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女配只想搞事业,反派却想HE》作者:发条瓶子

藏贞话音才落没几息,人已经行至树林中。
  
  按照原剧情,今天在榣梧桐林,洛合会被狰兽攻击,反派曜渊正好来一出英雄救美,芳心错付。
  
  到时候,男主连山和曜渊并一众仙都绕着洛合转,正好是藏贞趁虚而入偷赤艮丹的绝好良机。
  
  她心中算盘打得叮当响,嘿嘿嘿嘿,我这小机灵鬼真是个天才!
  
  赤艮丹是造化灵气孕育,地脉虬结所生。书中只写赤艮丹在榣梧桐林,却没说在哪一棵下,藏贞只能顺着地脉一一探索。万幸虽然才穿书过来,功法倒是依然趁手。
  
  榣梧桐林在九霄长天边缘,风光自然,灵兽遍布,仙一般不会来,然而天界藏龙卧虎,今日仙魔大宴,戒备森严,藏贞不敢掉以轻心,还是谨慎地下了个障眼禁制。
  
  她单手撩开裙摆蹲在地上,一手摸在地面,气沉丹田,一念起,体内魔气汇聚掌心,魔气呈黑红色互相缠绕,深厚的魔气源源不断从掌间涌出,顺着网状的地脉蔓延开。
  
  藏贞正凝神探查,突得耳朵微动,眉间业火猛跳一下。她分了一缕神向外看去,原来是障眼禁制外有人来了。
  
  一位仙姬由远而近飘然而至,柔柔弱弱,一袭白衣丁点灰尘都不沾,圆圆的桃花眼欲语还休,眼波无辜天真很是勾人。
  
  哟,这不就是仙界第一美,本书女主角洛合仙姬吗!
  
  果然!有古早虐恋女主的内味了!
  
  不得不说,洛合一颦一笑简直自带柔光滤镜。不论身份如何,但凡性别是男的,都对她有浓浓的保护欲,恨不得将这朵小花笼在自己羽翼下,不让她遭受星点风雨。
  
  没办法,古早言情不就是这样,谁弱谁可爱吗?
  
  洛合仙姬身后跟着一个顶多算清秀的神君,那神君原本伸手扯住洛合胳膊,惹得洛合仙姬回头含羞带怯地看他一眼,神君发现不妥赶忙放开手,面上倒是很诚实地显示出几分不舍:“是……是小仙唐突了,小仙本来是与仙姬互通书信便满足了,只是……只是小仙实在忧心,这才来见仙姬。”
  
  神君眼神略带几分急切,忙从怀中掏出一沓信笺自证身份:“上封信中仙姬所说的族中种种,小仙读了着实担心,她们是欺辱仙姬良善,仙姬还要替她们说话!”
  
  藏贞眼角跳了几下,这么厚的信得是鸿雁传书了多久?这算是仙侠版本的线上交友线下面基吗?
  
  藏贞功力深厚,哪怕隔得远也看到了洛合仙姬眼中蓄满惊讶,睫毛忽闪,一下再一下,像是终于想起上封信中说了什么:“怎么会呢?族人收我仙丹,是为帮我摈除外物诱惑,让我稳扎稳打好好修炼呀!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他们呢?你再这样胡说八道,我要生气了。”
  
  美人薄怒,眼边有泪珠将落未落,将嗔未嗔,饶是藏贞同为女子,也不得不赞此情此景甚是美丽,世间恐怕罕有男子能够抵抗。
  
  果然,神君哪里受得住美人如此垂泪,赶紧从袖中掏出一瓶仙丹:“仙姬若不嫌弃,先拿这些应急吧。”
  
  洛合面色微红,眼神闪烁,二人推让几分,洛合才收下,她眼神染上几分俏皮,扭身将瓶子仔仔细细放到广袖深处道:“洛合在此谢过神君了,神君待洛合这样好,就像洛合的哥哥一样。以后你我就以兄妹相称,你说好不好?”
  
  当时藏贞看书就觉得洛合仙姬柔弱娇美,又不乏活泼,看似是按照一众仙君的喜好建模。但从藏贞这个现代女性读者的角度看,洛合跟所有男仙都不清不楚,把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的精神贯彻得淋漓尽致,有事只要泪哒哒地看着男仙,就会有人帮她出头。而碰到不属于她的好处,她也拿得毫不手软。
  
  如今亲眼见证,藏贞不得不承认洛合的美貌和手段加在一起,杀伤力够大。
  
  神君被好人卡当头一砸,还没缓过来,就听到远处有兽鸣,声音如同石头互相敲击。
  
  藏贞定神远望,有兽形状若赤豹,长着五条尾巴和一只角,原来是狰。
  
  她心思电转,曜渊帝君英雄救美的时候要到了。
  
  虽然前期曜渊调动内息化为外功的能力很有限,但其内力深不可测,并一双慧眼洞察力极强。念及此,藏贞又将障眼禁制加了几层,内力催得更急探得更远。
  
  她匀一分神识留意着洛合的动向,眼见狰向二人处去,五条长尾一甩,神君身形一闪,护在了洛合面前,身上当下被狰尾打出皮开肉绽五条长痕,不堪剧痛,眼一闭晕了过去。
  
  洛合彻底暴露在狰面前。
  
  吼声由远而近,狰迈开腿奔来,行动间卷起的气流,把一路仙草连根拔起。
  
  洛合平日里修习懈怠,实战经验又少,从未见过这样挟风带威的阵势,当下哪还记得掐诀,竟是愣住了!
  
  藏贞眼见狰越跑越近,障目禁制都随它的吼声微微震动,而洛合眼睛圆睁,眼中水汽氤氲,当真生死悬于一线!
  
  藏贞不慌不忙提起障目禁制,往侧面挪了挪。
  
  溜远点免得被波及。
  
  岂料下一刻,本是直线奔袭的狰突得偏了路线,擦着洛合而过,步伐间的风将洛合卷了个跟头,一屁股栽在地上,然后不偏不倚地向着藏贞的方向冲来!
  
  藏贞心底暗骂一声不妙,左手掌间黑红气息交错穿过空气涌向地脉,右手已经掐个瞬行诀,顷刻间便向着另一侧掠去。
  
  然而狰兽似有所感,前足刹住地面,猛得换了方向!
  
  她往西,狰兽往西,她改向东,狰兽也改向东。
  
  藏贞:……??
  
  这狰几个意思??专门搞她??
  
  狰兽步伐越发快,兽身未至,杀气却已扑面而来!
  
  既然躲不开,那便不躲了。
  
  藏贞站定,左手收掌,敛回魔气,又收起障眼禁制,瞬息间运气于掌间,疾风卷起落英。她手腕一转,掌风如有实质,带着劲风拍往狰腹部!
  
  方才还凶神恶煞的狰瞬间飞了出去。
  
  狰一边飞,一边自喉间喷出鲜血,最终重重落地不再动弹。
  
  竟是被藏贞一击就取了性命。
  
  狰兽虽死,藏贞却不感到轻松,本该袭击洛合的狰兽,刚才摆明是冲她去的,剧情怎么变了?
  
  藏贞皱眉,任凭疾风吹得她裙摆飞舞,眉间业火轻轻晃动。榣梧桐的花朵落在她身边时,仿佛要被她的红裙点燃。
  
  穹顶边突然飘入了一朵祥云,藏贞似有所感地抬眸,看见有一位青色衣袍的帝君从云上踱下,姿态从容,气势冰冷,繁复的衣袍随风轻摆。
  
  他高却瘦削,似乎要溶解在风里,剑眉稍微压住眼睛,双眸如同浓夜中的寒星,深邃而锐利,高挺的鼻梁下是似笑非笑的唇。脸色白到近乎透明,将发顶白玉冠都压下去几分。
  
  他停在狰兽边上,眼神凉凉将四周环境收入眼中,又望向藏贞:“藏贞魔王有礼。”
  
  藏贞停下脚步,明知故问道:“你是?。”
  
  曜渊站在狰兽尸体前,眼风扫过瑟缩在一边的洛合,又望向杀气未褪的藏贞,冷声道:“狰兽镇守榣梧桐林,今日倒是头一次发狂。此地偏僻,幸好魔王在此,救下两命。”
  
  嚯,在这等着她呢?
  
  这是暗里问她,平白无故怎么摸到九霄长天这处犄角旮旯地,又做了什么引得狰兽失常呢。
  
  不过曜渊此言倒是提醒了她,莫非今日她暗探地脉,惊动了狰兽,原本要攻击洛合的狰兽才会冲她来。
  
  藏贞想通此处,并不露半分惊惶,只面色从容道:“大恩不言谢。”
  
  在旁边听了全过程的洛合:……??
  
  这位魔王,这是谢不谢的问题吗?
  
  曜渊眼角微跳,尚未再开口,洛合终于受不了自己被忽略了这么久,怯生生开了口:“小仙洛合,方才洛合和义兄为狰兽所伤。洛合的伤还忍得住,可否请帝君看看义兄,他伤重,求帝君帮帮他!”
  
  藏贞略微垂眼看向洛合,只见洛合眼波流转地望向曜渊,眼中就要滑下一滴泪。
  
  出现了!名场面!
  
  正是这滴泪触动了曜渊不知哪个点,从此让洛合一跃成为了这位大反派的心头朱砂痣!
  
  书中剧情虽迟但到。
  
  藏贞心底冷笑,面上却不显,在曜渊看向洛合之前就突然出声:“原来是曜渊帝君。”
  
  曜渊果然没有再去看洛合,而是神色莫测地将目光投在了藏贞身上。
  
  藏贞面露不悦:“都说仙界礼法周全,我过去还当了真。今日一见,不过如此。我与帝君说话,区区仙君也敢插话。这要是在我魔界……”
  
  她没说完,只对着洛合微微笑了一下。
  
  洛合脸上将落未落的爱情之泪凝固在了原地。
  
  她感觉到了温柔却不加掩饰的杀气。
  
  洛合惊惧地看向曜渊,心道魔王都要骑到自己头上来了,神君您也不管管吗?却见曜渊根本没注意她的模样,反而视线一直是落在藏贞身上的。
  
  换句话说,他根本从头到尾都知道这个魔王的杀气,却根本没有想要为自己出头!
  
  洛合觉得自己脸上的爱情之泪,融化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