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80年代厂区生活》作者:南瓜夹心

清早,和煦的阳光透过木框玻璃窗斜斜照射在窗边的单人床,那张款式很朴素,质地却非常稳重的木床上,孙骈拉扯了几下蓝底碎花被洗的有些泛白的,只有被套都没有被子的棉被套,盖住眼睛闭目嘟囔了一句:“谁又一大早过来把窗帘给拉开了?”

她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房门口那熟悉的喊声:“快起来,多大的姑娘了,还赖床?”

孙骈闻言扯下盖在头上的被套,对着房门口系着围裙烫着时髦小卷头的漂亮女人回道:“妈,现在可是暑假,我难得过一个没有作业的假期,你就让我快活一阵子还不行吗?”

“快活?自打你考完试看了成绩之后,就差信马由缰了,还不快活?快起来吃早饭,就等你一个人了。”

孙骈闻言抱着被罩弓着身子在单人床上又拱了几下,将自己的鸡窝头弄得更加凌乱之后,不情不愿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踩着拖鞋打着呵气,孙骈从自己的房间内走了出来,一进客厅就见圆形的折叠餐桌旁,她弟还有她爸早就已经坐在那边。

身材魁梧皮肤黝黑,方脸浓眉长相很有北方男人特色的孙父,正侧着身体调试着摆在书桌上的收音机。

那是一台红灯牌的收音机,已经用了十几年了。

但是因为用的人精心的养护,它现在依然不显老态,黑色的金属外壳被擦拭的干净明亮,外壳上的每一枚旋转扭,就算是缝隙内也是一丝的灰尘都没有。

看着女儿披头散发的从房间内出来,孙父只是瞄了一眼却没说什么,继续扭动手上调频的开关,在嘶嘶啦啦的声响中寻找着自己想要听的频道。

在孙父的身旁,一个同样浓眉大眼脸却有些圆的胖小子转过头,无声无息的向着孙骈挤眉弄眼,那怪里怪气的样子,让孙骈忍不住喷笑出来。

端着炒菜出来的孙母闻声圆着眼睛瞪了自己的闺女一眼说道:“毛头疯子一样,还不快去整理一下。”

紧随着母亲一起出来,手上还端着咸菜盘子的孙骏闻言憨笑着对自己的妹妹说道:“温水给你倒好了,趁热快去洗脸。”

孙骈闻言赶忙对着老哥说了声谢谢,顶着老妈微怒的目光,三两步窜近了厨房。

孙家现在居住的房子里只有一个水龙头,就在家中的厨房内,平日里孙家的众人如果想要梳洗,都得在这边用搪瓷盆接水,然后端出来,在客厅与厨房相接的那一点点的过度区域内弄。

快速洗了个脸,又迅速将自己的鸡窝头弄整齐,从脸盆铁架子上的大白瓷瓶里挖了些友谊雪花膏抹在自己的脸上,孙骈一边涂抹均匀一边走向餐桌的方向。

向来麻利的孙母已经将家中众人的稀粥都盛好晾着,孙父已经将收音机调好,正抱着手上那印着为人名服务几个大红字的瓷杯低头喝水,而他的两个儿子则已经叼着玉米面菜饼子,呼噜噜的喝粥。

不是年节的时候,孙家饭桌上的菜式就多年如一日,不过就是些炒青菜,炖蔬菜之类的时令东西。

自从农村那边开始施行包产到户后,如今这年月吃饱饭已经不是什么难事,但想要吃好饭却依旧不是那么简单。

孙骈落座之后,感觉到身旁的大哥用胳膊肘悄悄的怼了自己几下,扭头一看却见他正向着自己使眼色。

她顺着对方的眼色向餐桌上一看,拌咸菜?她大哥让她看这种东西干嘛?

见妹妹目光狐疑并没有看懂自己的意思,孙骏不由得又连续向着她眨了好几下眼睛,他想让妹妹知道,今天的咸菜可是他拌的,多放了半汤匙的香油,可香了快些吃,不然就都被小骥那个臭小子给吃掉了。

然而就在他给妹妹使眼色的时候,一旁的孙骥抽动了几下鼻头,随即眼神一亮,筷子就已经向着那盘香油拌咸菜伸了过去。

孙骏见状也顾不得什么眼色不眼色,就忙着和弟弟抢咸菜去了,孙骈此时也在被掀开的咸菜条上闻到了香油味,立即就明白了她哥哥刚才为什么眨眼睛。

如今这年月,用芝麻榨出来的香油可是金贵的东西。

孙家厨房里面的那两小瓶的小磨香油,还是之前过年的时候电厂那边给发放的员工福利,孙妈妈宝贝的很,只在拌菜的时候才会稍微用上一些。

但明白之后她却有些哭笑不得,心说老哥我谢谢你了,但你是不是忘记了,你妹妹不爱吃香油…..

对于家里面养着三个孩子的孙家来说,剩饭是不大可能的,尤其是家里还有两个十几岁的臭小子,基本上孙母做多少,他们就能吃多少,饭量是根据母亲下锅的米数来定的。

伴随着收音机里面播音员嘹亮高亢的声音,孙家吃完了他们的这顿早饭。

早饭结束后孙骈帮着母亲收拾餐桌,孙母见有人帮忙,就放下碗筷近了卧室。

没几分钟穿戴整齐的孙母从里面匆匆走出,一边在门口穿低跟凉鞋一边向着屋子里的人说道:“小方今天要去市区办事,我提前过去接班。叔明,你晚上早些回来,我娘家今天下午要来人。”

说着穿好了凉鞋的孙母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几个孩子说道:“你们几个今天也不许去到处乱跑,在家等着你姥姥他们。”

孙母的话音刚落,就听她小儿子最先抗议道:“妈,我一会要去军子那边写作业,我们都说好了的。”

然后她大儿子也迟疑的说道:“妈,我想和爸一起到厂子那边去看看。”

“去厂子?叔明,是不是招工的事情有准确消息了?”

孙爸闻言将收音机关好,擦了擦扭键上面的手印说道:“嗯,听长办那边说条件都已经定好了,今天应该会公布。”

“那还等什么,快去看看呀。”

孙母说着再也顾不得其它,踩着半高跟的凉鞋就往外面走。

听父亲这么一说,孙骏也坐不住了,套上短袖外套踩上鞋,一边往门外走一边说道:“爸,我不等你了,我先去看看。”

已经斜背上据绿色帆布书包的孙骥见状宽慰自己的哥哥道:“哥,你不用着急,咱们家是双职工,爸又是干部身份,这次招工不管条件怎么定都肯定能有你。”

他话还没说完,他哥就已经没影了,只留下楼道里那咚咚咚咚连续不断的下楼梯的声响。

孙骥见状耸耸肩,翻看了一下书包里面东西,就出门说道:“爸,我去同学家了。”

眼见着小儿子也走了,孙父把目光撤回到自己女儿的身上。

“爸,我不走,我在家等着姥爷、姥姥他们。”

虽然父亲的眼光只是询问没有任何其它的意思,但孙骈还是觉得自己后背凉飕飕的。

她爸不愧是侦察兵转业下来的,这都过去多少年了,还是这么目光如电。

听到女儿的回答,孙父满意的点点头,从口袋里面翻出一枚长城的一元硬币递给女儿说道:“在家煮一些绿豆糖水,等你姥家的人过来后,到楼下去买些雪糕冰棍,大热的天别闷着他们。”

孙骈接过硬币应下了老爸的要求,知道他这是在变相给自己零用钱,毕竟雪糕冰棍这种东西价格可是固定的,厂区小商店里面糖水冰棍二分钱一根,绿豆冰棍三分钱一根,奶油雪糕五分钱一块,她就算买上十几根也用不了一块钱。

送走父亲之后,家里面就只剩下孙骈一个人,她先是到厨房那边去把碗筷清洗干净,又把家里的地面清扫拖洗了一边。

在拖弟弟床底下的时候,把不小心扫出来的大众电影重新藏好,她爸爸不太喜欢孩子们在上学的时候看这种与学习无关的东西。

将家务活都做完后,孙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作为电厂分配给员工们的福利房,孙家现在居住的房屋虽然是三室一厅,但是面积却只有70几平,其中她的房间面积是最小的,只有十平米左右。

但是孙骈对此已经很满意了,毕竟全家五口人,能拥有一个单独房间居住的只有她。

好在现在的房子,平米数上没有计算公摊面积,说是多少那屋子里面的实用面积就是多少。

所以这70几平米虽然对于五口之家来说还是有些拥挤,但却已经足够用了。

孙骈的房间不大,里面的摆设更是简单,靠近房间内侧贴着黄绿色防水墙漆的位置上摆放着一张单人床,床的对面则是一座组合的木质大衣柜,满满的占了一面墙,门旁边放了一张写字台外加一把椅子。

就算将孙骈贴在写字台上方的元素周期表都算在内,房间内一眼可见的也就这几样东西,虽然不免单调了些,但是孙骈知道,她房间里面的这些家具别看样式简单,却都是她舅舅们一凿子一斧子亲手制作出来的,那是即实用又耐看,用她姥姥的话来说,留着传家都没问题。

尤其是那座占了一侧墙的大衣柜,那可是她姥姥强烈要求必须得给她做的,说是姑娘房内一定得有的东西。

姥爷和舅舅们做出来的东西耐用,那是绝对没问题的。

别的不说就她父母房间内的那些家具,还是他们结婚的时候姥爷带着舅舅们亲手给她妈妈做的嫁妆,如今用了快二十年了,除了一些磕碰出来的硬伤之外,连漆都没掉一块。

托她舅舅们好手艺的福,孙家从来都没在家具上犯过愁。

坐在自己的单人床上,孙骈的目光漫无目的的在房间里来回扫视。

她今年15岁才刚刚参加完中考,成绩还算不错,考上了县里的高中。

县高中那边给出的通知是八月三十一号新生报道,九月一号才正式开学,也就是说孙骈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可以无忧无虑自由自在毫无负担的想干嘛就干嘛。

没有作业不用复习,更不用去参加学校组织的各种忆苦思甜的体力劳动,孙骈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一只被放出笼的鸽子,张开翅膀冲向蓝天不需要目的地就是想飞。

然而在与同学朋友们疯玩了几天之后,飞累的鸽子开始不太想出门,于是就变成了母亲口中的每天都要睡过头的‘懒丫头’。

就在孙骈胡思乱想的时候,她的视线从书桌最低处的抽屉处扫过,随即又快速的挪了回去。

双目盯着那处抽屉看了好久,孙骈起身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拉开抽屉,从最底层的最里侧,费力的抽出了一本上着锁的小木盒。

找出钥匙将木盒打开,里面只放着一本厚厚的笔记本,从本子纸张已经开始微微泛黄的状态上看,这个本子最少也得用了十几年的时间。

用手轻轻的拍了拍笔记本上面的浮尘,孙骈看着本子有些出神,这个本子内记录着孙骈内心深处潜藏的最大的一个秘密。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