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臣(科举)》作者:十年黛色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8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7月29日18:49:21 评论 4,079 次浏览

至和九年的冬天格外的冷。打从正月下了三场雪,铺天盖地的,前一场的积雪还没来得及化干净,就又赶场似的下起来了,转眼就积了老厚,还压塌了京郊的几间民房。逢着这样的天灾,京城的百姓们也不全依靠官府救助,家家户户自发地拿着扫帚上街扫雪,愣是在太阳出来之前把几条主干道清理的干干净净。

京城的百姓毕竟同别处的不同,皇城根下长大,聆听的是天子教化,与生俱来就带着优越感。太阳越过灰色的城墙,照亮了这座城市,青砖街道,黑瓦白墙,乌沉沉端合肃穆,亮堂堂如沐圣光。再也没有比这座城市更好的地方了。百姓们拎着扫帚往家走,眉宇间都是精气神儿。

应和着日光,从城市西北角传来钟鸣,钟声如同水波荡漾开来,一声一声,扩散至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听到钟声的人不禁停下脚步,仰着头往远处看去。

这是贡院的钟声吧。考试已经开始了?

有十年没有听着了,今儿又听见了,真好。

终于,又开了科举了。

但愿路边的积雪不要沾湿了举子们的鞋袜,但愿路远的学生们不要耽误了考试的时辰,但愿他们昨夜好眠,但愿他们今朝得中,但愿他们登高望远,保这四海宴安,天下清平。

“我说什么来着,这科举废不了。科举废了,读书人就要反了。”内阁次辅徐公端端坐在马车中,他说完,贡院的钟声正好敲满九下。

钟声一停,整个世界便归于寂静。

他刚刚过完五十岁的生日,乌纱帽压着霜寒的鬓角,一双眼睛却依旧锐利矍铄。

“老师说的是。要是连读书人都反了,天也就塌了。”苏榭说道。

苏榭话音刚落,马车猛然停下来。他急急扶住老师,推开车窗往外看,便听车夫说道:“大人,前面好像封了路了。”

这是朱雀大街,是直通皇宫的官道,怎么可能封路:“哪个有胆子敢封这条路!”

“好像……是瑞王的府兵。”

徐公的眼中闪过一丝锐利:“去看看。”

当今皇帝已年逾不惑,孩子生了一大堆,活下来的儿子只有两个,一个裕王一个瑞王。首辅闫炳章一直在暗地里支持瑞王。徐公手敲着窗框,眼角向下的细纹掩藏着眸中的计较。难不成……

便在此时,苏榭回到了车上:“老师,是瑞王爷封了路。原来是有个士子耽误了考试时辰,进不了贡院。瑞王便在这大路上给他开了考场,亲自监考。”

徐公默了默,道:“前朝庆灵帝开科举取士,丞相莫青因身残被挡在考场之外,庆灵帝在当街设考场,亲自策问,不拘一格委以重任,终成一代贤臣明君的佳话。瑞王爷,这是在效仿明君啊。”

苏榭蹙眉道:“可咱们那位圣上……瑞王爷就不怕犯了忌讳?”

“你啊,还是参不透圣上的心思。” 徐公敲着车窗的手指顿了顿,道,“牧洲,我想安排你进瑞王府做讲师,你意下如何?”

苏榭的眸子闪了闪,拱手道:“全听老师安排。”

马车转了方向,换了条路往皇宫而去,车上却只有徐公一人了。

……“牧洲,打听打听,这个瑞王爷监考的学生,叫什么名字?”……

……“学生问出来了,叫唐挽,还是广西省的解元。”……

唐挽……徐公抬手揉了揉眉心……

车夫放缓了缰绳,问道:“大人,前面到玄武门了,您从这儿进宫吗?”

徐公的眼皮微微颤抖:“绕。”

“是!”

是不敢,还是不愿?徐公不想跟自己争辩这些。从十年前那件事之后,他便再也见不得玄武门了。

日头渐渐高了起来,夹道边的积雪开始消融。徐公捏着袍角快步往前走,走了一会儿,觉得累了,于是慢下脚步喘口气,抬头看看,冗长的夹道才走了一半。这条路他走了二十多年了,熟门熟路。他还记着第一次走的时候,只觉得宫墙巍峨,皇城煊赫,心道这是一条能通天的路。可是越走到后头,就觉得这宫墙越来越高,路越来越窄,好像怎么都走不到头。

是老了。从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走成了一个知天命的老翁。

西阁还是以前的样子。徐公立在白石台阶上,捏着袍角,却怎么也迈不出步子。

还是不见了吧,见了又能说什么呢。他把袍子都捏出了褶子,转了身,却听身后有人唤道:“徐阁老,下官见过阁老!”

来人是翰林院的学士,姓什么徐公记不清楚了,只是打过几次照面而已。他几步迎下来,说道:“阁老来得正是时候。”抬手指了指屋里,压低了声音道,“这下午考完试,卷子就要送过来了。可卢公他……。”

徐公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每一寸表情都是拿捏好了的,让人猜不出心思:“圣上钦定了卢焯为本科的主考官,你们只管听他的就是。”

“可卢公连样卷都不让定……我们可怎么看卷子呢。”

徐公抬眼望了望洞开的大门,只看见一片深幽。他叹了口气,往里面走去。

“什么狗屁言论!”一进门便闻见一股久违的小兰花烟草的味道,继而便是高声唾骂,“每一篇文章都是心血之作,仰仗的是天成的那一点灵性,岂能用什么八股规制、什么典论多寡来评判高下!你们这是作践文章,这是作践举子!斯文扫地!选出来的都是如你们这群庸才!万马齐喑!哀哉!”

几个官员匆匆退出来,一个个都是面色发青,见了徐公拱手行礼。徐公点了点头,掀开绣锦门帘走了进去。

云山雾罩,烟雾里坐着一个人影儿,手里举着的烟锅还冒着零星的火光。

呵,关了十年,也没把这口烟给戒了。

徐公刚想说话,一张嘴却被烟味儿呛着了,捂着嘴咳了几声。那人的目光却投过来,隔着影影绰绰的烟雾,唤了一声:“公望。”

窗子打开,烟雾散尽。冷风趁机吹进来,拂在脸上刺骨的冷。徐公看着眼前的人,青色衣衫,白玉般的一张脸,蓄着淡淡青须,竟和十年前一模一样。自己却已经老了。

“……你可还好吗?”想过无数种开头,却最终流于俗套了。

“好,当然好。读书、著论,我一样都没耽误。皇上圈着我,又何尝不是被我圈着?我知道我总能劝得动他。十年,不算长。”他笑,眉宇中尽是骄傲快意。

这个人,当真是一点都没变。用十年光阴,完成一场劝谏。徐公忽然觉得嘴里发苦,端起杯子来喝了口茶,却是一杯苦菊,便觉得更苦了。

“未曾想到,你会答应出来。”

“做臣子的,总不能一直抓着君上的过错不放。皇上准我官复原职,仍是翰林院大学士,”卢焯脸上难掩喜色,道,“你们都还好吗?我听说闫炳章做了内阁首辅,白圭也入了督查院。我还没来得及见他们。”

“是,各自都安好。”徐公道。

“那唐奉辕和赵谡呢?他们是否也被启用?新法如何了?”

原来他并不知情……

徐公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好在经年的官场沉浮早已让他练就了一身本事,喜怒不形于色,心事勿让人知。

“我来见你也是不符合规矩的,你还是先好好主持完这次科举,为朝廷多选贤才。”他如坐针毡,只觉得自己来错了,于是起了身,道,“你且先做好这个差事。等此番科举结束了,我们再聚不迟。”

“我想见他们,他们却都不来见我。唯独你来了,这还没说几句话,又要走。”卢焯蹙眉道。

徐公叹了口气,道:“这会试停了三届,这一次重开,便如同黄河泄口,泄出的不仅是士子的意气,更是天下人的怨气。八股文章虽然死板了些,却中规中矩,任谁也挑不出错来。你可记着我的话,这一次的差事,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我们都老了,求个善终吧!

他说完转身便要走。卢焯看着他略显佝偻的背影,一口郁气梗在喉头。

怎么会这样?怎么同他想的不一样?

“公望!”都快要走出门了,仍是被他叫住,“等这个差事完了,我们再一起去稷下学宫讲学,好不好?”

徐公背对着他,闭上眼睛,遮挡住眸中铺天盖地的愧色。是不是要告诉他呢?这怎么能瞒得住。迟早是要知道的。

“没有稷下学宫了。拆了。你在圣上面前也休要再提。”他说完,逃也似的离开了,未曾看到身后人眼中的光亮瞬间寂灭。

走出了大门,徐公又在台阶前站了一会,听里面的动静。他以为卢焯会打碎杯盘,会愤怒,会大叫,可什么声音都没有,比他来之前还要安静。

他应该能想开的。十年圈禁,多少也磨掉了他身上的锐气。失而复得的自由,官居一品的高位,难道不比那一场脆弱的梦境更值得人留恋吗?他必须从那些虚妄中醒过来,毕竟当年的人,都已经醒了。

徐公又站了一会儿,转过身便走了。

夕阳西下,在卢焯的案头扯出三尺暖光。西阁里的人都走完了,只剩了他一人,独自面对眼前的空旷。过去十年的时光里他从未感觉到寂寞。可今日,寂寞却像一条毒蛇,死咬住他不放。

外间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帘子一挑,值夜的太监探头进来:“大人,宫门就要下钥了,您不回家吗?”

回家?他被圈禁了十年,家宅覆灭,骨肉离散。他哪里还有家?

小太监见他不说话,便道:“奴才今晚值夜,您有事来东阁吩咐便好。”

小太监走了。卢焯仍然坐在原地,手里拿着他的烟袋,一口一口抽着烟。窗外渐渐黑了下来,他起身点亮油灯,簇红的火苗一闪,照亮了整个房间。

房间里堆满了会试的卷册。卢焯想起很多年以前,自己结束了会试的那一晚,是怀着怎样忐忑与焦灼的心情辗转难眠。这一封封卷子,不仅仅是纸墨文章,更是学生们一腔热血、社稷的百年希望。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卢焯从离自己最近的卷堆里抽出一张,凑在油灯底下细细看起来。文好,字好,结构也好。立意高远,观点洞达,是篇不世出的好文章。他很想知道写这文章的人是谁,可卷册加了密,名字都用红漆封着。

卢焯将烟袋杆子放下,双手用力,将红漆封印撕开。学生的名字赫然出现在眼前:唐挽。

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这名字也好。

这么好的名字,这么好的文章,这么好的后生。可惜了。

他将卷子缓缓凑近灯火。他的手很稳,灯火也很稳,不一刻便燃烧了起来。火光将他的影子投射在墙面上,形成一个诡异的符号。

掌灯时分开始刮风,刚一入夜就下起了雪。雪花扑簌簌地,漫天彻底,又紧又密,像是天神罗织的一张大网,要把这个京城都装进去。忽然渺茫中传来了鼓声,咚咚,一声又一声。是谁在这个时候击鼓?又是什么鼓能发出这么大的声响?徐公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想着,忽然睁开了眼睛。

登闻鼓!这是玄武门前的登闻鼓!

急忙披了衣服起身,走出门外,只见西北角火光冲天,可不就是皇宫的方向么?一阵恶寒侵袭了他全身:“快!备车!去玄武门!”

存放会试卷册的西阁火光冲天,赶来救火的太监们排成队运送水桶,一桶一桶的水泼进去,如同石沉大海,并不能使火势减弱一分一毫。漫天的飞雪,漆黑的天幕,簇红的火焰,映在御辇上君王的眼睛里,变成中烧的怒火。

“怎么回事!”皇帝道。

总管太监立马调过来当值的小太监,一脚踢在他膝盖窝里:“皇上问你话呢!”

小太监伏在雪地里抖成一个,说:“回圣上,入了夜大人们就都走了,只有卢焯大人还在。小的查夜的时候大人正在抽烟,许是那烟袋锅子走了水……”

“把卢焯给朕救出来!”

“皇上,有人敲响了登闻鼓!请您去玄武门升堂!”

登闻鼓一响,不论何时何地,皇帝必须升堂。

除非军报,任何人敲响登闻鼓,不论是何原因,是何身份,都要先受三十笞刑。

什么人,竟然在这个时候敲鼓?

雪茫茫地下,火烈烈地烧……

《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作者:曲流水 科举

《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作者:曲流水

简介 在现代,她只是一个大龄未婚青年。 在古代,她却变成了他!生在农家,他不想一辈子种田,没有一技之长,不会发家致富,那就只能尽力往读书方面发展了。 至于是男是女?在生存面前还需要矫情吗? PS:本文...
《喜春来》作者:黍宁 科举

《喜春来》作者:黍宁

文案 科举带球跑,球天才宝贝,偏剧情流。 剧情版文案: 一觉醒来,张幼双发现自己穿越了。 人不生地不熟,处境很艰难怎么办!只好捋起袖子干事业了!! 教辅业的科举时文大佬:是我 学霸们的凶残老师:是我 ...
《随身带个老祖宗》作者:寒小期 科举

《随身带个老祖宗》作者:寒小期

文案 VS**从小寄人篱下的路谦,一心想通过科举出人头地。某天突然发现自家祖宗显灵了。 身为明朝高官的祖宗在被迫接受大明已亡的事实后,他决定……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反清复明!还我河山!! 路谦:……...
《科举兴家》作者:人生若初 科举

《科举兴家》作者:人生若初

第1章 投胎是门技术活“祖宗保佑,是个男孩,是个男孩!我章家有后了!”这是恢复意识之后张文听见的第一句话。然后一双说不上粗糙,但绝对不年轻的手小心翼翼的捧起了他,他努力的想要睁开眼,却只感受到滴落在脸...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