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大佬离婚当天我变小了》作者:糖丸丸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6月3日19:06:49 评论 1,694 次浏览

001:

“快看,她居然还敢来?”
“瞧她身上穿的衣服,从地摊上捡来的吧,也配叫礼服?”
“跟这种人走红毯,真是降低我的身价。”
“花钱买来蹭的呗。”

曲今昔在一阵阴阳怪气的声音醒来,睁开眼,将面前的情况收入眼中:这是一个很宽阔的房间,很多人,女美男帅,四周还有不少镜头。

红毯候场区。
五个字蹿入脑海。

换句话说,屋子里超过九成的人,都是明星艺人,等着走红毯。

这时,脑海里自动跳出一段画面,画中的她在和一个工作人员交谈:“红姐,拜托了,我给你五万,你让我参加微博之夜,哪怕就走个红毯露个脸也行。”

工作人员:“八万。”
“好!”

曲今昔:“……”

这是个什么情况?
不行,她得把情况捋捋。

询问一位看起来像工作人员的摄影师,得知洗手间的位置,曲今昔匆匆赶去洗手间。

途中还听到有人小声讥讽,也不知是工作人员,还是那些外表光鲜亮丽的艺人。

“这是无地自容了?”
“不要脸去蹭沈听的热度,活该。”
“她那故意一摔,摔在沈听身上,涨粉上百万呢。”
“哈哈哈,全是骂的吧。”
……

进入洗手间,曲今昔心想沈听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仿佛在哪听过,不过当看到镜子里的人时,她深深的默了。

欧美大浓妆搭配清新小黄裙,再配中筒黑高跟,这令人窒息的搭配……

其实妆化得还行,只是配色太重,又跟这身衣服和鞋子完全不搭,造成的视觉效果令人惊悚。
小清新裙子就要配小清新妆容嘛,配个大浓妆是要吓死谁。

幸好手里有个随身小包包,里面是简单的化妆工具,还有一包卸妆巾。
曲今昔无语地拔掉假睫毛,拆了张卸妆巾,准备把妆卸掉。

镜子里倒映的门忽然打开,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
曲今昔:“???”
她条件反射去看旁边,确定这是女卫生间。

“害怕了?”男人大概二十四五,五官帅气俊朗,嘴角上扬些许弧度,露出迷人的微笑。

曲今昔愣愣看着他。

“露出一副不认识我的表情做什么,什么时候演技这么好了?”他伸手握住她的腰,将她拉近,手掌覆在她后背,暧昧的上滑。

曲今昔满手鸡皮疙瘩,一把将他推开。

男人甩着被打痛的手,沉下眉:“曲今昔,你发什么疯?”
“还是说……”倏尔又笑起来,“你换剧本了?”

曲今昔脑子嗡嗡的,本能顺着他的话,抱拳于身前,戒备又疏离地说:“你谁?”
“玩失忆啊。”男人轻笑。

曲今昔故意露出不爽、被拆穿的表情,然后又恢复戒备疏离。

果然,男人愈发肯定她在玩“失忆梗”,他深情款款地走上来,握住曲今昔的手:“昔昔,你忘了吗?我是孟天昊,你最爱的人。”

“孟天昊?”
这名字怎么也这么耳熟?!

“好了,别玩了,马上要开始走红毯,再玩下去,就要错过时间了。”他作势要来吻她,眸中无限情深,“你要想玩,等走完红毯,我慢慢陪你玩。”

曲今昔往后退了一步,孟天昊眼底厌恶一闪而过,顺势放开她,忽略了她脸上闪过的不可置信。

沈听、孟天昊、走红毯……一系列情况终于令曲今昔反应过来,这里面的人物,跟她先前看过的一本书完全重合!

朋友介绍给她看的,说里面有个炮灰女配和她名字一模一样,还说女配最后结局惨得一批,勾起她的好奇,忍不住将书草草翻了下。

书中叫曲今昔的女配是个十八线小女星,梦想是变成大明星,坐拥无数小鲜肉,结果狗屎运的和巨星沈听结婚,可沈听不喜欢她,不碰她,更不准她向外透露任何情况。

除了一张结婚证,两人和陌生人没有任何区别。

曲今昔不甘心,开始作死,发现得不到沈听的回应,干脆出轨,找了个情夫,最后成功作得沈听向她提出离婚。

她也不是个好打发的,提出要求,离婚可以,但得要沈听一半财产。大概作者自己也见不得笔下这个人物太作妖,于是送她一场意外事故——拍戏落下悬崖,摔成肉泥。

当时曲今昔看着书里和自己同名的女配死得这么惨,心里有点不舒服,就没再看下去了,哪能想到自己居然会穿进这本书里!

眼前这个孟天昊,正是书中原主出轨的情夫。

孟天昊在书中是个靠女人往上爬的小白脸,曲今昔和沈听结婚的唯一好处是,她每个月会收到一笔沈家给她的零用钱,数目很可观。

这点钱不能让她打点在娱乐圈里的人际交网,但是养一个卯足劲也想进娱乐圈的十八线小白脸,倒也够了。

拿沈听的钱,去养情人……沈听就算是个木头人,知道后也会气成火木头吧。
何况,他并不是个木头。

曲今昔一想到书中原主的结局,就浑身发寒。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穿到这里来,但来都来了,她可不想英年早逝。

捋清楚情况的曲今昔思绪渐渐清明,继续扮演“失忆”剧本:“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孟天昊打量了她一下,要不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还有利用价值,他简直一分一秒都不想演下去。

“宝贝,我们已经在一起三个月了。”

曲今昔眼前一黑。
三个月!
那原主和他进行到哪一步了?给沈听的那顶绿帽有没有带实?!

“不能再耽搁了,你不想钱白花了吧。”见她不吭声,孟天昊不耐烦,又强自按下,“我偷溜进来的,万一有人来……我先走了,还有你的妆。”

注意到她手中拿着的卸妆巾,孟天昊眼神微动,接着柔情似水地说:“你今天的妆容很衬这身打扮,漂亮得很。”

如果是往常,这女人已经高兴得跳起来,结果在他说完后,曲今昔依旧用陌生疏离的眼神看着他。

孟天昊来不及细想,时间太紧,他可不想浪费这次机会,遂转身离开了洗手间。

曲今昔忽然明白过来,她这个走红毯的机会是花八万买来的,那孟天昊的呢?看他这样,自然也是她花钱买的。

为什么特意夸她的打扮?难道原主今天把自己搞得这么丑,是孟天昊设计的?

曲今昔甩甩脑袋,把妆卸了,露出一张精致小巧的白净脸庞,和她以前一模一样。
这样看着舒服多了。

她拿出手机,还好是指纹解锁,解开锁后,登录微博——

私信爆炸,全是骂声。

“贱人,蹭我家沈听热度,你怎么不去死?”
“你这么喜欢露,有本事去卖啊。”
“&*%¥”
……

曲今昔乍舌,退出私信,搜了一圈,很快搞清楚怎么回事。

前天,在一场大型活动中,曲今昔公然在沈听被采访时,假装摔倒,扑入沈听怀里。混乱中,她的裙子往下滑了些,再然后她还将口红印在沈听的衣服上……

曲今昔:“……”
这饥渴的模样绝对不是她。

只要不是眼瞎,都能看得出曲今昔是故意的。

事情一出,各大网络平台立刻将视频发出去,做出无数动态图片进行转发,短时间内,曲今昔被骂到热搜第一,涨粉百万。

今天还硬要来参加微博之夜走红毯,是嫌骂得不够?
这……图啥呢。
难道是要走黑红路线?

曲今昔看得直皱眉,虽然她不是原主,但现在她身在这里。

想着想着,她手一动,搜了沈听两个字。
当沈听的照片显现出来时,曲今昔的呼吸顿时停了那么一下下。

这样一张无与伦比的脸,简直把那什么孟天昊秒成渣,原主怎么想的!!

我要有这样一个老公,找个鬼的情夫啊,想方设法把老公攻下来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就算攻不下,天天看着这么一张脸,不也满足了?!

曲今昔捶胸顿足,她从包包里翻出一张酒店房卡,这时手机震动了下,备注为“红姐”的发来信息:【你在哪?马上要念你名字了!】

曲今昔:【我不来了,把我名字划掉吧。】
红姐:【???】
红姐:【随便你,钱我不会退。】

八万……
曲今昔咬牙:【谢谢红姐,麻烦您了。】

*

酒店离现场不远,曲今昔打了个车回去,那司机频频看她,曲今昔以为他认出自己来——从网上的情况来看,她现在正处于全网唾骂的程度。

太可怕了。

哪想司机拿出手机:“美女,加个微信呗?”

“………………”

谢绝热情并给她打折的司机,曲今昔用房卡打开酒店房间的门,在里面看到了原主的行李和各种证件。

居然还有和沈听的结婚证。

曲今昔无语,随身揣结婚证是要做什么?

翻出睡衣,进浴室洗了个舒舒服服的澡,原主行李里带着各种昂贵的护肤品,曲今昔仔仔细细重新卸妆护肤,最后往脸上拍了张面膜。

她拿手机查看各种线索,以便了解原主之前做了些什么,然后发现微信中的好友并没有沈听,倒是联系人中有。

最多的是各种导演副导演编剧等人,原主发的消息多数是问角色等,没一个人回复。
混得也是够惨的。

还有一个经纪人,从和纪纪人最后的聊天记录来看,经纪人因为她闹出的丑闻,决定要停下原主所有后续活动。她不听,于是两人谈崩,原主转而找到红姐,花钱买蹭红毯的机会。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等曲今昔把情况全部了解完,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
她得出两个结论:
一,给沈听的这顶绿帽没有戴实。
二,沈听没有提出离婚。

还好,这两点算得上好消息。

沈听没提出离婚,说明原主还没作得他忍无可忍,而她距离领盒饭的时间还远。

但是——
既然她来了,这盒饭怎么都不能领,沈听不提离婚没关系,她主动提,这下总该没问题了吧。

要不,现在打电话谈离婚的事?

门忽然敲响,曲今昔只好缓下心思,起身到门边,透过猫眼,发现外面站着的居然是孟天昊。

想了想,她开了门。

“你怎么回事?怎么离开了!”一进门,孟天昊便连声质问,在看清曲今昔那张素净的白皙小脸时,愣了下,眼底下意识掠过惊艳。

“打住。”曲今昔点开手机,“刚刚我算了下,我在你身上主动花了十七万七千,这钱我也不要你还,就当……嫖资。”

她咳了一声。

“不过你借我的那十万。”她伸出手,微微一笑,“还我。”

“你开什么玩笑?”孟天昊皱眉,拉进二人之间的距离,用宠溺的语气说,“昔昔,别闹了。”

“你听不懂吗,我让你还钱!”

孟天昊脸一沉,一时摸不清这个女人怎么回事,伸手抓住曲今昔的肩膀,后者用力挣扎,睡衣被拉下肩头。

孟天昊的目光立刻粘了上去。

虽然他不喜欢这个女人,但不可否认,她的身材很好,皮肤更是牛奶般白皙嫩滑,令人挪不开眼。
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昔昔。”他暧昧地贴上去,“我会让你舒服……”

曲今昔心中一凛,警铃大作,她一时忘了,女人和男人之间有着力量差。
好在这时门再次敲响——她之前叫了送餐。

曲今昔猛地推开孟天昊,火速拉开门,门外却并不是她以为的送餐人员。

敲门的年轻男人后退两步,露出他身后的人。

沈听一身高定西装,身形挺拔修长,腰线极窄,五官完美得无可挑剔,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目光深沉如寂寥星空,一眼望过去,没有任何温度。

清冷,淡漠,矜贵,如同画中之人,没有烟火气息。
这是曲今昔对沈听的第一印象。

沈听冰凉的视线缓缓移动,落向曲今昔半露的白皙肩膀,以及走过来的孟天昊。

沉默,令人窒息的沉默。

曲今昔:“……”
还有什么比被老公当场“捉奸”更刺激的事?!

那什么……现在关门还来不来得及?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现言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文案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 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现言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文案 十年前一宗轰动全城的绑架案,周觐川作为新人刑警,一枪击毙劫匪,救下了被挟持的小姑娘。 十年后一起整容事故,星娱集团千金时栎穿越成了自家艺人奚顾,刚落地就卷进娱乐圈连串的命案里,走到哪儿哪儿出人命...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现言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文案 余安作为省会城市,有一个好名字,听上就像三月的江南。江心当初就是看中背后的寓意,期待在这里安稳地熬过余生。不过她运气不错,超出期待外的在这里找到了她的余生所安。 书评查看 正文 江心在胡同里长大...
《庄园》作者:任染 现言

《庄园》作者:任染

文案 她,似乎有齐了月亮底下女人所羡慕的一切,可绚丽背后,遗憾自知。他,似乎有齐了太阳底下男人所追求的一切,可巅峰背后,五味杂陈。他与她执手半生,是幸?是憾?用岁月沉淀的情,是浓?是淡?无数次在放弃和...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