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拯救美强惨男二》作者:九月流火

“魔君,王妃已经吊在城门七天了。”
  
  “她肯将心换给饮月了吗?”
  
  “王妃……在第四天的时候,就已经流产了。后来王妃跳下诛仙台,想来已是死了。”
  
  洛晗将这行字盯了很久,良久后,默然道:“这就是,我穿的书?”
  
  在她的对面,寿与天地平齐的菩提树,已经数不清有多少岁的玄龟,以及其他几个辈分惊人的老祖宗,此刻都慈爱地看着洛晗。
  
  “按你们的说法,可以理解为穿书。”
  
  洛晗将剩下的书页翻的飞快,她飞速浏览了一遍,内心的崩溃更甚:“这里面没有我的名字,我不是女配不是炮灰不是配角,到底为什么要我穿书?”
  
  在片刻之前,洛晗还是一名平平无奇的大学生。她今年参加高考,然后在学校的指导下,报选了心仪的法律专业。如果不是突然被拉到这里,她现在应该坐在宿舍的书桌前,准备明天的期末考。
  
  鬼知道,她只是突然犯困睡了一会,一睁眼,为什么会看到这么多不科学的灵异生物。
  
  更可怕的是,那株大的出奇、一开口就会说话的树递给她一本书。绿色的光点从它的树梢凝聚在洛晗身前,洛晗定了定神,伸手接过,然后就看到方才那段神奇的对话。
  
  洛晗默默掐了自己一把,绝望地发现她可以清晰地感知到痛觉,甚至能感受到手边微风的流动。她不得不正视一个事实,她穿书了。
  
  还穿到一本挖心掏肾、虐恋情深、为了爱可以毁灭世界的仙侠文中。
  
  她忍着内心地不适飞快地翻完这本书,大概了解了全文剧情。无非就是懵懂无知、上天入地独此一份的仙草生出神志,化为人形,正是本文的女主角云梦菡。云梦菡在修炼的过程中结识了钟山苍龙一族的两位少主,哥哥凌重煜和弟弟凌清宵。兄弟二人遇到女主后双双陷入爱河,为了女主大打出手,最后哥哥凌重煜堕入魔界,改名夜重煜,一路杀成魔尊,而弟弟凌清宵打败天界所有龙族,继位为天帝。
  
  仙魔二界的霸主都对同一个女人不肯放手,除此之外,妖族的大王、避世巫族的祭司、凤凰族的太子等许多男人,都对女主情有独钟,并且为了女主不惜发动战争。然而这么多人对女主求而不得,女主却独独爱坏男人夜重煜,以致于夜重煜对她挖心掏肾、虐心虐身,她都情深不悔。
  
  女主在夜重煜那里的遭遇极大地刺激了众多男配们,不少人发兵去抢夺女主,其中尤属男二凌清宵最为强势。凌清宵出自钟山苍龙一族,在龙中也属出身高贵,但是他的童年和少年遭遇却非常悲惨。
  
  凌清宵本来是钟山苍龙和临山应龙两族联姻的结晶,嫡出血脉,天之骄子。可是正巧外面也有一个私生子出生,两个孩子只隔几天,凌清宵一出生引发天地异象,而私生子却出生在蓬门陋户,一出娘胎就体弱多病,气息奄奄。
  
  父亲心疼私生子体弱,担心爱子在善妒的嫡妻手下养不活,于是把两个孩子替换了。
  
  那个私生子是男主夜重煜,被替换的嫡子是凌清宵。
  
  夜重煜叛入魔界改姓夜,在之前一千年,他一直是踩在云端、被所有人追捧的钟山大公子——凌重煜。而凌清宵,却恰恰相反。
  
  凌清宵成了私生子后,被主母视为眼中钉。主母宿仪芳并不知道“私生子”才是她的亲儿子,她出身尊贵又善妒,平时没少苛待凌清宵,甚至为了给体弱的“儿子”凌重煜补身体,不惜每月放凌清宵的血,给凌重煜作药浴。后来父亲终于找到机会,把私生子的生母白灵鸾接到后院做妾。这时候两个孩子已经交换了十来年,父亲一来不欲再生波折,二来不敢这样的罪临山宿家,就将错就错,让白灵鸾将凌清宵认下,而让凌重煜继续在主母膝下当嫡出少爷。
  
  凌清宵一无所知,他当真觉得白灵鸾是他的娘。白灵鸾知道一切,她知道自己的儿子在主母膝下众星捧月,也知道眼前的人才是主母的儿子。白灵鸾看着凌清宵生出一种报复的快感,对凌清宵反复无常,动辄打骂。凌清宵只以为是自己做的还不够好,才惹得娘亲厌恶,愈发努力修炼。
  
  可是他无论怎么努力,得来的都只是娘亲的冷脸。嫡母迫害,生母嫌恶,凌清宵渐渐变得沉默、冷静、一心修炼,也变得冰冷、淡漠、不苟言笑。
  
  他甚至不再会笑。
  
  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承认了自己不讨人喜欢后,也没什么不可以接受的。可是偏偏,上天还是不肯放过他。
  
  凌清宵三百岁得证仙位,一千岁晋升天仙。这个修炼速度在仙界简直前所未见,主母嫉恨,用白灵鸾的性命做威胁,逼着凌清宵交出自己龙丹。
  
  龙丹是龙族全身精华所在,一旦离体性命危矣。凌清宵为了自己的生母,自伤己身吐出龙丹,主母拿到龙丹后立刻去给凌重煜当补药,凌清宵也由此元气大伤。凌清宵根本不知道,他逼出龙丹时,他以为的生母,他用尽修为和性命搭救的母亲白灵鸾,其实心中只有快意。
  
  主母和凌清宵母子相残,她的儿子却能坐享渔利,多么痛快。
  
  凌重煜依靠凌清宵的龙丹,终于冲破瓶颈晋升天仙。主母隐瞒了凌清宵早已晋位这个事实,而是将凌清宵的天才之名安到凌重煜身上。主母大肆庆祝,请来众多宾客观礼,没想到庆贺当天,降下天雷。
  
  天雷不是什么稀罕事,想要飞升,每一个人都要经过雷劫。可是当日前来观礼的宾客仔细一看,发现居然是诛魔雷。
  
  众人大哗,主母是纯正的应龙一族,凌家家主也是古老的苍龙,两种龙族绝不会生出带有魔族血脉的儿子。而在场诸人中,唯有白灵鸾是仙魔杂交。
  
  真相就这样仓促又残酷地揭开,凌重煜不是主母的儿子,一直被主母虐待的凌清宵,才是。
  
  转折来的太快,所有人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此时天雷轰鸣,倏忽第一道诛魔雷打下。凌重煜体内有凌清宵的龙丹,天雷根据气息分辨人,连凌清宵也被雷劫判定为魔族。天雷降下,主母和白灵鸾都飞扑到凌重煜身边,不顾性命替凌重煜挡雷,唯独凌清宵,冷冷清清,无人在意,硬生生靠自己扛下了四十九道天雷。
  
  生死关头,父亲,生母,养母,舅舅,表妹,所有人都选择凌重煜,就连被凌清宵保护了七百年的小师妹云梦菡也是如此。只剩最后也最强的一道雷时,天雷无神志,没法判断哪一个才是真正的魔族,于是将判断权交给在场唯一一个天生灵物,女主云梦菡。
  
  女主在关键时刻偏心男主,指认了凌清宵。
  
  电光骤然降临,雷劫强大的威力甚至劈毁了半座钟山,凌清宵也因此掉入绝灵深渊中。绝灵深渊据传是神陨之地,寸草不生,没有生灵可以活着从这里走出去,故名绝灵深渊。
  
  可是凌清宵硬是活着回来了,他从无人生还的深渊爬了出来,从此黑化,不顾一切报复男主夜重煜。偏偏女主和男主虐身虐心,每次女主受伤,就跑回来找凌清宵,等凌清宵把女主治好了,男主勾勾手,女主又跑回去了。如此循环往复,凌清宵彻底疯了。
  
  他已经不想夺回女主,不想追求大道,他只想杀了夜重煜,已成执念。
  
  凌清宵黑化后吊打全场,愣是以一己之力把众多男配逼成同一阵营,男主、女主、男配们联盟,共同抵御凌清宵。结果所有人联手还是打不过凌清宵,男女主没有办法,不顾六界禁令,发动上古禁术。
  
  禁术现世,天地动荡,众生灵惊惧不已。而此时仙魔两方还在打仗,天地摇摇欲坠,眼看整个世界即将毁灭。
  
  洛晗大致把书翻了一遍,确定没有在任何一个边角看到自己的名字,陡然生出一种不妙的预感:“莫非,我就是千千万万个遇难的生灵,之一?”
  
  那她还穿个鬼啊,现在自己动手还能死的体面些。
  
  那株最为古老、看着地位也最高的菩提树开口了:“你超脱六界之外,并非轮回之人,书中自然不会记载你的名字。”
  
  洛晗十分无奈,说:“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剧情里面根本没有我任何事情,我穿书了也没什么用。各位神仙还是先把我放回去吧,我急着考试。”
  
  这些看着就大牌的老祖宗们听到洛晗的话,都又是摇头又是笑。其中那只玄龟慢悠悠开口道:“我们没有找错。如今凌清宵执意发动战争,夜重煜和云梦菡为了拦住他,不惜发动禁术。禁术现世,天地蒙难,才把我们这些老东西惊动了。可是我们醒来的太晚了,事已至此,外面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停手。我们没有办法,才贸然召唤天道,请求天道归位,主持大局。”
  
  玄龟说完,其他几个老祖宗也慢悠悠俯首,齐声道:“请天道主持大局,拯救世界,免万千生灵死于战火。”
  
  洛晗的眉毛,诡异地抬了一下:“你们所说的天道,莫非……是我?”
  
  “没错。”菩提树还是那样慢悠悠地,挥了一片叶子,随后洛晗眼前浮现出一副画面,山崩地裂,海水倒灌,处处弥漫着洪水和大火。画面随之一转,云层间陈兵百万,术法和仙器在空中碰撞,而远处地面动荡不堪,一束妖邪的光贯穿天地,直穿入云层深处。
  
  洛晗生出一个猜测:“莫非……”
  
  “没错,这才是此刻外面的真实景象。这里,是我们为了召唤天道,齐力营造的结界。”
  
  洛晗转头去看周围,果然,这里虽然笼罩在一片淡绿色的光中,可是仔细看,边界是强行劈出来的。洛晗一时不知道该感慨她平平无奇地活了十八年,突然被告知自己居然是天,还是该感慨外面那些疯子打得真狠,把自己的家都打成这样。
  
  洛晗消化了好一会,试探道:“可是,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从小不翘课不抄作业不早恋,孝顺父母尊敬老师……”
  
  菩提树扑棱棱摇着自己的树枝:“你乃天地所孕,无父无母。”
  
  “可是我爸妈……”
  
  “他们是另一界的天道,准确说,是他。他为了让你顺利成长,所以幻化成人间父母的模样。你刚生出神志时,形体太过脆弱,我们怕你出什么闪失,就让另一界已臻成熟的天道将你带走,护你长大,教你学习如何履行天道义务。两界时间流速不同,我们本打算让你在那边学个几千年,再将你接回来。没想到,来不及了。”
  
  洛晗真的呆住了,她以为自己不是人就已经很惊悚了,没想到更惊悚的是她父母也不是人。甚至她没有父母,她以为的父母,其实是同一个存在幻化出来的。
  
  洛晗一时无言以对:“所以,我到底要做什么?”
  
  “恭迎天道回归。”菩提树给洛晗弯了弯树枝,众多枝叶如落雨般簌簌落下。菩提树以一种十分欣慰慈祥的语气,对洛晗说道:“现在,请天道去拯救世界吧。”
  
  洛晗缓缓地打出一个问号:“?”
  
  更可怕的是除了她,在场其他人根本不觉得这句话有什么不对。洛晗震惊中隐隐带着些崩溃:“我不久之前还在期末考试,你现在让我去拯救世界?怎么拯救?”
  
  “很简单,阻止凌清宵。如果他不执意攻打魔界,夜重煜和云梦菡不会被逼无路,就不会发动禁术,天地也不会遭受此等浩劫……”菩提树的话还没说完,忽然结界明显地晃了晃,洛晗踩在结界上,都清晰地感觉到天和地在晃。
  
  所有人慌忙稳住身形,刚才的结界明显缩小好一圈,光芒也变得黯淡了。菩提树放了片叶子出去,紧接着声音都不复从容:“不好,凌清宵动手了。夜重煜发动禁术就在当下,来不及了,快送她回溯时光。”
  
  菩提树话音落后,各个老祖宗都纷纷发功,洛晗身边围上一层层或柔和或明亮的光。洛晗感到崩溃,喊道:“等一下先告诉我要做什么,怎么走的人就成了我?”
  
  “你是天道化身,不在六界,不入轮回,世间唯有你,可以无视空间与世间,自由穿梭过去未来。除了你,没有任何人可以回到过去,连我们也不行。只不过每次开启时空漩涡要耗费巨大的灵力,我们现在集众人之力,送你回到过往。天道,请你务必记得,世界一旦毁灭,此界生灵覆灭自然不提,而你作为天地生出来的灵智,也将随着万物一起消失。生灵昌盛,你才能昌盛,生灵灭绝,你亦有受损。”
  
  “你这次一走,我们没有时间再开启第二次时间漩涡。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无论用什么办法,一定要阻止凌清宵。”
  
  洛晗都没来得及说话,就被磅礴的灵气护送着,落入时空漩涡。漩涡关闭前最后一眼,洛晗看到结界瓦解,露出外面满目疮痍的大地来。而灰蒙蒙的天边,一个人站在云端。隔得太远看不清他的长相,只能隐约看到他挥剑一指,地面瞬间沿着他剑气的方向裂出一条深而利的裂缝来,连远处的山也跟着被劈成两半。
  
  他似乎感觉到什么,朝洛晗的方向看来。那一瞬间,山河静寂,天地无声。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