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君子坦荡荡 小人长嘤嘤》作者:坡西米

从家到卫生站也就两站地,两人走着也就到了。卫生所在巷子里,不是大医院,就是三栋小平房,围成一圈,专门接学校或者单位的团队体检。

到卫生站时人家刚刚开门,门口根本没人等着,还有小护士戴着口罩在院内洒扫,让谈君子他们先在门口等一会儿。

院子外两棵柳树随着早晨的风轻轻地摇晃,谈君子的马尾也随着风轻轻地摇着,搔的昌缨脖子怪痒的,昌缨伸出一只手握住谈君子的马尾,不让头发丝再乱动。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现在大放假的,谁起个大早来体检。” 昌缨的话从谈君子头顶幽幽飘过。

谈君子也没理他,任由他抓着马尾,低头从兜里掏出打印好的体检表格,塞给昌缨一张:“这是你的。”

打进了卫生站谈君子就开始不对劲,整个人紧张兮兮的,严肃的不行,平时昌缨说三句谈君子得怼一句,现在乖的像只小鸡仔。

昌缨觉得心里好笑,接过体检表,想了想,把体检表盖在她头上,把谈君子视线都盖住了。

“你干嘛?” 谈君子抖掉头上的体检表。昌缨接住,笑着说:“你是怕抽血啊?”

“你才怕抽血!” 谈君子那个小钢炮的气质又回来了,昌缨点了下头放心了:“对,我怕死了,一会儿抽血你在我旁边看着啊,我要是哭了你给我递纸。”

这时卫生所的大夫挂着听诊器出来了:“一中的?体检表带了?”

谈君子点头,大夫手一指:“从一号屋开始,一直到十六号,都体检完以后表格自己留好,到时候记得还给你们学校班主任。”

谈君子还真不是怕抽血,夏天穿着短袖也不用捋袖子,护士针管拿出来时谈君子眼睛都不眨一下。昌缨就站在谈君子身侧,看着护士拿着碘酒在谈君子的小细胳膊上涂了涂,然后找了找血管,针就进去了,少女只是眼睫轻动,不吭一声,昌缨便移开了视线。

一通检查下来,最后两人来到一间大屋子检查基础项目,中间拉着帘子分开男女。要脱衣服鞋子测身高体重胸围什么的,谈君子麻利得很,脱完便站在体重秤上,然后再量身高……

医生边写边说:“谈君子是吗?体重48.2,吸气没用,又轻不了。身高168.8,诶别垫脚啊,重新量。”

这时帘子那边传来昌缨的一声轻笑。谈君子知道昌缨听到了,瘪了瘪嘴,重新量身高。

重新量完,医生说:“身高166.7。”

谈君子说:“医生,身高您能给我四舍五入一下吗?体重您再给抹个零。”

女医生嘴角一扯,乐了:“小姑娘还挺逗。逛菜市场来了?” 手底下身高便写的167。体重没改,医生说:“挺轻的了,现在的小姑娘啊,老想着瘦瘦瘦的,你看你现在挺匀称挺好的。”

写完以后医生放下笔,“来,衣服撩起来,我们量下胸围。”

帘子那边安静的过分,只听那边的医生说:“诶,发什么呆啊,赶紧伸出胳膊来,测血压。”

昌缨都测好后,穿好衣服出了门。谈君子还没出来,他便靠在屋外墙壁上等。

这时一个身高和昌缨差不多的男孩儿拿着表格要进去,男孩儿没穿校服,看不出是哪个学校的,昌缨下意识用手挡了他一下:“里面儿还没完事呢,有女生。”

男生看了昌缨一眼,也没说话,但也没再进去,便在门外等起来。男生气质和昌缨迥然不同。

昌缨身材瘦高,正是蹿个的年纪,个子一拔就显得摇摇晃晃,外加上丹凤眼,眉目舒朗,带着一丝捉摸不透的笑意,少年的眉眼间没有愁绪,带着点玩世不恭的少年气。

而这个男生也是瘦高,身材略壮实,皮肤略黑,棱角分明,身上那个劲儿和昌缨很不一样。明明也是十五六的少年,眼神里却能看出几分沉郁。

小护士抱着表格路过,不免多看了几眼,心里惊叹,现在的初高中生真是不得了,十五六的年纪就这么高,而且两个大男孩儿站一块儿,特别像日漫里的场景……

没过多久,谈君子拿着表格出来,有些忧心忡忡,看见门口的昌缨,又看见门口那个男生,然后又多看了几眼那个男生。

就是因为这几眼,导致那男生也看了看谈君子,两人有一次眼神交错。

昌缨一拉她胳膊,有些不耐烦:“走了。”

秦轲看了看走远的昌缨和谈君子,眼神放在女孩儿那一跳一跳的马尾上,随后便进了屋子。

出了卫生站,看谈君子不说话,昌缨问:“刚怎么那么半天?”

谈君子低着头,踢了下路边石子。

昌缨装作敲门似的敲了敲她脑门儿:“叩叩,请问谈君子在家吗?”

谈君子笑了笑,但是语气还是有些低落:“你应该知道我家的事吧。我姥爷说过,我妈生我之后没多久心脏病去世了,我姥姥也是心脏病去世的,我家有这个遗传病史。所以我一直挺注意的。”

昌缨有些沉默:“……刚医生说什么了?”

谈君子把体检表一下一下折好放兜里,甩了甩手:“没什么,医生说我心脏有杂音,不过也说不碍事,可能我对这个比较敏感,一下子就想到我妈了。”

昌缨站在谈君子身前,男孩儿高出不少,听女孩儿声音不对劲儿,于是支着手在膝盖,弯腰看女生。

结果一看吓一跳,谈君子眼睛居然红了。

昌缨心里说了声艹,有些慌张,手悬在半空不知道该拍拍她头还是该怎么着:“医生不是都说没事吗?再说了,刚刚医生也说我有杂音来着,这个年龄很正常的。”

谈君子把头低的更低了,不想让昌缨看见自己哭,伸出手来:“那你给我看看你体检表。”

昌缨有些无奈,把皱皱巴巴的体检表拿出来放谈君子手里。

谈君子眼睛里都是泪,把体检表展平、贴近了都看不清,于是拿手背抹了抹脸,瞪大眼睛找医生的备注小字,果然看到昌缨那一栏也有,边哭边笑着,断断续续地说:“你……也有……杂音啊。” 吸溜着鼻涕。

昌缨心里长须一口气,直起身子手重新插兜:“放心了?可别把鼻涕抹我体检表上啊谈君子。”

谈君子点点头:“放心了。” 但是她没把体检表还给昌缨,而是一行一行往下挨着看:“你身高182???假的吧这个。”

昌缨语气故意挑事儿:“反正我没踮脚。” 然后用手比划了下两人的身高差距,缓缓吐出两个字:“矮子。” 嘴上虽然犯欠,心里想的却是,刚那算是翻篇儿了。谈君子认真哭,可真是第一次。

谈君子踹了他一脚,被昌缨躲开了,然后她一个不留神自己兜里的体检表被昌缨抽走。昌缨假模假式的高举着体检表大声朗读:“谈君子,体重——”

昌缨边读着体重,眼睛却禁不住往下瞟,看胸围那一栏,看到一个数字,正发呆间,没留神被谈君子一把拧在他胳膊上,把体检表抢回来了:“你长本事了昌缨?” 这下掐的够狠,昌缨嘶的一声。

谈君子走在前面,又恢复如常,昌缨看着女孩儿一晃一晃的马尾,不禁觉得脖子痒痒,心里痒痒。刚刚那是他十几年来第一次看谈君子哭,这眼泪来的莫名其妙,又意料之中。

可能是因为母亲心脏病去世,谈君子从小就没见过妈妈,外加上谈正气总是实施恐吓教育,比如:你要是不好好吃饭你就长不高、你要是不经常运动就会住院、你要是到处乱跑就会被人贩子拐走……

所以谈君子从小就惜命得很,过年放炮竹,谈君子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还得站在窗户后面才敢看,生怕崩着眼睛什么的。还比如下电梯,得等扶梯过了三个格才敢迈上去,生怕自己被绞进去。后来昌缨学会一个成语:外强中干。他觉得用来形容谈君子正合适。

当时的昌缨也只是个少年郎,青春萌动,开始有别样的情思。心里有某种异样的感觉,仿佛触碰到了这个女孩的另一面,原来她也并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啊,她怕死,她也会哭。这种感觉刺挠着他,让他凭空生出几分怅然和心疼。

而他身旁的谈君子却浑然不觉,那眼泪来的快去的也快,脸上还带着刚刚的泪痕,嘴上却笑着,显得有几分滑稽。

*

“一会儿有安排吗?” 昌缨问。

“嗯,去花店买书皮。” 谈君子说。

一中的学生经常来的书店叫木兰花书店,里面教辅齐全,有各种小文具,还卖杂志以及青春书籍。

但谈君子总把这家店叫成木兰书花店。从小就叫错,长大后板不过来了。以至于这个都成了两人的暗号。谈君子说去花店,昌缨就知道她指的是木兰花书店。

这书店很大,两层,书籍文具堆得满满腾腾的,过道儿只容一个人过。但女生们的一大爱好就是穿梭其间,边挑文具边聊八卦。

谈君子在挑书皮,昌缨就在门口等。老板的收银台也在门口,老板坐着,昌缨站着,不约而同地在看挂着的小电视机。电视机旁边就是摇头风扇,声音呜呜的,不看电视机底下字幕根本听不清电视里说的什么。

小电视机里在播放地方台新闻。

新闻大标题:咸城警方协助跟进调查一起跨省妇女儿童拐卖案。目前咸城已经发生多起初高中生失踪案。

咸城就在彤城边儿上。彤城发展没咸城好,咸城近几年发展旅游,度假村啊风景区啊办得风生水起。

书店老板自来熟,和昌缨评论着:“你瞅瞅,就在咱们边儿上。要我说,这发展经济也不好,咸城人有钱是有钱,但城市人多又杂,每年一到节假日外地人多多啊。”

老板继续感慨:“还是彤城治安好,隔着条护城河,隔了好多麻烦在外面。”

昌缨没附和,只是笑笑。昌建国常年跑外省,做生意见的人多,去的地广,于城市发展这块儿的见解和普通老百姓有一些分歧。也经常和昌缨说,彤城这个一亩三分地儿,也就适合养老,不适合有野心的年轻人。

这时谈君子抱着一捆书皮出来,有花书皮,也有透明的,然后还抱着本杂志。昌缨看了眼杂志封面,是个漫画少女,眼睛画的贼大贼夸张,杂志封面《男生女生》。

初中那会儿,班上女生就爱传阅这些杂志,不仅传阅,还会凑在一起叽叽喳喳。昌缨挺纳闷儿的,一直好奇里面都什么内容,杂志名字叫《男生女生》,但实际上男生从来不看。

他还问过谈君子为什么爱看这类杂志,谈君子说喜欢杂志后面的心理测试,还有附赠的小礼物。

老板在扫条形码,谈君子也在看电视新闻报道,随口评价一句:“还挺吓人的。”

谈君子从小儿对人贩子有阴影。小时候姥爷带她和昌缨去逛庙会,一手牵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儿个子矮啊,在她眼里周围都是大人的腿,姥爷一个不留神,谈君子被卖风车的吸引了注意力,牵她的手就换了个人。

等她意识到时,还懵懵懂懂的,问那个中年妇女:“我姥爷呢?”

女人把她往偏的地方带,谈君子意识到不对劲儿,死活不往前走,被妇女硬拉着。

谈君子回头,越过众人交错的腿,看见昌缨蹲在地上,两个小孩儿看到彼此,昌缨大喊一声:“在那边!” 昌缨聪明,知道看脑瓜顶找不到的,人这么多,于是就蹲下,去找谈君子。

后来谈君子就是被谈正气一顿恐吓教育,那段时间连居民楼都不让她出,还指着小区里回收废品的半开玩笑地吓唬她:“你看见没?收废品的袋子里全是小孩儿,你乱跑就把你卖了。”

这个心理阴影一直伴随谈君子到小学毕业。以至于小学毕业前一见到小区里收废品的老大爷就吓得贴墙走。

直到有一天,她回家,看见谈正气正在和收废品老大爷进行金钱交易:谈老头儿递给老大爷一黑塑料袋,老大爷递给谈老头一张皱皱巴巴的十块钱。

老大爷走后,谈君子三观崩塌,以为自己姥爷也走上了拐卖小孩儿的道路。

从这件事昌缨就看出来了,其实谈君子胆儿挺小的,而且还容易认死理儿。家里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和谈君子亲的,也就谈正气一个长辈,基本谈正气说的话就是金口玉言,从不批判思维去想想是不是逗她的。

不过后来昌缨欣慰地发现,自己也被谈君子归为“无条件信任”那一拨儿的人。

*
从书店出来,谈君子就迫不及待把杂志翻到最后一页,边走边做心理测试。

昌缨绕到她外边儿,帮她挡着来往自行车,时不时还拉她袖子一下,怕她掉树坑里。

心理测试要把十几道题的得分加一块儿,算总分看你是ABCD哪个类型的。

谈君子说第几题得几分,昌缨就帮她默算着,最后题都做完告诉她了一个总数。谈君子就往下找对应的类型。

“哎这一点都不准啊。” 谈君子对着答案指指点点。

“说的什么?” 昌缨打了个呵欠,早上起太早了。

“我是C类型:这类人热衷于隐藏自己的恐惧和敏感,十分重视亲情,这可能是因为缺乏父爱或母爱导致的不安全感。这类人骨子里十分自卑,但同时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理想主义者……吸引的男生类型是具备矛盾性格以及过度保护欲的斯文忠犬型。”

昌缨:“……” 他不明白为何最后转折到了吸引的男生类型这个话题上。

“不准不准,我哪里自卑了!这个斯文忠犬又是什么鬼啊,我喜欢运动阳光型!我看看啊,A类型吸引运动阳光男生。让我再做一遍。” 谈君子又去重新看题。

“不是,这还带凑分的?” 昌缨一头雾水。但谈君子已经开始故意选得分低的答案,为了最终得分是A类型那个范围的。

*
晚上,昌缨躺床上,不知怎地突然想起那句“具备矛盾性格以及过度保护欲的斯文忠犬型”。

原来我是这个类型的。昌缨想着。有意思。

这个心理测试似乎还挺准的。

而后昌缨又想到那句说谈君子的“可能由于缺乏父爱或母爱导致的不安全感”。

谈君子不愿意承认这一点,或是说她根本没有意识到。但不得不说,昌缨觉得这说的挺对的。

谈正气在家很少提到谈水仙,也就是谈君子的母亲。关于谈水仙的寥寥细节,都是在谈君子儿时执着地追问下,谈正气才会说上一二。

而且家里也不摆遗像。每逢清明,据说都是谈父关秋岳自己去祭拜,谈正气从来不去,也不让谈君子去。昌缨懂事后觉得其实这挺奇怪的,他自己心里的解释是也许谈正气不愿思及痛处。

谈君子和已逝母亲的联结只剩下一个破纸箱。纸箱里是谈水仙的遗物。

里面有一张木吉他合唱团的磁带。

一本盗版的三毛《哭泣的骆驼》。

还有一张谈水仙十几岁时的照片,照片还被从中间撕开了。明明是双人的合影只留了一半,另一半是谁不知道。

那张木吉他磁带,谈君子拉着昌缨听了一整个夏天。以至于之后的每一个夏天,昌缨觉得这个季节自带背景音乐。

那本《哭泣的骆驼》,昌缨翻开过,盗版书,纸特别薄,印刷劣质,里面错别字连篇。

但是过了一个夏天,他再翻开时,里面所有的错别字都被谈君子划掉写上了正确的字。她到底看了多久呀。

那张照片一直压在谈君子枕头底下。昌缨不得不承认,谈君子和谈水仙长得是真的很像很像。但这种像只局限于眉眼轮廓,气质则大相径庭。

谈水仙是那种柔媚。柔媚中带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凉薄气质。

谈君子则是英气,英气把她的胆小敏感隐藏得很好。

少年长腿交错,双手负在脑后,在这夏夜中,听着窗外蝉鸣,望着天花板。

唉,昌缨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我的君子呦。

*
同一个晚上,谈君子躺在床上翻开白天买的《男生女生》,这类杂志里会有少女穿搭,言情故事,恐怖故事,心理测试,最后还有读者来信以及作者回信。

她最喜欢的部分是心理测试和恐怖故事。

言情短篇一般都有点无聊,她觉得那些你情我爱有些令人费解,有时候甚至会担心里面的男女主每天晚上谈恋爱没时间写作业。

但一般从头到尾她都会看完。花钱买的,不能浪费。

这期的言情短篇依然无聊,谈君子硬着头皮往下看。

《那年冬天什刹海没有结冰》,这名字可够长的。

看到女主妈妈抛下女儿不管要出国时,谈君子把枕头下面的照片抽出来看了看,自言自语:“你这还算好的,你妈至少还在。”

看了一半没看完,什么舅舅转世啊乱七八糟的。她把书放一边,就关灯睡觉了。

1 2 3 4 5 6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