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这个师妹明明超强却过分沙雕[穿书]》作者:南楼北望

“都可”应该刻什么?
  
  “那就刻一个猫扑蝶吧,生动活泼可爱。再写一个大大的‘寿’字,边上题‘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楼’,喜庆吉祥,好看得不得了,就和郎君一样好看,所以最适合郎君了。”
  
  一改之前默然雕刻的模样,谢蕴昭笑眯了眼睛,手下运簪如飞,口中絮絮叨叨。
  
  周围的颜狗们只当她也是和自家一样的颜狗,于是纷纷发出了喜悦的哄笑。
  
  小郎君,这图和字不配啊!
  小郎君也为谪仙郎的风姿气度倾倒啦!
  
  颜狗们短短时间里,已经连雅号都给人家起好了。
  
  青年有些无奈,只好再笑笑。
  
  他一笑,周围就开始喝彩,比过年还热闹。
  
  “我当然为这位郎君倾倒啦!郎君好看又心好,我看见他便觉得很欢喜。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谢蕴昭搁下簪子,又拿毛笔,笑眯眯看四周一圈。
  
  “诸位不也是?”
  
  是极是极!
  是的咧!
  
  青年更无奈,却不见半分窘迫。他也不说话,就安安静静地站在人潮中心,看着摊位后女扮男装的小姑娘刻了猫扑蝶,又果真挥笔写个大大的“寿”,甚至还在旁边煞有介事地画了个胖胖的寿桃。
  
  再写: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楼。
  
  果然一笔好字,圆润连绵、喜气盈盈。
  
  “成了。”
  
  她笑眯眯将灯往他面前一递。
  
  “问世间情为何物,便如我等看见郎君时一般雀跃欢欣。祝郎君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喜乐安康年年有余岁岁平安心想事成万事如意更上一层楼!”
  
  [任务“人生若只如初见”已完成。
  完成度评级:良好。
  基础奖励:抽奖机会1次,点亮1颗星星(受托人可内视查看)。
  额外奖励:无。
  
  受托人累积抽奖机会:2次
  累计点亮星星:2颗]
  
  好——!!
  
  颜狗们鼓掌喝彩,只觉得看了一场精彩的演出。
  
  青年终于为这热烈的表白流露一丝惊愕,尽管他之后就回归了一成不变的微笑。
  
  “那便多谢小郎君……和小郎君的祝福了。”他接过花灯,又对徐娘子微一点头,“也多谢这位小娘子。”
  
  哪里哪里郎君言重了……
  
  徐娘子已经快傻笑了。
  
  一群颜狗目送人家远去,最后又齐齐幸福而遗憾地叹了口气。这口气大略可以理解为:看到了谪仙郎真幸福,以后看不到了真遗憾,希望以后还能看到!
  
  谢蕴昭也在看他的背影,并猜测说不定等他转过街角,就会御剑飞起,投向凡人眼中茫茫的黑色大海,进入那“缥缈何所踪,白首不得见”的仙山之中。
  
  这样也好……这样便很好。
  
  她在心里默念:抽奖,2次一起。
  
  [抽奖中……受托人获得:
  回春丹(初级):1枚平平无奇的回春丹。即刻止血生肌,修复骨裂。
  百邪不侵(状态):3小时内不会遭受妖魔主动攻击。受托人可任意选择开启时间,一旦开启不得停止。受托人可为他人开启。]
  
  怀里就微微一沉,像是多了个小盒子。
  
  花灯节仍在继续,捕快们还逮到了不少乱扔垃圾的不良居民,不断大声斥责。
  
  看热闹的人群流向了别处。徐娘子摊位上的花灯不快不慢地卖着,徐小郎则又趴在鲁七怀里睡了。
  
  一对带着小孙子的夫妻笑呵呵地走过来。不断有人拱手与那胡子斑白的老人见礼,叫他“方大夫”。
  
  徐娘子也惊喜地见礼,说:“方大夫,方夫人,还有方小郎!”
  
  年约4岁的方小郎被祖父祖母牵着手,站在中间,仰头看鲁七怀里刚刚醒来的徐小郎。两个小郎互相盯着对方,你眨一下眼,我眨一下眼。
  
  笑呵呵的方大夫停下来,温婉带笑的方夫人也停下来。
  
  “徐小娘子,今年是你来卖花灯?你父情况如何,怎的前日未来取药?”方大夫首先关切病人,“若是为难钱,我先给你家免了就是。”
  
  徐娘子露出一丝窘迫,红着脸又行个礼,才道:“多谢方大夫关心,我家蒙您多次关照,哪里能再赊了药钱?您放心,有谢小郎帮忙,这花灯卖得可好了呢。明日我便去医馆取药,还要劳烦您了。”
  
  “说什么劳烦,我不过尽几分医者本分,何况徐娘子又如此孝顺。这位是谢小郎?多谢你照顾徐家姐弟了。”
  
  方大夫笑得眯起眼睛,脸上虽有皱纹,肌肤却红润饱满,显然调理得很好。他手里牵的小孙孙忽然走上前几步,挣脱了他的手,指着车上的花灯说:“鱼。祖父,祖母,鱼鱼。”
  
  谢蕴昭刚才在一盏灯上雕好两条嬉戏的鼓眼睛金鱼,又把灯盏换了个方向,在另一面轻快地雕上白鹤和松树的图案。
  
  “徐娘子,便把这盏灯……”
  
  话未说完,徐娘子便连连点头,说:“该送给方大夫的,该送的!”
  
  方大夫推辞几句,推辞不过,也就高兴地接受了。他摸摸孙子的头,给孙子一块饴糖,再拿一块去逗徐小郎。
  
  祖孙和乐融融,谢蕴昭就也一直笑,笑到最后眼睛都轻轻眯起来。她拿笔重新蘸饱了墨,在金鱼的那面写“年年有余岁岁安”,在松鹤一面写“松鹤延年阖家圆”。
  
  “方大夫,方夫人,花灯二位拿好。”谢蕴昭再看看那虎头虎脑的方小郎,从怀里摸出个草编蚂蚱,笑道,“这个送方小郎玩吧。”
  
  方小郎听懂了,伸手:“虫!谢谢!”
  
  方大夫夫妇忙按下孙孙的手,教他说,要先道谢,人家给了才能伸手拿。
  
  谢蕴昭一直笑眯眯地看着。
  
  直到方大夫祖孙三人走了,直到花灯节结束了,直到大家都陆续收摊要回去睡觉了,她都还是那么笑眯眯的,还又送了个草编青蛙给徐小郎,说要一碗水端平。
  
  徐娘子频频地看她,欲言又止。最后她收好了摊位上的东西,认真数出三贯钱,坚持给了谢蕴昭,又坚持给了鲁七一贯钱,这才犹豫着小声说:“谢小郎,你莫难过。”
  
  谢蕴昭刚去别处买了一包降价销售的油鸡,正忙不迭地给几人发宵夜,自己还大嚼鸡腿,闻言略茫然:“难过?”
  
  怀里铜钱碰撞得响亮,嘴里鸡腿也很香,哪里需要难过啦?
  
  “见了方大夫后,谢小郎便一直心情低落。”徐娘子皱起弯弯的细眉,“要是不开心,小郎就不要勉强自己笑。”
  
  谢蕴昭想了想,沉默一会儿,再咬一口鸡腿,笑出来。
  
  “也说不上难过。我是想起了自家祖父祖母,怎么会难过?那都是些很开心的日子。”她说,“就是有些想家了。”
  
  徐娘子闻言松了口气,笑说:“那之后有空,谢小郎便回家看看吧。”
  
  “好的啊。”谢蕴昭也笑着点头。
  
  徐娘子家在城西,是靠近内陆青山的那个方向。虽说东海县治安良好,但徐娘子怀揣大笔铜钱,谢蕴昭和鲁七都说先送他们姐弟回家。徐娘子又另买了些烧鸡、米糕、甜浆,喜滋滋地说要拿回去孝敬父亲。
  
  她已经非常信任谢蕴昭,显出了活泼的本性,一路絮絮地和她说话。
  
  东海县的日子其实很好过,听说外边城镇会遇到妖兽袭击,我们就不会哩。
  鲁七哥是父亲的学生,只是才学了几天,还做不来花灯哩。
  谢小郎一定读过很多书吧?
  泰州是什么样的呢?
  方大夫医术高明,对邻居街坊都很照顾,谁家有困难,方大夫都会想办法帮衬哩。
  方大夫的儿子和儿媳都去世了,只剩方小郎一个小孙孙,很是疼爱哩。
  方大夫家里也住城西……
  
  啊——!!!
  
  安详的夜晚,突然爆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在无数灯盏的映照中,一个圆乎乎的东西凌空飞了起来,又极速坠落下去——竟是一颗人头!
  
  谢蕴昭目光一凝,立即将手里的铜钱袋扔给鲁七,一手抽出佩刀,一手拦住几人。
  
  “往后退!”她厉声道。
  
  其他几人还呆呆的,连刚才半空飞起来的是什么都没看清,只稀里糊涂地按照指示往后退。
  
  前面的人群已经发出一阵恐慌的嗡嗡声,潮水般向后退。
  
  是谁开的城门——!!!
  
  火把燃烧的光照亮了前面的城门,果然是洞开的。
  
  有人在怒吼,还有刀兵碰撞的声音——
  
  “白莲妖人现身!无关人等速速退下——”
  
  吼声戛然而止,因为他的头颅在半空划出了第二道抛物线。
  
  这回人们大都看清了。尖叫声此起彼伏。
  
  那杀人者尖声说道:“尔等凡人,休想阻我圣教大业!再敢上前,也取尔等狗命!”
  
  他叫嚣得厉害,谢蕴昭却能听出他已经中气不足,显然受了伤。
  
  东海县是瀛州东部最靠近东海的县城,传说有仙长镇守此处,妖邪不敢来犯。但对凡人之间的争斗,修仙者们不会多管。
  
  “别怕。”谢蕴昭护着几人退到安全的地方,低声安慰,“武功再高强的人,在官兵围剿下也无可奈何,只需要再等片刻,那人就会授首。”
  
  徐娘子等人都吓傻了,只是不断点头。
  
  白莲会的那人显然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在放出狠话后,立刻拔腿狂奔,打算冲出城去。
  
  “我的孙儿——!!!”
  
  又一声凄厉的叫声响起,饱含惊愕、愤怒和绝望。
  
  徐娘子惊疑不定,脱口道:“是方大夫?!”
  
  谢蕴昭一愣,猛地扭头朝城门看去。点了灯火的夜里,没被照亮的地方反而更暗,凭她的眼力,也只看见那逃窜人影手上还拎了个小孩子,具体是谁却看不清。
  
  “啊呀,啊呀!”鲁七吓得嗬嗬喘气,“我我我……我听别人说,那白莲妖人是要喝人血的!啊呀,啊呀,那是方大夫的小孙孙方小郎,啊呀……”
  
  谢蕴昭再看城外。青山立在外头,像巨兽沉默大张的嘴。
  
  在外行走的人都知道,深夜山林最危险,因为那是妖兽最活跃的时间。强盗比良民凶残,而妖兽比强盗凶残。
  
  她摸了摸怀里的小盒子,又踮脚瞅了瞅城门口。那儿有几匹马。
  
  前面人群挡了她的路,所以她跳上了旁边的屋檐。也许会踩脏别人的瓦当?
  
  “谢小郎——!”
  
  她飞过人群,飞过连绵的青瓦,飞过惊弓之鸟的捕快们。
  
  骑上马,握住缰绳,看清杀人犯逃窜的方向,在城门关闭之前飞驰而出。
  
  “要是我带回了通缉犯的头颅——”
  
  她顺手抢了一把捕快用的刀。东海县发的刀都很好,比她那快卷刃的刀要好。
  
  “——记得给我发够赏银!”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