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女配只想搞事业,反派却想HE》作者:发条瓶子

藏贞向曜渊递了一个困惑的眼神。
  
  曜渊叹口气道:“他年纪大了,你理解一下。”
  
  咸宁殷切的眼神在藏贞和曜渊只见切来切去,藏贞直被盯出一脑门问号。
  
  和蔼地摸了摸她肩膀上的腓腓,咸宁又满面笑容道:“虽说仙姬下厨,于理不合,但老臣明白,仙姬是一心为了帝君,这才打破礼教……”
  
  他说到一半,意味深长地看了曜渊一眼,复温柔对藏贞道:“仙姬安心,都是自己人,老臣我懂你~”
  
  藏贞:????不,我感觉你不懂。
  
  日妈嗨!误会了!
  
  她飞快瞥了曜渊一眼,只看见他置身事外的模样。
  
  藏贞干笑两声,遭不住咸宁越发真挚的目光,囫囵吞了鱼,险些卡了嗓子,边咳边拱手告退了。
  
  这一告退,再见到曜渊,已经是三天后,他们动身前往四梵天的日子。
  
  这几天藏贞每天都往榣梧桐林跑,顺着正东的方向不断探去。
  
  地脉错综复杂,纵深又广,即便知道方向,想要找到赤艮丹还是很难。
  
  淦!
  
  原书里说的是“曜渊机缘巧合,在榣梧桐林一举发现赤艮丹”。
  
  藏贞:曜渊他是一举,老子简直累到不举!
  
  剧情好偏的心!
  
  幸而功夫不负有心人,出发的前一天,藏贞似乎感受到了能量场的脉搏!
  
  赤艮丹的能量场顺着地脉,在她的脑海里有了更多的细节,那是一颗红色的圆球,正在一起一伏,像是在呼吸吐纳,又好像是心脏在一收一缩。
  
  离赤艮丹又进了一步!
  
  那团红光似通人性,牵引着藏贞往一个确定的方向去!
  
  是赤艮丹,在召唤着她!
  
  藏贞嘴角抿住笑,再深深提气,让掌间的仙力涌动地更激烈些。
  
  地脉中暗藏的灵力如有实质,像是一层带着淡淡粉色的薄雾向那团内核靠近,她的仙力也不由自主地被牵制着向那处去。
  
  每往前一步,她都能感受到自己脑海与赤艮丹的共鸣更深一层,赤艮丹的本体越发清晰,模糊的光团渐渐收敛,已经能隐约感受到光团中心那一颗暗红色的内核。
  
  藏贞虽然不断吸收着榣梧桐林的灵气,估计了一下赤艮丹的距离,还是停了下来。
  
  明天赴宴,还不一定有什么险阻,她得留足仙力。
  
  睁开眼,穹顶已经一片浓黑,孤星高悬,耳边响起林间瑞兽的长鸣,更觉天地空旷。
  
  藏贞定定神,如果她在榣梧桐林留得太晚,九霄长天的护卫必定起疑。
  
  她抖了抖身上的落英,哼着小调,慢悠悠回到寝殿。
  
  万事俱备,只等她从四梵天回来了。
  
  转天醒来,藏贞本想轻装简行,奈何绒绒胖胖的腓腓弯折水盈盈的圆眼睛,眼巴巴地扒在她脚边摇着长尾巴。
  
  见藏贞一脸不为所动,腓腓皱皱鼻子。
  
  “嘤!”
  
  妈耶!扛不住了怎么办?
  
  当然是选择带上它!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腓腓跟她在榣梧桐林呆了几天,似乎“嘤”声都变雄厚了?
  
  不愧是跟着魔王混的崽!
  
  带着腓腓来到正殿前,一打眼就看到曜渊。
  
  他头佩玉冠,一袭白袍,衣襟上引线绣着飞龙,端正挺拔地骑双头雪狮上,头顶正好一棵仙树,树冠上缀满梨花一样的花盏,孤高赛雪。
  
  曜渊容颜出尘,更像是一尊玉刻的神像。
  
  藏贞放眼打量曜渊仪仗队伍,大部分都是常在主殿晃悠的熟脸。
  
  许是曜渊的心腹。
  
  诶?还有桑芝!
  
  她今日被两个壮硕仙官夹在中间,瑟瑟地站在队伍中,从前飞扬跋扈的神色都有些萎1了。
  
  见到藏贞,咸宁迎上来,眼神犹豫地看了曜渊一眼,又拿复杂的视线盯着藏贞。
  
  藏贞看他一身行装如常,疑惑道:“咸宁不一同去吗?”
  
  他欲言又止,吭吭哧哧半天:“我不去了,仙姬你……你这一路注意安全,我等你们回来。”
  
  藏贞心中计较,依然甜笑点点头。
  
  仙乐起,两排瑞鸟开路,双头雪狮抬起身子,竟有一丈多高。
  
  长长的白毛油亮招摇,颇为威武高雅。
  
  藏贞正好站在桑芝的后面。
  
  桑芝看到她又来劲了,斜着眼讥笑道:“我当你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要跟在我后面!”
  
  藏贞冷笑一声,赏她一个白眼。
  
  只是一个眼风,就让桑芝回忆起那日在大殿吃瘪的情形,当下气虚地“哼”一声,回过头去,留下一个紧绷的背影。
  
  藏贞懒得再管她,只放大五感,留意着周围的情况。
  
  平稳行至四梵天中的常融天,此处笙箫悠扬,高树错落分布,间或有清可见底的溪流蜿蜒而过,泛着粼粼波光。
  
  天人身光相照,金灿灿一片,穿过七彩祥云,落在人身上微微发暖。
  
  四梵天是凡人的升仙途,五彩的云烟带着颂歌一个劲往人脑袋里钻,听得藏贞咧开嘴,闭眼打了个呵欠。
  
  岂料才睁开眼,藏贞就敏锐地察觉到一丝诡异!
  
  远处均匀舒展的祥云突得出现奇异的波纹,她隐约感到脚下的地面出现微微震动。
  
  不过瞬间,队伍最前面的瑞鸟骤然惊鸣,叫声如裂帛,穿破云霄,两丈长的翅膀猛得煽动,卷起一片狂风。
  
  护送的众人终于有所察觉,表情瞬间僵住,脚下不自觉地后退几步。
  
  双头雪狮的前蹄急促地抬起,在空中乱蹬,两个大脑袋分开往两侧乱晃,嘴中发出断断续续的嘶吼,听的人心中发慌。
  
  这是灵兽遇到危险的本能反应。
  
  恐惧,无措,下意识逃离!
  
  曜渊神色却依旧镇静,他迅速扯住缰绳,堪堪稳住身形。
  
  饶是他反应迅速,那雪狮还是带着他后退了半丈。
  
  只听到一个颤抖的声音响起:“保护帝君!撤!”
  
  可惜已经晚了!
  
  脚下的震动越发猛烈,腓腓险些从藏贞肩上震落,她单手将腓腓揣到怀里,皱起眉,警惕地看向前方。
  
  一阵黑气已经迫近!所到之处,芳草尽数枯萎,溪流逆行。
  
  那黑气如同涨潮时的巨浪,滚滚而来,速度之快,飘到人身上,都能切出细碎伤口
  
  众人躲闪不及,慌忙拿起武器,神色戒备。
  
  藏贞眉头一皱,这是魔气?!
  
  地面震动越发猛烈,几个功法弱的仙官被晃得跪倒在地,又颤巍巍捡起武器站起来,弓着身子,看那表情都快哭了。
  
  突然,黑气被一阵凌冽的杀气劈开,空气中的震动如同重锤敲击在头上,压力顺着骨头缝往身体里钻,激得几个仙官喷出鲜血!
  
  藏贞眯起眼,已经暗中在掌中凝聚仙力。
  
  一声雄厚怒吼响起,声波扩散开,黑气中显现出波动纹路,一环一环,不断靠近,仿佛无常靠近的脚步!
  
  方才飘逸浓密的仙草眨眼间变为焦灰,草灰混着魔气顺着风扑面而来!
  
  刹那间,一股强劲的魔气劈头盖脸压下来,似要挤走此处的空气取而代之!
  
  呼吸间,魔气如烈火涌入喉咙!
  
  仙魔本就相冲,再加上来者不善,已经有一小半仙官被牢牢压在地上,抓着脖子,抬不起头。
  
  藏贞封闭呼吸,面色不变,稳着身形看去——
  
  黑烟被杀气撞散,视线中浑浊渐清,只见一只凶兽挟风疾驰而来!
  
  它身形像是老虎,却身披长毛,血盆大口怒张,两只尖锐的獠牙竖在面前!
  
  梼杌?!
  
  竟然是一只梼杌!
  
  梼杌是上古四凶之一,蛮横凶狠,只战,不退!
  
  还能动弹的几个仙官都倒抽一股冷气,心中枯败,已经隐约有感要埋骨此地,但想象死亡而催生的巨大求生欲却让他们下意识跌跌撞撞,拔腿四散逃开!
  
  这可是传说中的凶兽!谁想上去送人头?
  
  竟然没有一个人想着去保护曜渊。
  
  藏贞打量着屁滚尿流的仙官们,又看看雪狮上的曜渊。
  
  狂风吹乱他的衣袍,曜渊神情寒凉地看着逃窜的仙官,嘴角挂着讥笑。
  
  看起来稳得一批。
  
  突得感觉一股力,将她顶风抛出去老远,方才还在队伍后面的藏贞一下子被推到了曜渊旁边。
  
  藏贞猛地回头,才发现刚才还在她前面发抖的桑芝,已经站在后面老远,一边奔逃,一边还回头看她一眼。
  
  那眼神,三分恐惧,三分怨毒,四分幸灾乐祸。
  
  眼前梼杌已经靠近,藏贞这才发现曜渊身边,此刻只剩下她一人。
  
  刚才还祥和澄净的常融天,被梼杌的魔气搅得一片混沌,芳草清香也被烧焦的呛味代替,身上暴露在外的地方都像被无数软刀子攻击!。
  
  凶兽的怒吼并着仙官的哭喊四处回响,五感都因这持续的刺激而麻木,这已经不是仙界,而是地狱!
  
  而曜渊,依然从容而冷清的样子。
  
  还有,孑身一人。
  
  藏贞说不清为什么,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也许是想起原主在魔族浴血奋战的那几年。
  
  原主却幸运些,因为她后来遇到一群誓死追随的伙伴!
  
  记忆中的桩桩件件她奇异地觉得感同身受,看着雪狮上的曜渊,仿佛在看当年风雨独行的自己——
  
  想到这里,藏贞飞快收回视线,旋即转头看着靠近的梼杌。
  
  她唇边勾勒出一个极冷又极艳的笑,不顾空中刺人的黑气,轻轻松松舒展了一下筋骨。
  
  再抬眼时,眼中已经不掩兴奋和杀气,掌间的仙力跃跃欲试!
  
  今日正好,活动活动筋骨!
  
  狂风并着黑色的烟尘吹开藏贞的裙摆,她浑身的威势丝毫没有收敛,迎着风从容地往前几步,如同一只白色的蝴蝶,即将振翅飞舞!
  
  曜渊一愣,只见纤弱的仙姬,身披一往无前的孤勇,护在他的前面。
  
  一个低等仙姬,竟要对战梼杌?她疯了吗!
  
  他的眼睛一直静若古潭,此刻却激烈波动。
  
  藏贞丝毫没有察觉,她长袖一振,全力施为,白色的仙力逐渐成型,凝为一把长刀!
  
  若是用藏贞的魔体,一拳打一个梼杌不是问题。
  
  但,此时借洛合的身体,她只有六成功法。
  
  为保万无一失,必须等到梼杌靠近,再拼尽全力,速战速决,一击制敌。
  
  梼杌身躯庞大,直奔他二人处来,如同一座移动的小山!
  
  一声怒吼,空气中黑气更加浓烈,好比刀阵剑雨!
  
  藏贞身形不动,嘴角扬起志在必得的笑容。
  
  呵哟,口气很大啊你!
  
  几个没来得及跑远的仙官,直接被这声怒吼震碎了头颅,好似血肉做成的烟花炸开!
  
  她沉住气,按照心中计划,整个人暴露在梼杌的攻击范围内。
  
  魔气越来越浓,脚下的土地开始龟裂,凶兽的怒吼如同腐臭的淤泥,将她越裹越紧。
  
  藏贞皱起眉,绷着脊背,等待最佳时机
  
  梼杌已经靠近,就是现在!
  
  藏贞右手起势,突得感觉怀中一动。
  
  是腓腓!
  
  它竟然顶着这股威压爬了出来,脖子上的鬃毛都被吹得向后贴,耳朵也紧紧扒在脑袋上!
  
  腓腓小鼻子一皱,张开嘴,对着梼杌的方向怒吼——
  
  “嘤!——”
  
  眼前逐渐出现一个薄薄的浅蓝色屏障,梼杌身上的魔气撞到这屏障上,像巨浪被一下拦住,发出“咚”的闷响!
  
  黑色的魔气产生的乱流向四周荡去,远处丘峦应声崩裂!
  
  几个恰好躲在那儿的仙官,当场殒命。
  
  一切发生在瞬间,根本没有逃生的时间。
  
  藏贞一愣。
  
  震惊!腓腓这小可爱还会猛虎怒吼!?
  
  在一片激浪的狂声中,隐约传来一声脆响。
  
  眼前的浅蓝色屏障似乎不堪重负,突得出现一个深色的点,随着梼杌不断靠近,那一点向外延伸成网状,发出“咔嚓”的声音。
  
  眼见就要被粉碎。
  
  腓腓眼神悲壮地看藏贞一眼,任命地缩进藏贞衣襟间,充满了无力感。
  
  它尽力了,嘤。
  
  藏贞心头一软,却不松懈,正要释放右手间的仙力,左手突然被一股力拉起!
  
  眨眼间她已经坐在双头雪狮上,被曜渊紧紧圈在怀里。
  
  藏贞一愣,复转头看向曜渊,只看到他线条凌厉的下巴和皱起的眉头。
  
  曜渊垂眸看她一眼,深邃的声线里压抑着震动:“抱紧。”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