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画堂深处》作者:阿幂

口舌 误伤

话说平安州富阳城本是远近闻名的鱼米富贵乡,脂粉温柔窟,多有豪门大户,中有一条街,名为长安,乃是城中最为繁华的地段,中有一家唤作丁记油铺的小铺子,店主姓丁,大名一个瑞字,小名唤作大郎,四邻八舍得叫得惯了这丁瑞的本名反倒无人提起了。这丁大郎十岁上父亲亡故,寡母幼子俩守着一家油铺过活,虽不敢称富户倒也有些积蓄。到了二十岁上大郎便娶了城外一农户的女儿王氏为妻,一连生了二子一女,长子叫做丁丰,今年刚交十八岁,已说定了东街上开米铺的何家二女儿为妻,隔年就要成亲的;幼子唤作丁富,才得十一二岁。这夫妇俩把那两个儿子倒看得寻常,反把个十六岁的女儿当做掌上珍心尖肉,这其中却有个缘故。
却是王氏怀着这女儿时,一夜梦见一轮圆月落入怀中,化作一面明镜,照得人须发皆明,王氏醒来自为是个异端祥瑞,便叫醒丈夫,一五一十说了与他知道,那大郎也称奇,也以为这孩子有些儿来历,逢到有人来打油便夸耀一番,但凡有人奉承几句,大郎夫妇一高兴,油钱也少算几文。倒是大郎的寡母朱大娘有些见识,因镜子是易碎之物,心上便做个不详之兆,只是见儿子媳妇格外高兴,自己年老多病要在他们手上讨饭吃的,故此不敢说,只忍在腹中,在媳妇王氏夸耀之时,还不免随声附和几句。
转过数月,恰逢仲秋,王氏十月满足,午时起便肚疼难忍,折腾了几个时辰,生下一个女儿来,此时恰是一轮皓月当空,恰如一面大银镜一般,大郎为合了梦境,便不肯委屈女儿,特特提了两斤肉,打了一壶酒请教私塾先生,那先生因着仲秋夜月色极好,月光照在地上如水银泻地一般,故起名叫做月华,又有个小名儿唤作团圆儿。
想大郎不过相貌寻常,王氏亦不过五官端正,偏这团圆儿也不知像了谁,生得面如桃花犹艳,眼似秋水还清,十分美貌,又有梦境为凭,便将这女儿看得越发重了,虽是小户之女,十分娇惯,等闲不叫她出来,怕叫街上的泼皮瞧见了臊她,更不叫她做活,长到一十六岁,自家虽开着油铺子,连酱油同醋都分不清,女红上也是有限,不过能绣几块手帕子罢了,便是自己的绣鞋都要依仗母亲王氏。
更有一桩,因王氏怀着团圆儿时得了那个梦,大郎便以为女儿非比寻常,又有时常走动的几个妈妈见了,偏要凑趣,说着团圆儿怕是月里嫦娥来投胎的,奉承得大郎王氏格外得意,是以虽从团圆儿十二三岁起便有人来做媒,大郎同王氏夫妇两个或是嫌人家底不厚,或是嫌家中妯娌多,或是嫌男方容貌寻常,挑挑拣拣总是不肯许人,一心只想往高枝上攀,可他们偏不想,自家不过开了个油铺,不够略有几个积蓄。上等人家哪里肯要他们的女儿做媳妇,这一耽搁便到了十六岁。
朱大娘此时已年过六十,虽已发衰齿摇,见识倒是清楚,不免悄悄劝几句说:“团圆儿,你又不是大家小姐,三奴六婢的使唤着,不会也使得。我们这种人家攀不得高门大户的,和我们差不多的人家,娶媳妇不是供着瞧的,都要和你娘一般的操持,如今你这样桩桩件件都不会,横针不动,竖线不拿的,将来到了婆家如何做人。”
团圆儿还未说什么,王氏恰巧进来取东西,听见了这番话便恼了,把鼻子一哼冷笑道:“娘如今也老糊涂了,你孙女儿这等一个容貌,便是给人家做少奶奶也是使得的,还怕没人服侍。从来求亲的人多了,不过是你儿子嫌门户低,不肯罢了,若是肯,你老重外孙子都抱上了。”朱大娘见王氏声口不好,也只得叹了口气,自去做活。团圆儿因有娘撑腰,便也把祖母一番好意丢在了爪哇国中,依旧象个没事人一般,每日里只在自己房中玩那三十二张牙牌,端是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半点心也不操。
一转眼便到了年关,眼瞅着过了年便要给丁丰娶妻,偏出了事。这一日,有个叫做张山的来打二两麻油。这张山的母舅方青正做着这条街上的保正,张山自为县官不如现管,仗着方青的势派,格外横行些,结交了些混混,自己充作老大,到哪里都是白吃白拿,若有人不肯孝敬,轻则嚣骂一场,重则砸东砸西,因此上这一条街上无人不厌憎他,又不敢招惹他。
事有凑巧,恰好王氏的娘病了,大郎同王氏回娘家去,店里只留丁丰一个人看店,丁丰素来厌他,他是少年人,做不来脸面功夫,灌好了油将瓶子往张山眼前一搁道:“五文钱。”那张山也不掏钱只笑嘻嘻道:“你妹子还没许婆家吧,眼瞅着过年就十七了,也算老闺女了,一朵花再好,没蜜蜂儿采也结不了果,倒不如就便宜了我,我情愿给你们家做倒插门女婿。” 一面说着,一面将一双贼眼往铺面后面挂的布帘看去,原来这丁记油铺乃是前店后家,这布帘子后就是住处。
丁丰冷着脸道:“放你娘的屁,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的嘴脸,凭你也配。”张山也冷笑道:“都知道你爹妈吊着你妹子当宝卖呢,多少人来求亲都不肯,只想着攀高枝,也得瞧人家高枝肯不肯,爷爷再告诉你一句话,女大不中留,保不齐哪天就白眉赤眼给你们弄个杂种出来。”说了往地上啐了口拎起了油瓶就走,也不付付油钱。若是大郎夫妇在,也就忍过这口气去,偏生是丁丰守店,他是少年人一时恼了就顾不得许多,打柜台后钻出来,一手搭在张山肩上,又说:“你与我站住。”张山笑嘻嘻说:“讨油钱么?”说了从怀中摸出五文钱来作势往丁丰手中放,手伸了一半,却把铜钱往地上一扔,斜眼一笑道:“啊哟,掉了。”丁丰早就被他搅得恼火,见他这般无赖更动了真气,握起拳头就往张山脸上招呼。
张山猝不及防叫他打了一拳,手上一松,油瓶便掉了,碎了一地,那张山素来是打惯架的人,虽先吃了亏,倒是不慌,也还起手来,两人就在店门前撕扯起来。丁丰虽有勇力,却不敌张山久经战阵的,不过数个回合就叫张山觑了个空,拉过膀子一扯,脚下一绊,摔在地上,自己纵身上去,照着丁丰劈头盖脸就打,直打了丁丰个头脸红肿唇角带血,虽有许多街坊来瞧,到底都怕这不讲理的张山,不敢过来相劝。
张山还不肯放得丁丰过去,又在他脸上吐了几口口水,口中骂骂咧咧道:“什么鸟人,表子养的杂种也敢打你爷爷,爷爷不教训教训你,还当爷爷拳头是吃素的。今儿爷爷偏要瞧瞧你妹子是怎么个样儿,你那狗爹娘当宝似的收着,要真是个美人,爷爷委屈一下就受用了。”一行说一行又踢了几脚,说完了转身就往柜台里走。丁丰听他的意思竟是要去臊皮团圆儿,慌了手脚,待他从地上爬起身来,那张山已伸手要去掀帘子,丁丰情急之下,顾不得许多,自柜台上抓起一物就朝张山头上砸了下去,张山应手倒地,面色惨白,头上竟冒出血来。丁丰方才瞧见自己手上抓了一只铁秤砣,他到底才得十七岁,见自己打死了人,早吓得慌了,站在当场动弹不得。
街坊们眼见得打死人了,一时都慌了,都啰噪起来,却说里头团圆儿同朱大娘也听得明白,团圆儿是没经过事的女孩儿,先听得那张山要进来先自慌了,跑去寻朱大娘讨主意,祖孙俩还不曾说得几句,就听得丁丰打死了人,团圆儿更是险些晕过去,哭道:“都是为了我的缘故。”
还是朱大娘稳得住,心上虽慌却还不乱,先把丁富喊到跟前,叫他去唤大郎夫妇回来,自己壮起胆子挑起帘子走到外头来。却见张山在地上直挺挺厥着,头上冒血,脸如白纸,她一个女流之辈,吓得手脚都有些发软,又瞧着孙儿唬得脸色发青,着实心疼,此时也顾不得他,先壮起胆子摸上前去,往张山鼻子下一探,还有些儿热气,心上一松,腿脚倒软了,一下跌在地上,口中念了几声佛,勉强挣起身来,向着街坊求告:“列位街坊,那个人还不曾死,老婆子求各位行个善,请个郎中来,若是救活了这人,便是救了两条人命,这也积阴德的事。我老婆子在这里给街坊磕头了”说了竟是跪下去磕了几个头。
因张山着实叫人厌,大郎夫妇平素为人又和善,便有人帮着去找郎中,也有人说:“丁婆子,你且放心,衙门倘是来了人,我们替你分述,是这泼皮寻事在先,也怪不得你孙儿许多。”这里正闹,张山的母舅方青得了耳报神的讯,他住得近,已然到了。
这方青年当四十来岁,生得面皮微黄,眉淡眼小,颌下几缕细细胡须,因他念过几年书,腹内又奸猾,是以做了保正。却说他分开人群走将进来,往地上一看,见那张山直挺挺躺着,顿时大哭,道:“我好苦命的姐姐,可怜你青春守寡只得这么一个儿子,好容易要娶亲了,偏教人打死了,你日后还去靠谁!”又骂“好你个丁瑞,教唆你儿子打死我外甥,我若不叫你父子偿命,我白做了这个保正。”一边骂一边揪着丁丰就打。
丁丰一是吓得慌了,二是心虚理亏,一些儿不敢躲,也就挨了好多下。朱大娘见孙儿挨打少不得过来劝说,只说张山未死,等郎中来了,只要能救人,多少银子都肯。方青听说,只朝着朱大娘脸上吐了口痰,骂道:“你个老虔婆,满嘴屁话,头都破了哪能不死,待我在你头上敲了,看你不死。”又说:“我姐姐只得这么一个儿子,全靠他养老送终,如今我也不同你说,只叫你儿子来说话,别跟个缩头乌龟似的躲着。”丁丰见方青扯着朱大娘谩骂,他倒是个孝顺孩子,过来拉开朱大娘道:“人是我打死的,我抵命便了,你休欺我祖母。”方青冷笑道:“哪有这许多废话,你自然是要抵命的。”正说着,只听地上传来呻吟之声,唬得众人都住了嘴,往地上瞧去。

1 2 3 4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