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是我爸》作者:Wendy诶呀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7月27日21:33:43 评论 1,812 次浏览

九月。
骄阳似火,窗外枝繁叶茂的树丛中,蝉鸣聒噪。

苍桦高中四楼的语文组办公室外。
林倩被他们班的班主任刘老师带到这边罚站。
毒辣的光束带着炽热的温度焦烤着女孩的手臂,林倩被热地不行,白色的衬衫校服下全是湿漉漉的汗渍,她心累地叹了一口气,抬起胳膊擦了擦从发末流至脸颊的汗,顺道瞥了眼站在阴凉处狠狠瞪着她的班主任。
狠还是他狠,用这么惨无人道地方式消磨她的锐气。
林倩心累到望天,眼前的光晕一圈圈地变得模糊。
这回被逮着她是真冤枉,她就是在昨天寝室熄灯后参与了其他人组织的“演唱会”,且唱到最后她最嗨了而已,盛情难却,她和室友们通过活动交流感情又有什么错?
结果今儿个,老刘看到了寝室楼各个宿舍的晚间休息扣分情况后,就特别有自觉地找上了她。

她们430宿舍,昨晚直接扣了五分。
宿管阿姨也真是不留情面,他们班看来这周要和流动红旗失之交臂了。
也难怪,老刘会这么大动肝火。

“逃课、打架、翻围墙,你自己看看,这是女孩子该做的吗?”
老刘冲着林倩吹胡子瞪眼睛,暴躁的都快成横着走的螃蟹了,他在林倩跟前来回踱步,根本听不进去林倩的解释,“昨天,寝室里的活动又是你组织的吧?”
林倩撇撇嘴,有点想骂脏话。
她前面澄清了多少次,都没用。
合着所有的坏事都是她干的呗,她累了,也倦了。
现在只想吃个冰淇淋。
“你自己不学好,就不要带坏其他人!”
他要是没克制住再骂地难听点,估计都能说出“一颗老鼠屎坏了整锅粥”的话来。
听得多了,就无所谓了,林倩懒倦地靠在墙上,低着头,左耳进右耳出地游神。
她的心不在焉在老刘眼里就是赤/裸/裸的挑衅,老刘火冒三丈:“林倩,下周一给我把你家长叫来。”
“我还不信治不了你了。”

“……”
自始至终都无动于衷的林倩听到这话后终于有了些许反应。
她眯着眼,迎着刺眼的阳光盯着班主任看了半晌,最终,化作“嗤”地一声轻笑。

午休结束的铃打响。
老刘终于训斥够了,摇头叹息,挥着手让林倩赶紧回教室。
谢天谢地!
林倩长舒出一口气,还特别有礼貌地冲着老刘鞠了个躬,随后,脚底抹油,头也不回地就跑了。
嘛的,再晒下去都中暑了。

刚回到教室,刚冲到空调底下吹冷气。
平时跟她混地比较好的小姐妹就义愤填膺地凑到她跟前,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跟她打小报告,“倩倩,我特么的太为你感到不值了。”
林倩不明所以:“???”
“你刚刚不是因为寝室扣分的事儿被老刘叫出去了吗?”小姐妹拉着她坐到空着的座位上,“咱们的寝室长,这次演唱会的发起者,钱芬同学,她说,反正你在老师们眼里就那样,有你一个人‘顶罪’就够了。”
“她就是打定主意认定你的话不会被老刘相信啊。”
林倩才转好的心情,啥时间又多云转阴了。
她眯了眯眼,看向不远处和其他女生谈笑风生的钱芬。
半晌,压下心头的不爽,“这种人以后不会有出息的。”
社会教做人。
小姐妹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你就这么放过她了?”
林倩沉默。

以她的性格,压根就不是能轻易息事宁人的主儿。
但今时不同往日,她被叫家长了。
在老刘见到她家长前,她得稳住,暂且不惹是生非。
能少顿“打”总归是好的。

依林倩的推断,这次叫家长,班主任老刘能把她在学校的“丰功伟绩”都跟她爸或者她妈说了。
林倩有点绝望地趴在桌面上,皱紧了眉头,认真思考对策。
绝对不能让她妈来,她妈来了,回家后能拿着菜刀追着她全小区跑两圈。
暴躁老母亲,在线“砍”闺女。
不是她吹,她妈的战斗力绝对是全小区最棒的。
在这种明知山有虎的情况下,林倩不得不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她的便宜老爸的身上了。

她上了幼儿园才出现的亲爹。
到现在还和她妈上演你追我我不让追的戏码的亲爹。
很多时候,她都看不下去了,中老年人的爱情故事着实令人费解。
周五放学后,林倩给林妄洲打了电话。

“爸爸,江湖救急。”
林倩直抒胸臆,完全不拐弯抹角。
她就是仗着林妄洲宠她,所以才这般胆大妄为。
而且,学校里的事儿她也敢和林妄洲说,她私心里以为,就算林妄洲知道了她在学校里的所作所为,林妄洲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顶多就是无奈地唠叨几句,这无关痛痒。
再说了,这次这事儿真不赖她。
好吧,她确实有参与,但不是主谋啊。
她凭什么要负全责!
林倩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跟林妄洲说了,末了,还要林妄洲保证,“君子协定,这事儿你千万不要告诉我妈。”

林妄洲表情平静,他侧眸看了眼旁边已经处于怒火攻心状态的童瑶。
好半晌,他才缓缓地抬起手,冲着童瑶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眼神安抚她先冷静下来,不要冲动。
然后,又选择了对林倩实话实说:“可是倩倩,你妈妈就在我边上。”

林倩:“……”
童瑶:“……”

想耍小聪明却不小心栽倒坑底的林倩,千言万语,汇成了藏在心底的一声:卧槽!

林倩原以为死定了,整个周末也是过得心惊胆战的。
但事实证明,是她想多了。
她的爸爸似乎跟她妈妈达成了某种协议。
该协议暂时让她免于责难。
这让林倩颇为意外的同时,也高兴地找不到北了。

父爱如山。
她爸爸果然靠谱!

然而,是她高兴地太早。
老刘跟林妄洲谈过后,林妄洲就来到她教室把她带回了家。
当时,他的出现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林倩被小姐妹拉住手腕,小姐妹的眼里像装满了星星,亮晶晶的,“倩倩,这是你爸爸吗?”
林倩瞥了一眼站在门口的林妄洲,敷衍地点头,“嗯。”
“好帅啊啊啊啊。”小姐妹估计就喜欢帅大叔这款的,以至于看到林妄洲后有些失智。
林倩:“……”

林倩被林妄洲带走后,初时还有点忐忑。
过了许久,见林妄洲没有其他举动后,她就渐渐放下心来。
林妄洲带她去吃了大餐。
餐桌上,他终于要开始展现他身为父亲的责任的。
她妈妈比较暴躁,这点林倩一直都知道。
她不知道的是,和她妈妈截然相反的,她爸爸是属于讲道理的温和派的。
温和派也就算了,温和派最磨人。

林倩现在这个年纪,最是听不得说教。
更别提是大话西游里唐僧般的没完没了了。
可以这么说,打她一顿或者和她吵一顿,她都感觉要自在许多。

她的表情逐渐开始皲裂,眼神也渐渐地开始涣散。
她就那么托着腮,无精打采地盯着林妄洲瞧。
林妄洲抿了口茶,老神在在,“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这些都是老一代传下来的经验,我也不是非要让你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学习上,毕竟你现在已经高三了,亡羊补牢,为时也有点晚了。我就是希望你稍微收收心,稍微懂事点。”
“你也不想我把你翻围墙和同学出去上网的事儿告诉你妈妈吧。”
林倩:“……”

这是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父爱如山体滑坡,是她错信了人。
林倩眯起眼,咬了咬牙。

林妄洲挑眉,越说越来劲儿,“你也别怪爸爸啰嗦,爸爸会对你有所期望也是正常的。”

出了餐厅。
外面的空气都是浮躁且炙热的。
林妄洲试图“以身作则”,用自己的故事稍微感化感化林倩。
“你要知道,你爸爸能有今天这成就,都是因为读书的时候学习好。”
林倩侧眸,难得地搭理了一句:“有多好?”
“次次考试都是年段第一。”他舔着厚脸皮不谦虚地说。
林妄洲清咳了一下,“但你放心,爸爸不会要求你跟我一样的,我就是希望在接下来的一个多学期里,你能让我让你妈妈省省心,毕竟你妈妈这次没和你吵起来,都是我在中间调节并再三向她保证过你会好的。”
“你可别让爸爸的话成了空头支票。”
林倩没说话,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就这样吊着林妄洲。
可说实话,真的,真的,不如让她和她妈吵一吵呢。
这种看似我对你没什么要求的话其实最折磨人了,而且,她爸这他过去相当优秀的言论说了都不下百次了。
真的,耳朵都听出茧子了。

从餐厅出来后,林妄洲本来想送她回学校的,但她不肯,没有办法,本着给一巴掌再给颗枣吃的原则,林妄洲这会儿得顺着林倩,送她回家肯定是不能的,在路上转了半圈,林妄洲打了方向盘,调转方向,往回开,把林倩送到她爷爷奶奶家。
俩老人看到了林倩,高兴地不得了。
张罗着要给林倩收拾房间。
“不用了,妈,让她睡我以前的房间就行。”
林倩乖巧点头。

她爸以前的房间真的看不出半点学霸的影子。
这是林倩在林妄洲房间偷偷摸摸了一阵后入睡前得出的结论。
夜渐深,她卷着被子,进入梦乡。

2018年9月17号,清晨。
这天正好是周六。
通宵打完游戏趴在桌上睡着的十七岁的林妄洲被闹钟吵醒。
他抓了抓头发,“艹”了一声。
睡眼朦胧地踩着拖鞋走到床前,摸着床头柜上的闹钟,把它给关了。
然后坐到床上,准备躺下。
刚坐下,屁.股底下的被子就被扯了扯。
他没在意,打了个哈欠。

然后就听见有女孩的声音。
“奶奶,我再睡会儿。”

林妄洲瞬间就清醒了,咻地一下蹦起身,回过头盯着自己的床。
被子鼓鼓的,鼓成了一座小山。
摆明了有人睡在里面。

他连被子都不敢掀。
好半晌,才憋出一句:

“艹,你谁啊?”

《山河盛宴》作者:天下归元 穿越

《山河盛宴》作者:天下归元

第1章 初见一吊,请多指教   夜静,无声。   一弯孤月斜悬于某处高楼的檐角,将一抹冷白淡薄的光,遥映在窄巷斑驳的灰青矮墙上。   矮墙下有人在奔跑,披着一头月色,远望去如乌发早霜。   脚步声啪啪...
《人类饲养指南》作者:黄山山山山山 穿越

《人类饲养指南》作者:黄山山山山山

文案 问:被猫猫狗狗包围的日子如何。答:天堂!*罗梓文穿越了,穿越到一个由猫狗主宰的兽人异星球,开始了被猫猫狗狗包围的‘天堂’生活。————作为一只宠物。*罗梓文:这些猫猫狗狗好可爱啊,有杜宾犬、金毛...
《古代群穿生活》作者:寒小期 穿越

《古代群穿生活》作者:寒小期

文案 【全家穿越到古代,勤劳致富奔小康】穿越到古代后,赵桂枝才意识到,自己从一个全能王变成了公认的废材。还来不及哀悼自己的人生,她就发现全家都跟着穿来啦! 多年后,赵桂枝不止一次的想,幸好她不是一个人...
《我在三国说评书》作者:离机 穿越

《我在三国说评书》作者:离机

文案 穿越东汉末年,跟在师父身边继承了千篇小说的姚珞为了生存,决定还是干回老本行。身在济南城还有个曹老板,那必然束发换衣,伪声说书抱大腿。“只听咱济南相大喝一声,你贪赃枉法残害乡里,还想求活?砍你十个...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