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女配只想搞事业,反派却想HE》作者:发条瓶子

连山话落,众人都肃了神色,大殿内一片压抑的静,似乎空气里含着浓厚的寒意,无法流通。
  
  藏贞挑挑眉,打量着连山和咸宁如临大敌的表情。
  
  这是赏花的表情吗?这是赴鸿门宴的表情!
  
  她上天的时间比原主早,书中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并没有描写,藏贞也不知道这场宴会到底有什么凶险。
  
  曜渊沉默片刻,起身走到殿中,对外传音道:“来人,送桑芝仙姬疗伤。”
  
  此时,桑芝的气焰被咸宁带来的消息尽数熄灭,像是野猫被剪了爪,任由仙官将她扶了出去。
  
  还慌乱地缩了缩身子,努力减小存在感。
  
  曜渊又看了藏贞,淡淡道:“洛合仙姬也先去修养吧。”
  
  藏贞只好收起满脸吃瓜相,施施然行个礼,掩住殿门。
  
  趴在门口的腓腓见到她,亲昵地在她脚边蹭了蹭,又麻利地蹿到她肩上。
  
  藏贞揉了揉腓腓的短毛,又挠了挠它下巴,也不留恋,抬脚就往榣梧桐林去。
  
  嗨,管他宴会背后有什么隐情,雨我无瓜!
  
  趁着大佬在忙,赶紧去探地脉!
  
  榣梧桐林外,藏贞伸出手腕上的玉镯晃了晃,看守的仙官恭敬后退一步,让她进去。
  
  藏贞这才发现,方才在大殿中含着黄色光芒的镯子,里面发亮的纹路全部熄灭,此刻又完全变成了白色,就跟一个质地绝美的普通玉镯没有区别。
  
  活像一副电量不够熄了灯的样子。
  
  藏贞也没多想,只埋头往榣梧桐林深处去。
  
  榣梧桐绵连一片,树干如同玉石,枝叶叠翠,蓝色的花朵若隐若现。
  
  风扬起枝蔓,柔弱的枝条轻轻拍在树枝上,竟然发出了玉石击节的清脆声音,再仔细听,又仿佛夹杂着木槌击打木鱼的声响,两种声线奇妙地融合在一起,只教人心神宁静。
  
  藏贞寻了一棵树,站着不着痕迹地望了一眼守卫,确认这个位置足够隐蔽后,躲在树干背面盘腿打坐。腓腓也从肩膀跳到她的腿弯,乖巧地卷成一团,“嘤”了一声眯着眼养神去了。
  
  她闭上眼,调集体内的仙力,一股热流从丹田发源,顺着经脉一直汇聚到掌心,她两个手掌贴向地面,醇厚的仙力源源不断,顺着地脉发散开去。
  
  九霄长天是天界灵气最盛的地方,是先天帝特意留给独子曜渊的宝地,因此地脉尤其复杂,如同一张疏密不一的巨网,向远处,向深处不断延展。
  
  藏贞上天之后一直在疯狂输出,再加上洛合天资限制,如今探起来比用她自己的魔体慢得多。
  
  不过没耗费一番功夫,又怎么算寻宝呢?
  
  她耐下心来,一边吸收榣梧桐林的灵气化为仙力,一边让仙力顺着手掌在地脉游走。
  
  灵气丝丝缕缕,如同风在空中流动,带起落叶和花瓣,缓缓落在藏贞身上。
  
  藏贞全神系在掌间仙力,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感应到一股能量的涌动。
  
  这股能量场顺着仙力一直投映到她的脑海,藏贞似乎看到一团巨大的红色的光晕,若隐若现,边缘像是水染开的粉红色,越往中心,红色越浓。
  
  是赤艮丹!
  
  就在正东方向!
  
  藏贞心头一喜,虽然只是发现了微弱的能量场,但这一点信息就如同一根线头,有了它就能抽丝剥茧!
  
  可惜再往远处,需要的仙力更多,此刻她有些力不从心。
  
  欲速则不达,眼下她最需要的是好好修炼凝聚灵气。
  
  藏贞将仙力慢慢收回,缓缓吐纳,过了一会轻轻睁开眼。
  
  腓腓白绒绒的身上铺了一层的花叶,感受到她的动作,它皱皱小鼻子,摇头晃脑地抖抖毛,引得两只耳朵乱晃,它睁开圆溜溜的眼睛,整个兽突然呆住,本来柔软垂着的耳朵带着蓝色的呆毛瞬间立起来,一个激灵窜出去。
  
  藏贞疑惑地扭头看去,险些一下歪倒。
  
  曜渊正姿态风流,懒散地屈膝坐在她边上,撑着腮看她。
  
  玛德!吓老子一跳!这人什么时候来的?!
  
  好不容易稳住身形,藏贞深吸一口气道:“帝君何时来的?”
  
  曜渊并没作答,只隔着两层衣袖抬起她的手腕。
  
  他手指微凉,带着一层茧,轻轻搭在她的经脉处。
  
  腕间的玉镯好像来了电,又开始发出黄色的微光,隔着薄薄的布料照在曜渊指尖,更显他白得透明。
  
  “没来多久。”
  
  藏贞看着曜渊肩头的榣梧桐花叶,怀疑地看着曜渊:我看起来很傻吗?
  
  曜渊轻笑一下松开藏贞道:“仙姬似乎有些透支。”
  
  藏贞按下疑惑,害羞地将手腕缩了缩:“是有一些。”透支,往往在过度劳累之后。
  
  飞快地看了曜渊一眼:“洛合没用,昨晚挡了谪仙鞭,还没缓过来。”
  
  说完又像生怕被误会似得,急切补充道:“但洛合绝不后悔!能帮到帝君,我很开心。”被自己的演技感动了!
  
  曜渊神色高深地抿抿唇,抬起右手两指,指尖缠绕起深蓝色的仙力,虚虚点在藏贞眉间。
  
  两股原本缠绕在一起的仙力舒展开来,直直地渗入藏贞的眉宇,她只觉得一股暖流向身体里蔓延开。
  
  那股暖流如同沉静的水,抚平她经脉中因为仙力不续造成的干涸,原本有些紧绷的身体被这股仙力一点一点治愈。
  
  才半盏茶时间过去,藏贞已经感觉身心焕然一新,仙力是前所未有的充盈。
  
  曜渊面色从容,损耗了这些仙力对他好像没有造成任何影响,缓缓将手收起道:“算是本座报答仙姬了。”
  
  藏贞神色动容,心中忌惮:“帝君对洛合真好!”
  
  曜渊内力究竟深厚到何种地步?
  
  风起林间,恰好有瑞鸟飞过,五彩翎羽在穹顶日光下折射出条纹状的光华,落在曜渊身上,更显得他深不可测。
  
  曜渊敛敛袖子,换了个话题:“仙姬可曾见过鸢尾昙花?”
  
  藏贞眨眨眼:“并没有见过。”
  
  曜渊漫不经心地换了个姿势,面对着藏贞,坐近了些:“蒙造化天佑,四梵天中鸢尾昙林百花齐放,如此盛景,千年不遇。天帝设宴,三日后广邀群仙。仙姬可愿意随本座去散散心?”
  
  一副约心上人出门游玩的风流态度。
  
  藏贞:特么要不是刚才我也在大殿,老子差点就信了!
  
  涉险看花有什么好?她可以选择留在榣梧桐林吗?
  
  感受到藏贞的迟疑,曜渊语气低沉几分,眼神一片冰冷落在她脸上:“哦?仙姬不愿意?”
  
  藏贞沉默,那宴会一看就有诈,曜渊想坑她?
  
  说完移开视线,四下扫扫,状似无意道:“仙姬,总不会是离不开这片林子吧?”
  
  闻言,藏贞只感觉后背一阵冷意窜,莫不稳曜渊的脉,只能道:“……当然好!”
  
  强龙不压地头蛇,洛合一个仙官,总不能真的违抗上峰命令。
  
  说完笑着侧侧头,又羞涩地埋下脸:“洛合当然愿意同帝君一起去。”
  
  还是他对洛合爱到这个程度,片刻都不想分开?
  
  藏贞飞快与曜渊对视一眼,所以在他生人勿进的寒冷气场下其实藏着一颗纯情的心?
  
  曜渊眼角微不可查地抖了一下,没再说话,随意地靠在树干上,视线放远。
  
  藏贞体内仙力蓬勃,跃跃欲试,想要继续探地脉,她小心翼翼地瞥了曜渊一眼又一眼。
  
  这人怎么还不走?
  
  她试探道:“我再调息一下,帝君不必管我。”
  
  曜渊好像没听出她的弦外之音,声音低沉道:“陪你。”
  
  一时间两人比肩坐着,只余榣梧桐林窸窣声响,如同松涛层层波动的声音,夹杂着一点风铃的脆响。
  
  腓腓见曜渊不走,壮着胆子,四条短腿一步当做两步走,匍匐着蹭到藏贞怀里,又转了个身,拿着白屁股和长尾巴对着曜渊,圆脑袋蹭了蹭藏贞的前襟,又满足地“嘤”一声,把自己翻个面,将滚圆的粉肚皮露出来。
  
  藏贞弯着手指挠着腓腓的肚皮,没话找话道:“帝君今日为什么不杀那个魔族?”
  
  今天看似是她从桑芝手上救下了那个魔族,可是实际上,在九霄长天,决定生杀的是曜渊。
  
  也就是说,如果曜渊想杀人,她顶着洛合的壳子,不一定拦得住。
  
  她才不信自己三言两语就能左右曜渊的决定,他这样的人,无论做什么事,都一定有自己的想法和用意。
  
  藏贞看过书,了解连山虽然不喜魔族,但不会滥杀无辜。
  
  但是反派曜渊,不应该是宁可错杀也不放过吗?
  
  阳光投在曜渊脸上,他睫毛下的浓影懒洋洋地扇了扇,简洁道:“没必要。”
  
  藏贞一愣,因为那个魔族并没有构成威胁,所以没必要杀了他吗?
  
  或许,在曜渊眼中,不分是仙是魔,只分是敌是友?
  
  发觉自己想得远了,藏贞低头笑笑,突得想起什么:“听说帝君难以入眠?”
  
  曜渊闻言转过头,视线探究。
  
  藏贞提议道:“昨夜看到了冉遗鱼,专治失眠,我给帝君烤两条?”
  
  就当谢谢他愿意放那个魔族一马。
  
  曜渊眼中多了几分兴味,轻声笑笑:“好。”
  
  得了同意,藏贞干脆利落捞了鱼,问曜渊要来调味,随便垒了个石头灶,一个弹指就生了火,又撩着裙摆一甩,将繁复的外裙的裙裾直接塞到腰带里,熟练的蹲下开始烤鱼。
  
  鱼的油脂顺着穿着鱼的竹条落下,发出噼啪的声音,藏贞细细撒上盐末,托着腮看着火。
  
  上天赴宴,车辇随从都需要安排,咸宁正来寻帝君定夺,远远就看见自家帝君跟一个娇小的仙姬蹲在一起。
  
  帝君玉树临风,仙姬小鸟依人,双璧如画。
  
  如果忽略顺风飘散的油烟和两人此时不甚端庄的姿态的话。
  
  藏贞感受到视线,下意识看到咸宁的褐袍,她拧过身子对咸宁招手:“咸宁快来!一起吃鱼啊!”
  
  咸宁这才看清是洛合仙姬,一下愣住,胸中涌起暖流。
  
  自东极帝君上任,重视礼乐形制,是以当代仙姬一个比一个优雅娇矜,每时每刻都要保持风姿仪态端庄优美。
  
  露天席地,仙姬亲手烤鱼属实惊世骇俗!
  
  上次听闻有仙姬亲自烹饪,还是东极天帝辛劳染疾,帝后亲自为天帝煮粥养身了。
  
  这段鹣鲽情深的佳话传遍仙界,众人翻着花称颂了百八十年。
  
  咸宁越想越感动,如果有仙姬愿意为你下庖厨,那她对你一定有一份真情吧!
  
  藏贞看着咸宁迈着碎步走来,看自己的眼神越发慈祥和蔼,有些莫名:“这是冉遗鱼,正好治失眠,我烤了半个时辰了,快好了……你有事吗?”
  
  咸宁更加欣慰。
  
  听!多么贴心的仙姬!他只随口提了一句帝君难眠,洛合就记在心里了!
  
  咸宁提起袖子蹭了蹭老脸:“仙姬左手火钳,右手烤鱼,你热情大方,青春洋溢,蹲在这里半个时辰,就是为了让九霄长天的家人们睡个好觉。老臣感动!”
  
  藏贞:……我好像就烤了个鱼而已?????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