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衣巷》作者:闫灵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8月7日11:59:40 评论 2,880 次浏览

申时刚到,西府传来消息,说是那边的大奶奶生了,七斤多一个胖小子,小七赶紧打发青莲把事先备好的礼物送过去,又让青薇去找刘媪,让她打发人往长宁送信,老太太走前念叨了好几回的,说是生下来就给她报信。
  到掌灯时分,青莲才从西府回来,小七和青薇刚吃过饭,正窝在西厢的炕桌旁裁窗纸,见青莲笑意盈盈的进来,怀里还抱了个大红锦袋,心知定是得了赏了。
  青薇忍不住打趣道:“这是讨到好了?耳廓子都快见不着了。”
  青莲把锦袋往炕桌上一堆,“吴家头生的第一个大曾孙,能不好么,二太太这会儿正满地撒钱呢,我多讨了两份给你们。”说话便从腰间的大荷包里取出两只红布袋子,分给小七和青薇。
  青薇放下手里的剪子,打开红布袋,往里瞄了两眼,惊讶道:“比东府二哥儿娶亲时还多不少。二太太这回真是豁出去了,也不怕大太太那边不高兴。”
  “被大房摁着头压了那么多年,可不要吐口气,你是没见二太太笑得那样儿,满脸就剩两排牙了。”青莲边说,边从桌上的锦袋里摸出一颗红蛋,在桌沿边敲几下,拨了壳就往嘴里塞,被一旁的小七给阻了,冲她指一下茶几上的饭菜。
  “来回走了一趟,怪热的,吃不下热的,这喜蛋正当吃。”青莲挨着小七倚到小桌上。
  青薇把锦袋和钱袋都收到身后的小箱里,打算裁完纸再安置,顺手又从箱子里找了把裁纸刀递给对面的小七,道:“老太太听说得了个大曾孙,定然欢喜,姑娘这回再提出去的事儿,我瞧八成能行。”
  听着青薇的话,青莲惊讶地回身,“姑娘,你真要出去啊?”
  小七笑笑地看了两人一眼,没说要出去还是不出去。
  “我是真舍不得姑娘走。”青莲的情绪突然低落,“咱们几个自小一块长大,本想着能跟姑娘一道呢。”叹息。
  “我到底不是这家的人,都是老太太善心,见我们兄妹孤苦,这才破例带进来的,如今年纪大了,该不该的,都要出去了。”小七扯一下青莲的袖子,“没什么可难过的,等你们俩将来嫁了人,外面说不准还能常见面。”
  青莲和青薇不过十四五岁的小丫头,一听嫁人二字都红透了耳朵,指着小七念她不知羞,笑闹了一会儿,才正经做起事来,顺便嘀咕几句府里的闲话。
  “要我说,东府这几年够有脸面了,自从大爷得了爵位,几个哥儿和姐儿配的都是高门大户,西府那边就是跨着马都追不上,如今好不容易得了个大孙子,让人家炫耀一下也没什么。”青莲边折纸,边碎叨。
  青薇则有不同见解,“天下事哪有均衡的,亲兄弟都不行,就是单论官职和能耐,也是东府里的大爷打头,更别说东府里那些‘家’字辈的哥儿,哪个不是在外边担着事儿,连禄哥儿和兰姐儿这些庶出的,大爷也给他们找了门当户对的亲事。哪像二爷,连嫡子的亲事都不放在心上,要不是二太太在老太太跟前求了几回,西府的大哥儿能攀上如今这门亲?我冷眼瞧着,咱府里已然是东府的天下了,就是老太太也没法子均衡。”
  听着这话,小七心里暗叹一声,这回老太太从长宁回来,要不要去求恩典呢?真轮到东府那位大太太主持大局,准定没她的好,她可是从老早就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的。
  说起小七,她其实也是吴家的,只不过出自旁支,还有个哥哥叫吴元壬,兄妹俩自幼丧父丧母,跟着叔叔一家生活,长到五六岁时,叔叔在北伐中丧命,婶婶改嫁,便没人再管他们,由当时的吴家族长吴长源带回府里,吴长源的夫人(就是如今的老太太)见两个孩子样貌不凡,便做主留了下来。
  哥哥元壬送去东府,给那边的大哥儿(吴家印)做了伴当,小七则留在后院跟在老太太身边,说她是小姐吧,干得却是丫鬟的活,说她是丫鬟吧,府里下人又尊她一声姑娘。出落到八九岁时,样貌渐渐长开了,越长越让吴家两位太太吃味儿,怎地能生出如此容貌,竟把吴家正统的姑娘都给比下去了。
  按照妯娌俩的心思,老早就想把这丫头打发出去,谁成想老太太欢喜她,这丫头又卖得乖巧,针线、厨工也学得有模有样,她们不好造次。
  拖到十一二岁时,老太太突然让她去伺候东府的九姐儿(大房的三小姐),目的何其明显,这是见少君身子不行,想给将来夫家带个姨娘稳住夫婿啊。
  大太太急了,二太太却偷偷乐在心头,这丫头要是跟着去了亲家,九小姐这辈子都未必能得到丈夫的心。
  从那会儿起,大太太就对小七生了必除之心,小七这几年过得那叫一个险象环生,所幸有老太太照拂,也算平安过来了,还把少君小姐伺候的很好,原本羸弱的身子也一天天硬朗了起来,到去年中秋时,元壬在北边争了个职位,大太太借口他们兄妹有了着落,游说着把小七又送回了老太太屋里,日子这才算安生。
  “莫家的礼都下了,怎么老太太还要大老远带着九小姐过去?”说起东府的事儿,自然会说到九小姐,这位姐儿跟小七同岁,去年就及笄了,与老太太娘家做了门亲,春季里刚下了礼,立秋还没过,老太太就急匆匆带着孙女去往长宁,言语话间,像是着急完婚,青莲不常在内屋当差,其中的门道自然不大清楚。
  “听说是舅老爷不大中用了,一旦有个万一,那边要守孝,九小姐的婚事不就耽误了?”青薇常跟小七在内屋,自然清楚其中的门道,“况且那边的老爷和奶奶也不放心九小姐的身体,谁家想娶个病娇娘回去,未来九姑爷也是三房长子,人家还等着抱孙子呢,不得看看九小姐身体是不是真好了?”说罢觉得不妥,匆匆瞄一眼小七,院里人都知道她原本是内定要跟九小姐嫁去莫家的。
  小七回青薇一眼,两人相视一笑。
  青薇讷讷一会儿,还是问了出来:“姑娘当真不后悔?”去年大太太第一次来游说老太太,她们这个小七姑娘当晚就跪到老太太跟前求恩典,让她回老君堂,老太太见两方都这么坚决,只能把她叫回来,“怎么说那边也是公侯府,听说未来姑爷也相貌堂堂,以姑娘的样貌和心性,想在那边求个稳妥也不难的。”
  青莲跟着点头,“我之前还想,姑娘要是真去了,我也求了恩典跟您过去呢。”至少跟在小七身边能进内屋,将来就算嫁人,自己多少也能掌握点主动权,偏这位姑奶奶就是没这想法。
  见两女直勾勾望着自己,小七顿一下,道:“天下哪有不劳而获的事。”吴家一个八等县公的府院,她捱了八年才刚刚探出半个身子,莫家那种庞然大物,真要进去了,她这辈子还能出来么?更别说还要与上司发生□□上的牵扯。
  没错,小七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八年前某个风雪交加的夜晚莫名住进了这具冰凉的小身体里,之后便成了吴小七。

《造反大师》作者:海派蜡烛 古言

《造反大师》作者:海派蜡烛

文案 叶可可有个秘密。 她不光是当朝宰相的掌上明珠,还是妖精窝里的得力干将。 妖精大王赐下法宝,要她努力霍乱朝纲。皇帝要娶她,她说心意我领了。表哥要娶她,她说跪下叫爸爸。状元要娶她,她说升官发财了解一...
《殿下》作者:石头与水 古言

《殿下》作者:石头与水

文案 殿下,愿您一生平安喜乐。 书评查看 正文 烺,光明也。   “这凤凰纱,一年也只得三五匹,除了皇后娘娘那里,剩下的都给殿下送来了。”  “也唯有这样的纱罗,才配得上咱们殿下的尊贵。”   年轻的...
《大唐验尸官》作者:顾婉音 古言

《大唐验尸官》作者:顾婉音

文案 一场大火,烧掉的不仅是所有证据。还有她的家人。 十年后,重新踏入长安城。 她,重操旧业,誓要让那些逝者诉说冤屈! 书评查看 正文 第1章 命案   早晨太阳还没露头,天边云霞就已是通红一片的绚烂...
《千金笑》作者:天下归元 古言

《千金笑》作者:天下归元

第1章 坑爹的被穿越(1)   穿越的固定格式是:睁开眼睛,看见帐顶,然后谁谁谁惊呼:某某某你醒来了!如果没错的话,这个某某某一般都是小姐,运气好点的是公主,再好点是女王,最衰的自然是人妖。   君珂...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