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这个师妹明明超强却过分沙雕[穿书]》作者:南楼北望

“这是什么?”
  
  谢蕴昭皱着眉,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面板。
  
  半透明,简体字,陌生又熟悉。
  
  [拔刀系统:
  
  正所谓国有难当亮剑,民受苦应拔刀,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者正是受托人是也!
  
  本系统的目标是——帮助受托人成为一代拔刀侠!]
  
  [【可选任务】弱水三千
  
  任务内容:少女芳心总是梦
  
  请受托人说服石无患,令其停止撩妹,并接受“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忠贞观念。
  
  任务成功奖励抽奖一次,任务失败则须做五十个俯卧撑。
  
  任务时限:5分钟。]
  
  拔刀系统?拔刀侠?
  
  谢蕴昭神情十分凝重。这突然出现在她眼前的、只能被她一个人看见的神秘系统……
  
  好像还挺有意思的?
  
  就是任务内容有点为难人。
  
  在试着呼唤系统AI未果后,谢蕴昭立即接受了拔刀系统的存在,没有丝毫不适,并认真考虑起了如何完成任务的问题。
  
  她看向前方不远处。
  
  这里是野外,还是黄昏时分的野外。虽然是相对安全的官道,但在残阳如血里,白日如梦的青山秀水也恍惚笼了一层森然之意。
  
  但对篝火旁的少男少女而言,这漫天晚霞的世界想必是纯然美丽的,说不定还蒙着一层浅浅的粉色。
  
  “温记商行”几个字绣在一旁招展的旗子上,呼啦啦地响着。载着人和货的马车停得整整齐齐,被临时搭建的围栏守护起来。
  
  这一切生活的嘈杂都只是那对年轻人的背景乐。
  
  篝火烧出“噼啪”的火星。火星在气流里无声盘旋飞升,像蝴蝶翅膀燃烧的余烬,妆点了边上姑娘微醺的笑颜、闪亮的眼神。
  
  她在笑,而且是被人逗笑的。逗她笑的是一名神情活泼、容颜俊俏的少年。他正用一只草编的蟋蟀逗她。
  
  那少年就是石无患。而姑娘么……则是同行三个月来这货招惹的第三个姑娘。
  
  5分钟想要说服这万花丛中飞的家伙变得专情?不可能的。
  
  除非谢蕴昭能立马穿越回上辈子的世界,打开电脑写一部石无患的同人文出来。这同样也是不可能的。
  
  但总得试一试。
  
  谢蕴昭回忆了一下多年前看过的气/功大师忽悠人的方法,调整了一下自个儿脸上的表情,就背着手,迈开脚步走过去。
  
  她轻咳一声,打断两人含情脉脉的对视,这才微微一笑,缓声说:“石兄,温娘子。”
  
  那笑颜微醺、眼神闪亮的温娘子看过来,神情霎时变得平平淡淡。而石无患则眨一眨眼,那活泼中带点无奈宠溺的撩妹气场,也立刻回归了正常的谈话氛围。
  
  恋爱氛围的有无,某种程度堪比川剧变脸。
  
  “谢护卫。”温娘子客客气气道。
  
  “谢兄。”石无患笑着,的语气要更亲近随意一些,“我正给柔娘讲些奇趣见闻,你那里不是总有许多故事?不如来和我们讲讲。”
  
  温娘子叫温柔。这货居然都叫上人家昵称了。
  
  这个世界像是前世各个朝代的混杂产物,服装和称呼类似魏晋,制度、器物等等又有后来唐宋的影子。总归是异界。
  
  “下次吧。石兄,我找你有些事。”谢蕴昭示意他走到一边,又对温娘子歉然一笑。那面容俏丽的小姑娘嘟嘟嘴,有点不满,瞪一眼谢蕴昭,却终究没说什么。
  
  石无患大约以为有什么要紧事,等到了一边树影下,他更收起了撩妹谈笑时的愉快,神情慎重不少。
  
  “谢兄,何事?莫非有妖兽……”
  
  他低声询问。
  
  谢蕴昭摆摆手,示意他别紧张,又用下巴往温娘子的方向点了点,说:“石兄,温娘子是商队管事的女郎,纵然是寒门偏支,也是有品的世家,你莫戏弄人家。”
  
  这里也按九品分世家,三品一级,分为上中下三级。所谓“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说得像寒门很差劲一样,但其实人家都是地主,比无产白身地位高多了。
  
  石无患一愣,神情有一丝不快,辩解道:“我何曾戏弄……”
  
  “那你是打算入赘温家了?温管事可是说过,柔娘是独女,只要招赘的。”
  
  “……柔娘性情活泼,我们不过是一起玩耍的玩伴罢了。”石无患底气不足。
  
  见状,谢蕴昭抱起双臂,笑眯眯问:“哦,那之前的罗娘子、施娘子,还有你提过的家乡小妹何七娘,也都是玩伴了?”
  
  谢蕴昭和石无患都是温记商行的临时客人,也就是搭顺风车的。谢蕴昭先加入,石无患后加入,只不过同行三个月,谢蕴昭就通过观察和套话知道了这货之前的几桩风流债。
  
  “石无患,温娘子显然喜欢你,你要是也喜欢她,就一心一意好好对人家。如果做不到,就别去招惹。”
  
  谢蕴昭还是笑眯眯的,只语气多了几分认真。
  
  “天涯遍地是芳草,每朵都要就是渣。不说温管事会不会记恨你,你又何必让温娘子伤心?”
  
  听她这么语重心长一说,石无患反而没了心虚,嬉皮笑脸起来。
  
  “谢兄,别这么板正嘛。大丈夫在世,多几个女人喜欢不很正常?”
  
  他瞥了一眼那面的温娘子,俊俏的面容上有几分洋洋的得意。
  
  “天下女人就像鲜花,世家的女郎们各有娇妍,街边卖酒的小姑娘和野花一样生机盎然。谁都可爱,也都喜欢我,我怎么忍心不理会她们?”
  
  [5分钟时限到,任务“少女芳心总是梦”失败。
  失败惩罚:50个俯卧撑。
  时限:5分钟。
  注:超时未完成惩罚,受托人将被五雷轰顶。]
  
  果然,5分钟说服渣男不渣是不可能的。
  
  “石兄。”
  “谢兄?”
  “小心肾亏。”
  “……?”
  
  谢蕴昭摇摇头,撸起袖子,把腰间配的刀往旁边一放,再利索地往地上一趴,立即开始做俯卧撑。她暂时不太想挑战五雷轰顶的感受。
  
  一二三……
  
  石无患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得后退一步,茫然地看着这位俯卧撑选手。温娘子也被这边动静吸引,走了过来,好奇地看着。
  
  “谢兄,你这是在做什么?”石无患问。
  
  谢蕴昭想了想,严肃道:“我在练功。”
  
  “练功?什么功?”温娘子很疑惑,瞪大了眼睛,“看着倒像个癞蛤/蟆。”
  
  石无患没忍住喷笑一声,周围其他听到的人也笑了。
  
  谢蕴昭不紧不慢地继续做着俯卧撑。一滴细细的汗水滴落在地里,隐没于夜色的朦胧里。天色愈发暗了,只营中的篝火明亮,还有天上一弯皎洁的月亮。
  
  “温娘子说对了。”她悠悠哉哉地说,“这正是名为蛤/蟆功的神功,传承自一位名叫欧阳锋的绝顶高手,练成之后天下无敌。”
  
  “真的吗?”温娘子眼睛瞪得越发大了,拉一下石无患的袖子,“石郎,你会不会?”
  
  少女怀春的心里,心上人是无所不能的。
  
  “这个嘛……”石无患笑笑,不说话,神情却一动。
  
  “谢护卫,你能不能也教教石郎?”温娘子想了想,豪气道,“我可予你百两银!”
  
  “这我倒无所谓。只有一个问题。”
  
  谢蕴昭轻轻松松做完俯卧撑,跳起来拍拍手上尘土,不怀好意地瞥了一眼石无患。
  
  “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温娘子脸一红,捂着耳朵走开两步。而石无患只觉□□一凉,干笑两声,立刻反击:“谢兄,你可也没自宫啊。”
  
  谢蕴昭重新别好刀,凉凉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没自宫?”
  
  石无患:……
  
  “谢兄真乃人中豪杰,呵呵,呵呵呵……”
  
  无视了他的干笑,谢蕴昭再笑眯眯一瞧温娘子,伸手递出个什么东西:“石兄送了温娘子草编蟋蟀?不如我也送一个小玩意儿吧。”
  
  温娘子定睛一看,正对上一个吐着蛇信的小脑袋。
  
  一条蛇,还打了个蝴蝶结。
  
  “啊!!!有蛇——!!!”
  
  她跳起来就缩到石无患身后。
  
  “草编的而已。”
  
  谢蕴昭哈哈一笑,将那活灵活现的草编蛇塞到石无患手里,就挥挥手,去篝火那边领晚饭去了。
  
  火星飞在深蓝夜色里,像人间的星星在同天上的星星招手。
  
  看着那有滋有味吃饭的身影,温娘子小心翼翼走出来,不大好意思,也不大高兴。
  
  她悄声对石无患抱怨:“石郎,你别信!谢护卫就是不肯教你。什么神功呀,我父说了,天下但凡好些的功法,都收藏在门阀世家,乡野里哪有神功,都是吹牛的呢。”
  
  石无患却摇摇头:“温管事也说过,谢兄身手是好的。”
  
  商队上下都以为谢蕴昭是男子。
  
  她穿男装,约莫不过15、16岁,身材瘦削扁平,头发随便拿布条系了,蓬蓬地垂下来,蒙着赶路的风尘。
  
  若论相貌,她皮肤焦黄,眉毛细而淡,眼周有圈淡淡青影,比石无患的俊俏样貌差之远矣,更不会讨女郎们的欢心。
  
  但她腰里还配着刀。这刀剖过野兽坚韧的脊背,也斩过强盗狰狞的头颅。
  
  在危险的野外,没什么比一个握着刀的优秀护卫更能让人安心的了。
  
  温娘子叹口气:“可惜谢护卫只是拿身手来抵车费。等过几日到了东海县,谢护卫就不与商队同行了。”
  
  她望向石无患俊俏的侧脸。
  
  “石郎,你的目的地也是东海县,是不是?你不会随我走,是不是?”
  
  她的心上人迟疑片刻,流露出无奈的神色。他为难地看着她,眼神里还有那丝令她欢喜的宠溺,却毫不迟疑地说:“柔娘,待我出人头地,再来找你。”
  
  温娘子沉默半晌。
  
  她低下头,足尖划了划地面。
  
  “好……那你一定要记得啊。”
  
  少男少女细碎的声音乘着夜风,拂过谢蕴昭耳边。她喝了口水,咽下干涩的饼渣,又谢绝了其他护卫的酒囊,满意地打了个饱嗝。
  
  傻姑娘哟,石无患是不会回来找你的。
  
  他是一本修仙文的主角,这是一个有仙妖魔的世界,而石无患就是主角。他会拜入仙门,打怪升级,最后成为世上最厉害的修仙者,并拥有许多绝色的红颜知己。
  
  那些绝色红颜们都很厉害,有修仙同门、世家贵女、皇家公主,甚至魔道妖女和妖族大佬。
  
  只是没有一个出身寒门庶族的、叫温柔的小姑娘,也没有罗娘子、施娘子,还有他家乡那个把肉干省出来给他吃的小妹。
  
  至于她自己……
  
  只是一个十多年前穿越到书里的倒霉鬼而已。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