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珠》作者:蓬莱客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8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7月27日15:48:19 评论 2,378 次浏览

土炕早已冷透,丝丝寒气从不知道在哪的缝隙里钻入。床上旧衾盖了多年,板结发硬,不管菊阿姆白天抱出去再怎么晒太阳也不暖了,加上睡得不安稳,到五更时,被窝就被两只脚丫给踹得只剩了一团冷气儿。
  
  “阿姆……”
  
  菩珠被冻醒了,人却犹在梦里那团舒适的被窝里不舍得出来,如同幼时那样,口里含含糊糊地唤了一声,唤毕,等待。
  
  菊阿姆天哑,不能用言语回应,但会用她的掌抚和怀抱哄她再次入睡。
  
  而这一回,却等不到她想要的。
  
  她一停,猛地惊醒过来,方知自己是只做梦,从被下飞快地伸出脑袋,睁眼借雪夜屋外透进来的一片黯淡夜色,转头看了一眼身侧。
  
  外榻是空的。
  
  菊阿姆不知何时已起身悄然离开,她唯一一件厚实的过冬旧衣却加盖在了自己的被上。
  
  北地边陲已然入春,但前些天,一场倒春寒来袭,又下了场雪。雪虽下了两天就停了,这几日却依然冷得能把人耳朵冻掉。
  
  菩珠看了眼用旧毡蒙住以封挡寒风的窗户,黑乎乎的,但凭感觉,应是五更了。
  
  离天亮还早。想到菊阿姆身穿单薄夹衣,踩着积雪,深一脚浅一脚地赶去驿舍干活……
  
  菩珠抖索着从被窝里爬了出来,飞快地穿上衣服,点亮桌上那盏黯淡的油灯,开门去灶屋取水洗漱。
  
  屋里冷,外头更冷。门一开,大风就迎面吹来,冷得像刀子,毫不留情地刮过肌肤。
  
  八岁来这里,如今将要十六,在这个苦寒的边陲之地,她待了已是八年,早该适应这里又干又冷的严冬气候了。
  
  但现在,从半个月前发烧差点死掉最后侥幸熬过来睁眼开始,菩珠发现自己又变娇气,竟好似受不住冻了。
  
  其实她的身体是适应的。
  
  不适应的是她的心态而已,她默默地自省着。
  
  因为这半个月来,从她高烧退去醒来之后,她脑子里就似印刻了许多关于“上辈子”的亲身经历,清清楚楚,刻骨铭心,挥之不去,感觉全是真的,是她的亲身经历。
  
  不久之后,她将时来运转得以脱离此地回京成为太子妃,又做了皇后,最后……
  
  算了,不想最后了。一想到自己前世的最后结局,她就感到无比憋屈。
  
  而关于这件事,一开始短暂的匪夷所思之后,她便控制不住,仿佛与“前世”里的那个自己完全地合二为一了。这些天恍恍惚惚的,她总似还沉浸在自己后来接下去那些年间在东宫的生活和最后贵为皇后的状态里。
  
  大概因为如此,所以一时还是没法彻底回归今日的现实——虽然上辈子的后来,她只做了短短不过数年的短命皇后,但毕竟也是天下最尊贵的女子不是嘛。
  
  所谓俭入奢易,奢归简难,更何况,在她的那个前世里,她小心翼翼,隐忍负重,一路斗倒一堆想要夺她地位的争宠女人,始终牢牢抓住男人的心,最后终于升级为后,然而那个位子她还没坐热乎,也还没来得及研习在抓住男人心的同时如何去母仪天下,突然之间,上天好似是在捉弄,富贵陡然再次烟消云散。
  
  便是已然修炼成仙,怕也要吐几口血了,何况她这种贪恋富贵的俗人?
  
  菩珠苦笑,往手心哈了口热气,迈步出了门槛,沿着墙根往灶屋走去。
  
  这是河西边陲镇上常见的一种民居,窄小的四方院子,几间平房,墙是用粘黄土杂以本地到处可见的红柳枝和芦苇筑成,低矮但坚固,正合这里长年风大天干的气候。
  
  去年杨家从位于郡城的官邸辗转搬到福禄镇的这间平房院里,地方实在窄小,她和阿菊同住一屋。隔壁是个很小的堆放杂物的屋子,先前那个干杂活的仆妇还在时,晚上就睡此间,再过去,就是灶屋。对面唯一的一间大屋则是这家主人,也就是收留了她的杨洪章氏夫妇的屋,屋子用一道土墙隔成内外间,他夫妇住里,跟了章氏多年的年老乳母林氏则睡在外。
  
  这家的男主人杨洪事务繁忙,经常不在家,半个月前又出去巡查烽燧了,最远的一个在百里外,人还没回,现在那屋就只章氏和老林氏带着乳儿睡。
  
  院子里的积雪早已扫开了,墙角的煤堆冻得成了冰坨。杂物房的门边,栓着一只看家土狗,听见菩珠出屋的动静,一下从草窝里钻了出来,冲她摇头摆尾。
  
  怕吵醒对面屋的人,菩珠疾步上前,拍了拍犬首,低声命令趴回去。
  
  土狗乖乖听命。
  
  菩珠正要转身进灶间,对面屋里忽然发出老林氏的一阵咳嗽声,紧接着,传来乳儿被惊醒的哭声。
  
  灯随即亮了,影透出窗,菩珠听见老林氏隔着门扯嗓使唤自己。
  
  “菩珠,起来了没?去打桶热水进来!小倌儿醒了!”
  
  近旁有间驿舍,接待长年往来于京都与西域诸国之间的官员、使团以及商旅。去年搬过来后,得知那里缺杂役,为贴补家用好让小心肝少受些章氏的冷眼,阿菊每天五更不到就赶去做活。老林氏知道这个时辰她已经走了,天冷,自己不愿出来取水,开口就遣菩珠。
  
  老林氏喊完了,大约以为她还在睡觉,又提高音量重复了一遍。
  
  菩珠忙应了一声,转身推开灶屋虚掩的门,亮灯。
  
  阿菊知道自己不在,家里的活老林氏都会差她做,所以宁可每天自己起得再早些,出门前一定要烧好热水,早饭也一并做好在锅里温着,这样她起来后,就能少做点事。
  
  菩珠往木盘里舀了半盆热水,双手捧着送去对面,快到时,听到屋里传来章氏不悦的声音:“怎的这么慢?你去看下她!笨手笨脚,送个水也不行!小倌儿要洗干净,舒服了才不哭!”
  
  老林氏哎哎地应。
  
  伴着一阵踢踏踢踏往外疾步走来的脚步声,门从里开了,一阵夹杂了些微酸腐味的热烘烘的暖气从里头扑了出来。
  
  老林氏披了件夹袄,打着哈欠,探出个发髻睡得瘪塌塌的脑袋,看了一眼盆中热水,随即让到一边,冲菩珠呶了呶嘴。
  
  知她是要等自己再捧水进去,菩珠却在门口放下,旋即直起身,在老林氏投来的不满目光里笑着说:“我身上有外头的寒气,怕进屋带进去不好。劳烦林阿姆你自己送几步路,我去驿舍帮我阿姆干活。”
  
  说罢她转身,简单洗漱毕,回屋拿了阿菊为自己加盖的她的棉衣,顺便也套身上,丢下身后冲着自己背影不满翘唇嘀嘀咕咕的老林氏匆匆出了门。
  杨家养的这头土狗,平日常从她手里分得吃食,和她很是亲近,见她出门,迫不及待地冲了出来,紧紧跟随。
  
  夜色依然笼罩着一切,包括镇外北边那道白天站在高处便能远眺的连绵长城,以及长城外的地平线上那属于强悍异族的远山。
  
  这地充满风和沙,苦难和绝望,杀戮和死亡,也有沃土与河流,绿洲与生命,繁荣与希望。但在日出之前,没有太阳的光辉,这片天地之间,犹如就只剩下那能吞噬一切的旷古不绝的无边荒袤。
  
  菩珠不喜欢这种苍凉之感,但早已习惯。
  
  她加快了脚步。

《造反大师》作者:海派蜡烛 古言

《造反大师》作者:海派蜡烛

文案 叶可可有个秘密。 她不光是当朝宰相的掌上明珠,还是妖精窝里的得力干将。 妖精大王赐下法宝,要她努力霍乱朝纲。皇帝要娶她,她说心意我领了。表哥要娶她,她说跪下叫爸爸。状元要娶她,她说升官发财了解一...
《殿下》作者:石头与水 古言

《殿下》作者:石头与水

文案 殿下,愿您一生平安喜乐。 书评查看 正文 烺,光明也。   “这凤凰纱,一年也只得三五匹,除了皇后娘娘那里,剩下的都给殿下送来了。”  “也唯有这样的纱罗,才配得上咱们殿下的尊贵。”   年轻的...
《大唐验尸官》作者:顾婉音 古言

《大唐验尸官》作者:顾婉音

文案 一场大火,烧掉的不仅是所有证据。还有她的家人。 十年后,重新踏入长安城。 她,重操旧业,誓要让那些逝者诉说冤屈! 书评查看 正文 第1章 命案   早晨太阳还没露头,天边云霞就已是通红一片的绚烂...
《千金笑》作者:天下归元 古言

《千金笑》作者:天下归元

第1章 坑爹的被穿越(1)   穿越的固定格式是:睁开眼睛,看见帐顶,然后谁谁谁惊呼:某某某你醒来了!如果没错的话,这个某某某一般都是小姐,运气好点的是公主,再好点是女王,最衰的自然是人妖。   君珂...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