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男友是个渣》作者:读读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8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8月10日15:11:26 评论 835 次浏览

“喂!有件事要告诉你,你的男友是个渣。”
一个平静而闷热的午后,躺在宿舍床上的耿柔睡个午觉醒来,听见脑海里有个声音这么对她说。
耿柔犹豫了一会。
霍北辰?
声音沉默几秒,“对,霍北辰。”
他怎么渣了?耿柔问。
那个声音道:“你毕业后怀上了他的孩子,但他受不了寂寞,三番两次背着你出轨,对象是他回国的初恋。他一直对初恋念念不忘。最后他逼着你打掉六个月大的孩子,当你还在医院大出血生死未卜的时候,他跟他的初恋举行了婚礼。”
远处传来几声闷雷,大概暴雨将至。
这么惨?
“是的。”
耿柔躺在床上,发呆。
霍北辰。是跟她一届的西京大学金融管理系大二生。
耿柔早在读西京高中时,霍北辰这个名字就已如雷贯耳。
他是最令老师头疼的学生。逃课,作弊,抽烟,打架,早恋,凡是能破坏校规的东西,他都集齐了,成了白榜的大满贯得主。
霍北辰考试从没及过格,但听说打架从没输过。
还听说他打起架来特凶狠特疯狂,有人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藏獒。还是野生的那种。
就算这样,他仍然进入了全国的重点大学之一的西京大学,并且还是热门专业金融管理系。
傻子都能从中得出一个结论。
霍北辰的家里有背景。非常有背景。有背景到可以让他这样不学无术的学生在重点高中混上三年,又能让他低分进入重点大学。
按理来说,平凡家庭出身、又一直是乖乖好学生的耿柔不可能跟霍北辰有交集,更不可能成为他的女朋友。
然而这学期开学不久,发生一件意外事情。这件令耿柔至今颇为后悔的意外,直接导致了霍北辰对她的注意。他开始追她。大张旗鼓、人尽皆知地追。耿柔拒绝过两次,霍北辰不仅没有偃旗息鼓,反而更加来劲了。
“我还从来没见过女的拒绝我,太有趣了,我一定要追到你。”这是他的原话。
被这么一闹,几乎人人都知道中文系有个人叫耿柔,正被校霸霍北辰穷追中。
耿柔向来是个低调的娃,从来就不想让自己曝光在大众眼皮底下。为了阻止事态进一步发展,她做了一个决定。
她同意了霍北辰的追求。
于是霍北辰安份了,她与霍北辰交往的消息传了一两天后,吃瓜群众也消停了。他们本来感兴趣的是拒绝霍北辰追求的女孩,而不是那些同意当他女朋友的女孩。
按照惯例,霍北辰几个月就会换一个女朋友。
耿柔也是这么听说的。她已经盘算好了,安安分分地挂几个月的女朋友名,再顺其自然地分手。
简直完美。
可是现在,居然有个声音在她脑袋中告诉她,她居然会跟他交往到毕业,然后那么惨?
我……爱上他了?
“是的,很不幸。”
耿柔表情木然,脑中火箭和羊驼齐飞。
她怎么会爱上霍北辰?怎么可能?
“也许是脑抽了。”
天空又是一声闷雷。
耿柔噎了一下。她拧了眉,又抛出另一个疑问。
霍北辰为什么跟我交往那么久,然后又他背叛我?
脑海中的声音冷冷道:“如果人渣做渣事有理由,他们就不叫人渣了。”
耿柔沉默了。
半晌,耿柔问出一个她早该问的问题:你是谁?
那个声音道:“……我是未来的你。”
啊?耿柔还以为对方会回答是神仙仙女什么的,没想到,她居然说她是未来的自己?
未来的我?
“对,未来的你,为了防止你再走上我的老路,我回来告诉你一声。”
耿柔不说话了,她想了想,拿出手机,开始在搜索框里打字。
人格分裂被害妄想症。
脑海中的声音:“呵呵。”
“你,也就是我,没有被害妄想症。”
可是你怎么解释你在我的脑海中?耿柔问。
现在是高科技时代,不能成精的,再这样我会被某菊禁播的。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你的意识中,或许这是一场梦。”
耿柔用力掐掐自己。
“哎哟。”疼的。
“耿柔,你怎么了?”室友申昭昭问。
耿柔道:“没事。”
脑海中的声音:“也许是老天看我的未来太过悲惨,所以让我回来改变命运。”
我很惨?
“耿柔,你今天下午不是还要排练吗,怎么还不起床?”宿舍老大米阳坐在床上看书,忍不住操心。
“啊。”耿柔如梦初醒,连忙翻身下床,“我忘了,要去的。”
耿柔就读的西京大学,是华国历史悠久的文理综合重点大学,耿柔去年以全国文科总分第五的成绩,进入了西京大学的中文系古代文学专业。
在寸土寸金的西京,大学仍然占地面积很大,许多学生备着自行车或电动车,耿柔也有一辆二手的自行车,但她不经常骑。
耿柔喜欢走路,西京大学是时代悠久的老牌大学,许多建筑还保留着旧时代的特色,沿途有梧桐遮荫,垂柳扬风,骑了自行车,只会注意不要撞到前面有几个人。
不到关键时刻,耿柔总是宁愿多花一点时间出门,慢慢走着,每天逛景点一般逛到教学楼。
耿柔慢慢走到电教大楼,才到楼下,豆大的雨滴就掉了下来。特意准备的雨伞没有派上用场。
她参加的戏曲社在电教楼里借了一个大教室,供戏曲社的社团活动使用。只是戏曲虽是国粹,但在校园里并不吃香,全社团加上老师一共才十来个人。耿柔的室友都说她参加的是老人社团。
只有老年人才听戏曲。
耿柔听了一笑而过。
这次的排练,是为了一个月后的大学百年校庆文艺汇演。学校要求不仅以班为单位,同样以社团为单位,都要上报一个以上的节目,并且还要进行初选,被选上的才能在汇演舞台上表演。
对戏曲一腔热血的社长大人雷书卉决定为全校师生献上一出国粹集锦,誓死让校友们爱上戏曲。
耿柔对着大雨拍打的窗户吊着嗓,脑海中又响起了声音,“真怀念啊。”
怀念什么,社团?
“不,唱戏。”
你不唱了吗?
脑中的声音停顿了一下,“嗯,没时间唱。”
“好了,大家都过来吧——”社长雷书卉拍拍手叫大家集中。
耿柔没有再听到脑中的声音。
窗外的暴雨来势汹汹,一路从西京大学下到了明塔区,一群小年青抱着头骂骂咧咧地跑到一家关闭着的小铺子前躲雨。那里已经站着一个人了,他穿一身黑色运动服,长得很高,脸庞白皙而清秀,几乎可以当扇子用的眼睫毛下是一双略显忧郁的深黑眸子。他微微仰头看着天上的雨,像是遗世独立的儒雅贵公子。
小年青中的两个女生看了一眼,就兴奋地互相推着对方。那个帅哥简直就是白马王子本王子。
其他的小年青们脸色不好看了,他们最讨厌就是这种看上去是学习成绩很好又讨老师和女生喜欢的斯文败类。见败类拿手机要打电话,其中一个脖子上有龙纹身的,直接粗声道:“小子,要打电话就滚,别吵我们说话!”
纹身男的女朋友使劲拍他。
儒雅小王子瞟了纹身小青年一眼,慢吞吞地收了手机。
“你干嘛欺负人啊!这么大雨你让他去哪打电话!”纹身男女朋友为王子抱不平。
“他自己孬关我什么事,有种他就打啊!”纹身小青年浓浓的搞事意味。
“叮——”
清脆的一声,拉去所有人的视线。
小王子侧头用打火机点了一根烟,悠悠吐出一口烟圈。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纹身男莫名背脊一凉。
西京大学的图书馆,一个穿简单白t的宽肩阔背男子坐在阅览室的一处角落看书,他戴着一副粗黑框眼镜,小麦色的脸庞棱角分明,他一手转着笔,一手压在杂志上,神情很是专注。
打着自习旗号来图书馆谈恋爱的一对大一小情侣坐在男子对面隔一张的桌前,女朋友发现这个信息素爆棚的男子,抑制不住花痴地安利男朋友看,男朋友酸酸地道:“你看他那样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样,根本不像是学习的,估计是体育特长生,是跑到图书馆来装逼钓女朋友的吧。”
“你胡说什么啊……”
“我哪有胡说,我跟你打赌,他看的书一定是体育周刊。”
恰巧体育特长生男子电话震动了两下,他看了一眼屏幕,出去接电话。
无聊小情侣趁机跑到他的座位上,翻过他的杂志封面一看——
小情侣对视一眼,默默走回自己的位置。肿么办,他们连杂志的题目都看不懂。
全是外国语。
旁边一个学姐看不过去了,“你俩连他都不认识吗?他是去年的理科状元荆京扬。”
“啊,理科状元?!”
荆京扬到门外接了电话,首先听见的是男人的哀嚎声,他挑了挑眉,“霍北辰,你又干了一场?”
还在明塔区小铺子前避雨的霍北辰一根烟还没抽完,脚下趴着四五个呻吟的小青年,“他们自己作的。”他一脚上去,骂了一句脏话,“别吵老子打电话,闭嘴。”
呻吟戛然而止。
纹身男女朋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刚才那个凶残动手单方面群殴和骂脏话的男子,跟眼前这个看上去这么软萌的美男是同一个人?
荆京扬好笑摇头,“你跟他们碰面了?”
“还没有,下雨,我还没到。你在大学里没有,耿柔不接电话,你一会把她接过来。”
“耿柔知道了?”
“再不济也该知道吧?要不等我联系上她,看她怎么说。”
“好,我等吃饭再过去。”
耿柔与大家排练完,已经下午五点,雨已经停了,耿柔还不饿,寻思着先去一趟图书馆再去吃饭。
她在角落的书桌上拿了自己的包,手机在包包里震动。耿柔伸手探进包里,摸到一个滚烫的物体。
手机怎么这么烫?耿柔疑惑地看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霍北辰”。
耿柔偏偏脑袋,接起了电话,“喂?”
“怎么这么久不接电话?”对方语气不善。
“我调成震动了。”霍北辰是渣男啊。
“你在哪?”
“我在社团。”她以后居然会喜欢上他。
“什么破社团。”
她记得她已经跟他说过了,“戏曲社,有事吗?”
“几号楼?”
“电教楼。”她居然还会怀孕,他还要她打掉孩子。
“你在门口等我,我去接你,有个聚会。”
耿柔道:“我不想去。”
对方好像停顿了一下,然后冷冷道:“随便你。”
盲音立刻响起,耿柔挑了挑眉,看着手机退回屏幕,通话记录上还有霍北辰的红字记录,未接的,右边一个括号,里面显示13。
霍北辰给她打了十三个电话?他也太闲了吧?
难怪她的手机这么烫。
“今天是几号?”脑中突然又响起声音。
“四月五号。”
“哦……”脑中的声音沉默了一会,“今天晚上不去聚会,也许就可以分手了。”
咦,为什么?
耿柔静待回答,可是半晌无人回应。
“耿柔,走了,要关门了。”社团同伴扬场喊。
“哦,好。”

第2章
耿柔走出电教大楼,与打算去吃饭的社团同伴分手,拐了个方向往图书馆走。
暴雨过后的道路带着湿意,飘着特有的潮湿树叶的香气。临近下课,校园已经开始热闹起来,许多下午没课的学生打算抢在下课铃响之前到食堂去打饭。
耿柔没走多远,荆京扬手里拿着一本黑色的硬壳书迎面走来,来往女生都忍不住地偷瞄于他。
“耿柔。”荆京扬停住脚步,微笑轻唤于她。
“你好。”耿柔也停了下来,对他微微颔首。她只跟着霍北辰见过他一两次,并不算熟。
他是霍北辰的金融系同学兼室友。
一个学霸,一个校霸,还有两个路人甲,组成了西京大学最著名的311男生宿舍。
“你的室友有三个吧,他们打算怎么过去?”
“咦?”耿柔没听懂。
荆京扬挑眉,“北辰没跟你说吗?他今天生日,我做东请客,把你的室友也一起叫上了。”
“是生日啊?”耿柔喃喃自语。难怪。
“什么?”
“没什么,我回去问问她们,看她们愿不愿意去。”
“不用问了,我跟你们宿舍打过电话,她们很高兴地答应了。”
耿柔:“……”
“北辰他们已经先过去了,你们宿舍四个人……那我借个车,你们就一起跟我过去吧。”
耿柔被荆京扬送到宿舍楼下,“你去准备准备,我一会儿就开车来。”
耿柔点头道谢,转身上楼。
如果今天不去,应该就分手了。
耿柔想起之前的预言,她一边上楼一边默默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今天是霍北辰生日。
对方仍然没有回答。好像从来没有这个对方似的。
难道那个未来的自己已经离开了?这么快?
还是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分裂臆想?
只是她精神分裂还能预言吗?
耿柔推开门,216宿舍里热闹一片,“喂,快帮我看看,我穿这件裙子怎么样?”
“等等,我在画眼线!”
“挺好的,就这件,我呢,我穿这套还是这套——哎呀,亲爱的柔柔,你可回来了,我可爱你死了,荆京扬给我们打电话,说是你男朋友生日,请我们宿舍都过去热闹,地点居然在唐家厅!”申昭昭手里拿着两套裙子,扑过来就把耿柔给抱住了,“我有生之年能进那么高级的饭店吃一顿,基本上可以瞑目了。”
“耿柔,我们也去,没问题吧?”米阳停下换衣服的动作,有些不好意思地问,“会不会给你添麻烦?”
“能有什么问题,是荆京扬他们主动打电话来叫我们去的好不好,又不是我们求着他们去的!”关泽楠对着镜子掀着眼皮画眼线。
“我的好柔柔,我可真爱死你了,希望今天晚上我能把到我男神荆京扬!”
“荆京扬是我的,别跟我抢!”关泽楠高喊。
“你才别跟我抢!”
耿柔记起来了,“荆京扬说一会开车来带我们过去。”
“呀——这种事怎么不早说!”姑娘们更加手忙脚乱地打扮起来。
耿柔放下包,为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在椅子上等她们。
关泽楠百忙中抽空瞄她一眼,“耿柔,你要不要也化个妆?”
“不用。”
“哎呀,我们柔柔是天生丽质难自弃啦!”申昭昭刷刷地在脸上定妆。
“你这娃,在这样下去就会破了霍北辰女朋友的最快记录了!”米阳道。
申昭昭说:“柔柔,坚持,霍北辰没提,你千万别提,好歹让我们多改善改善生活!”
宿舍里的人,都在当初耿柔答应霍北辰时知道了她的想法。
这时,荆京扬打了宿舍电话,说他已经到了楼下。
为了不让男神多等,姑娘们快手快脚地打扮完,踩着平常都不怎么穿的高跟鞋蹭蹭蹭地出了宿舍。荆京扬坐在借来的国产suv车里等她们,关泽楠借口晕车抢占了副驾,申昭昭后悔自己下手太慢,只能与耿柔和米阳坐进后座。
“荆学神,你都能在唐家厅请客了,怎么不开你自己的豪车来接我们?”关泽楠一边拉安全带,一边对荆京扬眨眨眼。
荆京扬踩下油门笑笑,“只是偶尔能在那里吃上一顿,跟买豪车的级别还差很远。”
“男神你太谦虚了,以后你要买豪车一定是分分钟的事!”申昭昭立刻道。
趁两个室友努力吸引荆京扬注意,米阳低声对耿柔道:“霍北辰生日,我跟她们两个就一起打个红包吧!你准备了生日礼物吗?”
耿柔摇摇头。她比她们更晚知道。
“这也不太好吧?”
“那我也没办法。”
“那你也打红包?”
荆京扬通过后视镜看了耿柔一眼。
耳听八方的申昭昭转回头,对耿柔挤挤眼,“放心,我给你带了!”
说着她打开自己的单肩包,低着头在里面翻了一阵,然后“啊哈”一声,从里面拿出一包半旧不新的轻花牌环保纸巾,递到耿柔面前。
“给,这可是你们的定情信物,霍北辰见了一定很感动。”
米阳受不了地给了申昭昭一个食指戳。
耿柔看着那包纸巾,想起了她跟霍北辰相遇的那个意外事件。
那是这个学期刚开学没多久的事——
耿柔难得午睡过了头,独自一个人跑出宿舍,去上只有她选修了的书信课课程。
因为马上就要迟到,她选择抄近路。从女生宿舍通往第三教学楼,可以穿过中间的一片小树林,就能马上到达,不然就必须绕一个大圈子。可是林荫道最近在翻修,将石板道铺设鹅卵石,禁止学生入内。
其实林荫道已经铺好了,只是还没有人来撤禁令,耿柔昨天已经看见有人往里面走了。
耿柔看看时间,毅然决定翻开栏带,快步走了进去。
初春虽然清冷,但仍带来清新的花香,与悦耳的鸟鸣,在树林环绕的小道中更显幽静。
耿柔匆匆拐了个弯,穿过假山再直直走一段,就能看见第三教学楼的大门。
可是耿柔突然停住了脚步。她看见坐在复古铁椅上的人。
穿着灰色套头毛衣的年轻男子,失魂落魄地僵直坐着,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影洒在白皙的皮肤上,温文如玉的脸庞上是一片泪痕。
耿柔认出了人。这个足以欺骗世人的眉眼如画的男子,就是校霸霍北辰。
她不知道霍北辰居然会哭。
她停在那里,不知该怎么走,霍北辰因细微动静而抬头。
他对上她的视线。空洞却仍然漂亮的黑眸再次落下一行清泪。
耿柔的心脏在一瞬间猛然紧缩。好一会儿,她才收回视线,低着头目不斜视,匆匆穿过复古长椅。
“站住。”
耿柔顿住了。她没想到,按理应该巴不得别人离开的霍北辰,居然会叫住她。
背后鼻音厚重但仍不改张狂的声音继续道:“喂,你哪个专业的,没看见我在哭吗?”
耿柔莫名觉得他这种问法,是想事后杀人灭口。
她僵硬转头,霍北辰已经抹去脸上的泪水,但耿柔视力好,看见他长长的睫毛上还沾着泪珠。
“有没有纸巾?”霍北辰问她。
耿柔默默从包里翻出一包只剩两张的轻花环保纸巾,后退两步伸长手递向霍北辰。
霍北辰要拿,耿柔没有放手。
霍北辰抬头,用微红的眼瞪她。
“一块钱。”耿柔道。
霍北辰眯眼,“你说什么?”
“我说这包纸巾要一块钱。”
“……这么瘪,就只剩一两张了,你还敢问我要一块钱?”
“你知道,景区的东西总是要贵点。这是同理。”
霍北辰气得咧开白牙笑了,眉清目秀的脸上寒气逼人。
他收手翻遍自己的兜,找出一张皱巴巴的五十元大钞,像是什么时候随手塞进兜里的,他两指一夹扔给她,“不用找了!”
耿柔接过钱,从钱包里认认真真数了四十九元,连并纸巾一起递给霍北辰。
“谢谢惠顾。”耿柔说完,转身快步走了。
……
耿柔当时只是基于人道主义救援精神,在对方摆明求安慰的情况下,用自己的方式让他摆脱难过的氛围罢了。
霍北辰却于当天晚上就在学校bbs上悬赏,找她卖给他的那包纸巾的主人。
妥妥五千大洋。
要不是怕麻烦,耿柔真就自投罗网拿那五千块钱了。当时她惟一后悔的是,那包纸巾卖的价太低了。
第二天下午,霍北辰地找到她,“你的冷血无情成功地吸引了我的注意,做我的女朋友,我带你飞。”
耿柔翻译过来,大致就是:你特么看到我哭,还特么纸巾收钱,当了我的女朋友,我好就近整死你。
在这种情况下,耿柔会兴高采烈同意当老大的女人才奇了怪。
但是霍北辰不接受拒绝,而上着课都有人从窗户边参观她的耿柔只能以退为进,同意当他的女朋友。
耿柔想,霍北辰肯定是因为新鲜才找上了她。他之前的女友她见过两三个,全都是校花极别的。她就算再自恋,也明白自己没有那个高度。
那么问题来了。
她是怎么跟他交往到毕业后的?

《睡神与无花果》作者:七英俊 现言

《睡神与无花果》作者:七英俊

文案 林佳霁,三十岁,女。人模狗样的银行经理,穿着挺括的西装裙,戴着不近人情的眼镜,走路带风。是很多后辈的仰慕对象。“林经理啊,”她们私下议论,“她就是那种完全不需要个人生活,将一生奉献给了事业的,吾...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现言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文案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 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现言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文案 十年前一宗轰动全城的绑架案,周觐川作为新人刑警,一枪击毙劫匪,救下了被挟持的小姑娘。 十年后一起整容事故,星娱集团千金时栎穿越成了自家艺人奚顾,刚落地就卷进娱乐圈连串的命案里,走到哪儿哪儿出人命...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现言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文案 余安作为省会城市,有一个好名字,听上就像三月的江南。江心当初就是看中背后的寓意,期待在这里安稳地熬过余生。不过她运气不错,超出期待外的在这里找到了她的余生所安。 书评查看 正文 江心在胡同里长大...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