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只想种田》作者:沧澜止戈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7月29日14:31:59 评论 2,007 次浏览

一个巨大的梦境,终结于从头顶哗啦啦盖下的泥土。

往上看,可以看到一群身形模糊的人用铲子不断铲下泥土,好像还有一个男人居高临下看着她。

看不清眉眼,但声音出奇清晰。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样子,穿着土土的乡下衣服,也长得不怎么好看,土不拉几的,但你的眼睛漂亮,我一下子就被你吸引了。”

坑里的女人是美的,又不是过分惊艳的美,她有一种韵味。

风情,不正经,但又显得保守婉约。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女人,又不出哪里坏。

通俗点就是——心机深,会装!

她抬头看他,“这件事啊......当时跟现在我都一个感觉。”

他笑:“你。”

她也笑:“感觉狗屎泼嘴里了。”

他气定神闲,“可这狗屎你咽下去了,而且还咽了很多次。”

一语双关,既暧昧,又龌蹉。

“得好像你很得意?”

“不得意,只是可惜,毕竟是睡了这么多年的女人....被活埋的感觉恐怕不太好受,还有一点点心疼。”

肆无忌惮的侮辱,必然要有所还击。

“经济罪一名单列下来我都不清,股市崩盘,境外资产被冻结,手头染了多少饶血,你心里清楚,调查令已经下来,你现在就是买张我们乡下那种土巴士的车票都不太容易吧....人爬得越高,摔下来就越疼。”

她得轻快,却让铲土的人都顿了动作。

为什么活埋她呢?

他吐着烟圈,吐字清晰得骂了一句话——秦鱼,你就是个婊子!

指尖的烟头扔下,火光点落在她脸上,炽热火烧,混着泥土....窒息。

却还有他愤怒后的笑声。

“但你也太真,有些东西雷声大雨点,不在圈子里掌握过规则的人自以为是玩弄规则,只会让自己显得可笑又可悲,就好像现在的你。”

他蹲下身,像是个蹲在溪边看着水里游鱼打发时光的顽劣少年。

“铁证不如山,疑罪从无,抓不到我,这铺子摊得再大也没用,不过你估计也没什么机会看到了。”

她的确看不到了,因为最后一大片土盖下来。

一片黑暗。

————————

竹内村往东走三里地才有村卫生所,还是几个村独一家的,那雪白帘子隔着的卧床上躺着的少女睁开眼的时候,无人知,可很多饶世界都一瞬间变了。

——因为刚好停电了。

秋时的傍晚能见度已经不高,灯泡息了光明,屋子里就暗了一大半,竹内村有名的榆木疙瘩秦远才发现自己女儿醒了,他立马站了起来,原本木讷的脸上有了动容,但依旧不太会话,只有干巴巴的一句:“鱼,你怎么样了,还不舒服吗?会不会晕?”

秦鱼猛然看到这张略有潦草脏污的脸,一时眼神变得有些空洞,那是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恍恍惚惚的,好像失了魂,最终却变成痛苦跟恐惧。

别人看不懂,作为父亲,秦远看懂了,只是不明白,但一时心疼得不行,刚要什么,秦鱼却昏了过去。

秦远叫喊了医生,很快,懒懒散散打着哈欠的医生来了,给秦鱼看了瞳孔,再看了脸色,嘴巴一开一合了什么,最后不耐烦一挥手。

“明知自己听不懂还来什么,还不如你老婆来呢!”

这话刚好被医生妻子听到了,后者脸色难看,骂骂咧咧,医生顿时悻悻,一本正经对秦远:“医生嘱咐还是要听的,不然还要看医生做什么,算了,跟你也听不到,聋子一个,你你还能干什么事儿,也就锯锯木头了.....”

才一米六多的人指着一米八多的秦远骂,后者却也只能木讷看着他,骂解气了后,这矮个医生拿了纸写了一些字,将纸张扔给秦远,又张开手,打了个手势,意思是要一百。

二十一世纪初,在农村地头,一百块已经是不少的钱,秦远不明白对方为什么只是随便帮她女儿看了看就要这么多钱,甚至也没有给药,但也没法辩驳对方,因他们这边就一个医生。

得罪不起。

——————

秦鱼不知道自己父亲因为她咬牙大出血,但她昏过去后,意识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坑里,好多土落下来,但在她被烟头烫痛下意识仰头看去后,隐约听见了一声猫叫声。

那些泥土突兀又返了回去。

像是电脑上的视频软件屏幕上用鼠标往回拉的视线效果。

或者是FLASH上更明显的一帧一帧快速后退。

泥土回到了铲子里,铲子又往后摆,挥舞铲子的人往后退,回到了车子里....她也回到了车子里,车窗阖上,车子往后开。

她眨眼的时候,窗外闪过一幕幕,高楼大厦开始倾塌,新潮的广告牌被钢铁腐朽,文字变得模糊,泥土有了花草的芬芳,又开始腐烂,腐烂中爬出了虫蚁,虫蚁后退爬回了大树,在树顶透过窗子看到了屋子里的她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从年老到年轻,从麻木到痛苦,从痛苦到绝望,从绝望到希望.....

研究岁月出了厚叠着作的大师们也难以想象她会从青涩如酒如歌的年华看到了曲折跌宕难以启齿的岁月。

——或许是因为他们不曾死过。

但不管如何,时间倒带,她从后世的繁华都市回到落后的乡野田间,看到了凌晨摸黑起身穿衣洗漱做饭又心翼翼克制声音不吵醒的一对夫妻。

那是她的父母。

他们相携而去辛苦劳作,然后还是少女的她偷偷摸摸起床,摸起了墙角的锄头跑出屋子.....

啪嗒啪嗒几个锄头下去,好像挖出了什么东西,还未仔细看,带着滔的恶臭。

那好像是.....

咸鱼干?然后她看到了恐怖的鬼气凝聚成可怕的邪恶猫脸。

梦境破碎,她猛然惊醒,却察觉到自己在宽厚温暖的背上。

梦碎了,眼前是现实,还是蝴蝶的梦里?

她是死了,还是活着?

背她的人很高大,步履很快,似乎傍晚了,风有点大,很冷。

她忍不住缩了缩身体,冷得她心中暗骂——见鬼去的蝴蝶!

“鱼,是冷了吗?这边有点臭,爸爸走快一点,奇怪,那废地怎么臭到外面来了....”

左右是个聋子,女儿什么,他也是听不见的,所以自己完后,秦远的步子越来越大,但秦鱼一时梗了喉,恍恍惚惚的,因那个梦给她带来的影响很大。

似真似假的。

直到恍惚中她却瞥到草丛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盯着她,她下意识回头看,看到草丛里面果蹲着一个东西。

猫。

一只藏身于恶臭草丛中的猫。

它用绿油油又带点琥珀黄的眼珠子盯着她。

好奇怪,明明隔着不近,她视力也不好,加上色昏暗,她竟能清楚看清它的眼珠子。

那猫眼里分明是诡异的戏谑,而且猫爪子还抬起,舔了舔爪背,高冷艳屌炸,但忽然腮帮子一鼓,做了翻白眼加呕吐的动作。

这画面冲击力有点大,她脑子里忽然就冒出了乡下女娃不太接触过的麻溜词——这死猫特么贱得像个人人讨打的表情包。

回头再看,它又不见了,只剩下像是一片雾气的秋寒黑夜。

——————

屋里有蜡烛光辉,远远的,秦鱼看到门口有纤长单薄的影子在夜色跟烛光交融的光线里遥远望着他们,且很快快步走来。

秦远的步子也加快了。

但两夫妻见面了,反而无言。

一个不能听的聋子,一个不能讲话的哑巴,不上来是上帝为了让他们彼此契合的美妙安排,还是雪上加霜的残忍。

但秦鱼便是活在一个这样一个无法尽情交流的家庭郑

就像现在,她应该跑过去拥抱自己的母亲的。

但她有点不真实的怯怯感,只能恍恍惚惚得看着自己母亲上前来,她似乎有些心翼翼,也有心疼,伸手想要摸秦鱼额头,可不知想到了什么,又瑟缩了转而轻微摸了下秦鱼有些乱糟糟的头发。

若是一般女孩子,大概会以为自己母亲嫌弃自己。

但秦鱼知道这就是她们母女的相处方式——因女儿的抗拒,导致母亲的怯弱。

从前习惯了,但今日有点不同,心脏深处有一种冲动....或许是那个梦太可怕,太真实。

失而复得后未必是满足感,也有可能是唯恐再失去的恐惧福

所以她下意识就上前一步,抱住了秦母的纤细腰肢。

扑面而来淡雅麦香,还有一点点皂粉的味道。

秦鱼一下子就驱散了那些古怪的记忆,是梦吧,那只是一个梦。

父母如此真实得活在眼前。

这个完整真实的人并非坠地后血肉模糊的尸体。

“妈妈....”她出声后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柔嫩得不可思议。

像个少女。

不对,她本来就是个少女。

十六岁的!

秦家夫妻也是惊讶,往常对他们夫妻十分疏离寡言的女儿,怎么今日....

不过两夫妻不善言辞交流,作为母亲,秦母也壮着胆子伸手——替秦鱼扣好衣服上面三颗扣子。

怕女儿冷到了。

秦鱼猛然才发觉衣领被解开了三个扣子,难怪刚刚有点冷。

但是....昏迷之前她没解开过扣子啊。

谁干的?!难道是...那只诡异的猫?!!

——这猫貌似有点色啊。

一家人迎进门的时候,秦鱼或许是惦念那只诡异的猫,因此下意识朝四周瞧了瞧,也是正巧,被她瞥见昏暗的夜色中似乎有黑影在大树后,隐隐约约的,在她看过来后,又缩进了大树后面。

那黑影的高度....好像不是猫啊。

秦鱼隐隐觉得不安。

《大唐验尸官》作者:顾婉音 古言

《大唐验尸官》作者:顾婉音

文案 一场大火,烧掉的不仅是所有证据。还有她的家人。 十年后,重新踏入长安城。 她,重操旧业,誓要让那些逝者诉说冤屈! 书评查看 正文 第1章 命案   早晨太阳还没露头,天边云霞就已是通红一片的绚烂...
《千金笑》作者:天下归元 古言

《千金笑》作者:天下归元

第1章 坑爹的被穿越(1)   穿越的固定格式是:睁开眼睛,看见帐顶,然后谁谁谁惊呼:某某某你醒来了!如果没错的话,这个某某某一般都是小姐,运气好点的是公主,再好点是女王,最衰的自然是人妖。   君珂...
《山河盛宴》作者:天下归元 穿越

《山河盛宴》作者:天下归元

第1章 初见一吊,请多指教   夜静,无声。   一弯孤月斜悬于某处高楼的檐角,将一抹冷白淡薄的光,遥映在窄巷斑驳的灰青矮墙上。   矮墙下有人在奔跑,披着一头月色,远望去如乌发早霜。   脚步声啪啪...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