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拯救美强惨男二》作者:九月流火

眼前这一幕美丽奇异,简直让人怀疑这是梦。洛晗的颜狗属性终于压过怕死,她慢慢靠近凌清宵,小心拨开他的长发。
  
  色清尘不染,光白月相和。她以为毁天灭地的大魔王会是一个凶神恶煞,再不济也该是魔气冲天的形象。谁知道,竟然是个美丽清冷的仙人模样。
  
  洛晗看着难得一见的大魔王原型,忽然想起在书中看到的设定。
  
  仙族都以修炼出人形为尊,化为原型就代表着重伤不愈,凌清宵现在下半身化为龙尾,可见他此刻的灵力都没法保持人形。也就是说,这是他难得一见的,虚弱时刻。
  
  洛晗想起临走前菩提树的话,阻止凌清宵。
  
  只要她趁现在杀了凌清宵,一切就都了结了。
  
  洛晗盯着凌清宵的脸,立刻把这个想法赶出脑海。美人即便作恶那也是有苦衷的,她怎么可以伤害美人呢?
  
  颜狗要什么尊严,洛晗立即撸起袖子,尝试把凌清宵搬到一个平整的地方。她用尽全身力气搬凌清宵肩膀,纹丝不动,洛晗放弃了,决定分块运输,先把凌清宵的龙尾换个地方。
  
  她刚穿书时身上穿着现代的衣服,现在的衣服是结界里各位老祖宗联手为她做的。她当时只看到菩提树从自己身上揪了几片叶子,玄龟从东海里拿出几颗珍珠,其余几个老祖宗各自揉了揉捏了捏,一件衣服就成型了。洛晗觉得这只是一件暂时拿来凑活的衣服,没想到现在又是摔倒又是搬东西,衣服竟然分毫不脏。
  
  质量倒还不错。洛晗一边想着一边去抱凌清宵的龙尾,她先从细的地方搬起,她环住尾尖,用尽吃奶的劲儿抬起来一小段,忽然见华丽的银色尾翼动了动。
  
  她本能地抬起头,发现凌清宵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他看到洛晗抱着自己的龙尾,脸色冰冷,被洛晗接触的那个地方倏忽结出冰来。
  
  洛晗被寒气激了一下,下意识松手,本来就伤痕累累的龙尾砰的摔到地上。洛晗听着都疼,她立刻收回手,无辜地背在身后,说:“我不是故意的。是你突然结冰。”
  
  凌清宵的脸色已经难看的要杀人了,他的龙尾忽地散发出点点银光,很快又凝聚成双腿。洛晗看到这一幕默默感慨自己捡了条命回来,如果她刚刚真动了杀凌清宵的念头,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她了吧。
  
  凌清宵身形微动,从地上挣扎着坐起来。洛晗看着,试探问:“需要我扶你吗?”
  
  “不用。”
  
  凌清宵的嗓音也清清冷冷,如冰碎玉。洛晗默默感叹这到底是什么神仙音线,但还是收回了手。
  
  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在狼狈时接受别人的帮忙,尊重其实比善良更重要。何况……不久之前这位主还挥剑要劈死她,当洛晗不记仇的吗?
  
  那么多老祖宗合力开辟的时光通道都被他打断了,洛晗沦落到今日,凌清宵居功甚伟。
  
  因为凌清宵的动作,他身上许多伤口撕裂,又开始流血。鲜血顺着他修长的手指,蜿蜿蜒蜒渗入土地中。
  
  洛晗看着实在于心不忍,低声劝:“你小心。你已经伤这么重了,何苦自虐?”
  
  凌清宵嘴唇苍白,脸色白的近乎透明。他看着洛晗,眸色冰凉:“你到底想做什么?”
  
  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地关注他?刚才他脱力晕倒,可是神识清醒,依然可以感知到外界的一举一动。
  
  洛晗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趁机杀他,而是试图拖走他。凌清宵多年清冷自持,如今实在费解,她到底想做什么?
  
  结果这还没完,她竟然胆大包天,敢碰他的龙尾。
  
  凌清宵一千年来,除了刚出生在襁褓时,其余时候没有和任何人有过肢体接触。他又因为生性冷情,渐渐厌恶和旁人有接触,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
  
  洛晗碰到他尾巴的时候,被她触碰的地方传来温暖又柔软的感觉。这是前所未有的体验,凌清宵那一瞬间都失神了。等他清醒过来,立刻毫不犹豫地摆脱她的手。
  
  其实凌清宵可以用龙尾将冒犯自己的人扫走,龙得天独厚,天赋神通,身体每一个部位都是宝。他的皮肤本身就是刀枪不入的法宝,尾巴一扫之力,足以劈山裂地。
  
  可是洛晗没有修为,他即便只是轻轻一扫,恐怕她也要殒命当场。凌清宵最终忍住了,而是忍着经脉剧痛调动灵力,逼洛晗松手。
  
  洛晗心里啧声,瞧瞧你这个脾气,活该你不解风情,活该你留不住女主。
  
  洛晗现在确定他是个男配了,注孤生的那种。她想到自己拯救世界的大业,只能耐着性子,依然和凌清宵温柔说话:“我说了,我是来救你的。这里石头太尖利,你有伤在身,得换个柔软的地方休养。你既然已经醒了,那可以站起来走路吗?我们最好换个地方。”
  
  凌清宵觉得可笑,她到底是什么来路,连最基本的常识都没有。她竟然觉得,石头会伤到龙?
  
  滑天下之大稽,便是同境界的仙族拿着法器全力一击,也不过在他身上划出条浅淡的白痕罢了。他身上的伤,都是天雷留下来的。
  
  洛晗见凌清宵不说话,就默认他同意了。她尝试着上手来扶美人,可是凌清宵依然避开她的手,自己用剑撑着,站了起来。
  
  行吧,洛晗默默收回手。凌清宵是真的很不喜欢和别人有肢体接触,洛晗选修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学,知道孩子童年时如果没有和父母保持亲密的肢体接触,长大后会很难建立正常的人际关系,心理上,也更容易出现一些问题。
  
  当然,这是针对人类,或许他们神仙就是这样高冷寡淡,不理凡尘。
  
  凌清宵站起来后,不知道怎么辨认了一下方向,朝一个地方走去。真正的战五渣洛晗不敢落下,赶紧跟着凌清宵一起走。
  
  洛晗不远不近地跟着凌清宵,维持在一个不至于太近了让凌清宵紧绷,也不至于让自己暴露在外的距离。两人一前一后,无人说话。洛晗无聊,忍不住一眼又一眼偷看凌清宵。
  
  讲真,抛开剧情不提,凌清宵的长相实在是仙间极品。此刻他即便负伤,站在那里都如同在发光一般。
  
  月下仙人,清冷出尘。
  
  他不需要光,他自己就是光。
  
  不知道男主到底是怎样的神仙人物,才能让女主面对凌清宵的美色不为所动,一心一意跟着男主。
  
  凌清宵找到一个暂时安全的地方,停下脚步。他身上雷劫的伤还没好,挖出龙丹那个地方也一抽一抽地痛,他每走一步都是煎熬,他确实急需休息。
  
  洛晗见凌清宵停下,立刻自来熟地凑上去。她现在对修仙界的危险程度有了深刻的认知,她一个名为天道实际上还是个凡人的战五渣,可不敢独自暴露在外。无论凌清宵愿不愿意,在崖底这段时间,洛晗势必要跟着他蹭经验了。
  
  凌清宵如今喘气都痛,实在没有力气甩开洛晗。凌清宵坐在一边调养气息,洛晗就抱膝团在不远处看着他。
  
  他看起来真的很难受,洛晗叹气,也是,被主母逼着亲手挖出内丹,被五十道天雷打中,之后又没有任何缓冲掉下万丈深渊,凌清宵能活着,就已经是奇迹了。
  
  洛晗想到自己离开之前,菩提树匆忙塞给她一个雕成叶子形状的吊坠,说这是个储物空间,里面有几样保命道具,危急时刻或许能拿出来一用。洛晗想着菩提树最怕她死,它既然送了她保命道具,多半,也有伤药。
  
  洛晗从脖子里拽出吊坠,吊坠晶莹剔透,上面的脉络根根分明,仿佛真的是片叶子般。洛晗捣鼓了很久,绝望地发现她打不开。
  
  储物空间要用灵气打开,可是洛晗没有修炼,她哪来的灵气?
  
  凌清宵发现她的动作,睁开眼睛漠然望着她。洛晗对着凌清宵的视线有些尴尬,她对凌清宵晃了晃菩提叶吊坠,说:“这是长辈送我的储物空间,但是我打不开。你能帮我打开吗?”
  
  吵闹,凌清宵没有理会,重新闭上眼睛。洛晗正要说话,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感应到一片叶子。
  
  她心念一动,立刻进入到菩提叶内部的世界。里面有许多瓶瓶罐罐,洛晗不敢瞎拿,一个个拔开瓶塞,仔细感受里面的气息。
  
  她是天道,天生可以感应万物。
  
  洛晗忙着感应储物空间,一时没人说话,陷入安静。凌清宵试着用灵气修补受损的内脏,一股剧烈的疼痛从四肢百骸传来。这种程度的疼痛并非不能忍,可是凌清宵一时想不到,他为什么要忍。
  
  父母,家人,朋友,师妹,危急时刻全部弃他于不顾。曾经他拼命修炼,逼着自己事事做到完美,以此来换取父母的认可。现在他终于知道了,在所有人心里,他都只是一个不受欢迎的、退而求其次的存在。
  
  他永远比不上凌重煜,他永远不会得到真正的认可。既如此,他一直以来的坚持有什么意义,此刻他忍着剧痛疗伤,又有什么意义?
  
  他为什么要活着?
  
  凌清宵心中渐生魔障,灵气在体内横冲直撞,将本就伤痕累累的经脉冲撞的更加破碎。他正陷入一种荒芜中,耳边忽然想起一个惊喜的声音:“找到了!”
  
  她的声音婉转悦耳,咬字间仿佛带着莫名的玄法,一下子就把凌清宵从那种似魔非魔的状态中惊醒。凌清宵睁眼,发现还是她,那个来路不明又十分吵闹的女子。
  
  洛晗拿着玉瓶蹭到凌清宵身边,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这个可以疗伤吗?”
  
  凌清宵瞄了一眼,淡淡道:“万年菩提木精华,当然可以。”
  
  洛晗立即开心地把玉瓶塞到凌清宵手里,说:“那就好,你快试试吧。”
  
  凌清宵没防备,竟然真被她塞到手中。凌清宵讶异地看了她一眼:“给我?”
  
  “当然。”洛晗睁大眼睛看着他,里面满满都是期待,“你快试试。我还有好几瓶,喝完了还有。”
  
  凌清宵却没有动,他看着洛晗,问:“你知道菩提木精华是什么吗?”
  
  洛晗还真不知道,她以为这里有什么讲究,虚心问:“是什么?”
  
  她的眼神太过坦白,仿佛根本不知道万年的菩提木精华,这到底是多么珍贵的东西。凌清宵闭上眼睛,玉瓶悠悠荡荡浮起,重新落到洛晗手中:“此物珍贵,收好,以后不要现于人前。”
  
  洛晗不懂,凌清宵却知道菩提木精华是多么名贵的药。用名贵来形容它都不妥,因为这是仅仅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
  
  世界之心菩提树凝结出来的精华,可起死回生,清心净障。仅是一滴,就足以引发六界动荡。
  
  这个女子却拿出来一整瓶,还要送给他。
  
  真不知道该说她天真还是傻。
  
  洛晗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原因。她猜到菩提树出手的赠品估计不会差,不过看凌清宵的表现,价值恐怕比她想象的还要高一些。
  
  洛晗用力把瓶子塞到凌清宵手中,还立刻背过手:“你比我更需要这些。而且,又不是让你白拿的。”
  
  洛晗知道大魔王清贵骄傲,她若是白送,他绝对不会收,所以洛晗干脆说成一项交易:“我把药卖给你,但是不收钱,你要以工抵债,怎么样?我现在没有自保之力,这一瓶药,换你给我当保镖一年。”
  
  洛晗还是凡人思维,一张口依然以年为单位,甚至她还觉得自己狮子大开口。凌清宵真的不知道洛晗想要做什么,他手指微动,玉瓶没有挨到他的身体,悬在半空。
  
  “这根本不是一回事。”
  
  “那你自己看着办,你觉得保护我多久能抵得上这一瓶精华的价值,那就多久。这样总该可以了吧?”
  
  洛晗觉得她简直是业界良心,身为雇主,竟然求着保镖开价。
  
  凌清宵看着洛晗,再一次感到茫然。在他过往的人生中,茫然、犹豫、软弱等情绪,从来不会出现在他身上,他的世界中,只有计划。
  
  唯一的区别,就是有些计划要成功,有些计划,是必须成功。
  
  眼前这个女子却完全在计划之外,凌清宵甚至没法用以往的经验判断她。凌清宵深深盯了洛晗很久,再一次问:“你想要做什么?”
  
  “没什么呀。”洛晗看着他,弯起眼睛笑了,“我为你而来,我唯一的愿望就是救你。”
  
  洛晗不知道他有没有接受这个理由,因为凌清宵看了她许久,最后闭上眼,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洛晗实在没法摸清大魔王的心意,只好将储物空间里的菩提树精华摆在地上,证明自己真的有很多。
  
  两人僵持到最后,凌清宵终于勉为其难地接受了,但是他只用半瓶。
  
  他虽然一副高冷样子不说,可是洛晗猜到,他觉得这是长辈留给她保命的,所以尽量少用,半瓶必然是他能保住性命的最低用量。
  
  洛晗一时半会不知道该说什么,大魔王和她想象的,相距甚远。
  
  她以为他是个魔头,实际上他比所有神仙都更像神仙;她以为他偏激仇世,杀人如麻,结果他恪守原则,都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候,这么多菩提树精华摆在他面前,他只是对她说:“收好,不要现于人前。”
  
  他被人辜负这么多次,被亲生父亲调换,被亲生母亲放血挖丹,被养母欺骗虐待,还被女主捅了致命一刀。明明,他才是最有资格叛出仙界,堕魔报复的。
  
  可是他没有。他在书的后期虽然黑化,是个不折不扣的战争狂,但不可否认,他依然是个很好的帝王。
  
  洛晗不由又叹了口气。所以说女主究竟为什么选择男主?男主都对她挖心掏肾、当着她的面宠幸其他女人了,女主还是一次次回到男主身边,凌清宵到底哪里不好?
  
  未解之谜。
  
  凌清宵坐在山洞里炼化菩提树精华,洛晗亲眼看着他身上的伤好的飞快。他足足炼化了三天三夜,洛晗几度睡着,等她最后一次醒来,就见凌清宵清冷贵气,不染纤尘,坐在那里宛如仙人入梦。
  
  洛晗刚刚睡醒,脑子还是混沌的,见状问道:“你的伤好了?”
  
  “已无大碍。”凌清宵说着,脸色微正,“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你的援助之恩我铭记在心,接下来千年,你有任何要求,我绝无二话。”
  
  洛晗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脱口而出:“包括双修?”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