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拯救美强惨男二》作者:九月流火

凌清宵静静看着她。洛晗只能忍痛放下平板,起身去外面学飞行。
  
  此刻日暮西斜,一轮圆日挂在悬崖上,金黄的余晖洒满山崖。不知道是不是碧云秘境特殊的缘故,夕阳看着格外大,仿佛触手可及。
  
  洛晗站到外面时,才突然想起来:“我没有剑。”
  
  灵仙以下的仙族都要依靠飞行法器,到了灵仙,就可以自己踏空而行。洛晗现在没有修为,只能靠法器,凌清宵白日是顾及到她,才御剑飞行。
  
  仙人爱美,飞行法器也做的灿烂丰富,从莲花、云之类的单人法器,到飞舟、楼阁等大型法器,应有尽有。
  
  同理,飞行法器也是法器中最贵的,所以仙界还有另一种主流御空方式,御剑飞行。
  
  御剑飞行经济实用又帅气,很受年轻的仙族喜欢,御剑飞行也成了修仙界的基础技能。但是洛晗现在一穷二白,空有巨额精华珍宝,可是没法变现,连把最普通的仙剑都没有。
  
  洛晗几乎都要说出来“等我们出去再学吧”,就见凌清宵结了个法印,召出了他的九霄剑。
  
  洛晗看到九霄剑的时候都愣住了,她连忙说:“我初学御剑飞行,用普通灵剑就可以了,怎么能用你的佩剑?”
  
  “无妨。”凌清宵说,“用好一点的剑,学起来更快。”
  
  洛晗只能硬着头皮走到九霄剑前,随着靠近,洛晗感受到一股凛凛寒气,扑面而来。
  
  洛晗站在剑前犯了难:“我没有修为,要如何控剑?”
  
  她站到剑上不难,如何让剑浮起来才是难事。
  
  凌清宵说:“修炼是为了化天地灵气为己用,故在体内储存灵气。但是你不一样,你可以直接调动灵气,根本不需要修炼。”
  
  仙族修炼说白了是在体内积累灵气,可是洛晗不用,她可以直接调动灵气。但是虽不用积累,却需要学习每个法术的运行方式,以及练习熟练度。
  
  洛晗听到他说“你不一样”的时候心尖一跳,她没有问凌清宵她有什么不一样,凌清宵也没有细说,只是让她感受身边的灵气,然后试着驱动这些灵气。
  
  洛晗在凌清宵的指导下感应天地灵气,她闭上眼睛后,脑海里自然浮现一副俯视视角的地图,正是他们所在的悬崖。不同的是地图里不再有线条和色彩,而全部以能量的形式呈现。
  
  其中天地中散落着点点亮光,大致有五种颜色,随着气流缓慢地飘动着。想来这些光点就是灵气,五种颜色分别对应五行。
  
  洛晗试着驱动灵气,没想到这些灵气格外听她的话,她指哪儿这些光点就跟到哪儿。洛晗尝试让灵气拖着九霄剑浮起来,结果这一次却失败了。
  
  凌清宵仿佛能听到她的心声一般,在旁边说:“不要浮躁,九霄剑亦有自己的神志,你要因势利导,而非强迫。”
  
  洛晗又尝试了好几次,九霄剑终于可以晃晃悠悠地飘起来了。洛晗开心,顿时充满了成就感,没想到凌清宵紧接着就说:“现在睁开眼睛,站到剑上御剑。”
  
  洛晗吃惊,心神放松之下,九霄剑骤然失去控制,径直摔落向地面,在距离地面只有一指的时候稳稳停住。
  
  洛晗松了口气,诚挚道歉:“对不起,我并不是故意要摔你的佩剑。”
  
  凌清宵控制住九霄剑下落的趋势,却不把它调正,而是让洛晗来:“御剑飞行要稳,不能因为分心就失去控制。你试着把它摆正,然后再来。”
  
  真是一个严苛又不留情面的老师。洛晗只能再一次控制灵气,艰难地把剑扶正。
  
  曾经看着凌清宵御剑觉得非常轻松简单,轮到自己才知道这样精密的把控有多难。洛晗站在剑上,飞得歪歪扭扭、跌跌撞撞,叶梓楠蹲在树梢上看着,时刻都觉得心惊胆战。
  
  洛晗虽然飞的不太稳,可是已经能成功升空,并且歪歪扭扭飞大概十米的距离。洛晗对这个成果非常满意,她本以为今日可以圆满收工,没想到凌清宵那里没有一点放人的意思。
  
  “高度不稳,速度也时快时慢。念在你初学,第一天不给你太难的目标,以恒定的速度直线飞行三圈,就可以休息了。”
  
  洛晗听到,长长抽了口凉气。叶梓楠坐在树梢听到凌清宵的话,也骤然生出一种危机感。
  
  作为本行是飞的鸟族,凌清宵这样真的让他很有压力。他记得他第一次飞行,一天内就成功升空并且学会盘旋,就已经被朱雀族的长辈视为家族的希望了。凌清宵,竟然要求一个初学的幼崽以直线、匀速飞行三圈?
  
  叶梓楠油然紧张,这些年他玩的有些浪,疏于修行,对仙界新生代的年轻人也不太了解。凌清宵这种强到变态的少年龙到底是个例,还是龙族常态?
  
  不能细想,越想越吓人。叶梓楠看着眼前这一幕叹息,明明洛晗的成绩放在他这个鸟族眼里,已经算是相当优秀了,可是凌清宵却不为所动,甚至看着还不太满意。
  
  洛晗在山崖上一圈一圈绕,御剑从晃晃悠悠变成基本平稳,但是依然达不到凌清宵这个极端完美主义的要求。
  
  夕阳早已沉没,一轮圆月悬挂在山崖后,清辉中一位白衣男子站在月下,他白衣胜雪,月光照在他的身上,折出一圈冷冷的光晕。在他的不远处是一柄修长纤薄的剑,一位白衣少女坐在剑上,自暴自弃中带着委屈,不肯再飞了。
  
  凌清宵无奈,说:“你第一次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
  
  洛晗眼巴巴地看着他,结果凌清宵面不改色,道:“但是还不够。”
  
  叶梓楠坐在树梢上,听到这里同情地看了洛晗一眼。他用力伸了个懒腰,从树梢上一跃而下,对洛晗说:“我先回去睡觉了,你加油!”
  
  洛晗眼睁睁看着叶梓楠大摇大摆去休息,心情越发悲痛。大概是洛晗的怨念太过明显,凌清宵勉为其难地让了一步:“好吧,你暂时休息一会。一刻后再继续。”
  
  洛晗立刻跳下剑,活动自己僵硬到快失去知觉的腰和腿。她才刚刚放松了腿,都没来得及坐下歇一会,就听到凌清宵说:“时间到了。”
  
  洛晗木着脸,面无表情地看向凌清宵。这个人的心是石头打的吗?他竟然这样对待一个柔弱的少女?
  
  凌清宵平静地看着洛晗:“你飞一个回合平均需要一刻钟,以你现在的稳定度,大概飞两次才能合格一次。你从现在开始练习,六个回合后刚好能满足四个时辰睡眠。要不然,你就要缩减你的睡眠时间了。”
  
  洛晗被这些冷冰冰的数字砸的眼晕,凌清宵真的是个机器吧。
  
  第二天,洛晗站在飞剑上赶路时,已经完全失去了神采。他们今日要去极北之地,和他们现在的地方隔了大半个秘境。他们花了一整天,也才刚刚进入极北之地,取到第一株鹤灵兰。
  
  剩下的一株只能等明天。极北的风又干又冷,目之所及到处都覆盖着皑皑白雪。幸好修仙界的衣服都有保温法阵,洛晗穿着薄薄的单裙,也不觉得冷。
  
  冰天雪地中有许多未知的危险,他们三人早早就找地方休整。此刻凌清宵不在,叶梓楠挪到洛晗身边,问:“昨天我走后,你又练了多少次?”
  
  洛晗木着脸说道:“八次。”
  
  叶梓楠一听就露出不忍直视的表情,他同情地望着洛晗:“太惨了。”
  
  洛晗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她心里痛。现在凌清宵还忙着,没腾出手来,等一会这个魔鬼还要提着她出去训练。
  
  叶梓楠感叹了一会,好奇问:“你和他到底什么关系?他那么冷淡,对你却十分尽心尽力。”
  
  仙族性情都疏离,除非关系亲近,否则并不会打探对方私事。叶梓楠虽然听说了凌家嫡庶两个孩子被替换的消息,并且在秘境门口看了好一出兄弟相争的戏码,但是进来后,叶梓楠并没有追问过内幕。
  
  可是洛晗和凌清宵的事情实在让叶梓楠好奇的不行。这两个人姓氏不同,并非亲眷,看洛晗对云梦菡的称呼,也不太像师兄妹。那这就有意思了,洛晗和凌清宵到底什么关系?
  
  洛晗看向外面白茫茫的雪地,轻声道:“每个人性情都不同,有些人先说后做,有些人只做不说。有些人稍有付出就嚷嚷给别人听,还有些人,从来不说,但是会默默记得所有。”
  
  男主凌重煜是前者,凌清宵是后者。可惜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会说话的人在群体中人缘好,沉默的人,最终功劳也不会被人记得。
  
  叶梓楠听到这些话若有所思,他总觉得洛晗意有所指。洛晗却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道:“他看起来又远又冷,其实耐心负责,有时候只是随口一提,他就记住了。他并不是传言中那样高不可攀、冰冷绝情的性子。”
  
  叶梓楠听到啧声:“呦,你这么替他说好话?”
  
  洛晗没有理会叶梓楠的调侃。刚才洛晗说了那么多,其实并没有回答叶梓楠的问题,叶梓楠不知道没发现还是忘了,没有再追问洛晗和凌清宵是什么关系。
  
  经过这一番交谈后,叶梓楠和洛晗的距离拉近许多,洛晗也终于想起来了解一下自己的队友:“你今年多大了?”
  
  仙界年龄是一种资历,问年龄就和问姓名一样普遍。叶梓楠没放在心上,随口道:“十万八。”
  
  洛晗听到微微一怔:“……年龄?”
  
  叶梓楠也觉得莫名其妙:“对啊。你呢?”
  
  洛晗停顿,片刻后说:“十八。”
  
  叶梓楠等了一会,惊讶地瞪大眼:“……就十八?”
  
  “对。”
  
  他们俩个人都惊恐了,洛晗匪夷所思,问:“你都十万岁了,凌清宵才一千。你为什么还打不过他?”
  
  “你怎么说话呢!”老长辈叶梓楠听着不舒服了,“我们鸟族本来就不擅长战斗。再说我怎么就老了,我这个年纪在朱雀族里还是一枝花呢。”
  
  两人互相攻击完,都觉得有一丝丝受伤。叶梓楠不服,他还要再说,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个冷冷清清的声音:“洛晗。”
  
  这个熟悉的声音,这个熟悉的语气,洛晗立刻露出生无可恋的表情。叶梓楠现在听到凌清宵喊“洛晗”都头皮发麻,他默默挪远了,对洛晗比了个鼓劲的手势:“你努力,我先睡觉去了。”
  
  洛晗眼看避无可避,只能悲痛地往外走。其实,她的梦想只是当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躺在地产本上收收租子,为什么她都穿越了,还要被逼学习?

网站:晋江 原文地址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