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拯救美强惨男二》作者:九月流火

凌清宵一双眸子如冰击月,冷冷看着她。洛晗的脑子顿时清醒过来,她用力捂住头,她在想什么?她疯了吗调戏大魔王?
  
  洛晗一瞬间吓醒了,她翻身坐起来,规规矩矩地双手抱膝:“我刚刚没睡醒,我都是胡说的。你不要当真。”
  
  洛晗说完,生怕凌清宵反悔,立刻表态道:“我保证,我绝不搞男女感情,我们只是纯洁的合作关系。”
  
  凌清宵长这么大,清冷自持,严格自律,多年来陪在他身边的,唯有一把剑而已。他对人冷,钟山众人见了他也永远是疏离恭敬多于亲近喜欢,凌清宵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当着他的面提双修。
  
  还是一个女人。
  
  但是她前不久才刚刚治好了他的伤,云梦菡只是用自己的叶子救了他一次,他都能毫无怨言护云梦菡七百年,何况洛晗的恩情要更大更深?凌清宵最终忍了这样的冒犯,用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嗓音说:“我说到做到,但是我不喜与人有接触,无论哪个方面。希望你也是如此,勿要伤双方和气。”
  
  洛晗立刻点头:“好,我保证!”
  
  瞎了她的狗胆,也不会再有下次了。她刚刚真的只是睡迷糊,听到凌清宵的话有歧义,下意识问了出来。苍天可鉴,她可完全没动那方面的心思。
  
  凌清宵如此清冷高洁,洛晗根本没有办法想象他会陷入恋爱,更无法想象他动情,乃至双修的模样。
  
  脑子里光是出现这个念头,洛晗都觉得自己要遭雷劈。
  
  如此清贵出尘的仙人,她怎么可以用凡人的肮脏念头玷污他?简直是罪过。
  
  因为这一出打岔,洛晗和凌清宵的气氛莫名尴尬。凌清宵站起身,说:“既然你已经醒来,就可以出发寻找出去的路了。我在外面等你。”
  
  洛晗点头,她现在刚醒,多少都需要整理仪容,凌清宵贴心的出乎她的意料。凌清宵走到洞口时,忽然停下来:“你对人,都是这样毫无戒心?”
  
  仙界并不依靠眼睛看东西,仙人设阵法防的更多是别人的神识,而非视线。他没有发任何心魔誓,洛晗就当真信他不会用神识偷窥?
  
  而且昨日,洛晗将好几瓶菩提精华放在他面前,她就不怕他见利起意,杀人夺宝吗?
  
  洛晗怔了一下,反应过来凌清宵在指昨日的事,失笑:“当然不是。”
  
  “我只是信任你而已。”
  
  凌清宵站在洞口,前后都是昏沉沉的黑暗,唯独他一袭白衣,宛如夜中月桂。
  
  凌清宵最终没有回头也没有回话,从山洞里出去了。
  
  洛晗赶紧站起来整理衣裙,幸好修仙界的衣服不会脏也不会皱,永远飘飘若仙,洛晗很快就收拾好了。
  
  洛晗整理衣服的时候,发现她之前摔倒在乱石上划出来的细小伤痕,不知道什么时候都愈合了。洛晗称奇,但是凌清宵已经等在外面,她不好意思让别人等太久,就抛下这回事,赶快朝外走去。
  
  她跟在凌清宵身后,出发去寻找出路。
  
  凌清宵已然辟谷,不需要饮食也不需要休息,洛晗却不行。食物她倒是可以用菩提树送她的灵液对付,睡觉却没法代替。
  
  于是他们两人走一段停一段,进程十分缓慢。离开深渊遥遥无期,可是洛晗和队友的感情却大为推进。
  
  虽然这里的推进,是洛晗单方面认为的。今夜,凌清宵照例找了一个避风的地方,供洛晗睡觉。
  
  洛晗枕在胳膊上,看着凌清宵远远找了个地方坐下,又开始打坐修炼。他真是一个自律到可怕的人,一天内,甚至没有一分钟是空闲的。
  
  一个机器,疯子,战争狂。
  
  洛晗闲极无聊,一时又睡不着,忍不住找凌清宵说话。其实凌清宵话极少,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她一个人说。可是这也好过不说话,在暗无天日的地方待久了,她再不找人说说话,她都要抑郁了。
  
  “你一天只要有空就在修炼,都不给自己休息。你不会累吗?”
  
  凌清宵没有回答她,用行动表明了答案。
  
  行吧,洛晗翻了个身,极力看向深渊顶部,想要在上面看到星星,天空,哪怕只是一束亮光。
  
  可惜,都没有。
  
  洛晗又问:“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
  
  洛晗颇有些他不回答誓不甘休的样子,凌清宵无奈,说道:“你没去过外界吗?”
  
  “没有。”洛晗没有意识到凌清宵在套她的话,还在老实巴交地交底,“我甚至都没有修炼过。这里虽然是仙界,我却没什么感觉。”
  
  凌清宵不动声色问:“你的长辈不曾教过你修炼?”
  
  “没有。”洛晗有些低落,喃喃自语,“可能是没来得及,也可能是嫌我麻烦。”
  
  没来得及?这句话有很多信息,凌清宵问:“你今年多大,为何来不及?”
  
  洛晗好歹知道不能暴露自己是天道,她只回答了前一个问题:“十八。”
  
  凌清宵本来预料着十八后面还有千、万之类的纪年单位,结果等了很久,没见洛晗继续说。
  
  凌清宵讶异,破天荒主动发问:“我指的是你的年龄。”
  
  “对啊。”洛晗也很奇怪地看着他,“我就是十八岁啊。”
  
  年纪动辄以万记的仙人凌清宵愣住了。他们随便闭个关都要千二百年,凌清宵都想象不到,以十开头的年龄是什么样的。
  
  凌清宵看洛晗的眼神顿时变了,他沉了脸,微微呵斥:“胡闹,你还是幼崽,你们家的大人竟然放你出来独自行走?”
  
  这话洛晗也不爱听了,她瞪大眼睛,毫不示弱地瞪了回去:“说谁幼崽呢?啊呸,我就不是崽。”
  
  凌清宵对这些话毫不在意,一个十八岁的幼崽,胡闹些是正常的。凌清宵再想想她之前的话,果然都联系起来了。
  
  原来只是个幼崽,难怪还没开始修炼,难怪没去过外界。他若是她的长辈,也不会允许她十八岁出门。
  
  龙族虽然弱肉强食,可是对幼崽默认照顾。幼崽难得,龙族在仙界以繁殖力强而著称,然而这是和其他种族对比出来的,龙族有的是夫妻成婚几万载,始终求子无果。
  
  凌清宵念及洛晗的年龄,对她的态度又宽容很多。先前凌清宵懒得理会洛晗对外面的好奇,不过现在知道了她的年纪,凌清宵尽职尽责解惑道:“天下分六界,神仙人魔妖鬼。其中仙、人、冥三界归天帝统领,魔族则由魔尊总领,下面诸王自治,妖族没有首领,大妖各自为政。”
  
  洛晗听明白了,仙界是封建帝王制,魔界是联邦议会制,妖族还停留在无政府状态。洛晗突然发现少了什么:“那神界呢?”
  
  “神?”凌清宵淡淡道,“众神陨灭,神域关闭。天地间,早就没有神了。”
  
  洛晗有点明白,但是又有点被搞混了。她曾经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凡人,在她眼里,神仙神仙,一直是并列出现的。洛晗虚心求教眼前这个真正的仙人:“神和仙的区别在哪里?”
  
  凌清宵是个很负责任的人,他虽然冷淡疏离,可是有问必答,是个很好的老师:“神乃天生地养,无父无母,由自然孕育而成。而仙是修炼来的,可以是飞禽走兽、木石花草,乃至人。”
  
  洛晗豁然开朗,她想起自己的身世,忽然生出一丝不确定来:“没有父母的,都是神吗?”
  
  凌清宵看了她一眼,目光中似乎有审视,又似乎只是洛晗眼花了。他眼睛中的波动很快就掩饰过去,依然淡漠如万年寒冰:“神已经殒没多年,许多典籍含混不清,我亦不甚清楚。”
  
  洛晗“哦”了一声,自己枕着手臂默默琢磨。凌清宵看到她的表现,淡淡问:“你为何对神这样关注?”
  
  “好奇而已。”洛晗说着看向头顶的深渊,在暗无天日的地方待久了,真的会心情压抑。洛晗微叹了口气,问:“这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听说这个深渊是神陨之地,是因为神的陨落才被破坏成这样吗?”
  
  “神陨之地只是最盛行的一个说法。”凌清宵也抬头望向黑压压的峭壁,道,“也有古籍说,这其实就是神域。”
  
  “神域?”洛晗吃惊了,“我以为神仙住的都是洞天福地,再不济,也该是明亮神圣的。为何会是这副寸草不生的样子?”
  
  “传言罢了。”凌清宵没有多提,一带而过。他说完后就闭目养神,看样子又修炼去了。洛晗也不再打扰他,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睡梦中,她总觉得有一双眼睛,沉默地注视着她。
  
  崖底永远是昏暗的,没有日夜,也没有季节。洛晗渐渐失去了时间概念,又过了不知道多久,他们误入一个奇怪的地方。
  
  自从凌清宵的伤愈合后,崖底的各种怪物已经不会对他们造成威胁,但是他们毕竟只有两个人,能不正面杠还是不杠为好。他们被隐藏在风中不知道算不算生物的东西追逐,凌清宵因为要保护洛晗这个幼崽,速度大大被拖累,只能且战且退,一时不慎,误入一个天地阵法中。
  
  绝灵深渊没有生灵,那个阵法顺应地形,以石头、枯木为阵,山势互为犄角,形成一个天地阵法。天法道,道法自然,这样的天然阵法,最是麻烦。
  
  洛晗也意识到他们好像陷进来了,她低声问:“这里怎么了?”
  
  “是天地阵法。”凌清宵说,“无妨,费些功夫罢了。”
  
  洛晗点头,在他们团队中,凌清宵负责所有,她负责拖后腿。洛晗对自己的定位非常明确,她不打扰凌清宵解阵,自己低声嘀咕:“如果没人,为什么会有阵法?什么人在这里设了阵?”
  
  洛晗以为自己只是自言自语,可是仙人的耳目多么聪明,凌清宵立刻就听到了。他没有多说,只是带着洛晗破阵。没想到洛晗一语成谶,这个阵法,确实是人为布下的。
  
  而且布阵之人修为十分高深,远在金仙之上。
  
  仙都是修炼而成,分为灵仙、天仙、上仙、金仙、大罗仙尊五个等级,修成灵仙才是真正踏入仙族的大门,之后每一次晋升,都困难重重,能晋位者千里无一。
  
  到了上仙这个级别,就已经是仙界有头有脸的人物了,金仙只能在万年一次的蟠桃会上见到,至于仙尊,全然是传奇。
  
  历来仙尊虽未必是天帝,可是天帝却全是仙尊。仙界崇尚力量,龙族在众多仙族中得天独厚,战斗力惊人,龙族内部更是纯粹的弱肉强食,强者为尊。所以,天帝往往出自龙族,龙族第一,往往都是天帝。
  
  凌清宵以一千岁修到天仙,已经是石破天惊、绝无仅有的修炼速度。龙族内部是绝对的力量压制,只要一族出了一个强者,这一族立刻就要昌盛起来,所以凌清宵晋升天仙后,主母立刻来逼他吐出龙丹,把天才之名转嫁到自己儿子身上。要不然,如果让凌清宵继续出头,指不定临山宿家就会被压制,凌清宵的生母也会转而成为正室。
  
  龙族内部的法则,就这样残酷无情。
  
  凌清宵想到这里一哂,生母养母,与他何干?她们的儿子,都只有凌重煜罢了。
  
  凌清宵囿于自己现在的修为,只能探查出布阵之人的修为绝对在金仙之上,可是凌清宵心中隐隐有感觉,此人的真实修为,远远不止金仙。
  
  甚至不止是仙。
  
  洛晗亦步亦趋地跟在凌清宵身后,她回头看,感觉到那些诡异的风在边界徘徊,就是不敢追过来。她心中生出一个猜测:“我们,是不是误入一个更危险的地方了?”
  
  “无妨。”无论什么时候,凌清宵的声音总是这样冷静又可靠,“跟着我便是……小心!”
  
  然而还是太晚了,地面的局势忽然一变,洛晗眼睁睁的,消失在凌清宵身前。
  
  凌清宵冷着脸,祭出长剑,不遗余力地攻击这个阵法。
  
  洛晗感觉自己只是一眨眼,就换了个地方。四周白茫茫的,似雾又不是雾,而雾的后面,有一双眼睛在看她。
  
  洛晗回头,果然,凌清宵已经不在了。
  
  洛晗脑子一晕,觉得她拯救世界的大计怕是要凉了。但是输人不输阵,洛晗端着天道的架子,胸有成竹问:“你煞费苦心把我引来,所为何事?”
  
  洛晗认得这双眼睛。这段时间她睡觉,梦中,就是这双眼睛一直注视着她。
  
  眼前的迷雾忽然散去,露出古老苍茫的黄土地,虽然景色平平无奇,可是莫名有一种威圧感。
  
  仿佛这里已经存在了太久,久到亘古对它都是一瞬。洛晗前方,微微泛着陈旧的金光凝聚成一个模糊的人形。
  
  他的长相不辨男女,声音也带着苍茫的悠远感:“我等了许多年,等到肉身腐朽,神识散尽,只剩一缕残念。如今残念也即将消散,我本来以为,我看不到新神诞生了。”
  
  “欢迎回到神域,幼崽。”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