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末世之圣母系统》作者:请叫我山大王

新泽中心医院九楼。
  
  在一间空荡荡的房间正中摆放着一个长方形的玻璃舱,蓝色的液体中浸泡着的赤身裸体的女人毫无预兆的睁开了眼睛,猫一样幽亮的瞳孔中充满了痛苦、惊惧。
  
  苍白纤细的手从液体中抬起,按下上方盖板上的红色按钮,密封的盖板缓缓后退启开。
  
  “哗!”的一声,女人猛地从水中坐了起来,猛吸一口气之后剧烈的喘息着,瞳孔一阵阵的紧缩,苍白的脸上是残留的恐惧和心悸。
  
  过了好一阵,那些惨烈的画面渐渐消散,死亡的那一刻带来的痛苦也逐渐平息,呼吸才慢慢平稳下来,手无力的搭在舱沿上,女人抬起头来,扫视了一圈这间屋子,痛苦又无奈地闭了闭眼,苦涩的认命:“又得重来一次。”
  
  这是第几次?
  
  大概是第五次还是第六次……记不清了。
  
  这一次是她坚持的最久的一次,五个月。
  
  结果还是回到这个鬼地方再一次重新开始。
  
  她叫易苗,今年二十三岁,死于一场坠机事故,死亡时间是2018年4月1日。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副“玻璃棺材”里,浑身被成分不明的蓝色液体浸泡着,而她并没有死,时间是2022年的4月1日,外面已经不是她所熟知的世界,而是丧尸横行人性泯灭的世界末日。
  
  每经历一次死亡,她就会重新回到这个地方,从这个玻璃舱里醒来,时间依旧是2022年4月1日。
  
  “叮!拯救系统激活中,请稍候——”
  
  脑海中再一次响起这熟悉的声音,易苗这次却连一丝涟漪都懒得泛起了。从这副“棺材”里爬出来,落地的时候还是因为脚软而踉跄了一下。
  
  经历了前几次,她已经习惯了刚刚醒来时的虚弱,走到这房间里唯一的一张桌子边上,打开了桌子上放着的箱子,里面的东西一目了然。
  
  一套衣服、一双鞋、一把短刀。
  
  易苗把桌子上铺着的白布扯下来,把身上擦干,又把头发揉搓了一阵直到不再往下滴水之后才开始穿衣服。
  
  衣服如同量身打造,纤薄的布料如同她自己的肌肤一样。短刀只有她的小臂那么长,却是削铁如泥的利器,这将近一年的时间以来不知道有多少的丧尸斩杀在这把短刀之下。而现在,这把刀被她用来削头发,一缕缕头发顺着肩膀滑落,湿哒哒的黏在地上。是第一次还是第二次?她被丧尸的手勾住头发,然后被咬了。
  
  易苗对着盖板上的金属光面照了一下垂在肩膀上参差不齐的头发,满意的咧开嘴笑了一下。
  
  “叮!”系统清脆的提示音再一次响起:“系统激活成功,是否查看?”
  
  没有理会这道声音,把短刀握在手里,易苗活动了一下僵直的关节,然后静静地等待着刚刚苏醒时的虚弱感消失,直到身体的感官再次变得敏锐,身体里也充满了力量的时候,易苗第六次拉开这个房间的门走了出去。
  
  在她走出房间的瞬间,身后的门一阵扭曲,然后诡异的和旁边的墙壁融为一体,变成了一堵完整无缺的墙壁,好像根本就没有存在过一样,而易苗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长长的走廊没有一个人影,地面上到处都是凌乱的脚印和斑驳干涸的血迹,偶尔还有被啃咬过的手臂和只剩下下半截的残破的尸体,看起来像是恐怖的凶杀案现场。
  
  易苗握着刀,目不斜视,信步朝着长廊的另一头走去。
  
  拐角处一道黑影猛扑出来,易苗连眼皮都没抬一下,避过它僵直伸长的手臂,手中的短刀快速扬起,精确狠辣的插进它的右眼眶,如易苗想象中一般,手中的短刀没有丝毫迟滞的贯穿了它的头颅,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流畅,仿佛已经做过无数遍。
  
  “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了。”易苗叹了口气,拔出了刀。
  
  “女人”的身体顿时委顿在地,腐烂的面孔和僵硬的躯体都标示着她的身份,已经是一具没有思想只知道捕猎活物的躯壳。
  
  三个月前无比平常的一天,没有任何预兆的发生了日蚀。
  
  等到天亮起来才发现有很多人昏倒了。
  
  伴随而至的是连续的高烧不退,医院被挤爆。
  
  在这个信息爆炸的年代,恐慌以极快的速度飞快的在人群中传播着。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是世界末日的开端。
  
  那些高烧不退的人,在一到三个小时之间全都退了烧,然后转醒,然后……开始扑咬活人。
  
  一个小小的伤口也有可能被感染上丧尸病毒,快则十分钟,慢则几个小时,就会被感染成一具新的行尸走肉,继续扑咬活人。和狂犬病毒那样小几率的感染来比,丧尸病毒是百分百的感染,传播速度之快超过以往所有人类史上的任何一种传染性疾病。
  
  一座接着一座的城市被丧尸病毒攻陷。
  
  全世界陷入一片混乱和黑暗之中。
  
  而在末世开始的三个月后,易苗开始了第一次苏醒。
  
  大力推开应急通道的门,同时按住门用力往墙上一撞,原本走到门后的丧尸突然被撞击,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压住半边身子动弹不得,只是挥舞着手臂胡乱抓挠,喉咙里发出焦急的赫赫声,易苗一手压住门板,手起刀落,声音便戛然而止。
  
  易苗蹲下身,把穿着白大褂的男性丧尸手上的手表取下来熟练的戴在了自己的手上,然后才继续往楼下走去。
  
  从一楼到九楼,无论是墙上还是地上到处可见各种干涸发黑的血迹,被砸碎脑袋的丧尸尸体、被啃咬的面目全非的人类、各个部位的残缺肢体、让人窒息的腐臭味,这一切都会让一个正常人吓得面无人色。
  
  而易苗第一次看到这个场景的时候也的确吓得双腿发软面色如纸,然而现在她已经可以面不改色的走过,只是那股恶臭还是让她很不好受。
  
  九楼到一楼这条楼梯是没有危险的,易苗用最快的时间从九楼冲到了一楼,她的动作非常的敏捷,脚步很轻,不会因为在跑动中发出的脚步声而惊动什么东西,从九楼一路疾冲到一楼,呼吸却依旧平稳。
  
  在飞机坠机前她的身体素质非常的差,做不了剧烈运动,跑个五百米都会呼吸困难,再加上三百多度的近视。很显然她的身体被改造过了,感官也变得更加的敏锐。
  
  从应急通道出去,就到了一楼。
  
  易苗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这个时候他们还没那么快就进来,她瞥了一眼大厅的方向,然后往相反的那条通道走去。易苗现在大半的攻击方式都是完全在利用她丰富的经验做技巧性的攻击,她的动作像是一条猎豹一样灵敏,轻巧的绕到丧尸身后,然后刀从后脑勺直插进去——充分利用自己的优势和丧尸的劣势进行攻击能够最大程度上减缓体力的损耗。
  
  然而她用积分换的体力值在死亡过后直接被清零,杀了十几只丧尸就觉得握刀的手掌磨得厉害,手臂也开始泛酸。
  
  解决掉这条走廊上最后一只丧尸,易苗没有再继续了。
  
  冰冷的系统声开始播报战果:“击杀丧尸数十六,获得16积分.是否兑换?”
  
  “兑换空间。”
  
  “空间启动。”
  
  趁着还有时间,易苗没有再耽误,轻车熟路的到了药房,里面的货架都东倒西歪,被翻得乱七八糟,显然有不少人前来光顾过了,易苗在药房内转了一圈,在她走出药房之后,除了货架和桌子之外,所有的药品顿时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系统再次响起:“当前积分可使用空间时间为100小时。”
  
  易苗想着自己之前系统里积累的数千积分心疼的直抽抽。不过这种感觉她已经习惯了,她现在只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抬手看了一眼时间,她走出药房往大厅走去。
  
  时间把握的正好,在易苗到达大厅的时候,凌乱的脚步声也同时冲进了大厅。没等枪口对准自己,易苗已经提前把双手举了起来,掌心朝外,表示自己无害。

1 2 3 4 5 6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