马上意识到结界晃动。残念反倒十分意外:“咦,他竟然算出来结界的真实位置,现在龙族的幼崽都这么强吗?”
  
  果然是他,洛晗现在对结界产生浓浓的不信任之感。这是第二次了,第一次菩提树等生灵护送她穿梭时,就是被凌清宵一剑劈碎了结界。现在换成神的结界,竟然也在晃。
  
  修仙界的结界这么不靠谱吗?
  
  残念又开始想当年:“想当年,诸神论功行赏时,因为龙族战功高,实力强,最先被诸神赋予力量。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当年的龙族,成了如今的天界统治者。”
  
  残念感慨完,终于意识到一些蛛丝马迹。他看向洛晗,问:“外面那只龙族幼崽,和你什么关系?”
  
  你可终于想起来问了。洛晗说:“他是我的保镖。”以及是她预定的,替她管理家业的首席执行官。
  
  残念啧了一声,不知道该感叹龙族的年轻人强,还是他们神族的幼崽强。才多大,就懂得养爪牙兼面首了。
  
  “行吧。”残念挥了挥手,模糊的人形即将消散,“我已经看到了你,心愿已了,可以放心回归天地了。你和你的面首走吧。”
  
  “不是面首。”洛晗冷着脸纠正,她突然想到什么,赶紧叫住即将消散的残念,问,“我还有一件事,我要怎么修炼?我什么都不知道就被扔过来了。”
  
  残念听到很是奇怪:“我看你身上有你教养者布下的封印和法器,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你的教养者,竟然没有告诉你如何修炼神力吗?”
  
  洛晗用力摇头,天地可鉴,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她很认真地当了十八年人类。
  
  残念口中的教养者,多半是她的父母了。但是,封印是什么?法器又是什么?
  
  她的父母未免心太大,给东西之前,都不和她知会一声吗?
  
  这对残念来说就是举手之劳,他给洛晗激活了手上的玉镯,还顺便解除了她容貌的封印,满意道:“我就说,神的容貌和身躯是最完美的。瞧瞧这张漂亮的脸,多完美啊!”
  
  洛晗才知道原来她十八岁的成人礼竟然是个法器!她被手镯吸引走绝大部分注意力,一时没反应过来残念的话是什么意思:“你说什么?”
  
  洛晗没有得到回答,猛然出现在昏暗的深渊中。一道剑气迎面而至,即将飞到她身前时突然消散。
  
  凌清宵收起剑,平静地看着她:“你出来了。”
  
  他用的是你出来了,似乎知道洛晗本来就不会遇到危险。
  
  洛晗点点头,将手腕上的镯子暂时放下,打算等有空后再研究。为今之计,还是要先离开神域。
  
  她再不走,要被关出抑郁症了。
  
  洛晗兴高采烈地跑到凌清宵身边,头一次感到自己是个对团队有贡献的人:“我知道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尚未走远的残念听到洛晗毫不犹豫地把这里称为鬼地方,微微郁闷了一下。
  
  干什么呢,他才刚刚帮她的面首治好内伤,她这就嫌弃起娘家了?
  
  什么鬼地方,这分明是伟大而神圣的神域。
  
  神如此古老,神域稍微破败些,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凌清宵听到洛晗的话,没有询问她去哪儿了,也没有问她为何知道,只是微微后退一步,轻轻颔首:“有劳。”
  
  自从洛晗从结界里出来后,那些无所不在的黑影,诡异的风,以及各种奇奇怪怪的深渊怪物,都默默避开了她。洛晗按照残念刚才告诉她的手印,以某种玄妙的频率一道道打出去,很快,四周渐渐变亮,再一转眼,他们就出现在一个山脚下。
  
  洛晗望着眼前的青山绿水,耳边的虫鸣鸟叫,简直要哭出声来:“我终于出来了!”
  
  洛晗高兴坏了,自然没有注意到,站在她身侧的凌清宵,微微捂了捂心口。
  
  他早就有所感觉,刚才在脱离绝灵深渊的那一瞬间,凌清宵终于确定了。
  
  他缺失的龙丹位置,被补上一颗灵珠。虽然不能像龙丹一样储存大量灵力法术,可是相比于之前,已经好了太多。
  
  或许不是灵珠,而是神珠。只有神,才可以造物。
  
  原来,那本古籍的记载是正确的。仙界之人闻风变色的绝灵深渊,其实就是封闭已久的神域。
  
  凌清宵静静看向前面那个蹦蹦跳跳的少女,能眼睛都不眨地拿出万年菩提树精华,能用仙界七十二州最顶端的宝物做衣服,能让神的残念为他修补内伤。
  
  凌清宵最终什么也没说,装作不知,默然移开了视线。
  
  洛晗一回头,就发现凌清宵安静的过分,似乎在走神。洛晗暗暗惊讶,在他面前挥了挥手,把凌清宵的视线引过来后,笑问:“怎么了,想的这么认真?”
  
  凌清宵看着眼前含笑的女子,眼前仿佛有光芒炸裂。
  
  神爱万物,所以赋予天地秩序,赋予仙魔力量,赋予人族最完美的躯体。
  
  神的外貌,果真美的让人心生恍惚。仙界之人的皮相都优秀,凌清宵见惯了美人,本以为自己不会被皮相迷惑。没想到,只是因为他没有见过顶端。
  
  看洛晗的表现,恐怕还不知道自己的容貌已经变了。原本洛晗的相貌也不能说差,放在人族中也是不折不扣的美人,可是现在她的封印解开,露出她真实的相貌来,原来立刻就不够看了。
  
  仔细看她的五官还是原来的模子,但是精致度上升了不止一层。她皮肤白皙如雪,眼睛弧度优美,鼻梁、唇角、眉尖,每一个转角都尖锐而细致,下颌精致流畅,完美的宛如模板。
  
  她自然是模板,万物以像神为美,她就是天下美人的标准。
  
  最是人间冰雪色。她的美不是小家碧玉、亲和温柔的美,就是高高在上、不可攀及的美。
  
  洛晗感觉到凌清宵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她奇怪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问:“怎么了?”
  
  她还不知道自己的封印被解开了。凌清宵轻轻叹了口气,从掌心化出一面镜子,递给洛晗:“以后独自一人的时候,不要轻易露出脸。”
  
  洛晗不明所以地接过镜子,她毫无心理准备,低头往镜子中一看,当即内心一句“卧槽”,险些晕过去。
  
  她不久之前还觉得残念自恋,都是一道残念了,还天天念叨自己多么多么完美。现在洛晗终于知道了。
  
  残念陈述的是事实。
  
  神是天下至美,现在六界只剩洛晗一个神族,她便是六界第一美人。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