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师门》作者:侧侧轻寒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7月22日18:35:07 评论 2,471 次浏览

今日惊蛰。

从睡梦里被远远一声惊雷拽出,走出延春阁,就着宫灯泻地的明亮侧耳听一听 殿外,春虫还没有出来,什么声响也没有。
梦里的一切只剩了残缺几句。
醉软烟花四月瘦,惊飐芙蓉梦。尘烟绮年事,菱镜消磨,风雨黄昏骤。

隐约想起来,其实我与她第一次见面,就是在惊蛰这一天。
十年前。
当时我十三岁,她大约十八九岁。
如今我二十三岁,她还是大约十八九岁。
我至今不知道她从哪里来,她的家乡是哪里,她以前过什么样的生活。
可是现在她在干什么,想什么,我又何尝知道?

听着那远远的惊雷,竟象劈在我的心头上。
夜风料峭。我微微缩了下身子,我一直畏惧寒冷的东西,从十三岁开始。
我想她说得对,我其实从来就没有长大过。
十年,我固执地在十三岁里等待她。

我身后有人轻手为我披上罩袍。
不用回头也知道是张清远。她睡觉非常地警觉,自然会知道。
张清远算是现在我最常眷顾的人。她以前是杨淑妃身边的宫人,我到淑妃那里时,她正脱下脚上的鞋子在拍石桌上的一条青虫。我便向淑妃要了她来。
对于这际遇,她自己都常常怀疑。问我原因。
因为我喜欢你眼睛里恶狠狠的样子。我笑道。
然后我走到哪里,哪里就会有人在拍虫子。直到我烦不胜烦,狠狠禁了一回才停止。

其实他们都不知道,重要的原因是,张清远拍的那张桌子,左边坐着的,正是我的母后。
我喜欢女子那样旁若无人的凶恶,肆无忌惮。
就象我第一次看见自己喜欢的人,才知道,原来我需要的,不是温柔顺婉的女子。

那时我曾经在夜里想过,假如她也能像其他女子那样,故意装做不经意地在我面前拍虫子,我这一辈子就算圆满了。
可惜,我恐怕永远也看不见。
她在自己那一边,而我被困在十三四岁里面,任凭身边那么多的动人容颜,却永远只记得遥远过去里,她微笑的眉梢眼角。
即使现在我们见面时,什么话都倦于出口,可是每每午夜梦回,我都能清楚地看到她的样子,这么多年,没有一丝紊乱。
原来我从来也不曾忘记她一点点。

“夜深了,皇上不如不要回去,就宿在这里?”张清远柔声问。
我抬头看看天空,北落师门在天中,光芒幽蓝。
“还未到子时呢。”
“那不如回去再睡一会?”
回头仔细看她,在宫灯下嫣红的容颜,这似曾相识的情景让我想起很多事情。
“不了,还是回去。”

辇驾近东华门,我叫了停,下来在砖地上走了几步,这夜风夹着春寒。
“伯方。”
伯方忙近前来。
我顿一顿,说:“去……锦夔殿看看。”
他诧异地问:“夜已深了,不如明日报过锦夔殿再去,好让宫使准备着?”
我低声说:“不必惊扰她,朕悄悄去看一眼也就算了。”

锦夔殿在内宫城前进,一路行去,车马缓慢。掀帘子一看,漫天风露,夹道杏花如雪,竟有吹到我袖中的。
就如当年的春日出游一般。
所有的锦绣缠绵,到最后都是这样褪尽鲜艳的残片。

锦夔殿里熄了灯火,走进去只觉得冷清。
止了所有人,一个人进内去。
我无比熟悉的地方。
正南门进来不是正堂,是假山,从假山侧过,是垂着薜荔的游廊,前庭嘉肃,花厅揖棣,殿后就是辰游池,她现在住的是池边上的徊云阁。

在阁下站了一会,没有看到烛火灯光,想来她已经睡下了。
这里很好,不象别人宫里,什么时候都要点着灯,老是睡得不安稳。
听旁边的海棠花簌簌地落,那浅淡红的花瓣落了满地也没人发现。
除了天上圆月,谁也不知道。

终于觉得意趣了了,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回头要离开时,却发现她就站在月门处看我。
在夜色中,她似乎要融合到身后的粉墙上一般苍白。
我的喉口一下抽紧,什么也说不出来。
她平淡地看着我,眼神波澜不惊,象看着月亮下最普通的一株海棠树。
而我,听到惊蛰的雷声,清清楚楚在我耳边劈过。
惊蛰。惊蛰。
所有的事情都从这天开始。

和她第一次见面,是在乾兴元年二月二十日。
那年我十三岁。
当时我在步天台上,看中天紫微垣。可是它没有任何动静,仿佛我的父亲还是安然无恙。

可是,父亲昨日去世,留了遗诏说,
太子即皇帝位。
尊皇后为皇太后,权处分军国事。
遣使告哀契丹。

其他什么都没有了。
我想告诉他我很害怕,我跪在他的床前,在二月的寒冷天气里,一直发抖,眼泪冰凉。可是他什么都不说,到最后他留下最后一句遗言,他抓着我的手说,善待天下啊,受益。
我甚至不知道如何面对他的死亡,我如何面对天下?
我害怕。害怕尸体,害怕冰冷的东西。这害怕一直延续到我现在,也许要跟随我一生。

父亲停在延庆殿。遵他遗诏,我于柩前即皇帝位。
接受了朝臣的三叩九拜后,我向内殿跪下:“请母后垂帘,以摄天下。”

两年前,天禧四年,我十一岁。父亲因为久疾居宫中,朝政全掌在母后手中。当时宰相寇准密议奏请皇上让皇太子,也就是我监国,但是消息传到了母亲耳中,寇准因此被罢相,取代他的是丁谓。后来因为周怀政密谋废后杀丁谓。宫里的两个内侍----客省使杨崇勋、内殿承制杨怀吉去向丁谓告密,丁谓连夜与执掌东京兵马的枢密使曹利用计划。第二天,周怀政被杀,寇准贬为衡州司马。自此母后在朝中牢牢扎下了根基。
然后在十一月时,父亲下诏,除军国大事仍旧亲决,其余都我同宰相丁谓、枢密使曹利用等参议行之。
听到消息时,我一时喉头噎住,眼泪就流了下来。

回去的路上,我对着太子左庶子晏殊哭了。他才三十二岁,脾气温厚,我平日里最喜欢读他的词。我希望他能帮我。
第二天他替我上表陈让,我去见母后时她问我:“可是担心父亲身体?”
我摇头,怯怯地说:“我不想要……”
母后一巴掌打在我的左颊上。

丁谓任宰相,他对母后行了礼,请太后不要当殿垂帘,请御别殿。母后冷笑,不语。
张景宗、雷允恭于是说:“皇帝视事,当朝夕在侧,何须别御一殿?”
张景宗是父亲亲自指定承侍资善堂,想让他做我心腹的人。原来他与别人也一样。
我抬头盯着藻井上的花纹,数那些龙的鳞片。
数到第三条的时候,他们商量好了,决定我与太后在承明殿共商国事,帝位左,太后位右,垂帘决事。
我以为结束了,站起来要去父亲面前守灵。
母后却又拿了一张手书出来,内客省使,也就是从小就在我身边服侍我的伯方忙拿去宣读。我又坐下来。
原来母后不喜欢垂帘,要在禁宫中自行批阅章奏,遇大事再召对辅臣。
群臣大哗,场面一片混乱。

我于是继续抬头数龙的鳞片。
伯方在我耳边悄悄说:“那道手书,似乎是丁谓的笔迹。”
既然如此,刚才他又提出要请太后御别殿?
我也想像母后一样冷笑,但是眼睛却热极了,眼泪就要夺眶而出。
所有人似乎都已经忘记了,父亲就躺在那里,尸骨未寒。
大概很多年或不久之后,我也要躺在这里,然后让我的妻子孩子臣子争吵成一片。
我在心里暗暗发誓,我以后,绝不停棺延庆殿。

中天紫微垣,是帝王的位置。
东蕃八星,西蕃七星,在北斗北,左右环列,成翊卫之象。
北极五星,在紫微宫中,北辰最尊。

我躺在轨天仪里用游规在双规上找到位置,仔细地看北辰。
不知道父亲现在是不是已经到了那里?
但是如果古来今往的帝王都要到那里去的话,那里能容下多少英魂?

突然有人在我身边问:“喂,你躺在这个奇怪的箱子里干什么啊?”
我猝然听到有人在身边对我说话,吓了一跳,游规一晃,北辰就失了位置。
我不是叫内侍不许让别人进来吗?

慢慢地坐起来看她。
这是我第一次遇见她,也是我第一次看见这么奇怪的女孩子。
她的衣服很奇怪,袖子窄窄的,领子象把脖子包住一样竖立。而且……她居然穿着裤子,很小很紧的那种。
一个女孩子,半夜跑出来,跑到司天监来,还穿着裤子。
没有梳洗,披头散发,没有打扮,素面朝天。
真是很奇怪。
会不会是失魂梦游?

于是我伸手在她面前晃了几下。没想到她一把抓住我的手,问:“干什么?以为我看不见你?”
“……没有,你的衣服,很奇怪。”我低声说。在她理直气壮的质问面前,我居然心虚。
我果然不适合当皇帝。

她低头一看自己的衣服,大笑出来,说:“对不起,我忘记换了。”她好象忘记了她还抓着我的手没有放开一样,只是顾自己笑。
她的手心热热的,很温暖。好象她是从夏天里走来的一样。
她看看我,笑着放开我的手,却又用那只手拍拍我的右颊,问:“小弟弟,干什么要脸红啊?”

……她摸我的脸。
……她居然在这里,摸我的脸。
我瞠目结舌,觉得脸象发烧了一样,血一直往上涌。
她却又不以为意地在冷风里抬头看看天空,自言自语:“不知道跳到哪个年代了?连个空调都没有,真难受。”
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所以在旁边不说话。我从来没有见过摸了男人的脸还这样无辜的女人。
“小弟弟,姐姐问你件事。”
我已经十三岁,继承皇位,她却漫不经心地把我叫成弟弟,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她比那些跪在丹陛下叫我万岁的人都要温和。所以我看着她点头。
“现在是什么时候啊?”
“大概子时了吧。”我说。
“不是,姐姐是问你,现在是什么朝代?”她问。
这个人居然不知道现在是谁家天下?
她是哪里来的?

可是我居然也乖乖地回答她:“现在是大宋乾兴元年二月二十日。”
“乾兴元年?什么皇帝啊?”她皱眉。
“大臣们上表,大约要拟为应符稽古神功让德文明武定章圣元孝皇帝。”我说。“哇靠,你背得出这么长?”她大笑。
这个人好象不知道什么叫掩饰似的,要张多大嘴就张多大,要瞪多大眼睛就瞪多大,她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女孩子的矜持?
不知道人活得太为所欲为,会很艰难?
“那,总有个先帝的庙号什么的吧?”她问。
我低声说:“……先帝刚刚去世,礼仪部还没有拟好庙号。”
“这样啊……”她抓抓头发,然后说:“那就随便啦,不知道就不知道好了。”她看看四周,又问:“这是哪里?”
“东京汴梁。”
她恍然大悟:“啊,原来是北宋。”
“今宋。”我纠正她。
“宋朝。”她笑着点头,“那是汴梁城的哪里……”
她环视四周,然后大吸了口冷气,问:“皇宫?”
我点头。

她愣了好久,指着我问:“你……衣服上有龙哦。”
你现在才看见?

她那个的样子很可笑,所以我就不追究她直指君王的罪了。
我以为她马上就要跪下来请罪,没想到她看看周围,附在我耳边问:“喂,旁边有没有太监?我没见过,可不可以叫个过来让我看一次开开眼?姐姐请你吃糖糖哦。”
…………太监?

我看着她神秘兮兮的样子问:“我不知道什么叫太监?”
她做了个晕倒的姿势,然后问:“那宋朝应该叫什么啊?阉人?”
“你说内侍吗?”我问。
“对啊对啊,应该是吧?”她问。
这女人真奇怪,皇宫里什么都不多,就是内侍多,她自己去看就好了,干什么要我叫人来给她看?
我摇头,拒绝。
“小气鬼!”她哼了一声,然后跳到轨天仪旁边,问:“那这个是什么?”

“轨天仪,是用来观测星象的。”
“啊?真的?怎么用的?”她马上钻进去看。
女孩子怎么这么随便啊?
我犹豫地看看下面,是不是要叫人来把这个奇怪的女人带走?
她坐在轨天仪里,隔着铜制的圈轨向我看来,问:“小弟弟,怎么用的?”

我默然看着她,那已经有点残缺的下弦月的光华,在她的头发上,打出幽蓝的轮廓。因为圈轨重重叠叠的阴影,她的笑容就象被关在稀疏笼子里蝴蝶一样,没有些微威胁,又伸手可及。
听到初春的夜风从耳边擦过的声音,细细地钻入没有边际的未来。
象水墨画一样,浓浓淡淡又孤寂无声。
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活泼的生命,在这死气沉沉的宫里,她看起来这样怪异。

我的脚不听使唤地就走到她的身边。
在轨天仪旁边半跪下,指着双规给她看:“这是双规,刻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南北并立,出地三十五度的地方,是北极出地之度。四面都是七十二度的,属紫微宫,四面二百二十度,属黄赤道内外宫,南极七十二度,除老人星外,一般隐在地平线下。游规上面也刻着周天,用釭贯接在双规巅轴之上,可以左右运转看众星远近,随天周遍……”
我还没有说完,她用窥管看天上,问:“那颗很亮的,是什么星啊?”
“哪里?”我问。
“这里。”她把我的肩拉过去,我没防备,下巴撞在她的脖子上。
“哇,好痛……”她揉揉脖子,然后把我拉到窥管下。
我茫然地看着星星。
闻到了,她身上的香味,象是白兰花的味道,青涩而幽暗。

星在天市垣东北,应该是谁都知道的才对。“织女三星。”我告诉她。
“啊……原来是织女星。”她兴奋地把窥管转来转去,“我看看,牛郎在哪里?”
她找了半天,问:“这个是不是?”
我凑过去看,可是因为角度不对,看不见。
她把我拉进去。在窄小的空间里,我几乎可以感觉到她的呼吸轻轻喷在我的脖子上。

“喂,是不是啊?”她问。
我抬头看她,她好象比我大好多,已经有十□□的样子了吧……而她看我的神情,却好象我是个还只有三四岁的小孩子一样。
咬住下唇,看那颗星星,原来不是。
“你看,这颗星的北边,有羽林军四十五星在垒壁之南,三三聚散,所以它是北落师门,在羽林军南,北宿在北方,是颗很亮的星星,现在这样明大,象征天下安定;如果微小、有芒角,就会有兵灾。”
我认真地告诉她,她却笑道:“迷信,怎么可能?”

也许她说得对,因为我六七年来从没有在星星里看见什么预兆。
“我要回去准备出皇宫的东西了,小弟弟,你不要告诉别人我出现过哦,不可以哦。”她揉揉我的头发,想要出去。但是因为我们都困在里面,我又不敢碰到她的身体,一时居然出不来。
她不耐烦,直接就从我身上爬了出去。她的膝盖狠狠撞到我的右肋,好痛。
我看她站起来,终于忍不住,问:“你是谁?从哪里来?”
“我啊?”她在夜色中回头看我,微笑:“我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你不要告诉别人哦,我明天再来。”
我忙点头。
她笑着挥挥手:“拜拜~”

拜拜?我莫名其妙。
她在我面前高高跃起,在空中,消失。
好象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我看着她消失的地方,呆了好久,然后从高台上下来,司天监的人都在下面候着。
回头看看空荡荡的楼台,问内侍们:“刚才有人上来吗?”
一起摇头。
我在那里想了好久,终于明白了,她大概就是伯方在故事里说过的狐狸精,她是来引诱人的。
想告诉伯方我今天被狐狸精调戏了。但是,想到父亲,心情变得抑郁,还是没有说出来。
即使父亲从来没有抱过我,从来没有说过三句以上的话。
我毕竟,没有父亲了。

没有错,遇见她的时候,正好是我人生最孤独,最难熬的一段日子,未能长成,却已经要面对我威严的母后和各怀心腹的臣子。
在我最怕冷的时候,她突然来临。
给了我一个掌心的暖和。

《造反大师》作者:海派蜡烛 古言

《造反大师》作者:海派蜡烛

文案 叶可可有个秘密。 她不光是当朝宰相的掌上明珠,还是妖精窝里的得力干将。 妖精大王赐下法宝,要她努力霍乱朝纲。皇帝要娶她,她说心意我领了。表哥要娶她,她说跪下叫爸爸。状元要娶她,她说升官发财了解一...
《殿下》作者:石头与水 古言

《殿下》作者:石头与水

文案 殿下,愿您一生平安喜乐。 书评查看 正文 烺,光明也。   “这凤凰纱,一年也只得三五匹,除了皇后娘娘那里,剩下的都给殿下送来了。”  “也唯有这样的纱罗,才配得上咱们殿下的尊贵。”   年轻的...
《大唐验尸官》作者:顾婉音 古言

《大唐验尸官》作者:顾婉音

文案 一场大火,烧掉的不仅是所有证据。还有她的家人。 十年后,重新踏入长安城。 她,重操旧业,誓要让那些逝者诉说冤屈! 书评查看 正文 第1章 命案   早晨太阳还没露头,天边云霞就已是通红一片的绚烂...
《千金笑》作者:天下归元 古言

《千金笑》作者:天下归元

第1章 坑爹的被穿越(1)   穿越的固定格式是:睁开眼睛,看见帐顶,然后谁谁谁惊呼:某某某你醒来了!如果没错的话,这个某某某一般都是小姐,运气好点的是公主,再好点是女王,最衰的自然是人妖。   君珂...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