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战场指挥官!》作者:腿毛略粗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7月24日13:43:40 评论 738 次浏览

连胜的脸枕着自己的长剑,冰冷的触感通过皮肤传入她的血脉。眼睛虽然阖着,但是思绪不停转动。
没有武器,没有粮草,没有支援。他们要怎么渡过这个冬天?要怎么淌过最冷的冰河,回到故土的家乡?她还有多少兄弟?他们的将士作战逃亡只能用腿,而对方却骑着自己朝廷赔出去的良驹,究竟能不能逃过敌军的围捕……
紧密而来的马蹄声,通过土壤传入她的耳际。伴随着心跳越发急促、清晰,像擂鼓般阵阵敲响,即将刺破她的耳膜。

“跑——!”
一句话尚未吼出喉咙,连胜倏然睁开眼。
入目是透明的窗台,明媚的阳光正照在她的手上。
□□不是泥泞的土地,枕着的也不是冰冷的刀剑。连胜一瞬间有些恍惚。
是梦。

来到这里已经有段时间,她还是不停回忆起自己的过去。
一面是铁马冰河的人间战场,一面是安稳平静的未来社会。她不知道跨越了多少年,来到了这个地方。而这个地方太过陌生,她始终融入不了,只是在扮演自己的角色。

连胜摸着自己的脖子,略微失神地看着窗外的景色,外面响起三下有节奏的敲门声。
一女声喊说:“快起床了,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吗?”

连胜看了眼床头的光脑,抬手擦干冷汗,用力揉了把脸,才掀开被子起身。

现在是联盟新历335年。马上就要举行联盟大学军事学院的实战演习,所有学院学生每学期强制参加。
包括她——大三军事指挥系的新转系生。

连胜拖拉地从楼梯上下来,整个人透出一股萎靡不振的气息。
太松懈了……这样的日子她实在是很不习惯。

连胜的母亲——林冽,一位长发的干练女人,正坐在餐桌前,翘着一只脚,带着一丝不满道:“如果你不喜欢军事学院,那就重新申请转学院吧。指挥系不是一个可以给你混日子的专业。”

连胜偏头看了眼墙上挂着的照片。里面两人身穿军服,胸佩勋章,一脸张扬。再看自己,浑身瘦弱,手臂毫无力量,一看就知道缺乏锻炼。
不禁撇撇嘴,真是让他们失望了。

连胜也在餐桌旁边坐下,拉伸了一下手臂,简略答道:“不。军事挺好。”

林冽看了她一眼,没有继续说话。
她们一天加起来的话,也不会超过三句。今天早上的已经达标了。

林冽抓起椅子上的衣服,套在外面,又抓过桌上的钥匙,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拿起你的早餐,我先送你去营地,然后我要回研究院了。”
连胜停下四处窥觑的眼睛,顺了桌上的面包,跟在她身后出门。

一言不发地走进飞行器,系上安全带,然后等待起飞。
连胜闭上眼适应了一下。

如果大梁也有这边的技术……不,只要有一架这个东西,她就可以直接撞出一座城来。
连胜想到这个,不禁眼神一黯。
忽然间来到这里,不知道那边的自己又怎么样了。

窗外景色晃眼而过。连胜还在平复心情,飞行器就已经到了地方。

联盟大学的实战演习并不在学校举行,而是校方租用的一座山林。
根据连胜查到的资料,这座森林最大程度地保持了原始的地形和外貌。听起来非常适合连胜,她很满意。

林冽将她在营地放下后就直接离开了,留下连胜一个人在这边处理。
连胜对学校的人不熟,学校的人对她也不熟,因为她是今年新转系的学生。只是她的存在太过特别,所以走到哪里,都有几道视线盯着她。

好在这边的文字与她过去用的非常相似,她对着网上的字库学习了一遍之后,能认得九成。
照着营地标注的指示,过去物资点领了帐篷和地图,然后艰难将东西拖回各系划定好的区域。

那些装备物资挺沉的,或许说是连胜太缺乏锻炼了。她一路拖过了三个聚集的营地,也没见一个人过来帮她。

指挥系的一片人住在临河的空地。
连胜放下东西,去河边考察了一下,然后选择了地势较高,位置偏远的地方扎营。
作战的时候,要驻扎在远水,居高,向阳之地。这是时刻的警惕。虽说这边没有什么敌人来犯,但要是下个雨,半夜涨水,下面的人多半得给淹了。
位置选定后如果要移动她觉得相当麻烦,还要争抢,谁也说不定什么时候会下雨,不如干脆找个安全点的位置。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这玩意儿怎么用来着?

连胜一屁股坐在帐篷上,仔细研究着手里的说明书。许久后抬起头深深叹了口气。
她来的时候已经算晚了,又四处溜达一阵,磨蹭了很久。其他人都已经搭好帐篷,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讨论,就她仍旧保持着打包的状态。
正准备找人去问问,就听远处吹起响亮的哨声。
所有人听见哨声,起身往前方集合。连胜跟着丢下手里的东西,插兜快步跟了过去。

集合的地方非常开阔,器械完备。类似于以前的演武场。
旁边立着几栋建筑。从刚才的地图来看,应该是医务室,食堂,供电所,还有教官们的宿舍。这里面设备齐全,以应对各种突发状况。

众人整齐站成数排,连胜滥竽充数的挤进了队列。
前方已经站着一位身穿迷彩军装的军人,旁边还有十几队和他们一样的方阵。

“指挥系大三的同学你们好,我是你们的教官,我姓付。从今天开始,我将负责你们为期十五天的实战演练。”付教官铿锵有力的吐字,然后绕着他们开始打转,继续说道:“我说的话就是军令,你们必须绝对地服从。既然你们是指挥系的学生,那么应该知道……”

他正着走到连胜的面前,话头戛然而止。
两人四目相对,没有下文。
众人齐齐盯向连胜。

付教官皱眉道:“你的军装呢?”
连胜:“包里。”没来得及换。
付教官先忍着没发火,毕竟才见面不到一分钟。下巴一点说:“去换了。”
连胜听命跑了回去。

连胜的帐篷还没搭好,又不好荒郊野地地换衣服。直接将布铺开盖在自己的头顶,然后摸黑把衣服给换了,又迅速跑了回来。

她回来的时候,正好听见付教官在吼:“我刚刚说的话,都听见了没有?”
众生大声回道:“听见了!”
连胜蒙头跑回自己的位置。

“站住!”付教官对着她怒吼道,“我刚刚说了,回队要喊报告,你在干什么!”
连胜扭过头:“……我刚刚不在。”
付教官:“……”
付教官刚想说现在喊,连胜已经快他一步走出来,喊道:“报告!”
付教官:“……”
这口气憋在心里,就实在太不痛快了。

付教官示意她回队,然后转身令道:“全体都有!散开,坐下!”
众生熟练的散开围成一个圈,前后几排错开位置坐下。
连胜坐在中间一排,咬着手指,听前面的人讲话。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实战演习,既然你们是大三的学生,我想我也不用说很多。”付教官扯起唇一笑,“来了这里,不脱层皮,都对不起这座山。是吧?”
众人凛了凛。显然回忆不是这么美好。

付教官巡视一圈,最后一眼盯上了连胜。
这人真的是……太!丧!了!一脸无所谓没有兴趣的麻木表情,没有丝毫的紧迫感。

于是付教官指着正无所事事坐着的连胜说:“像你,细皮嫩肉的,虽然是女生,但不代表这里有任何人会优待你。”
连胜忽然被点名,放下手,不屑挑了挑眉:“哦?”
付教官又看了她一会儿,问道:“你真是大三的?”
旁边的学生解释说:“她是这学期刚转来军事学院的。”
付教官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点头,深有意味道:“请好好珍惜这最后的时刻。”
他觉得忍耐不了一天,这个女生就要重新转系走了。每年这样忽然脑抽想不开的学生,都会出现几个。

连胜一直保持着面无表情的状态,对他的话没有给出任何回应,似乎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付教官顿时有些尴尬,却依旧盯着她的眼神。
就见连胜抬手打了个哈欠,继续放空状态地看着远处。
——是真的没把他放在心上。
众生察觉到教官的怒意,也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移开视线。

付教官脸色微红,咬牙。
这么快,就有人,来挑战,他的威严。
这女生真是好极了。

他正在继续介绍实战演练后面的安排,旁边一位教官笑嘻嘻的走过来问:“怎么样?付哥,要不要跟新兵来个积分争夺赛?”
连胜两手抱胸,垮着脊背,默默旁观。

付教官和他交流了两句,回身问道:“怎么样?大一的新生,比不比?”
众生选择沉默。
“逃不掉的终归逃不掉啊,跟大一的比总好过跟大四的比吧?”付教官直接替他们做了决定,“对阵大一单兵作战系,现在举行积分赛!”
众生顿时哀嚎。
竟然是单兵作战系!

连胜不明所以,问旁边一位男生道:“什么叫积分争夺赛?”
对方摘下帽子理了理头发,此刻也很是萎靡,三两句解释道:“两两对打,赢了得分,输了倒扣。”
另一个人小声道:“居然是单兵作战系,简直要了老命。可千万别抽到我。”
连胜眼睛一转,又问道:“打架?”
那人轻斜了她一眼:“害怕?”
连胜抖起腿,终于来了点兴致,笑道:“呵呵,有意思。”

单兵作战,特指作战能力强的士兵。他们体能超群,素质顶尖,以一敌十。单兵作战系,就是特选的暴力武装专业。
虽然对方是大一的学生,但耐不住他们是全学院最弱鸡的专业。

“大家可能还不认识,有必要好好互相了解一下。实战演习的光荣传统,积分争夺赛,最好的方法现在来了!”付教官指了一个人,然后喊道,“从这里开始,一到四报数!”
一圈绕着一圈,分出了四批次的人员。留下报数为“三”的学员,其余人清场后撤。
连胜幸运中标。

随后对方也推选出了四分之一的成员,加入他们这个被选中的行列。
积分交换赛采取的是一对一互相挑战模式。为保公平,双方参赛人员依次上台挑选对手。

军师指挥系的学生放出去,哪一个都是炮灰,简直是刷分的神器,尤为珍贵。
指挥系里的女生,那就更珍贵了。闪亮而跳动分数。
在这一干闪闪发光的分数里,连胜这样毫无肌肉,肤色偏向惨白的女生,就是最亮的那一颗。

教官随手点了一个人到中间,问道:“第一个选谁?”
那是一个作战系的学生,他抬手指了一个方向。
连胜还在整理自己的腰带,没有听见台上的人说什么。一直到旁边的人推了她一把,她才抬起头:“做什么?”
旁边人道:“他要挑战你啊!”
连胜挑眉:“挑战我?”
这么快就轮到她了?

旁边那同志同情的看着她,说道:“不行就快点认输啊,跟这群变态比千万别逞强啊。反正最后咱们系负分收场的也不少,大家都不丢人。”

那青年见她没有动作,活动了一下关节,然后朝她勾勾手指。

连胜又笑了起来。
好极了。

她站起来,周围顿时一片起哄声。
连胜原本是材料工程学院的,学期末的时候忽然想转入战斗类的专业,但因为体能太差直接被刷了下来,勉为其难才加入指挥系。
这是原主的意愿,不过也恰好顺了连胜的意。
只是,在别人眼里,尤其是指挥系同胞的眼里,总觉得她的行为带有那么一点侮辱的意味。是以对她不是非常友好。

付教官咋舌,也猜到了这个不幸的结果。准备好随时叫停,以免连胜受伤。
对面教官跟着喊道:“喂!怜香惜玉一点啊!点到为止,别给我们系丢人!”
众生鼓掌喊口号,大声哄笑。

连胜脱了帽子,又脱了外套,在鼓掌声中清爽走上场。
她站到场上,前脚往地上重重一顿,抬起头,气场陡然一变。
如果刚才还是像和了水的稀泥,此刻就是等待猎食的老虎。凶猛,犀利。
她眼睛上下滚动,探究般地观察对方的四肢。
那对手被她视线一扫,觉得一股渗人的寒气从脚底升起,仿佛被什么东西给盯住了。甩甩头,又迅速将这个想法丢了出去。
开玩笑呢?对方可是出了名的弱鸡转系生。

付教官就站在她的前侧方,看着她的眼神,一时有些错愕。不知道现在的,和之前的,哪个才是他的错觉。
连胜的腰板,姿态,无一不是标准的军人姿态。
无可掩饰的杀气。
是的,那股浑身凌厉的杀气。

对面那男生肌肉发达,四肢纤长。看起来应该很有力量。

连胜试过自己的体质。力量,低等。弹跳力,一般。柔韧性,僵硬。在对战上,可取的身体素质大概就是,视力和反应力。
体质可以加强,但是视力却很难。捕捉对方的攻势,肌肉变动,以及各处细节。说是视力,更准确地说应该是眼力。
连胜自己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和预警直觉,而这身体或许还未形成条件反射,但是大脑已经足够及时应对,这特有赖于本身出色的反应能力。
“连胜”从天资上来讲,可以说是非常优秀了。

当然,对方的资质肯定也非常优秀。连胜还得靠技巧。

对手朝她做了个手势,询问她准备好了没。连胜摆好架势,也和他勾勾手指。
对面见状,直接冲过来就是一记直拳。

显然他也没将连胜放在心上,有意识地避开了她眼睛与鼻子处的危险位置,冲着她的侧脸过来。因为有所收敛,所以出拳速度不快。
连胜瞳孔微缩,脚步稍退,让对方拳头堪堪擦过自己的鼻尖。
对面抡了个空,闪过一丝诧异,但没有停顿,顺势转身改成飞踢。

付教官准备叫停,他觉得差不多就到此为止了,实力悬殊可以一招定乾坤。却见连胜已经下蹲,又躲过了他的飞踢。
似乎在对方出手之前,她已经做出了应对。
付教官连表情都没来得及收起,声音卡在喉咙里,只是眉毛无意识地一挑。

其实连胜不是在对方出手前应对,而是在对方出手的时候才应对。他肢体的扭转程度,脚步的站位,丝毫没有掩饰,一眼就可以看出他下一步的招式。
从他轻敌的时候开始,已经宣判他的结果。

连胜唇角轻抿,蹲下后接了一招扫堂腿。
那一扫却不是贴着地面朝对方的脚板过去,而是在靠近的时候,稍稍上抬,最后踢在了对方的小腿上。
对方尖叫一声,直直后倒,抱住了自己的小腿,冷汗顿下。
他觉得下半身几乎麻木,只有刚刚被踢中的地方,一阵剧烈的疼痛迟缓地传入大脑。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连胜又出现在他的视线内。

那学生对上她的眼神,脸色瞬间发白,恐惧之情难以抑制地从心底升起。来不及抬手去挡,已经忘了此刻该有什么反应。就见对方一指点在他的肩膀处。
又是一阵剧痛,几乎半身麻木。
从来没有过这种体验,四肢神经仿佛被剥夺,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那惊骇的心情便再也忍不住。
惨叫声从他口中溢出,接连不绝。害怕连胜再次出手,以此来吸引教官注意。
连胜已经一言不发地退到后面,揉着手旁观。

两位教官脸色顿变,一起围了过来。
周围同学齐齐惊呼起身,往那边张望。
刚刚事情发生的太快,他们根本没回过神来。连胜那边是一招制胜?还有别有隐情?

这男生唇色发白,眼睛微凸,呼吸不畅。不知道是吓得还是痛得,但这反应显然不会是装的。
教官急忙道:“怎么样?哪里不舒服?”
他发现自己的动作不再灵活,甚至有些难以控制。跟着问道:“我的手!我手怎么了!”
教官伸手去摸,并没有摸到什么。
男生艰难抬起另一手,颤抖地指向连胜。
众人又一次齐齐望向她。

连胜挑眉。
付教官质问:“你做了什么?”

连胜什么也没做。只是打中他的两个穴道而已。
小腿处的足三里穴,击中后会下肢麻木。以及肩膀最上处的肩井穴,击中后半身麻木。
这两处都属于人体经脉中的三十六要穴,所以击打会有疼痛感。但是并没有生命危险,也是按摩针灸中的重要穴位。
哦?这么简单的中医都不知道的吗?而且这反应也太夸张了,这辈子没腿麻过吗?

连胜刚想解释,付教官想到以前的旧案,立马脸色一黑,吼道:“你身上带了什么?公平竞争下使用非法武器,太卑鄙了!”
连胜表情一变。她非常不高兴。
虽然她性格有点恶劣,但是卑鄙这样的指控,她不接受。

连胜冷声道:“你也想来试试吗?”
付教官挽起袖子:“我劝你赶紧坦白,我是你的教官,别逼我动手。”

连胜站着没动,付教官气势汹汹,也没在怕她。就那么大步向前。
待他走近,连胜忽然弯下腰,一个弓步,一拳打在付教官的腹部。

付教官感觉腹腔一阵刺痛。那痛感不是来自于连胜的攻击,她用得力气并不大。而是在击打过的地方,肌肉和血脉里传来的痛感。
匆忙后退两步,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另外一名教官看不过眼,站起来吼道:“住手,不要太过分!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连胜两手插兜,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

隔壁教官皱眉道:“你用的是电…击…枪?”
从全身发麻的情况来看,的确有点像低压□□。但是从整体反应症状来看,又不像。
他们实在不能相信,这样一个瘦弱的女生,有本事一招击倒一个壮汉,而且甚至刚刚还打退了教官。她只是一名转系生。无论是力量还是体格,没有其他武器的帮助,都不可能做到这样。

付教官脸色阴沉,他说:“没有。她手上没有东西。”
“就算没有,演习期间对教官出手,也应该受到处分!”那教官怒喝道,“把你家长叫来,我要上报!”

联盟大学的军事演习,是由连长带下属过来的,和普通学校的军训当然不一样。
负责人中尉怎么说也是一名军官,而不是士兵。
学生使用非法器械格斗,还打伤教官这种事,性质恶劣严重。中尉立马从通讯表里联系了林冽,请她过来营地商议后续。
林冽接到消息,很是吃惊。保持着淡定挂了电话,披上外衣往演习基地赶去。

附近有许多围观的班级,交头接耳,对几人指指点点。
付教官将连胜扣住,然后拿了器械检查,发现她身上确实什么都没带。另外那教官已经背着男生过去医务室。
还有十几人随行一起过去。

医务室的值班医生看见这么多人一起过来,吓了一跳,急忙站起来帮忙,将人放到床上。
那男生刚进医务室,慢慢冷静下来,也慢慢缓过劲,觉得那股麻痹感已经在逐渐消去。他坐起来,拉上了裤腿。
众人凑过去看,却分明是什么也没有。只有刚刚被踢中后留下的一点红痕。而且因为连胜力气不大,他皮糙肉厚,甚至连红痕都淡得有些可怜。

教官伸手去摸了摸。
那男生脸色一红,说道:“我好像没事了。就是还有点小麻。”
“你们是在开玩笑吗?”医务室的医生两手插兜道,“什么时候单兵作战系的学生这么娇弱了?这玩意儿也送来我医务室?”
教官有些尴尬,但同时也有点担心,于是好言好语道:“不是,刚刚很严重。麻烦你给他做个全面检查吧。”

以前有过学生为了争夺积分,私下使用违禁武器的行为,所以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们都非常慎重。
医生点点头,示意他把人搬到仪器那边去。

数据检测过后,医生拿起检查结果观看。
他仔细的翻看,翻到最后的时候,脸色一变,沉声道:“不好。”
众人心跟着一揪,教官急急问道:“怎么了?真有问题?”

那医生脸色黑如锅底,冷嘲热讽道:“红印已经消了,你现在什么伤也没有了。”
众人:“……”
医生怒道:“还以为你真有什么毛病。玩够了没有?李教官,你们队这么闲的吗?要不要我告诉你们排长,给你们加点任务?啊?”
李教官懵在原地。

医生觉得他们唯一有毛病的地方,大概就是脑子。将报告拍在桌上,训道:“身为单兵作战系,起码有点觉悟。这点小伤……连伤都没有的情况还往这里送,你当我医务室什么地方?”
就差一句滚没说出口,是给他们留下的最后的尊严。
医生指着门口道:“出去!”
众人老脸辣红,被赶出了医务室。

然而更尴尬的还在外面。
他们出来的时候,林冽恰好赶来。
众人都有些吃惊,刚准备打电话过去,让她不用来了,没想到人竟然就到了。

付教官看他们一起出来,那男生还健壮地在自己走路的时候,就知道要糟。
旁观群众多少也看懂了一点,不禁升起一股同情之意。

林冽手上挂着衣服,走过来公式化的问道:“请用一句话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看她衣服上挂的。两杠三星,是上校没错了。
连胜半搭着眼皮,觉得很没意思。懒懒的答道:“打架,赢了,所以怀疑我作弊。”
林冽:“那我想你应该也做好了承担自己错误的代价。连胜女士,请跟我来。”

她说完头也不回地往旁边的行政楼走去,连胜紧紧跟上。
两名教官在背后,很想喊住她们,还是闭上嘴。互相对视一眼,满是懵逼。
付教官:“怎么回事?”
“不知道。”教官说,“一切都非常好。”
付教官:“……”
仿佛听见了隔空蛋碎的声音。

那男生走过来,不好意思说:“对不起,是我太小题大做了。但我真不是故意的。”
当时一个大男人鬼哭狼嚎的模样,太震撼了。连胜就出了一招啊,能打成那样,他们能不怀疑吗?毕竟这样的事有前车之鉴,性质非常严重。

付教官摸着腹部,也心有余悸道:“是真疼。”
教官摸向自己的脸,纠着五官道:“也是真疼。”

林冽敲了敲门,二人走进连长办公室。
林冽和书桌后的人握了下手,然后直接拉开桌前的凳子坐下。朝旁边点了下头,示意连胜也一起坐下。
连胜从善如流。
中尉:“……”这似乎是他的办公室。

林冽两手环胸,声线平坦道:“感谢你让我有机会行使我身为母亲的权利。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被叫家长的经验。不管是身为当事人还是被当事人。”
中尉听得迷糊,刚想回答,就听见连胜说:“不用谢。”
中尉:“……”

林冽:“好了。请说吧,连胜女士。”
中尉微微皱起眉头。这对母女看起来就不大寻常。他咳了一声,根据刚得到的汇报,说道:“对于连胜同学殴打教官的事情……”
林冽打断他,又问道:“主动还是自卫?”
连胜答:“他主动,我示范。”
林冽挺了挺背,翘起腿道:“既然如此,请修改你的措辞。连胜女士的行为不叫殴打。”

中尉看着两人。
林冽坐姿端正,气场强大,似乎没有一丝可趁之机。而连胜则弓着背,松垮垮的坐着,很像时下多数的阿宅。
中尉一脸严肃的望向连胜,冷声道:“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哦,有吧。”连胜摸了摸后脑说,“太弱。而且太无知。”
是原罪。
中尉:“……”
林冽:“请原谅他们。这两点前后互是因果关系。”
中尉:“……”

这母女两一搭一和,简直没完没了!

中尉:“你真的不觉得自己有错吗?”
连胜“嗯”了一声,冷漠抬手示意:“请说。”
中尉:“……”

林冽见他三秒说不出下文,直接站起身道:“我很忙,中尉先生。我有非常多的会议和实验要开。以后请不要再因为这种不公正的事情找我过来。”

她一手撑在桌上,压低上身问道:“还有事吗?”
中尉没有说话。
林冽点头:“再见。”
她说完直接拿了衣服,从门口出去。
连胜看着她的背影,跟着起身,朝中尉挥了下手:“再见。”

中尉微张着一张嘴,靠在椅背上。
啊?

《恶女只好登基》作者:南柯十三殿 科幻

《恶女只好登基》作者:南柯十三殿

文案 流落民间的公主被接回皇宫的那一天,谁也没想到,她会成为帝国的新主人。·黎里穿成了狗血小说《星际独宠》中恶毒女配,星际帝国走失的真公主。按照原剧本,她将因家人对假公主更真情实感而黑化,从而一条路走...
《与人外邪神组队之后》作者:叶猗 科幻

《与人外邪神组队之后》作者:叶猗

文案 苏璎穿成一篇男频星际文里的炮灰校花女配。女配人美声甜,异能强大,家族指使她去暗杀男主,最终惨败被杀。 她穿来时,前身正准备报名参加男主的小组,在接下来的实战考核中伺机偷袭。 苏璎:“……”她默默...
《言灵直播战》作者:撕枕犹眠 科幻

《言灵直播战》作者:撕枕犹眠

文案 欢迎来到【言灵直播战】,您即将进入的区域是【末日区】 请抽取您的言灵类别。 —— 抽取完毕。 您的言灵类别为——【古诗文……?】 * 言灵直播战,星际时代最热门的直播综艺之一。丰厚的赛事奖金,足...
《缸中爱人》作者:兮树 科幻

《缸中爱人》作者:兮树

文案 我的未婚夫死了。我在他电脑里发现了一个程序。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在屏幕另一头说:“我是那个人的人格备份,代号名Alter,今后……请多指教。” 书评查看 正文 我从噩梦中醒来,拢着被沿喘了口气,...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