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白云黑土》作者:非木非石

黑色轿车靠边停下,车里下来两人,一人把车钥匙递给泊车员,另一人头也没抬,捏着手机低声交谈。
  
  “先这样吧,李老板,我知道您不容易,有什么难处咱们明天见面说……他这样的确过分……这个事三言两语解释不清,我现在有个饭局,正忙着……不是什么要紧的人,只是不好意思驳面子……嗯,那行,理解理解。”
  
  助理模样地人落后了两步,对泊车员嘱咐两句才兜着手跟上来。
  
  门口地女服务生忍不住打量讲电话地人,他身高略微显眼,领带松散,一个结打的很大方随意,配上一身黑色西装,当真是宽肩窄腰长腿。唯一美中不足地是发型,修剪的过于利索,太加龄。
  
  这人收了手机,抿着嘴面无表情地往里来。人到跟前,她才想起来帮顾客开门,因为动作慢了半拍,推门有些慌张吃力。
  
  另她更有好感的是,对方走到旋转门又拐过来,动作自然地搭了把手,让后面跟着的助理先进来。
  
  她这才看见他垂着的手里还夹着半根香烟,手指看上去有些粗糙,带着一层茧子,和身份不太搭配。
  
  他抽了口烟,眯着眼往大厅看了一眼,进门前很有素质地把烟熄灭,熄灭地烟头也没像大多数顾客处理垃圾一样递给服务员,反而是自己攥在手里。
  
  做完这些才问了句:“你们酒店旋转门坏了?”
  
  她愣了一下,赶紧回答:“有些小故障,正在检修。”
  
  他点了点头,淡淡地说:“怎么没有挂个牌子?还是挂个牌子比较好,免得来往地行人不清楚,出个什么事故就麻烦了。”
  
  她不自觉地笑了笑,点头答应下来,正想再说,大厅里传来一声——
  
  “驰总!”
  
  话音刚落就有人过来跟眼前地人握手,她识趣地退了两步,低着头闭上嘴。
  
  那人说:“驰总,就等您一个人了。”
  
  被叫驰总地人随和地笑了笑,带着歉意说:“不好意思,去了下面工厂,紧赶慢赶还是晚了,让你久等了。”
  
  对方赶紧说:“不晚不晚,就是简单随意地吃个饭,人来了就行。”
  
  他点了点头,客气的话没多说,来人边往里领他边说:“驰总,咱们里面请吧,唐总也在,到里面一起叙叙旧,边吃边聊。”
  
  唐总指的是唐先知,五十多岁地年纪,这个年龄段不看模样看身价,他在万锦市是有头有脸地企业家,不仅生意做的大,威望也是响当当地,最起码,请谁吃饭那算看得起谁。情愿不情愿都不敢明里驳面子。
  
  等到人走远了,女服务员才收回视线,毕恭毕敬地迎接下一位贵客。
  
  领路的是开瑞的刘副总,这场饭局也是他们公司老总张罗,有生意谈生意,没有生意了谈感情。
  
  进了大包间,里面安静几秒,为首地人不急不忙地站起来握手,他一握手,后面都跟着站起,有眼色地过来有样学样。
  
  唐先知握手后提声向大家介绍:“这位是驰程驰总,我今天主要就是为了给大家引荐引荐,驰总不是咱们房地产圈子里的人,你们估计都不太清楚,不清楚没事,以后就认识了……驰总可不简单,八个字概括——青年才俊,后生可畏。”
  
  驰程连忙摆手,不卑不吭地说:“唐老板又拿我玩笑,我脸皮薄,可禁不住。”
  
  唐先知哈哈地笑,玩闹一般,往他肩膀上重重地拍了两下。
  
  众人又附和地追捧了几句,驰程客套地寒暄,你来我往,半天才作罢。
  
  眼看着时间越来越晚,唐先知让大家别客气赶紧坐下,安排服务生在自己旁边添了把椅子又嘱咐服务生赶紧上菜。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唐先知被敬了几杯才搁下酒杯跟驰程低声谈话: “最近怎么样?”
  
  驰程吃了口菜,放下筷子说:“老样子。”
  
  “厂子呢?”
  
  “刚开始肯定找不清楚头绪,这几个月好多了,跟国外也联系上了,以后产品直接走国际贸易。”
  
  唐先知赞许地夸了一句:“你厉害了啊!”
  
  驰程没所谓地清了清嗓子才说:“厉害什么啊?也就那样子,国内竞争太大,早晚都要开拓国外市场,早下手早省心。”
  
  “你看,这两年你干大了,好多小型工厂也陆续起来,都想学你一套……他们还真当这是砌墙的砖头,指望着后来居上呢。”
  
  驰程摇头轻笑,“这也不好说,指不定有这个可能。”
  
  唐先知跟着笑,顿了顿才若无其事地提醒他:“有空多去我家走动,你唐伯母念叨你呢,除了你伯母,小易也时常在我跟前提你。”
  
  驰程眉头皱了一下,点了点头,噙着笑拿起来筷子吃菜。
  
  唐先知喝了口茶润润嗓子,又说:“小易从小被惯坏了,在你公司没少给你添乱吧?”
  
  驰程又清了清嗓子,慢条斯理地说:“怎么会,她照顾我多一些。”
  
  “怎么了?嗓子不舒服?”
  
  “老毛病,咽炎,最近场子多,酒就喝的有点多。”
  
  唐先知递了一杯水给他,低着头说:“酒不是什么好东西,今天就别碰了,咽炎不是什么大毛病,不过犯起病来实在折磨人。”
  
  驰程接过来温水喝了一口,只点头没吭声,这才结束了话题。
  
  饭罢,众人兴致勃勃,想要换场子。要是往常,肯定都知道客随主便的分寸,不过唐先知出了名的脾气好、人和善,一听有人提议,赶紧安排地方。
  
  他知道到了风花雪月地场所总要叫几个会活跃气氛的姑娘进来热闹热闹,可惜他年纪大,爱惜名声,又觉得自己在场大家都端着,于是到了酒吧没多大会儿就借故先走一步,走前却把挑子撂给了驰程,让他“奉陪到底”。
  
  驰程知道他一方面是好意帮他拉拢人脉,另一方面有别的打算是以故意借给他人情。可无论是什么他不情愿的打算,今晚都脱不得身。
  
  到了□□点多,刘副总又邀了几个人进来,其中有三四个女人,其余全是男的。男人品相一般,女人却挺出众,无论是喝酒的动作还是说话的语气,打眼一瞧就是混过几年的精英,个个放得很开。
  
  原来是隔壁老熟人谈完了生意,听说这边都是各公司老总,于是专门过来敬酒的。
  
  在坐的基本从事第三产业,和驰程合作不算密切,偶有牵扯的也有几个,不过也只是面子上过得去,所以进来的人要敬酒,也就敬不到他这里。
  
  严格说起来,他今天来聚会,实在有些不伦不类。
  
  人家不认识,找不到话题跟他聊,驰程呢,也不积极。他热情度似乎很低,一门心思地跟身旁地刘副总攀谈,压根没抬眼。
  
  跟着驰程一块过来的钱建军钱助理这会儿却有些坐不住。
  
  驰程注意到,扭头问他:“你抖虱子呢?”
  
  老钱笑了笑,支着脑袋叹了口气:“刚才看错了,还以为那几个女人里头有我前妻,吓我一跳……说起来前妻,我心里就酸不溜丢的。”
  
  驰程瞥他一眼,心不在焉地说:“没想到你还是个长情的人。”
  
  钱建军瞪了下眼,喝一口酒又摇头叹息:“我老婆是女强人,我hold不住那种类型……”
  
  他觉得自己过于矫情了,转话题又说:“刘副总刚才带过来的一帮子人里面这几个女员工不错,你看,那个一身艳红的姑娘旁边那个,挺扎眼的……相貌没有红衣服姑娘出众,不过,胜在五官精致有气质。”
  
  驰程顺着他指的地方扫一眼,眼睛不由地眯了一下,他若无其事地摸出来一根烟,拿起桌子上的打火机,低头点燃,慢悠悠地抽了一口。
  
  钱建军还在感叹:“万锦可真大,我跟我前妻离婚以后就再没见过,这要是有个孩子,隔三差五还能照个面。”
  
  驰程深吸了一口香烟,就着烟灰缸弹了弹烟灰,收回手自然地搭在沙发扶手上,声音低沉地说:“是嘛,我觉得万锦挺小的,不算大。”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