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每晚穿到皇帝身上》作者:花心者

三月倒春寒,天气还有些冷,方姝缩了缩手,随着皇后跟前的大宫女锦绣一道,进御膳房催食。

正赶上饭点,御膳房很忙,人来人往没一个闲着,锦绣在里头与管事说话,方姝在外头等着。

没多久锦绣挥挥手,让她和红袖过去,皇上的御膳准备好,接下来就是皇后的。

皇后有自己的小厨房,本来不需要去御膳房,不过她突然心血来潮,想念御膳房做的菜,于是吩咐她们过来传话。

宫里人多眼杂,各方势力纵横,入口的东西很容易遭人下毒,皇后不放心宫里的人,命锦绣全程盯着,从做到出锅,再到送进长春宫,一个环节也不能放过。

怕一双眼睛盯不全面,所以才会多带俩人,本来是别人,不过那人生病了,方姝暂时顶上。

这活不好干,饭菜送到皇后桌上,一根头发丝都不能有,否则从锦绣,到她们,再到御膳房都会受罚。

方姝不敢大意,盯的死紧,一点神不敢出,直到管事报到长春宫,喊尚食局的人过来端盘才松一口气。

到了这里基本不会再过别人的手,好盯许多。

锦绣最后检查一遍,方姝在她身后,顺道也看了一眼。

旁边有个管事,与锦绣一道检查,确保万无一失,查到奶汁角的时候,方姝突然一愣。

“这不是奶汁角,是绿豆角。”

她脱口而出,倒是吓到了锦绣和那个一同检查的管事,俩人连忙凑过去看,果然,真的是绿豆角。

奶汁角和绿豆角一样,都是外皮酥脆,里头冒点绿,一个是浅绿,一个是稍微深一些的绿,不仔细看会错过。

今儿这个绿不知道掺和了什么,简直跟奶汁角的绿沒甚区别,锦绣和检查菜品的管事都没认出来,居然被方姝认了出来。

方姝登时觉得自己好像出了头,身为一个三品杂务宫女,她怎么可能见过奶汁角和绿豆角。

她这厢还没想好对词,那边管事和锦绣已经连忙去追拿走奶汁角的人,好险那人没走远,很快追了回来,对换过后双方都松了一口气。

这事如果出了差错,几个人都会受罚,锦绣有些感激她,又有些疑惑,“你是怎么认出来的?”

方姝当然不可能说自己吃过,而且吃了很多次,关键是两个都喜欢,所以很容易分辨出香味和做法等等细节。

她已经想好了说辞,“方才端走奶汁角的姐姐随口嘀咕了一句,说今儿的绿豆角颜色怎么这么浅?”

锦绣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她也没有细想,拍拍方姝的肩道,“以后你不用去伺候其他几个姐姐了,就跟着我吧。”

刚入长春宫的宫女是没有资格伺候皇后的,要先伺候老宫女,比如像锦绣这样的一品侍女,或者二品掌侍,从她们那里学习伺候主子的法子。

方姝原来跟着二品掌侍,她今儿也是代替那个二品掌侍过来的,每天辛苦来,辛苦去,那人也没教她什么东西,倒是把她使唤的够呛。

如果能直接绕开她,到锦绣手底下做事,宛如少走许多弯路,还有个靠山,方姝自然开心,“谢谢锦绣姐姐。”

其实她的实际年龄比长春宫任何宫女都大,不过没办法,谁叫她穿到这个与她同名同姓才十四岁的小宫女身上,见谁都要喊小姐姐,小仙女。

方姝前世是花店老板娘,穿成小姑娘时才刚入宫,管事的太监会看她们的天赋给她们安排活计。

小姑娘因为不会绣花,也不会插花,更不懂茶艺等等被管事痛骂了一顿,她不服,与管事顶嘴,管事一怒之下要把她安排在辛者库。

听说那里都是犯了重错,有些甚至害过主子的人,极难相处,她过去肯定会受苦,小姑娘一时想不开跳井,那井很深,跳下去几乎没有活路。

方姝刚穿来时还在水里沉着,强大的求生欲让她在瞬间学会了游泳,并且抓住挑水的桶,顺着延伸很长的麻绳勉强爬上来。

不想去辛者库,只好找到得罪的管事,展露种花的‘天赋’,再讨好一番,好言好语说尽了,管事才答应把她安排在御花园除草。

虽然也累,好歹专业对口,不是没有升的机会,因为前世的经验,她管的那片花草种的格外好,才干了三个月就被路过的皇后赏识,要去长春宫养花,一口气升成了三品宫女。

方姝很满足,打算停歇一下再升,升的太快会遭人眼红。

“不用谢我,是你自己争气。”自从方姝入了长春宫以后,长春宫的花儿开的越发娇嫩,皇后娘娘很喜欢,夸赞了她好几次,锦绣暗暗记在心里,正好借着这次给她一个机会。

“还是锦绣姐姐肯提拔。”方姝当然不认为是自己的功劳,那样做会讨人嫌的。

锦绣捂嘴偷笑,“真会说话。”

机会她是给了,能不能把握住还是要看方姝自己。

方姝还待再说什么,锦绣突然正了正脸色,指了指长春宫的牌子告诉她到地方了,不方便再聊。

方姝识趣退去一边,锦绣在前领路,招呼大家跟上,规规矩矩排队进长春宫。

到这里基本已经没她什么事了,方姝本打算回去继续伺弄她的花草,锦绣突然叫住她,“屋里缺个端茶倒水的,你去吧。”

屋里有两个一品侍女,三个二品掌侍,怎么可能缺,不过是想提拔她,让她混个脸熟罢了。

方姝很是感激,她看的出来锦绣是真的想帮她,点点头乖巧的跟着她去。

进屋后先是朝皇后娘娘行了一礼,皇后没反应,锦绣替她回应,“皇后娘娘的茶没了,还不快过来添茶?”

方姝连忙站起来,小步走到锦绣旁边,拿起桌上的茶壶,给皇后续了一杯。

皇后撑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全程心不在焉的把玩着碗筷,根本没留神端茶倒水的人换了一个。

她没有心思说话,锦绣也不敢在这时候烦她,于是方姝这趟等于白来,根本没有在皇后娘娘心底留下任何痕迹,甚至瞧都没瞧她一眼。

这顿饭也吃的格外沉默,皇后只浅浅尝了几筷子,不知道是御膳房的厨师们饭没做好,还是有心事,良久搁下筷子叹息:“你们吃吧,我没胃口。”

菜几乎没怎么动过,自然不可能倒掉,基本都会被一品二品侍女分掉,方姝这样的三品宫女连剩的都吃不着。

当然她也不需要吃剩的,她要吃就吃好的,没人跟她争跟她抢的那种,所以在大家注意力都在吃食上时,方姝的注意力在方才皇后娘娘的表现上。

因为还没跟大家打成一片,也不敢问,不过有人替她问了。

同样是一品侍女的金玉边吃边嘀咕,“皇后娘娘怎么了?好像不太开心。”

锦绣连忙瞧了瞧里间,先是蹙眉,后摇头,似乎这事也让她颇是为难,“还能怎么地,是太后……又训斥娘娘了……”

无需多说,大家已然明白,方姝也晓得了,毕竟她以前在御花园当差时碰到过,太后当着众人的面呵斥皇后,怪她没用,勾不得皇上的心,入宫多年膝下连个一男半女都没,叫人听去笑掉大牙。

其实这事不怪她,是皇上的问题,从来没宠幸过任何女子,也包括皇后。

据说是因为几年前皇上正是野心勃勃的时候,打算先治国,再考虑自己的事,老臣们哪肯啊,非要逼着他娶妻纳妃。

就连太后也跟着施压,皇上那时候刚登基,位子还没坐稳,自己的事自己做不了主,几乎可以说是被逼着娶了皇后,还纳了妃子,但他也不是省油的灯,从十六岁登基开始,一个女人都没碰过,算是无声跟太后和众大臣对抗。

以前尚且如此,现在翅膀硬了,更没人能说服他,不知道打了多少个劝他延绵子孙的大臣,多少前来献媚的妃子被贬被罚,终于没人再敢插手,就连太后都无计可施,没办法,只好敲打到皇后头上。

她自个儿都没办法,皇后能有吗?

皇后也是个可怜人,她是太后娘家那边的,当初听说能嫁给皇上,可开心了,谁晓得过来之后发现是这么个情况,新婚之夜皇上把她撂在房里,跑去打仗去了。

一打几年没回来,回来之后满脑子都是一统天下,后宫早就被他忘在脑后。

皇后想怀上他的孩子,难如登天。

方姝低垂下眼,全程没插话,并不想管闲事,只默默收拾碗筷,又跟着干了些杂活,收拾妥当后出来,赶在天黑之前将她养的花花草草搬进廊下,确定没问题才回屋睡觉。

她的屋子很巧,正好在窗户底下,听说这个位置很容易撞邪,古人迷信,不敢睡,她倒是不怕,睡窗下晚上开着窗,还能透透气。

方姝探出脑袋朝外看了看,月上梢头,这个点,那人也该睡了,他一向睡的准时。

方姝躺回床上,盖上被子闭上眼,没多久沉沉睡去,再醒来头顶是明黄色的帘子,身上盖的明黄色的被子,撑起身子一眼望去,全都是明黄色。

这里明显不是她睡下前的偏房,是那个只有九五至尊才能住的养心殿。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