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贵妇》作者:平林漠漠烟如织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8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8月7日15:18:00 评论 1,202 次浏览

暮春时节,夕阳西下,端王府东偏院正房窗外长着一株垂丝海棠,此时正值花期,白里透粉的海棠花在夕阳中盛放,蜜蜂嘤嘤嗡嗡飞舞着,热闹得很。
丫鬟婆子都静静立在廊下,一声大气不敢出。
屋子里气氛有些冷凝。
端王赵序的宠妾秦素梨正同赵序在窗内说话。
秦素梨今年二十二三岁的模样,生得袅娜纤巧,倚着梨花白锦缎靠枕歪着,冷冷道:“王爷这些日子不是一直忙么,今日怎么有工夫来瞧我了?”

端王却是知道自己这位爱妾瞧着貌若梨花身如弱柳,其实性情刚烈脾气暴躁,也怕她因为王妃进府一事和自己闹起来,略一思索,含笑走过去挨着秦素梨坐下,揽着她柔声道:“这不先是王妃嫁进王府,接着二弟病危,我不得已忙了几日,得空就来看你了。”
他这些时日根本不敢来见秦素梨,今日过来,还是因提前命小厮去请亲信幕僚柳翎过来说项,有了柳翎壮胆,他这才敢过来这边的。
柳翎素有智谋,是他身边的头号智囊,又是秦素梨的娘家亲戚,按辈分秦素梨也得叫柳翎一声表叔,柳翎一定有办法稳住秦素梨,说服秦素梨。

秦素梨早就被赵序冷了心,闻言心里依旧一阵酸楚。
她想了想,开口问道:“福王如今怎样了?”
福王赵舒是端王的二弟,身体孱弱,如今更是病入膏肓,怕是活不长久了。
想到那个明月般的病弱少年,秦素梨无声叹了口气。
这样美好如谪仙的少年,却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赵序如今满心都是新嫁入端王府的王妃李雪芷和李雪芷带来的政治助力,根本没听到秦素梨的问话,自顾自解释道:“......雪芷的父亲是当朝太尉,手握军权,对我很重要。雪芷身子柔弱,性子软和,她是王妃,以后你要敬着她让着她,别惹她生气......”

秦素梨垂下眼帘,没有说话,一颗心钝钝地疼。
既然赵序这么爱李雪芷,为何当初又与她山盟海誓,发誓一生相守?
她陪他皇陵圈禁,伴他镇守边城,为他缝补衣衫,帮他熬药养伤......如今却要眼睁睁看着他迎娶别的女人进门。
呵,真讽刺,她原以为赵序是她一生的良人,却不曾想一腔情意都喂了狗!

想到新授了甘州知州正要走马上任的柳翎,秦素梨心里更是难受。
如今连柳翎也得到了想要得到的东西,要远远离开京城这是非之地了......
他利用自己同赵序搭上了线,等待他的是鹏程万里锦绣前程,而她却要在这赤金打造的牢笼里苦苦捱着......

赵序揽着怀中的温香软玉,继续畅想未来:“......养在别庄的那几个已经有两个怀孕了,到时候只要生出儿子,我就抱过来养在你膝下,正好为你请封侧妃......”
秦素梨跟了他六年,是他第一个女人,说不爱是假的,可是秦素梨除了天性好妒,一直不孕也实在是个问题,但凡她能生个一儿半女,赵序也早为她请封侧妃了。

秦素梨听到这里,再也忍耐不住,用力挣脱赵序,抬手指着他:“你在别庄还养着别的女人?”
当初赵序满口的甜言蜜语,说什么只爱她一个,此生只有她一个,可是如今不但有了王妃,别庄还养着别的几个女人!

赵序刚才被秦素梨的缄默给迷惑了,一下子把心里话给说了出来,如今见秦素梨气得小脸雪白,大眼睛满是怒意,他爱极生怕,心里也有些慌,忙解释道:“素梨,是柳翎的主意,他......他也是担心你......”
柳翎是赵序的亲信幕僚,辅助他办了不少大事,求娶李雪芷为王妃和养几个女子在别庄图生养都是柳翎的主意。
李雪芷的父亲是当朝太尉李修,她嫁进了端王府,可是给赵序带来了实打实的好处。

秦素梨没想到连柳翎也参与了这件事,心中更怒,想到自己满腔情意都错付给了眼前这个人,抬手扇了赵序一个耳光。

赵序一下子懵了,桃花眼怔怔看着秦素梨,白皙的俊脸很快浮起了五指印,他愣了片刻,抬手就要还回去,可是对上秦素梨含泪的大眼睛,实在是舍不得,又想起自己一向是打不过秦素梨的,当下便道:“秦素梨,你实在是太悍妒了,这些年因为你,我房里连个通房丫鬟都不曾有,你一个小小侍妾,难道还想翻了天?若再不知进退,我现在就撵你出王府!”

秦素梨早被伤透了心,当下昂首道:“不用你撵,我自请出府!”
她用手抹去泪水:“我这就去见王妃!”
说罢,秦素梨转身就往外走。

丫鬟婆子们都守在廊下,见秦姨娘和王爷闹了起来,一时都有些懵。

赵序没想到自己一句气话秦素梨居然当了真,忙追了出去,终于在东偏院大门外追上了秦素梨,一把拉住了她:“素梨,你听我解释,我心里还是有你的——”

秦素梨恨恨看了赵序一眼,用力挣脱。
她瞧着柔弱,力气却大,赵序一下子被她推开了。

赵序当众被秦素梨下了面子,顿时恼羞成怒,当即高声道:“秦素梨,你既然这么想走,本王也不稀罕,你不用去找王妃了,本王来写放妾文书!”

秦素梨昂首冷笑,故意激赵序:“赵序,我说你舍不得写!”
她已经对赵序死了心。
秦素梨对利欲熏心的昔日情郎没有丝毫的留恋,竟是真心想要离开,因此故意用话去激赵序。

赵序俊脸通红,怒道:“我若是舍不得写这放妾文书,就让这天雷劈死!倒是你,你当初跟我,不就是为了王府的荣华富贵,今日居然舍得离开?”

秦素梨没想到到了如今,赵序还以为她贪恋富贵,也是大怒,当即道:“当初我若看上的是你的荣华富贵,也叫这天雷劈死我!”
她年少时不懂事,只看男人一张脸,对俊美的赵序一见钟情,又被那居心叵测阴险狡诈的柳翎撺掇,这才跟了赵序,哪里是贪恋王府富贵?
再说了,当时赵序不过是不得宠的落魄皇子,他自己还在皇陵守陵,哪里有什么荣华富贵?

这时候小厮引着一个清俊高挑的青年走了过来,正是赵序的亲信、新任甘州知州柳翎。
柳翎匆匆赶了过来,恰好听到了赵序和秦素梨的赌咒发誓,又好气又好笑,正要上前劝说,脚下的土地却开始晃动,不由一愣。

秦素梨眼睁睁看到柳翎脚下的土地向下陷去,来不及多想,下意识上前两步要拉柳翎,却不曾想一声巨响,一股炽热的波浪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巨响腾空而起,柳翎和秦素梨很快消失在滚滚浓烟和冲天火光中。
猛烈的爆炸声不绝于耳,东偏院前的土地和白石小道接连不断地坍塌。

赵序呆住了,撕心裂肺喊了一声“素梨”就要冲过去,却被追上来的丫鬟和婆子合力拽住,用力拖到了院子里。

秦素梨刚睁开眼睛,还没回过神来,就听到外面传来蛮横刻薄的女声:“......你三姐姐也不容易,你三姐夫不成器,你外甥又要读书,如今你三姐姐在城里买了宅子,足足花了八十两银子,全是在外面借人家的,你们两口子多帮衬她些,再拿十两银子出来吧!我记得过年时大郎回来,给了你十两银子。”
是祖母梁氏的声音。

过了片刻,外面响起迟疑的女声:“婆婆说的是......只是这十两银子是相公的束脩,说好要给素梨攒嫁妆的......”
是她的母亲陈氏的声音。

秦素梨呆呆坐在那里,如在梦寐。
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样的对话似曾相识。
秦素梨知道接下来的发展。
她娘陈氏拒绝了祖母梁氏的要求,她的四个姑母先是七嘴八舌指责陈氏,接着因为祖母发了话,四个姑母一拥而上撕打陈氏。
她娘陈氏被三姑母秦三姐一把推倒在了地上,四姑母秦四姐蹦了起来,一屁股坐到了她娘肚子上,导致她娘流产,失血过多死去......

秦素梨不由一凛,当下不再多想,用手撑着床坐了起来,鞋都没穿就跑到窗前,推开窗子大声道:“娘,你快来看看,我......我肚子好疼!快要疼死了!”

陈氏最疼爱女儿,闻言忙答应了一声,顾不得正在和婆婆说话,急急跑进了西厢房,掀开门帘进了北暗间:“素梨,是肚子疼吗?让娘看看!”

见陈氏过来了,秦素梨这才松了一口气,不理外面祖母和四个姑姑的各种难听话,把窗户关上,走到床边坐下。
秦素梨的祖母梁氏接连生了三个女儿,这才得了她爹爹秦义成,却又在四十岁的时候老树开花,生了她的四姑姑秦四姐。
她的祖母和四个嫡亲姑母与一般人不一样,一般人说人坏话,总要背着人说,她的祖母梁氏和四个姑母说她母女俩的坏话,从不背地里说,都是直接当着陈氏的面说,反正四姐妹抱团,不管是撕打还是对骂,陈氏完全不是对手。

陈氏走过来,先是摸了摸女儿的鬓发,又抚了抚女儿的脸颊,柔声道:“素梨,肚子还疼不疼?”

秦素梨仰首怔怔地打量着母亲。
如今的母亲才二十九岁,容颜正盛,月白窄袖衫,青色布裙,黑油油的头发全梳了上去,挽了一个桃心髻,簪着一支桃木簪子,年轻的脸光洁白皙,眼睛清澈......

见女儿怔怔看着自己,陈氏眼睛里满是担心:“素梨,你到底怎么了?”
素梨本来在睡午觉,怎么会突然肚子疼起来了?

素梨低下头,伸手摸了摸母亲的腹部——才四个月身孕,已经有些隆起了——轻轻道:“娘,我四个姑母都在,我怕你吃亏,故意骗你进来。”
前世的时候,她听到外面的撕打声,冲出去保护母亲,却被四姑母秦四姐揪着头发拽开。
十五岁的秦四姐十分凶悍,一把把秦素梨推到了墙上,然后又跺了她一脚。
一家人打成这个样子,不过是因为她爹秦义成常年在外坐馆,她娘用陪嫁和她爹的束脩买了十亩地,而她的姑姑们看上了这十亩地,也看上了她爹去年过年时带回来的那十两银子。

陈氏挨着素梨在床边坐了下来,叹了口气,低声道:“你祖母和你姑姑们是盯着那十两银子了。你今年十四岁了,该说亲了,俗话说低娶高嫁,我想求庄上的刘嫂说媒,给你在城里找个开铺子做生意的婆家,以后过舒心日子,没有陪嫁怎么行?”
她把女儿揽进怀里,絮絮道:“素梨,过年时我和你爹商量好的,你爹每年二十四两银子的束脩,给你祖母十四两做家用,咱家自己留十两,今年攒十两,明年再攒十两,等你十五岁出嫁,也能攒二十两银子了,做陪嫁也算能拿得出手了。”

秦素梨瘦小的身子依偎在母亲怀里,低声道:“娘,无论你和爹爹攒多少钱买多少地,祖母和姑姑们都会想法子抢走的,咱们得先想法子保住您肚子里的弟弟或者妹妹。”

陈氏闻言,右手放在了自己微微隆起的腹部,心中满是忧虑。
她有三个大姑子一个小姑子,各有各的彪悍,各有各的恶毒,各有各的狡诈,还真是防不胜防。

素梨抬头看向母亲,声音低而坚定:“娘,我会保护你的,你放心吧!”
她此时已经明白,自己怕是死在那一场突如其来的爆炸里了,只是不知为何又回到了十四岁......
秦素梨马上想到了柳翎,她重生了,不知道柳翎是不是也重生了......
想到那心机深沉的柳翎,秦素梨当下下定决心,既然重活一辈子,可不能再被柳翎那厮利用了。
这辈子,她既不理会阴险狡诈的柳翎,也不再与赵序扯上关系,更不会进那勾心斗角满是龌龊的端王府内院,她要保护母亲,护住弟弟,嫁一个老实可靠的男人安安生生过日子。

母女俩正在房里说话,外面却传来低哑的少年声音,秦素梨一听就知是柳翎的声音,不由一愣——柳翎过来做什么?
前世这个时候他可没有过来呀!
反正不管柳翎怎么舌灿莲花,这辈子秦素梨是再也不上他的当了。

《造反大师》作者:海派蜡烛 古言

《造反大师》作者:海派蜡烛

文案 叶可可有个秘密。 她不光是当朝宰相的掌上明珠,还是妖精窝里的得力干将。 妖精大王赐下法宝,要她努力霍乱朝纲。皇帝要娶她,她说心意我领了。表哥要娶她,她说跪下叫爸爸。状元要娶她,她说升官发财了解一...
《殿下》作者:石头与水 古言

《殿下》作者:石头与水

文案 殿下,愿您一生平安喜乐。 书评查看 正文 烺,光明也。   “这凤凰纱,一年也只得三五匹,除了皇后娘娘那里,剩下的都给殿下送来了。”  “也唯有这样的纱罗,才配得上咱们殿下的尊贵。”   年轻的...
《大唐验尸官》作者:顾婉音 古言

《大唐验尸官》作者:顾婉音

文案 一场大火,烧掉的不仅是所有证据。还有她的家人。 十年后,重新踏入长安城。 她,重操旧业,誓要让那些逝者诉说冤屈! 书评查看 正文 第1章 命案   早晨太阳还没露头,天边云霞就已是通红一片的绚烂...
《千金笑》作者:天下归元 古言

《千金笑》作者:天下归元

第1章 坑爹的被穿越(1)   穿越的固定格式是:睁开眼睛,看见帐顶,然后谁谁谁惊呼:某某某你醒来了!如果没错的话,这个某某某一般都是小姐,运气好点的是公主,再好点是女王,最衰的自然是人妖。   君珂...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