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被穿书女配抢走男人后》作者:竹系胖哒

1
  三清宗有三宝。
  废柴 、 穷逼、白莲婊。
  这说的是一个人,狐不归。
  狐不归家世贫寒,从一个犄角旮旯的破落小宗门考进三清宗,在那一届的入门弟子中出类拔萃,再加上惊人的美貌,理所应当的成了众人的焦点,但从村里来到大宗门,又受到诸多追捧,一夕之间便迷失了本心,一边同家世显赫的凤云莱做好姐妹,一边却佯装清纯的勾搭姐妹喜欢的宗主少子方景休。
  好在方景休没有被她迷惑,一片丹心向云莱,可这个白莲做作的狐不归,居然开始模仿凤云莱的一言一行,妄图引起方景休的注意,还几次三番陷害凤云莱,最终被众人识破真面目,成为人人黑嘲的白莲婊。
  但狐不归虽然坏事做尽,可修为依然碾压众人,这导致没人敢当面比比,可就在一次大比之后,狐不归失足落崖,刚刚筑基的丹田顿时溃散一空,境界直接跌落到练气初期,比刚入宗门的弟子还要不如。
  众人欢呼雀跃,嘲讽羞辱甚嚣尘上。
  至此,狐白莲在三清宗一丝立足之地也没有了。
  
  三清宗有三好。
  矜贵、娇美、心头好。
  这说的也是一个人,临阳凤家的小公主凤云莱。
  她出身高贵,举止优雅,天赋卓绝,性格温和善良,同那个虚伪的狐不归完全是两个人。
  起先大家都误会她仗势欺人,心思歹毒且善妒,可后来误会澄清之后,才发现她是个十足十的好人,不但在三清宗声名赫赫,连其他宗门的天之骄子,也暗暗将她视为白月光。
  更为特别的是,她就像是自带幸运光环,所到之处秘宝丛生,人人都想得到她。
  
  三清宗·九峰·黄字居
  狐不归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寝室的床上,身边一个人都没有,脑袋愈发疼痛起来。
  自那次跌落悬崖,灵气溃散,她便时不时的头晕目眩,甚至陷入昏睡。
  不过每每想到那次落崖,她便觉得奇怪。
  宗门大比之时,方景休为了拔得头筹,强行催动尚未稳固的灵气,导致根基出现裂痕,留下隐患,她知道青木崖上有一味百噬灵草有奇效,便在大比之后上了青木崖。
  百噬草有看护妖兽铁鳞狼,一大一小,她便利用陷阱引开大的,击败小的,可就在她进入洞穴取灵草之际,却发现灵草已经被人取走,懊恼之余离开洞穴,大的铁鳞狼却早已守在洞口,她勉强逃至青木崖边,却依然因为不敌被撞落悬崖。
  她那时候不明白,灵草是被谁取走的,怎么会那么巧的正好在她引开妖兽之时取走,还有,大的那只怎么会那么快转回,按她设置的陷阱,至少还有半个时辰才会回来……
  
  后来回到宗内没几天,就传出凤云莱替方景休取药,让他感动万分的事儿来。
  她不是没怀疑过,得知这件事之后立刻进行了调查,可第一,她从未将知道百噬草的事儿告知第二个人,第二,凤云莱一直都老老实实在宗门修炼,没有跟踪过她,也没有打听过相关消息,而凤云莱取药那天,的的确确是她第一次去青木崖,这就与她无关了。
  只能说她运气好吧,正巧上山,正巧妖兽被引走,正巧看见了灵草,就取了,又正巧对方景休有用。
  有些人,气运确实逆天。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
  
  三清宗·九峰·天字居 
  凤云莱摩挲着掌心温润的乳白色玉佩,笑意愈发灿烂。
  “我果然没记错,在这本书里,女主狐不归就是因为送了方景休百噬草,才导致后来方景休对她念念不忘,甚至将从小贴身带着的玉佩送给了她,最后更是成为他执念深重的白月光,这是一个关键转折点。”
  “趁她跟铁鳞狼争斗之时,悄悄取走百噬草,再送给方景休,他果然将这个玉佩送给了我,这几天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了,方景休这条线基本上搞定了。” 
  “她有什么?不过是长的漂亮而已,家世垃圾,几个师兄一个比一个废柴。”
  “我熟知剧情,气运掌握在我手里,她家世贫寒,师兄又废柴,唯一能翻身的不过就是修炼天赋了。”
  “没想到那只铁鳞狼这么给力,不枉我千辛万苦的引回来,这下好了,修炼一途也给她折了,我看她还能怎样。”
  
  凤云莱本来穿进书里,拿了个恶毒女配的剧本,只要远离女主,也可以安稳过一生,但自从成功攻略方景休之后,她便忽然想起许多曾看过的穿书女配文,她们穿进去,因为熟知剧情,不是嫁给了更为牛逼的残疾人哥哥,就是嫁给了昏迷的幕后大佬,或者成为暗黑反派的唯一救赎,不但从前做过的事儿洗的干干净净,女主也莫名成了恶毒女配,原本的善良变成白莲花,原本的娇憨甜美变成心狠手辣,就连可爱的撒娇也变成做作虚伪。
  她也完全可以,她甚至已经成功了,看看狐不归现在的风评,再看看方景休的态度,就知道,她已经走对了方向。
  只要利用好她知道的,她完全可以走上人生巅峰,还做什么垫脚石?又凭什么默默无闻?
  无论是嫁给幕后大佬,终极反派,植物人哥哥,还是成为这些人唯一的白月光,或是全都要,她都可以,只要女主不来碍事就行。
  那就必须彻底踩低她的风评,让她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恶毒女配。
  亦或是成为一个连戏份都没有的炮灰。
  
  三清宗·九峰·黄字居
  狐不归觉得哪哪都疼,她轻轻扯开衣领,发现一条伤痕横贯胸口,这是被铁鳞狼堵在洞穴中硬吃的一记,差点要了她的命,即便到了今天,那条伤痕仍未消散。
  可一想到方景休,她便觉得挺值的。
  她刚入山门的时候,是个土包子,什么也不会,道书看不懂,灵石不会用,没少遭到大家的嘲笑,正当她握着灵石不知所措的时候,方景休走了过来。
  少年像一株挺拔的翠竹,清新、桀骜、生机勃勃。
  他在众人的视线中走过来,轻轻握住了她捏着灵石的手。
  狐不归当下便觉得,这灵石,真白啊。
  自那之后,虽然他们再无交集,但她向来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大比之日,她便看出他根基受损,如若不治,后患无穷,便拼着性命替他取百噬草,可性命是拼了,但灵草却没摘到。
  后来再见他时,他已经好了。
  他依然是那个矜贵高傲的大师兄,三清宗百年第一人,宗门的骄傲,弟子们的信仰。
  她觉得挺好。
  
  狐不归利落的爬起来,苍蓝色的暖光透过窗户落在地上,她望见薄薄的云层,和远处若隐若现的峰顶。
  
  “大哥,你醒了!”一声呼唤拉回了她的视线。
  门前站着一个清瘦的少年,忽闪着一双因为瘦而显得格外大的黑眼睛,欣喜的看着她,正是池暝。
  这小子是她从天级弟子跌落到黄级弟子时,顺手捡的,彼时他正因为吹牛逼被同班同学羞辱,她看不过眼就把他拎了出来,这小子从此就大哥大哥的叫,天天缠着她。
  “大哥,你好了?”池暝走进来,站在她身边啧啧称奇,“大哥不愧是留级生啊,恢复能力就是强。”
  狐不归:“……”
  
  “大哥,你睡着了你不知道,我们黄级马上就要境界测评了,如果你还是练气初期的话,可能就要失去修炼资源,被发配去打扫后院了。”
  狐不归眉毛一跳,问:“你不也是初期?”
  池暝道:“我是初期,但我比你晚入宗两年啊,我还有时间,不过大哥你别担心,就是去扫地了你依然是我大哥。” 
  狐不归:“你把嘴给我闭上。”
  池暝想了想又说:“上次测评有人没通过,本来要去打扫后院,但因为家里及时塞钱,所以顺利留了下来,灵石可以买名额,大哥你要不叫你家里人送些灵石来?”
  狐不归摇头:“不行。”
  “为什么?”
  “我小师兄放牧,三师兄打铁,二师兄卖艺,也只能这样维持生活而已。”
  “那你大师兄呢?”
  
  狐不归远目。
  “大师兄身残志不坚,满头白霜,垂垂老矣,等死。”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