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冥王新娘》作者:凤久安

世界分阴阳表里。
  万物众生,也都有阴阳表里两次寿命。
  
  阳间寿尽,至阴间获得新生。
  阴阳两次寿命全部耗尽后,才可经由冥王殿轮回,重归人间,开始新的生命。
  
  生活在阴间的人,被称为鬼凡,他们和阳间人相同,有父有母,有血有肉,正常出生,正常工作,正常生活。但鬼凡的情绪很容易受到影响,他们的情感比在阳间时更容易爆发,极其容易走向极端。
  
  当情绪到达临界点时,一些人会爆发出魂魄中潜藏的异能,这种能力称之为鬼煞。如无人引导,鬼煞能力持续爆发,魂魄就会燃烧殆尽,迅速灰飞烟灭。只有极少数的天赋异禀者,才能熬过化煞的过程,自由控制自己的鬼煞异能,成为鬼兵,效力于冥王。
  
  鬼兵的年龄会停留在化煞那年。
  鬼兵中的佼佼者,会被冥王封为执行官,管辖冥界十八区。
  
  —
  
  二十年前,冥界第十八区,弱水河畔的一座废弃的化工厂附近,戴着围裙叼着半截烟蒂,满下巴胡茬的颓废大叔,找到了顺水飘来的女婴,“找到你了,别担心,我来做你的父亲,我会尽一切力量保护你,不让悲剧发生在你身上。”
  
  他轻轻抱起女婴,给她取名为茶茶,故事也就从这里开始。
  
  二十年后的今天,4月23日,十八区的重明街。
  
  十八区,听起来就很边缘化,毕竟地狱十八层不是什么好地方,而重明街就是不好中的不好。有钱人都住在市中心,或者是序号靠前的区域,留在这里的,都不会是什么好人。
  
  破败,混乱,没有执行署,也就是警察局,也没有像样的学校,就连覆盖整个冥界的弱水流经此处,都比其余区域要浑浊肮脏。
  
  当然,十八区也不是糟糕透了。
  
  虽然治安混乱,社会渣滓横行,街上随处可见辍学的青少年,诈骗犯,贩卖彼岸花粉的毒贩,但重明街也还有正常人。
  
  重明街北面街道,二十年前开了家武术学校,老板兼教练是个三十多岁的大叔,还挺帅,身材魁梧,蓄着长发,满嘴胡茬,烟不离嘴,经常咬着烟头骂那群练武的混小子们。
  
  尽管挂的牌子上,写着仁者武术学校,但重明街的小崽子们经常叫它:茶馆。
  
  原因有二,一,这家武术学校的老板兼教练姓茶,叫茶历。
  二,茶历的口头禅是:要打出去打!不要掀我的桌子,摔我的椅子!
  
  茶教练是个单身奶爸,有个女儿,叫茶茶。名字很可爱,当然,小时候的茶茶,没被茶历带歪时,也确实可爱。
  后来……
  后来,学得父亲真传,习得一身武艺,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与街区男孩们一路打架一路称霸的茶茶就不叫茶茶了,叫大姐大。
  
  4月23日这天,发生了许多大事,有明星出轨的娱乐八卦,有执行官辞职的政坛八卦,还有新化煞的异能者挑战冥王八大将,不出意料被打趴的边角小料。
  
  但真正的大料,往往是悄无声息发生的,谁都不知。
  
  这天下午,茶茶正在十八区市中心的广播电视塔录音间外,等待节目录制。
  
  虽然她才二十岁,还在读十八区的那个普通本科大学,但她却是十八区最年轻的正式在岗播音员,拥有个人专属的广播栏目——每周四下午三点整播出的“茶话阎罗殿”节目。
  
  节目内容很普通,就是在线接听倾诉电话,为求助者解决烦恼。
  
  虽然形式普通,但收听率不低,据统计,第十八区全部的出租车司机,和四成的居民都在收听她的节目,甚至重明监狱的犯人,也都掐着表,等待周四下午的三点整。
  
  两点二十五,一个染着黄毛的牛仔夹克小青年跑进广电塔,连电梯都等不及,一步跨三个台阶,飞速奔向七楼的录音间。
  
  “大姐大!”小黄毛疯狂拍着玻璃门,“大姐大……茶茶!”
  
  录音室内,一张素颜学生模样,梳着高马尾,英俊飒爽的少女看他眼熟,推开门问道:“哦,你是王明哲的朋友?出什么事了,他是又跟人打架了?”
  
  王明哲是仁者武术学校的一名学员,读不进去书,年纪轻轻辍学流浪,整日跟人打架,半年前受伤昏倒在武术学校门前,被茶历捡回了家,收他当了学生,给他一口饭吃。
  
  黄毛气愤道:“这次是青龙帮的先挑事!他们骂王明哲的妈妈是……王明哲就把骂人的那个打了,那怂蛋挨了打,回去叫了一帮人,把王明哲堵化工厂了!”
  
  “对方骂人在先,堵人在后,多打一,还请帮手,确实不道义。”茶茶蹙起长眉如此说道。
  
  黄毛:“对对对!”
  
  茶茶又道:“王明哲是我家的学生,要是被那些混社会的杂鱼欺负了,老爸的武术学校也没面不是?说出去,是砸我爸的招牌,不知道的,以为仁者学校的学生,人人都好欺负。”
  
  黄毛:“哎!就是这个道理!”
  
  “地点就在弱水边的那个废化工厂吗?”茶茶抬起手腕,笨重的黑色腕表上,银色分针指向数字六。
  
  茶茶拉下马尾,散开头发,放下台本,对工作人员说:“我家学校的学生有麻烦,我去处理一下。”
  
  “三点开录!!”工作人员使劲叩着表。
  
  茶茶披上黑色机车外套,戴上半截黑皮手套,咬着黑色缠带,勒好后,转头一笑,说道:“小问题,二十分钟,我就能回来。”
  
  这句话是多么的炫酷,黄毛双目迸射出崇拜之光,只想蹦起来大喊一声大姐大牛掰!
  
  茶茶迈开长腿,从容走出电梯,跨上停在广电塔前的黑漆改装摩托,拉下头盔,马丁靴一蹬,机车发出震耳嚣张的轰鸣声,风驰电掣而去。
  
  黄毛的手还伸着,一句:“大姐大,带带我。”未来得及喊出,已不见了茶茶的身影。
  
  散发着污浊气息的弱水静静地流淌着,河水冲刷的地方,布满颜色各异的污痕,两岸垃圾遍地,各种生活垃圾倾倒在这里,俨然已经把此处当作了垃圾场。
  
  高高的垃圾山随处都是,一座座紧紧挨着,脏兮兮的野狗耷拉着尾巴,在垃圾山上翻找着食物,忽然,它的耳朵动了动,抬起了头。
  
  废化工厂前的空地上,几个社会青年围着一个绿毛娃娃脸少年拳打脚踢。
  
  “王明哲,你妈就是鸡,我们有说错吗?”
  “跪下来给爷爷说声是,我妈是鸡,我是婊/子生的,快啊!”
  “你不是去拜师学艺去了?不露两手给哥哥们瞧瞧?呦,怎么跟个姑娘似的,娘们唧唧的?站起来啊,软脚虾!”
  
  “啊!!”少年的脸憋得黑红,脖子上青筋扎起,他跳起身来,抱住一个青年的腰,狠狠撞过去。
  
  王明哲学武才半年,学艺不精。入门都谈不上,但少年人凭着一腔恨意,拳拳到肉,竟把那几个青年人撂倒了。
  
  下垂三角眼的青年躺在地上,捂着下巴,指着王明哲说:“你现在舔我的鞋还来得及,等二哥带着弟兄们来了,你就等死吧!我今日非打死你,挂在你妈坟头……”
  
  少年一脚踢在三角眼的嘴上,三角眼哎呦一声,满脸鲜血,正是狼狈之时,忽听一声:“你要教训的,就是这小子?”
  
  二十几个人迈着螃蟹步,拿着钢管砍刀,浩浩荡荡走来,为首的寸头双手架着根钢管,叼着牙签,来者不善。
  
  看到此人,三角眼欣喜若狂,含糊不清的喊:“二哥!就是他!他爸欠的钱还没还清,他就敢跑,我找了他好久,总算是给堵着了!”
  
  被打趴的几个青年见帮会里的后援来了,也都站了起来,架住王明哲,又捶打了一顿,强按着他的脑袋,拖过来见“二哥”。
  
  叫二哥的人吐了牙签,抓着王明哲的头发看了眼他被打的五颜六色的脸,龇牙道:“我认识你,你老子在大哥的赌场欠了二十万,卖了你老娘抵债,没想到是个赔本买卖,才一天就死了,大哥都没尽兴,不过我大哥心慈人善,看你这没出息的样,本想剁条胳膊两清了,没想到你这小兔崽子,跑得倒快……”
  
  王明哲朝着他的脸吐了一口和血的唾沫。
  
  二哥脸色阴沉了,他抹了把脸,抽出钢管,抬手就朝王明哲头上甩。
  
  就是这时,救命般的机车轰鸣声霸气刺穿耳膜,穿着铆钉机车黑夹克,戴着皮手套,扣着头盔的女人骑着造型拉风的摩托车奔袭而来,丝毫不见减速,炫技一般,冲入帮派包围圈。
  
  混子青年们四散而开,还未定魂,只见那头盔女人竖起摩托,在空地上霸道旋转划圈,有人试探着想用钢管甩棍击打摩托,可手都不敢伸直了,畏畏缩缩像个鹌鹑。
  
  王明哲眼睛闪烁着神采,叫了一声:“大姐大!”
  
  茶茶驾驭着摩托冲到王明哲身前,停车脱头盔甩头发一气呵成,下来后二话不说,抬手卸掉二哥手中的钢管,长腿行云流水,潇洒一击,二哥飞了出去。
  
  几个帮会小弟扬着砍刀甩棍咿咿吖吖跑上前,无一例外被茶茶轻松卸下武器,反剪击飞,再无反手之力。
  
  三十秒后,空地上满地败将蛆滚哀嚎,没有一个能站起来的。
  
  茶茶蹲在二哥身前,扬了扬下巴,说道:“滚。”
  
  二哥:“你丫,报、报上名字。”
  
  茶茶吃吃一笑,说:“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记住,姑奶奶叫王者无敌!”
  
  二哥脸红一阵白一阵,捂着胳膊哆哆嗦嗦放狠话道:“你给我记住!今日你断我一臂,明日我要你偿命!”
  
  茶茶歪头一笑,一手刀劈下,二把手惨叫连连。
  
  茶茶就在这惨叫中,轻飘飘乐道:“脱臼而已,叫什么叫。”
  
  “你等着!!”二哥说,“得罪我青龙帮,你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哈。我当是什么……”茶茶反手指着对岸的重明监狱,“你们那小杂鱼帮,上次不是被执行署区支队的警察给一锅端了吗?你家老大现在还在对面蹲着的吧?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
  
  茶茶掏出手机,按下110三个键:“这是送上门的功德啊!”
  
  二哥听见电话里传来报警中心的应答声,连滚带爬带着小弟们呼呼啦啦逃干净了,临走不忘放话威胁:
  “你等着后悔吧!我们大哥,有鬼煞之力,等死吧你!”
  
  茶茶跟接线员说完情况,按了电话,拿出钱包,给王明哲掏了十块钱。
  
  “自己打车回去,最好给我爸交待清楚。”她看了眼表,分针指向了八,“我三点还要播音,就不送你了。”
  
  王明哲欢欢喜喜接过钱,不忘夸赞一句:“茶茶姐,你真厉害!”
  
  “切,好好练你也可以。”茶茶轻描淡写道。
  
  王明哲担忧:“茶茶姐,我听人说,青龙帮新来的老大,是个异能……”
  
  茶茶面不改色,跨上摩托,拿起头盔说道:“十万人中,才能出一个有鬼煞能力的异能,而这些人中,能成功熬过化煞,自由驾驭异能的,不及十分之一。真要是鬼煞异能,早被冥王的执行官选走了,这些混社会的渣滓不过是吓唬人罢了,信他就没鬼了。”
  
  王明哲放心了,五颜六色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快回家吧,别拐路,我去工作了。”茶茶发动座驾,发动机声霸道又好听。
  
  正要离开时,头顶的天空突然亮起诡异紫光,一道鬼气森森的紫色流星落在了远处的垃圾山中。
  
  茶茶惊愕道:“什么东西?”
  
  王明哲:“嗯?什么什么?”
  
  茶茶一愣,指着那紫光坠落的方向,问道:“你没有看到吗?流星,紫色的。”
  
  王明哲茫然地摇了摇头。
  
  茶茶愣了会儿,说道:“没事,我去看看。”
  
  马丁靴踏上车,她一拧车把,向垃圾山驶去。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