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女配只想搞事业,反派却想HE》作者:发条瓶子

众人踏上去,冰筏稳稳铺在水面,丝毫不见晃动。
  
  泫潇弯弯的眉眼一挑,满不在乎地揉了揉鼻尖,就见从水底浮上几个青色的乌龟,嘴里冒着泡,抻着短腿凫到冰筏下面。
  
  龟壳纹理繁复,透着古朴风雅,一队老乌龟轻轻顶住冰筏,驮着众人向水面更开阔处去。
  
  夹岸一片蓊郁,高低错落的嘉树在阳光下显出不同浓度的绿,水面平静,暖意融合。
  
  藏贞闲着无聊,蹲着用指尖隔着冰筏戳乌龟。
  
  她有节奏地敲着敲着龟壳上的冰面。下面的古龟不胜其烦,梗着脖子,连翻几个白眼。
  
  天光逐渐强烈,反射在如水磨镜面的河上,明晃晃辣眼睛。
  
  泫潇被晃得烦了,随手一抬,冰筏四周的河水开始涌动,迅速向竹筏后方合拢,身后猛地出现一片水幕,那水幕不断升高,长到比泫潇高两头时突得一拐,折出一个直角,向着与河面平行的方向延伸出去,变成一个凉棚遮在众人头顶。
  
  四周仙力磅礴,水流逆行卷起一阵阵风,向岸边荡去。
  
  清风带着水汽的凉意扑面而来,泫潇这才舒展了皱起来的粉圆小脸。
  
  藏贞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凉棚,又看了看站的笔直的曜渊:“噗!”
  
  曜渊头顶的白玉冠顶穿了水凉棚。
  
  透过水幕看,发髻顶随着水幕的波动而歪歪扭扭晃动,就像头顶一块哈哈镜。
  
  曜渊似没有察觉,转头看向藏贞,眼带询问。
  
  藏贞憋着笑移开目光,往岸边远眺。
  
  曜渊又一脸莫名看向泫潇。
  
  泫潇仰着头,满脸桀骜不驯,嘴瘪成一条线,衬出梨涡来:“你竟比我高这么多!”
  
  曜渊这才发现不对,微微仰头,额发果然触到水幕,沾了水珠。
  
  一脸无语地望向藏贞,竟发现她已经变了脸色。
  
  方才的活泼戏谑全然不见,只剩下一双黛眉拧在一起!
  
  她站起身,肃容道:“此处有异!”
  
  “你们看左岸和右岸的树”,她伸出手指了指。
  
  方才泫潇聚水,在两岸卷起乱风。
  
  左侧的树随着风势胡乱飞舞,枝叶拍击,发出沙沙的声响。
  
  再看右边——
  
  同样是茂密的仙树,却只有小幅度的摆动!
  
  屏息留意,树左右摆动的范围如同被设定好了一样,不论风势强弱,枝叶只是诡异地在那小小的角度中摇动。
  
  水面上瞬间安静,三人飞快地对视一眼,都看出其中古怪。
  
  泫潇皱眉,立掌向右岸拍去,掌风刮着水面出现一层一层的浪花,狂风直扑高树而去——
  
  水浪灌入树林,砸起雾蒙蒙的水汽。
  
  而右岸的树,还是在那预设好的幅度中!
  
  微微左摆,微微右摆,无限循环……
  
  曜渊往前一步挡在藏贞身前,当机立断道:“此地不宜久留,全速向前。”
  
  泫潇也不想节外生枝,点点头,嘴里念出一串含糊的音节,冰筏下的龟如闻号令,龟甲发散出青灰色的仙气,猛地加速。
  
  腓腓险些从肩上滑落,藏贞眼疾手快,拉住腓腓的尾巴,手腕一抖将它甩回肩头。
  
  众人不再说话,只警惕看着四周。
  
  右岸的树还维持着奇诡的摆动幅度,如同封在盒子里的古钟摆锤,脱离空间的禁制,僵硬地持续着节奏。
  
  两炷香时间过去,面前的河流依然无限延伸,仿佛看不到尽头。
  
  藏贞的神色越来越沉,刚要开口,已经听到曜渊冷冷清清的声音:“停下,上岸看看。”
  
  泫潇一顿,下意识问道:“敌明我暗,我觉得还是先回九霄长天再说吧?”
  
  藏贞拍了拍泫潇:“咱们出不去了。”
  
  点点下巴,示意泫潇:“这棵树我看到三遍了”,又补充道:“它树冠发叉,很特别。”
  
  一路直行,藏贞渐渐也感觉到不对,暗暗定了一棵树作为参照物,才发现他们看似前进,实则有无形的力量,将他们不断重置到出发点。
  
  像鬼打墙!
  
  又像是在莫比乌斯带上蒙头前进的蚂蚁,一味向前也只是在空间的迷宫里打转,根本没有出路。
  
  若要出局,必先破局!
  
  泫潇闻言一惊,旋即镇定下来,口中吐出法令,乌龟带着他们往右拐。
  
  河面不宽,乘风破浪,不过须臾,已经到了岸边。
  
  泫潇先跳下冰筏,在岸边探了探脚下虚实,复回头向曜渊和藏贞示意,让他们下来。
  
  河中的水汽蒸腾,岸上萦绕着淡淡的迷雾,远处有尖锐兽鸣隐约传来。
  
  身在林中,却丝毫感受不到生机勃勃的活力,反而处处透着沉寂。
  
  藏贞小心地打量四周,掌间已经凝起仙气,做好应对不测的准备。
  
  突然,眼前伸来白色衣袖。
  
  她抬眼对上曜渊的视线,他沉声道:“抓着我的手腕,走在后面。”
  
  又补充道:“万事有我,不要妄动,知道吗?”
  
  曜渊这是,对她有了好感,想要保护她?
  
  嗨,一切都在不知不觉按照剧情走呢。
  
  藏贞眨眨眼,语气甜蜜道:“谢谢帝君,洛合知道了!”
  
  曜渊叹口气,垂下眼眸:“说你知道了。”
  
  藏贞实名制困惑,只当曜渊突然耳背了,脱口而出:“你知道了?”
  
  曜渊眼神无奈:“……”
  
  藏贞反应过来:“噢噢噢噢,我知道了!”这和她刚才那句不是一个意思????
  
  曜渊终于满意了,眉眼舒展开,手腕向藏贞眼前送了送。
  
  藏贞从善如流地握住他的手腕。
  
  冰冰凉凉,充满力量。
  
  曜渊转过身向前走,毫无芥蒂地把自己不设防的背后展示给她。
  
  藏贞安安分分走在他身后,神思波动。
  
  不论是从前还是现在,她事事靠自己。
  
  从前负责一个项目,队友都偷懒溜走,自己通宵不睡肝报告,有过;原主为了族人单枪匹马镇守城门,寸步不退,也有过。
  
  这样被人护在身后,却是第一次。
  
  感觉有点……新奇?
  
  她发呆地看着自己的手随着曜渊的步伐摆动,手腕上的白玉镯子晃来晃去。
  
  突得一下,莹白的玉镯闪出黄光,她才回神。
  
  今早还没亮,怎得突然又亮起来了?
  
  这玩意难道是太阳能的?
  
  虚虚地瞥了曜渊背影一眼,藏贞撇撇嘴。
  
  啧!镯子随主,奇奇怪怪。
  
  复杂的情绪因这一闪而消退,藏贞打起精神看着四周。
  
  往林深处走,水汽渐渐散去,鼻尖的雾蒙蒙的钝感褪去,这林中竟是一丝草木香气都没有!
  
  耳边枝叶摩擦声保持着稳定的频率,古怪的兽鸣时远时近。
  
  骤然传来窸窣响声,众人目光齐齐向声源处射去!
  
  一群灰兔从草丛中探出头来,走在最后的泫潇低呼:“这他妈……”
  
  那些灰兔毛发如同干草灰败,稀拉拉地裹在嶙峋的骨架上,混沌的双眼因为干瘦而向外突出,发着黯淡的红光。
  
  活像一架架披着兔皮,游走在阳间的骷髅,满身死气,只有眼中闪着疯狂地亮光!
  
  是饿急垂死时,看到猎物的疯狂和兴奋。
  
  仙界灵兽本来体格就偏大些,这群僵直的灰兔挡在路中间,藏贞只觉误入了行尸走肉现场。
  
  大片仙林中,植被茂密,本该灵蕴不凡,怎会养出这群饿死鬼模样的灰兔?
  
  腓腓趴在藏贞肩上,爪子猛地扣住她的肩膀。
  
  它打小生在九霄长天,见到的仙兽朋友们,一个赛一个的油光水滑,珠圆玉润,哪里见过这样半死不死,形状骇人的动物?
  
  当下一惊,如临大敌,张嘴猛地一声:“嘤!——”
  
  竟是被吓得放了大招!
  
  浅蓝色的屏障如同一把大伞,陡然弹开,须臾又变成一个大泡泡,将众人护在其中。
  
  那些灰兔本就饿得奄奄一息,还不等大泡泡靠近,已经软软地摊死过去。
  
  腓腓贴着藏贞耳边吼得不遗余力,耳朵炸起来,眼睛瞪得溜圆,一直将泡泡撑到极限才停嘴。
  
  泫潇头一次近距离看腓腓发功,平时软糯的小崽此刻有了作战灵兽的威武气质,她最喜爱骁勇霸气的灵兽,当下颇为欣赏道:“这小玩意有点意思!”
  
  藏贞皱着脸歪过脖子,揉了揉被震得嗡嗡响的耳朵,甩甩头,夹着腓腓脖子上蓝色的鬃毛将它提到面前抖了三抖,冷着脸看它。
  
  腓腓见她面色不善,耳朵马上贴在脸庞,伸出粉色的舌头舔了舔鼻子,乖怂到了极点,垂着眼弱弱道:“嘤~”
  
  泫潇:“……当老子刚才没说。”
  
  藏贞屈起手指,对着腓腓连弹了几个脑瓜崩,耳边的轰鸣声好歹散去,就听曜渊低沉道:“看前面。”
  
  浅蓝色的大泡泡本来是韧度很高的完美球形,却在前方被压瘪了形状。
  
  圆弧表面被挤成一个平面,就像是一个皮球拍在墙上。
  
  透过泡泡望去,能看到远处错落的密林,仍然维持着小幅度的晃动!
  
  此时,“啵”一声,泡泡失去了效力,碎成一块块浅蓝色的薄膜。
  
  这些薄膜没有均匀散开,而是贴到被压扁的位置!
  
  浅蓝色的余光,勾勒出一个不见边际的平面!
  
  众人快步向前方去,曜渊伸出手指在平面上一压,远处的树木出现一圈变形的凹点,扭曲的光影呈环状扩散开,他抬起手,一切又恢复原样。
  
  藏贞用手掌在这平面上狠狠压着滑动,树影随着她的动作变形又回拢。
  
  这是个液晶显示器吗?
  
  泫潇沉吟片刻,眼神一亮,看着曜渊低声道:“衔尾镜林阵!?”
  
  曜渊拧眉,嘴角勾出邪魅的笑容:“天策军……”
  
  天策军?
  
  藏贞心头一震,剧情提前了!

网站:晋江 原文地址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