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嫁给了残疾暴君》作者:沐沐良辰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7月29日15:33:43 评论 758 次浏览

一条龙

“弯弯。”

“弯弯.........”

“弯弯,你没事吧,你脸色好难看?”耳边娇柔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一个温柔的嗓音一声一声叫牧弯弯的名字,怯生生的,让她想忽略都不行。

脑壳像是被锥子敲打一样疼痛,有什么东西在疯狂朝里面涌,膝盖也不知是不是撞到了墙,疼的她快要喘不过气了。

“难受。”牧弯弯忍不住喊了一声,却在下一瞬猛然惊醒过来,她的声音不应该这样沙哑。

牧弯弯用力睁开双眼,直直对上一张出水芙蓉一般的清纯面容——

面前的人有一双含情桃花眼,身上穿着一身洁白的绸缎,一头乌发用透玉簪子束起,唇.瓣带红,面容自带三份羞怯。

而在这姑娘身后,是一盏盏点亮的明灯,朦胧的灯光映照下,牧弯弯看清了摆在红木案台上的数个金色牌位。

这一瞬间,昨晚睡觉前看的那本小逃妻里的文字不知怎么地,就那样清晰的可怕浮现在她脑海里——

“那祠堂也是与众不同的,灯光虽然暖,但富丽堂皇又有数个金色牌位,地上滑溜溜,白水瑶看了一眼便觉得寒冷了,但那牧弯弯却要跪上整整一周。虽然牧弯弯很傻,但她到底也是白水瑶名义上的小姐,白水瑶还是有些心疼的。”

这宽大富丽堂皇的大厅,这冷冰冰滑溜溜的地板,这数个金色牌位,这、这里可不就是小说里,女配被罚跪的祠堂吗?!

难道她穿书了?这怎么可能,她明明躺在家里睡觉啊!但面前的场景如此真切,耳边人的面容也同小说中描述的一般无二。

牧弯弯只觉得脑袋眩晕,精神一阵恍惚,膝盖的疼痛让她一下没跪稳,摔坐在地上。

她想起了昨晚睡觉前在某神秘绿□□站,一本突然出现在她临时书架上的书——

在严打时期,当发现这本书的书名叫——

《“日”久生情,残疾暴君的冲喜小逃妻》时,牧弯弯的眼睛邪恶的亮了亮。

日久生情?

逃妻?

残疾暴君?

她点开详情,标签只有一个:强夺豪取!

她怀着一点点说不定能吃肉的期待,点开了这本书,哪想看了半天,不仅没吃到肉,反而看到和自己同名同姓的炮灰女配因为纵容自己的陪嫁丫鬟,也就是女主白水瑶的屡屡作死,最后被戳成了肉泥.......

在故事一开头,便是大婚之日,两人见到了残疾丑陋的、受伤严重而不能一直维持人形的暴君,当场吓哭,被赶来主持好友婚礼的敖钦罚跪祠堂。

但因为女主太过可怜貌美,于是幸免于难,只有傻女配断断续续跪了七日。

而现在,她就很不幸的穿成了那个即将变成肉泥的炮灰女配。

牧弯弯一遍一遍掐着自己,闭上眼睛,感受到疼痛便再睁开,希冀再睁开眼能回到二十一世纪自己那个温暖的被窝,能从这个噩梦中醒来。

因为看了一本还没完结、逻辑感人的小说,看见女配悲惨的遭遇忍不住骂了一句卧槽,就要遭遇这种社会毒打式的穿越吗?

虽然她在二十一世纪没车没房、父母双亡,可以说是毫无牵挂了,但也不代表她愿意穿到一本三观不正的小黄文里当炮灰啊!

牧弯弯两眼发直,堪称呆滞,看的白水瑶都有点不忍心,“弯弯,你怎么了啊?”

牧弯弯下意识道,“白水瑶?”

“是我啊。”白水瑶微微蹙起眉,有点不满,“你怎么突然叫我名字,不叫我瑶瑶?”

“弯弯,你是不是被吓傻了,要不、要不我们今晚就逃跑吧!”白水瑶带着哭腔,“这里太可怕了。”

“我再也不想看见那暴君了。”

牧弯弯默默揉着红肿的膝盖,只沉默了片刻,努力把跪的太久疼的快失去知觉的腿掰掰直,半响闷闷道,“我不跑了。”

白水瑶眨了好几下眼睛才反应过来,“嗯?弯弯你再说什么?你不想离开这里了吗?”

她有点生气的样子,“可是弯弯,你不是才答应我的吗,而且你看这两天我们在暴君府里过的是什么日子啊,我还好没受什么苦,可你看,你刚嫁进来就被罚跪祠堂,膝盖都跪肿了.........”

她说着,又忍不住哭了起来,眼眶红红,好像也有那么几分真情实感。

牧弯弯心中嘲讽,就算她只看了一点点小说,但那也足以让她明白,白水瑶根本就不是什么好货色。

白水瑶是牧父的私生女,从小被养在身边,对外说是她的丫鬟,实际上却在家里同原身姐妹相称。她相貌出色,又喜欢青春白莲作风,一直都不喜欢原身,这次他们被罚,白水瑶根本就没有帮原身说过一句话。

而且.......牧弯弯面无表情的瞥了一眼白水瑶膝盖下面的软垫。

如果她真的关心原身,就不会自己一个人霸占着完全可以跪下两个人的软垫了。

“弯弯,我也是为了你。”白水瑶抽泣起来,“我自己倒没什么,横竖我也只是一个陪嫁丫鬟.........”

白水瑶断断续续说着,到最后露出了一个惹人怜爱的惊恐表情,“那暴君如此样貌,而且我听说他还残疾了,这暴君府说不定不要两年就落寞了,你真的不想走吗?”

牧弯弯看她眼里闪烁的泪花,内心毫无波动。就算白水瑶今天在她面前哭成小泪人,她都不会答应和她一起跑路的。

根据她昨晚对那本小说的浅薄记忆,白水瑶是女主,有女主光环,逃跑了没事,就算被发现了也最多被敖钦强吻一下了事。可她,那可是会被活生生戳成肉泥的。

她还不想死,况且,白水瑶这么怂恿自己逃跑,完全是因为她看不起残疾的暴君,更不想一辈子都待在这个看似迟早要败落的暴君府。

牧弯弯脑壳疼的很,她根本没心力理会她,只冷淡的说,“我说了,我不跑。”

白水瑶哭了片刻,见牧弯弯是真的不准备搭理她,才抽抽噎噎的止住了哭泣,抱着膝盖坐在一边发呆,祠堂一时之间安静了下来。

牧弯弯闭着眼整理着脑海里的记忆,心里盘算着以后的事情,再睁开眼时,白水瑶已经不在祠堂里的。

牧弯弯找了找,发现她把软垫也带走了,又看了眼紧闭的祠堂大门,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根据之前几天的记忆,这是原身第六天跪祠堂,按照原剧情发展,明天晚上她和白水瑶就要逃跑了。

幸好她来得早,要是再晚一点点穿过来,岂不是要体会当场被戳死的快感。

“夫人,时间到了,可以回房休息了。”门外传来一道略有些冰冷的声音,是负责监视她的丫鬟拂柳。

原身虽然被罚,但临近半夜十二点,还是需要回到暴君的寝宫,和他一起睡觉的。

想到脑海里那个恐怖的画面,牧弯弯觉得掌心都是汗。

看小说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丑陋又残疾的暴君,甚至还有点带感,但是真的要面对这样的男人,还是让她忍不住有些发憷。

“夫人,快点儿。”拂柳没有耐心,一把拉开了祠堂大门。

拂柳穿着一身嫩绿色的绸缎,头上虽然盘着丫鬟髻发,却别着簪子。再看看自己,素色有点土灰的长衫,头上一点儿装饰都没有,说她是丫鬟她都信!

“愣着做什么?走啊。”拂柳不满的瞪着她,要不是因为这个冲喜的夫人,她也不会摊上每次半夜都要去暴君寝宫的苦差事,虽说以往暴君长得十分英俊,又能力出众,但现在,他那样子,她根本不愿意去。

“哼,别是跪断了腿。”拂柳小声嘟囔,白了牧弯弯一眼。

牧弯弯骤然穿书,还穿成炮灰女配,本来心情就不怎么阳光,这拂柳一个丫鬟都这样对她,她也没忍,“拂柳,如果我一直不去寝宫,你会怎么样?”

拂柳一噎,显然没想到一向懦弱的夫人会说出这样的话,脸色有点难看。

现在君上大人昏迷不醒,整个暴君府都在敖钦大人的管理下,虽然未来君上可能会死,这个夫人也不足为惧,但当下敖钦大人还善待着君上,如果牧弯弯一直不去寝宫,她办不好差事,肯定会被责罚。

拂柳咽下一口气,恢复了一下低眉顺眼的样子,“夫人,对不起,都是拂柳的错,请夫人原谅。”

牧弯弯当然知道她是装的,但也没再继续抓着不放,跟着拂柳走出了祠堂。

从祠堂到暴君寝宫的路很长,他们走了约莫一刻钟才走到。

拂柳带她走进了寝殿,还没到房间,牧弯弯鼻尖便传来了若有似无的腐臭气息。

“夫人,请好好照顾君上。”拂柳在房间门口停住了脚步说,声音里都带了一些同情。

想到记忆里的画面,牧弯弯凝重的点了点头,抖着手推开了房间的门。

《教反派爸爸做人》作者:公子闻筝 穿书

《教反派爸爸做人》作者:公子闻筝

文案 一觉睡醒,霍小小穿成了小说里任性妄为骄纵跋扈的反派女配。  传说她爸霍随城心狠手辣,只手遮天,无恶不作,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反派。最后父女俩身败名裂,下场凄凉。大快人心。  而现在的霍小小只是个干啥...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作者:田园泡 穿书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作者:田园泡

文案 苏枝儿穿进了一本小说里,变成了里面的恶毒女配,不仅毒,而且蠢,因为作死去勾引太子,所以被那个暴戾疯太子做成了人皮灯笼高高挂。苏枝儿:……抱紧自己的皮。苏枝儿穿越过去的时候一切还没发生,她安分守己...
《和偏执霸道少年谈恋爱[穿书]》作者:司马微微 穿书

《和偏执霸道少年谈恋爱[穿书]》作者:司马微微

文案 乖宝宝周妍妍不小心穿成狗血校园言情文里的同名恶毒女配。原身是个不良少女,十七岁,打耳洞、妆容媚、淡紫色波浪卷飞扬,还是书里那个乖戾偏执的二世祖男主即将分手的女朋友。书里正牌的清纯女主已经转学来到...
《穿成耽美文炮灰女配》作者:黍宁 穿书

《穿成耽美文炮灰女配》作者:黍宁

文案 金羡鱼穿越了,穿到了一篇十分狗血缠绵的耽美文里。副CP中的受玉龙瑶身份卑贱,貌若好女,腹黑圆滑,是全文中笑着搞死你的反派大BOSS。攻谢扶危,清冷仙君,高高在上,一颗琉璃心肠。受玉龙瑶深爱谢扶危...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