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金丝雀驯主手册[娱乐圈]》作者:纯白蠢白

天花板上的一个黑点从模糊变得清晰。
  
  许玖在昏沉的长梦里游荡了许久,此时半阖不阖地眨着眼,仍然觉得迷茫疲惫。她愣愣地盯着天花板许久,终于醒过神来,然后立马惊疑地眯起了眼睛,发现自己在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
  
  就算是助理发现了她昏倒在楼梯口,也应该送她到医院才是。可是这里……她环顾四周,这是一个狭小却并不脏乱的房间,一张床几乎占了空间的四分之一,看起来有些昂贵的衣服整整齐齐地挂在床边的铁杆上,显得有些突兀。
  
  她皱着眉准备坐起来,却突然僵硬在了那里。撑着床沿的那只手白皙修长,指甲莹润饱满,涂了一层颜色浅淡的指甲油,在灯光下泛着光泽。这是一双可以让所有手控沉迷的双手,却并不是她的手。
  
  她从十六岁开始做武替,从无名无姓的替身到默默无闻的配角,再到稍有名气的打星,走得比谁都艰难。等到好不容易拿到影后的桂冠,她已经三十六岁,大拇指曾经被活生生削掉过一块,手指关节变形、粗大,整只手伸出来都有些不堪入目。
  
  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踉跄地下了床,发现自己只穿着条内裤,一双又直又长的双腿仿佛已是P图师精修过后的产物。她有些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几步迈到穿衣镜前站定。
  
  镜子里的她有一张出水芙蓉般的脸孔,明眸皓齿、肤如凝脂之类的成语好像在一瞬间有了具象式的表达。她瞪着眼微张着唇,透出一丝不谙世事的天真,沉下脸微眯双眼,又显得有些妩媚迷人。
  
  许玖说不清自己现在的心情,是惊讶与沉痛更多,还是愉悦与欣喜更多。
  
  出道近二十年,她不止一次地对着电视里演技稀烂的女星嗤之以鼻,却又不得不承认她有多么羡慕她们那张如花似玉的脸。
  
  不需要美得可以艳压群芳,只要稍微好看那么一点点,勉强算得上清秀可爱,也许她都不会走得那么辛苦,都不会年纪轻轻满身都是旧伤,阴雨天的时候腿疼得可以直接媲美七八十岁风湿病的老大爷。
  
  也不会在刚刚拿了影后奖杯的晚上摔下楼梯,仅仅是因为突如其来的腰疼。
  
  她是那么嫉妒她们,明明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却不思进取,做作的演技叫人能看着电视气得骂出声来。
  
  更让人气愤得是,就算拿了影后,那些在各个电视剧电影霸屏的女星们,随便拿一个出来还是能比她红不知道多少倍。
  
  真的可以把人气哭。
  
  难道,是前世的怨念太过于深沉,所以上天才给她补偿了这样一张秀色可餐的脸吗?杂乱繁多的记忆充斥着大脑,疼得能叫人叫出声来,可是她从来习惯疼痛,于是只是轻咬着唇,走到床边拿起自己的手机,查看这具身体的信息。
  
  微信里有一条新消息。
  
  经纪人赵谦:明天晚上的奇视娱乐盛典别忘了,给你借了礼服,到时候自己直接到公司来。
  
  许玖又揉了揉额角,脑海里的记忆似乎清晰了些,好像能依稀记得这具身体的名字叫刘楚婳,今年二十岁,是京市电影学院的大三学生。
  
  果然不愧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就连名字都仙气飘飘。
  
  她翻了翻自己的手机联系人,在看到老妈这个备注的时候头猛地一痛,让她忍不住俯下身来。
  
  似乎只有片刻,又像是过了许久,脑海里的记忆一点点归位。她大汗淋漓地躺在床上,感叹上天果然不会对自己太好。
  
  她现在大三,之所以没有住在学校而是租了这么一个狭窄逼仄的房子,是因为这里离医院只有十五分钟的路程,可以方便她时不时地去医院照顾生病住院的母亲。
  
  她三岁的时候父亲就病重身亡,好不容易努力考大了国内数一数二的电影学院,还没等她憧憬未来的美好,母亲却因为肺病住了院,只能用药吊着性命,等待着器官移植这个虚无缥缈的希望,每一天的花费都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她几乎觉得是上天的嘲讽,却生生地被激出了斗志,卖了房子,到各个剧组面试,科班生的高傲与矜持全然没有,连一天一百多的龙套都来者不拒。后来签了一个好公司,课余时间又慢慢多了起来,接了一些广告和电视剧配角,情况总算好了许多,却依然杯水车薪,只能勉强度日。
  
  正是因为她签的公司太好,好的资源早已经被主推的明星瓜分,她这样的最底层根本不可能受到重视,分配下来的经纪人也算不上正直,总是做些偷偷摸摸的勾搭。在刘楚婳死之前,已经拒绝了好几次不清不楚的聚会,为此不知道被穿过多少次小鞋,慢慢的,她开始连最低级的广告也接不到。
  
  经纪人一次又一次的语言威胁,刘楚婳似乎也快要忍不住动摇,却总是不能说服自己迈出那一步,于是只能默默地忍受着压力与痛苦。一天一天坚持到现在,总算到了崩溃绝望的时候。压力大得人喘不过起来,又长期的营养不良,她终于在从医院回来大哭了一场之后心悸而亡。
  
  在这样如花似玉的年纪。
  
  许玖难得有些伤感。她去浴室洗了个冷水澡,终于觉得大脑清醒了许多。
  
  这一定是她梦寐以求的奖励,她盯着镜子发着呆,所以,现在这艰难的局面也是她应该承受的负担。她会一步一步走得比前世更高更远,也会保护好应该保护的人。
  
  她轻轻捂住胸口,眼前无比的坚定而执着。
  
  灯红酒绿,觥筹交错。
  
  刘楚婳轻轻晃着酒杯里的红酒,神态微醺,眼神迷离,脸颊上泛着好看的红晕,一副格外诱人的姿态。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醉酒后的模样,所以今天她格外放纵,任凭自己流露出令人着迷的神色。
  
  这里是奇视举办的年度娱乐盛典,虽说不是什么特别高端的场合,但按理来说也不是她这种十八线的小艺人有资格参加的。她之所以在这儿,是因为有个投资人看上了她,这次的人不同些以往的小角色,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投个几千万给情人拍戏玩的主。于是她经纪人赵谦乐得不行,屁颠屁颠把她收拾了一番,瞒着她安排好了一切,把她带到了这儿。
  
  他以为她是不知情的,如果是原先的她也的确应该不知情。措不及防之下遭遇到这样的事,仓皇绝望间也不知道是会奋力地反抗呢,还是痛苦地妥协呢?
  
  坏了好事,惹恼了投资商,然后连累公司为她赔罪,从此被冷藏封杀。或者勉强接受,男人玩弄几次之后没了兴致,再被无情地抛弃。或者因为犯过一次错从此不能回头,只能一步错步步错,最后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刘楚婳轻轻勾了勾嘴角。
  
  她太了解这个娱乐圈。所以,她不想再走弯路了,到了现在这一步,如果她将来注定要为了母亲的病情妥协,不如一开始就选择那个最适合的人当靠山,不求真情,不求长久,只要能让她用最快的速度红起来就好。
  
  “你少喝点,别待会儿喝醉了出丑。”赵谦看她脸越来越红,开口提醒了一句,顺手递过来一张房卡,“如果困了就回房间休息。”
  
  刘楚婳点了点头,浅浅笑了笑,“知道了赵哥。”她不动声色地收下那张房卡,目光却停留在不远处那个犹如众星捧月的人身上,眯了眯眼。
  
  居然会在这里遇到熟人。
  
  齐燃在娱乐圈是个特别的存在。他出道就是偶像剧男主,一剧爆红之后立刻转战荧屏,二番内的角色,三亿投资的大制作,知名导演领驾护航,一路走得顺风顺水,二十四岁就拿下了金表奖的影帝。
  
  然后,他突然沉寂了大半年,不接广告,不接综艺,无声无息。大家众说纷纭,粉丝担心的难以附加,整天在他的微博下打卡,轻轻松松让他的微博评论打破了吉尼斯世界纪录。黑子乐得翻天,嘲讽他立马要糊火不过明年。
  
  后来,国内的公众再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一部好莱坞动作大片里,他在其中饰演一个变态反派,穿着一身中山装,跪坐在塌上焚香净手,而后悠然泡了一盏茶,面上沉静优雅,带着浅浅的微笑,开口叫手下把主角一行全部歼杀的语气跟问今天早上吃了什么一样轻松,那骤然间升起的反差营造出一股叫人无法移目的魅力。待到最后他真正出手开打的时候,狠辣利落的招式却又夹杂着他本身不动如山的气质,越发让人目眩神迷起来。那部电影在全球拿下14亿美金的总票房,而他塑造了一个让人着迷不已的反派。
  
  自从,他开始在世界范围内走红,粉丝群愈发庞大,地位越来越高,早已无法撼动。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