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许之日》作者: 辛夷坞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8月2日12:19:17 评论 2,098 次浏览

第1章 旧爱的“巴掌”(1)
扣子第一颗就扣错了,往往到最后一颗才发觉。
封澜放下手机,缓缓将扣错了的衬衣纽扣调整过来。
半开的卧室窗户透入明媚的晨曦,楼下做清洁的阿姨唰唰的扫地声规律而舒缓,间或有几声鸟叫传来。这是个崭新而又充满了朝气的早晨,可封澜之前神清气爽的状态一扫而空。她就好像一个饱满的气球被人悄悄松开了扎口的绳子,慢慢地慢慢地松懈下去,疲态尽显。
这一切都只因为她刚刚看到的一条短信。
“新郎周陶然、新娘冯莹谨定于8月28日举行结婚典礼,敬备喜筵,席设江源世纪酒店,恭请光临。”
周陶然是谁?封澜的“前”男友。而且这个“前”字还有待商榷。如果封澜没有记错,她和周陶然并没有正式分手,只不过今年的情人节那天,他们共进晚餐之后决定结束冷战,终止争吵,彼此给对方一点空间冷静一下,想想两人今后的路要怎么走下去。这不,一晃半年过去,“静”不“静”先不说,感情彻底“冷”了下来。封澜还没想明白今后何去何从,周陶然先奔着他自己的康庄大道去了。
分手是门博大精深的学问,很多话不必挑明,无疾而终也是爱情的一种死亡方式,成年男女的这点交往规则封澜其实懂得。她甚至也可以容忍周陶然这个家伙用“红色炸弹”的方式来正式宣告两人关系的终结,而且还是以短信通知这种最懦弱的方式。与周陶然长达四年的这场恋爱早已在反复的拉锯之中耗尽了封澜的热情,对于已经不那么爱的人,她包容的底线反而无比宽广。然而,让封澜唯一无法忍受的是,她和周陶然长期矛盾的焦点在于,她认为恋爱谈到一定程度,要不就干脆散了,要不就该步入婚姻殿堂,就好像瓜熟蒂落,水到渠成。而周陶然希望和她“快乐地分享生活”,却认为结婚是件最不靠谱的事。
就在说好各自冷静一下的那个夜晚,周陶然把封澜送到停车场,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爱你,封澜,我不想分手。没有婚姻那个庸俗的形式,我们一样可以很快乐。”结果,才刚过去半年,他就要欢天喜地和另一个女人公开他们“最庸俗的形式”。这无异于在封澜的脸上狠狠地甩了个大嘴巴子,比疼更要命的是羞耻。什么是“恐婚”,什么是“爱情大于形式”,统统都是屁话。原来他不是不想结婚,只是不想和她结婚。更让封澜郁闷气结的是,冯莹是谁?她竟然完全不知道!
封澜在梳妆台前枯坐许久,思前想后也理不出半点头绪。昏头涨脑赶到店里时,午餐时间已经到了。她经营着一家泰国餐厅,规模不大不小,生意尚可。4年多前,她25岁,辞掉大多数人羡慕的稳定工作出来创业,在亲朋好友间曾掀起了不小的波澜。爸妈都说她是因为从小没吃过苦,所以不折腾个头破血流不过瘾。
老人家的埋怨也在情理之中。封澜家里兄妹二人,哥哥比她大8岁,爸妈一直梦想着生个闺女,折腾好些年才有了她,全家人当宝贝宠着。两老分别在政府部门和大国企干了一辈子,都是在领导岗位上退下来的。她哥哥爱学习,成绩好,大学毕业出国深造留在了当地,娶了黄头发的嫂子,两口子搞的也是“高精尖”的科研。封澜打小也是爸妈脸上的荣光,会读书,又听话,长得也不错,一路升学顺风顺水,重点大学毕业就争气地考进了好单位,又靠爸妈的情面谋了个好岗位,只差挑一个才貌相当的伴侣,生活就算完美了。用她爸妈的话来说,他们的日子比上不足,比下绰绰有余,不求大富大贵,至少堪称体面。
封澜在她那个号称“肥差”的岗位上干了三年。爸妈见她每日早出晚归不疑有它,直到小餐厅开业在即才知道她辞了工作,气得跳脚也为时晚矣。在他们眼里,女孩子干什么不好,偏偏去做“小商小贩”,还是搞餐饮的。大姑娘家做老板娘,迎来送往,朝不保夕的,哪一点比得上以前的金饭碗?
封澜被痛斥一顿之后,借此机会“被”扫地出门,搬出去过起了自己的小日子,连带她远在地球另一边的哥哥也因为赞助了她一半的创业资金被爸妈骂个狗血淋头。
好在封澜的创业之路虽然摸爬滚打,但也还算幸运,换了两次店面,三次厨师团队,自从现在这个店铺所在的大厦周边商业配套成熟起来之后,她的生意就渐渐步入正轨,有了稳定的顾客源,在本地美食论坛上也算小有名气。去年年底她彻底还清了哥哥的“赞助”,还全程赞助了爸妈欧洲十国购物游,爸妈这才松了口气,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终于承认女儿开餐厅也算是一份“事业”。于是,她那会计师出身的妈妈不时会大材小用地关注一下她店里的账目,爸爸也肯在老伙伴圈子里推荐小女儿的餐厅了。
封澜也知道其实父母都是因为爱她,所以一把年纪还为她操心。但是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小餐厅是她从小的梦想,她上学的时候就在他们面前提起过无数次,他们全当胡闹。爱一个人和理解一个人从来就是两回事。就好像周陶然也曾说爱她爱得快要死掉,却不知道女人嘴上说得再洒脱,最后还是想要一个圆满的归宿。
想起周陶然,封澜的心情更糟糕了。眼尖的刘康康抢先一步从店里为她拉开玻璃门,亲热道:“老板娘,你怎么才来?”
如今餐厅的事务已不必封澜事事亲力亲为,但除了这个寄托,她也没什么别的事可干,所以平时基本上都会按时到店里报到。
“对不起啊,康总,我来晚了。要不你扣我工资?”
刘康康被封澜不冷不热的一句话塞得哑口无言,这才偷偷瞄了一下她的脸色,知道自己算是撞在火枪口上了,惹不起还躲得起,于是讪讪地站在门边作迎宾状。
“你杵在这干吗?没看到芳芳那边还在拖地?都几点了?”封澜白了康康一眼,又转头去问在厨房门口晃悠的砧板师傅小李,“又去抽烟?厨房都备好料了?”
店里众人都感受到了低气压的来袭,纷纷作鸟兽散。封澜隐约听见康康在靠窗的卡桌旁对着某人嘀咕,“……她平时不这样,肯定是那个来了……那个,你懂吧……女人难免……”
康康的倾吐对象坐在店里阳光、视野最好的位置上,背对着她,看不清模样。封澜心想,刘康康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居然跑到顾客面前数落她。她反正也无心干正事,正要跟过去向他讨教“那个”是“哪个”,走到一半却被人用话截了下来。
“让我猜猜……你收到消息了。”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现言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文案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 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现言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文案 十年前一宗轰动全城的绑架案,周觐川作为新人刑警,一枪击毙劫匪,救下了被挟持的小姑娘。 十年后一起整容事故,星娱集团千金时栎穿越成了自家艺人奚顾,刚落地就卷进娱乐圈连串的命案里,走到哪儿哪儿出人命...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现言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文案 余安作为省会城市,有一个好名字,听上就像三月的江南。江心当初就是看中背后的寓意,期待在这里安稳地熬过余生。不过她运气不错,超出期待外的在这里找到了她的余生所安。 书评查看 正文 江心在胡同里长大...
《庄园》作者:任染 现言

《庄园》作者:任染

文案 她,似乎有齐了月亮底下女人所羡慕的一切,可绚丽背后,遗憾自知。他,似乎有齐了太阳底下男人所追求的一切,可巅峰背后,五味杂陈。他与她执手半生,是幸?是憾?用岁月沉淀的情,是浓?是淡?无数次在放弃和...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