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这个师妹明明超强却过分沙雕[穿书]》作者:南楼北望

温家位于大陆最南端的澹州。商队从澹州出发,一路往东北方向,经过泰州,进入瀛州,一路贩货买货,最后会到达瀛州东部一个叫“东海县”的地方。
  
  现在是夏季,清晨阳光很好,碧空如洗。谢蕴昭躺在敞亮的货车上,嘴里咬着根干草,听着车轮碾压过地面的声音。
  
  马车一颠一颠,她腰上的刀磕在干草堆里,也一下一下地响。
  
  她在回忆以前的一些事。
  
  她曾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十几岁的时候迷恋过一本男主修仙文,没看完就弃了。没想到几年过后,她莫名就穿越了,成了个婴儿。
  
  小时候她没有前世的记忆,被外祖父和外祖母宠着长大,到前两年才想起来过往。
  
  又等在商队里遇到石无患,她才隐约想起来那本书的事。
  
  那是本叫《紫薇星图》的书,主线剧情是当年最流行的废柴逆袭流。主人公石无患出身寒微,无父无母,在某次采药时摔下山崖,并遵从“跳崖必定有挂”定律,进入了一处仙人洞府,得到了一枚神奇的玉简。
  
  之后,石无患又偶然救了一个重伤濒死的修仙者,那人给了他一枚仙缘令,说他有灵根,可以去东海县寻访仙缘,并帮他将遗物乾坤袋交还给师门。
  
  等石无患拜入号称天下第一修仙门派的北斗仙宗后,才知道自己是废柴五灵根,只能去外门,大概率修不成长生。
  
  再然后么,无非就是看似废柴实则天才,升级、打脸、开后宫……这样一个故事。
  
  套路是套路,但在当年还是挺新的,加上作者文笔好、配角一个比一个出彩,于是引得无数人如痴如狂地追更,其中就包括谢蕴昭。
  
  也幸好是认真追过,才让她在这么多年之后,依旧能想起来大致的情节和人物。
  
  比如,石无患在师门里和几个师姐师妹师叔的暧昧剧情,以及和几个天之骄子的恩恩怨怨,还有最后把师姐师妹师叔都收进后宫,而天之骄子们一部分成了他的小弟,一部分被他斩杀了……
  
  想到这里,谢蕴昭就忍不住捂脸长叹。
  
  她当年有个很喜欢的配角,就是那些被石无患斩杀的“天之骄子们”之一。
  
  也因为这,她怒而弃书,后面剧情怎么发展她一概不知。
  
  要是早知道会穿越,说什么也得全文背诵并默写啊。
  
  “谢兄,谢兄。”
  
  有人跳上谢蕴昭躺着的这辆马车,震得干草跳三跳。她吐掉嘴里的干草,扶着刀柄坐起来,果然看见石无患那张惹桃花的俊俏脸蛋。
  
  有点想一拳揍上去看他的脸会不会真的开桃花。
  
  石无患被她盯得脊背一寒,只能干笑几声,指一指前方,说:“能看见东海县的城墙了。”
  
  青灰色的城墙绵延在山海之间,从高处望下,房屋如鳞片挤挤挨挨,其中道路弯曲环绕如白色的波浪。不少金色琉璃瓦的高层建筑折射出明媚的阳光,显出几许富贵繁华气息。
  
  到东海县了!
  那就是东海县啊……
  这回得多收几斛珍珠,平京城里都卖疯了!
  收些螺钿漆器,也是上佳!
  
  商队里也蓦然响起一阵兴奋的嗡嗡议论声。
  
  县城背后,更远的地方,有粼粼的波光。那就是东海。
  
  蓝天碧海,青山繁华;谢蕴昭一时看住了。
  
  “瀛州外的东海,传说有仙山绵延,其上有仙人居住。”
  
  一人骑着矮脚马“嘚嘚”地走来。这种矮脚马并不高大威武,却耐性佳、擅长走山路,是商队首选的优良品种。
  
  “雷护卫长。”
  
  车上两人都拱手见礼。
  
  这名年约四十的精干中年人就是这支商队的护卫长,也是温家的家仆。他身材高大,脸带横肉,神色却温和,对着两人微微笑。
  
  “谢小郎,石小郎,二位都是要往东海县去的吧?莫非……也是去撞仙缘?”
  
  谢蕴昭笑眯眯不说话,石无患却一惊,脱口道:“你怎么知道?”
  
  谢蕴昭不由感叹:“石兄啊,你未免也太容易被套话了吧。雷护卫长,怎么叫‘撞仙缘’?”
  
  雷护卫长嘿嘿一笑。
  
  “一万个人里头不见得有一个能拜入仙门,可不就和撞大运似的嘛。二位小郎也去撞仙缘哪?”
  
  石无患这才反应过来,闭紧了嘴,神色霎时沉了下去,眼神闪烁不停。
  
  这全然是一副自尊受创的表情。
  
  雷护卫长装作没看到,仍然和和气气地笑:“商队每年都在澹州与东海县之间来回,不少同行人都是这个目的。石小郎放宽心,这却并非什么秘密。”
  
  石无患不说话,隐约似有羞恼。
  
  谢蕴昭问:“那大家都顺利拜入仙门了吗?”
  
  “哪有那么容易。”雷护卫长大摇其头,“仙门仙门,其实是修仙者的门派,那里的仙长不是神仙,只是在修神仙。不过他们神通广大,和凡人比起来……嘿嘿,那也相当于仙人了。”
  
  话虽如此说,雷护卫长却有些冷笑,似有不屑。
  
  “修仙者修的是长生久视,最看重修仙资质。”他撇嘴说,“两位小郎知道那修仙资质多难得吗?”
  
  谢蕴昭很上道地问:“多难得?”
  
  “万里挑一!就是那些万里挑一的天之骄子了,也还得被分成劣等资质、普通资质、中等资质、上等资质。如果是劣等资质,那些修仙门派还不要哩!”
  
  雷护卫长唏嘘道:“多少人不知道这一点,以为诚心就能求道,在东海县转来转去,白白度过一生,可悲啊。”
  
  “哇——那也太难了吧。”谢蕴昭十分捧场,连声感叹。
  
  她知道雷护卫长说的是什么。《紫薇星图》设定是按灵根来区分资质等级,五灵根最差,单灵根和相生双灵根最稀少,而石无患恰恰是五灵根。
  
  既然他是主角,那么当然了,他的五灵根其实才是真正最好的资质。这一点雷护卫长肯定不知道。
  
  都是套路。
  
  雷护卫长很满意她的上道,点点头,揭露了真实来意:
  
  “这一路以来我十分钦佩两位的身手。以两位的年纪,如果再有上等功法、天材地宝傍身,又何必非要进那苛刻的修仙门派?白白蹉跎了岁月!”
  
  “更何况……不瞒两位小郎君,修仙的法子,不独那些看不起我等凡人的修仙门派才有。”雷护卫长傲然道,“别处且不说,温家所在的南部澹州,哪个世家没有一些培养修仙者的办法?便是我等没有资质的家仆,只要肯上进,也是修得仙的!”
  
  谢蕴昭一愣。她隐约记得书里是将修仙界和凡人界的界限划分得很明确,凡人在修仙者面前毫无抵抗力,而她穿越以来的记忆里,也没听过多少修仙界的传闻。
  
  是她记错了,还是……
  
  “雷护卫长,这样重要的秘密,如何能在大庭广众下说出?”石无患狐疑。他怀疑对方在骗他。
  
  谢蕴昭倒是仍旧笑眯眯的。
  
  “石兄,你看看周围。”她说。
  
  石无患就往四周一看。商队走在官道上,离前面的东海县城越来越近,人们脸上的轻松之意也越来越明显。然而,他坐在马车上,不知道何时起,竟然听不到任何其他声音了。
  
  “想必其他人也听不见我们在说什么。”谢蕴昭施施然说,“雷护卫长,假如我和石兄不答应,会被灭口吗?”
  
  她能感觉到身边石无患悚然一惊,满车干草都抖动了一下。空气里漂浮起戒备的味道,但矮脚马上身材高大的雷护卫长脸上……仍挂着一点若无所觉的笑。
  
  “谢小郎言重了,我不过是欣赏两位,才想要给一个机会。”雷护卫长毫不在意,又适时流露出一丝傲然,“纵然两位小郎才能过人,于我等南部世家而言……嘿嘿,也并非不可或缺。”
  
  说完,雷护卫长辔头一抖,骑着马就往商队前头去了。四周像有无形的屏障乍然破碎,琐碎的话语和不时响起的笑声都涌了过来。连单调的轮胎碾压地面的声音,此刻都变得无比亲切。
  
  石无患心下舒了一口气。
  
  他看向谢蕴昭,想起刚才自己情绪波动,而这年纪比他还小些的少年却镇定自若,心里一时不是滋味。
  
  “谢兄……”他试探道,“果然也是去求仙的?如此笃定,是不是有什么别的办法?”
  
  石无患想起刚才雷护卫长说的“万里挑一”,还有“蹉跎一生”。他想起了自己进入的仙人洞府,还有悄悄待在他识海中的神秘玉简,以及那块被他贴身放着的仙缘令——那个已经死掉的仙长说,只有拥有资质的人,才能看见令牌上的字。
  
  而他看得见。
  
  他和别人是不一样的。连那些世家里耀武扬威的人都比不了他。
  
  他看见谢蕴昭一笑。这个认识三月的友人是很爱笑的,纵然相貌不佳,商队里却夸他风趣讨喜。
  
  但这个笑却不一样;带着一种令他不舒服的了然。石无患想起了在家乡时,有一次一位豪族女郎经过,他和其他小民一起伏于路边让行,却悄悄抬头想看女郎的模样。
  
  那时,牛车边一个丫鬟投来一眼,就是这样的了然。
  
  她什么都没说,也不曾叫护卫来教训他。然而那高高在上的了然,本身就是一种轻蔑。
  
  谢蕴昭笑眯眯,轻描淡写说:“没什么法子,碰碰运气吧。石兄,你呢?”
  
  石无患忽然松了口气。莫名地。
  
  “我也是。”
  
  这个俊俏的少年笑道:“碰碰运气啊。”
  
  贴身的仙缘令,像有滚烫的热度,烧出了令他能在心中鄙视一切的野望。
  
  *
  
  领头的护卫后面,第一辆马车里,坐着的就是温管事。车窗边有精致的布帘随着颠簸起伏。
  
  嘚嘚嘚。
  
  雷护卫长——温雷,骑着他的矮脚马到了马车边上。
  
  “老爷。”他说。
  
  “温雷。”马车里传出一个不咸不淡的男声,“招揽如何了?”
  
  “回老爷,那谢蕴昭和石无患仍是拒绝了我们的招揽。”温雷神色不复刚才的和气,眼神只显得狠辣,语气却恭顺得像一条狗。
  
  “要不要……”
  
  马车里的声音沉默了一会儿。
  
  “不急。”温管事说,“一会儿予他二人温记商行的信物,只说感谢,今后可向温记店铺寻些方便。再让东海县的管事人注意他二人行踪,且等一月。若果真没有仙缘,便将那石无患剁了,丢去野外喂狼。”
  
  “若竟是行了大运,有了仙缘……便算我温家多一份善缘吧。”
  
  温雷恭声应了,犹豫一刻,开口问:“老爷,那……那谢蕴昭呢?”
  
  “……去和南部本家打个招呼,暂且不必管他。”
  
  马车里的声音也似有些迟疑。
  
  “那小郎君,我也有些看不透。何况,他自称是泰州乐水郡人士,若真和那一户姓谢的人家有关系……还是宁可不招惹的好。”
  
  温雷一愣,又一惊,低下头去。
  
  “是,老爷。”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