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的美艳渣妻》作者:盛世清歌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7月21日17:26:28 评论 2,008 次浏览

唐景仪正午睡,感觉到有人摸了摸她的脸颊,一路往下滑到了脖颈,手法带着暗示性摩挲,紧接身上一凉,睡衣就被人撩开了,有道强势的气息锁住了她,在周围蔓延。
  
  她猛地睁开眼,一把抓住了那登徒子的手。
  
  “这位爷,你找错人了,我白牡丹卖艺不卖身。”
  
  眼前的男人很高大,不过只是弯着腰看她,却好似将她整个人都制住了一样。
  
  等看清楚他的脸时,唐景仪整个人都愣住了,这是一张非常英俊又熟悉的脸,眉目如画,比画报上的电影明星还要俊朗,却偏偏气势十足,微薄的唇轻抿着,就显得几分寡情,让人退避三舍。
  
  “先生。”她轻声呢喃了一句,竟是鼻子一酸,泪水瞬间落下,滚进了鬓发之中。
  
  恍然如梦,还带着无尽的委屈。
  
  男人皱着眉头,看了看她,最终未发一言,替她将睡裙整理好,慢慢退了出去。
  
  唐景仪伸手想要拉住他,却只碰到了他的衣摆,紧接着便陷入了一片沉沉的黑暗之中。
  
  她的面前摊开一本书,全是用白话文书写,想她那个时代,胡适先生才刚提倡白话文而已。
  
  书名叫做《娱乐圈女王成长记》,讲述的是女主一步步登顶娱乐圈,并且谈谈恋爱,顺带打各路人脸的故事。
  
  唐景仪的名字也有出现,但是很显然只是个衬托女主存在的女配角。
  
  原主因为长得漂亮,高中的时候被姑姑领进娱乐圈,演技倒是不错,后来爆了一部电视剧的女二号,之后就半隐退了,和影帝隐婚生子,目前在家赋闲中。
  
  原主作为配角,品行倒是不坏,就是性格太过柔弱,让人怒其不争的那种,最后还是个悲剧。
  
  再睁眼的时候,她有些恍惚。
  
  明明之前她还是上海滩最大歌舞厅仙乐斯的台柱子,艺名白牡丹,捧她的人数都数不清,但是现如今她已经清楚的感觉到,她成了别人,或者说变成了跟她同名同姓的女人。
  
  唐景仪坐起身,看着周围的摆设,有些分不清是现实还是在做梦。
  
  她刚刚好像还看见先生出现了,并且想要亲吻她,转而她又摇了摇头,苦笑一声,先生那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会纵情声色。
  
  不过这具身体的记忆之中,似乎出现了偏差,原主的丈夫竟然跟先生拥有一模一样的脸,大概是她自己的想法作祟,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一阵音乐铃声响起,她拿起来一看,上面写着“妈妈”,显然这是原主的母亲给她打了电话。
  
  刚接通,她就听见一阵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奶奶,我不要,让他滚……”
  
  “穆如宝,这又不是你家,打死你——”
  
  尖利的嗓音让唐景仪直皱眉头,穆如宝是原主的孩子,今年不过三岁,显然他正被另一个孩子言语威胁着,并且还是相当恶毒的言语。
  
  咒骂的声音逐渐消失了,像是被人捂住了嘴。
  
  “景仪啊,如宝最近不太听话……”
  
  “他要打死谁?”唐景仪没让她说完,冷冷地问道。
  
  电话那头微微一顿,显然没想到被人打断,“没什么,如宝把成成的玩具弄坏了,小孩子发脾气呢,童言无忌啊。”
  
  “嗯,那你告诉他,我要打死他。”甩下这句话,她就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陈翠对着忙音,一阵发懵。这还是她闺女吗?
  
  “奶奶,姑姑是不是快来了,你让她给我买王者全套皮肤,一定要是所有角色哦,妈妈不让我买,嫌贵……”
  
  刚刚还在地上打滚耍赖的小孩子,一见电话挂断了,立刻蹿了起来,抱住陈翠的腿就开始央求。
  
  “好好好,你别吵!”陈翠被孙子吵得头疼,立刻答应,不过心里却不大踏实。
  
  总觉得刚刚电话里,唐景仪十分不对劲,如果是平时,只要成成嚎两嗓子,她再敲敲边鼓,唐景仪肯定早就慌了,基本上是要什么给什么,但是刚刚她听到的那句话,完全听不出妥协服软,相反带着浓浓的警告意味。
  
  “我怕什么,她是老娘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老公靠不住,她还敢跟娘家也翻脸不成?”陈翠嘀咕了两句,又把心头的不快给抛去了,镇定了下来。
  
  “待会儿你姑姑来,你记得除了哭之外,一定要说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别像上回那样,光顾着哭了,话也说不清,最后东西没买多少,还要我掏钱给你买……”
  
  “嗯,奶奶,你放心吧,妈妈教过我了。”
  
  祖孙俩趁机预谋,不过陈翠一听儿媳妇教孙子说这话,立刻就不高兴了,“你妈瞎教你什么东西!都把你教坏了,记住以后出门可不能这样。”
  
  “嗯嗯嗯,姑姑什么时候来啊,我没皮肤打不过他们……”唐成敷衍的点点头,十分宝贝的抱着最新款水果机。
  
  祖孙俩一派其乐融融,站在角落的小孩儿就显得无比可怜了,他才三四岁大,不过哪怕经历了刚刚那一系列的事情,都没哭,只是有些无措。
  
  唐景仪挂了电话之后,匆匆换了衣服,就直接按照记忆里,找到了宅子里的管家。
  
  “给我配八个保镖,要好手,越快越好。”
  
  她语气冰冷的提出了这个要求,直接把管家弄懵了。
  
  “您要什么?”管家几乎以为自己幻听了,瞪大了眼睛看她。
  
  唐景仪皱了皱眉头,她自认为官话说得还是很标准的,她可是跟着先生一句一句学的,把一口吴侬软语全都改掉了,不过也不怪这管家惊诧,主要是原主性子太过怯懦,一切出行事宜都是管家怎么安排,她怎么服从,还不曾这么气势磅礴的提过什么要求。
  
  她又重复了一遍。
  
  “太太,您是要去人多集会的地方吗?”
  
  如果是去人多的地方,那多带保镖很正常,毕竟唐景仪隐婚生子前,好歹是一线小花旦,颜粉就不知凡几。
  
  “接我儿子。”她为了不让管家再废话,立刻对上他的眼睛,语气认真道:“我很急。”
  
  很快,她要的八个保镖到位,分成三台车直接驶出了豪宅。
  
  一直等车尾气都消失了,管家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竟然没问清楚,去接小少爷为什么要带八个保镖,这完全不像是回娘家,而像是去抢劫。
  
  他又觉得不放心,敲响了男主人的房门,把这事儿汇报了一声。
  
  “先生,太太带着八个保镖去接小少爷。”
  
  里面的人隔了几秒钟才道:“知道了,暂时别让人打扰我。等她回来了让她来见我。”
  
  ***
  
  一听到外面有汽车的声音,早就严阵以待的祖孙俩瞬间对视了一眼,唐成立刻往地上一躺就开始干嚎。
  
  “如宝打我,如宝是个怀孩子,摔坏我的玩具,高达是我爸爸发了工资买的,一万块一个,呜呜……”
  
  陈翠住的是个独家独院的小别墅,地段还很好,当然像她这种人肯定是买不起,都是从原主那儿抠来的。
  
  从外院到房间,一路的门都没锁,很明显就是为了让孙子的哭声传出去,叫唐景仪这个姑姑听清楚,知道唐成有多么受欺负。
  
  她嘴里不停地在安抚唐成,一口一个“乖啊肉”的,实际上余光一直瞥向大门,心里想着闺女肯定要提着她的名牌包包一路小跑过来了,希望今天能戴个颜色不那么鲜艳的,不然她坑来了也不能自己用,反而便宜了儿媳妇。
  
  结果她所期盼的画面完全没有,唐景仪的确来了,手上却并没有提任何名牌包,相反身后还跟着八个彪形大汉,一拥而入。
  
  陈翠祖孙俩直接傻了,就连唐成都忘了哭,躺在地上勾着头往左右看。
  
  唐景仪一眼就看到她便宜儿子坐在不远处的板凳上,旁边的桌上摆着新鲜瓜果,他正拿着一颗草莓往嘴里塞,还翘着小脚尖,小日子看起来过得不错。
  
  如果原身看到这副对比的场面,哪怕知道这是陈翠故意的,却也会服软给小侄儿补偿。
  
  可惜她不是,她没来之前,小家伙过得肯定不如意,也就是陈翠为了从她手里要钱,才端出几颗草莓来做样子。
  
  “如宝,要回家吗?”她走了过去,对上小孩儿黑葡萄似的大眼睛,不自觉就放柔了声音。
  
  唐景仪看到他的时候,就微微一愣,或许是至亲血缘,她看到的瞬间竟然觉得无比眼熟,甚至不禁心生欢喜。
  
  如宝点了点头,拿着草莓很自然的往她嘴边送。
  
  “等等我,妈妈把我们的东西全都拿上再走。”唐景仪吃掉那个草莓,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小家伙抬头冲她笑了笑,又安静地吃了起来,乖巧地不行。
  
  “景仪,成成被欺负成这样,你没看到吗?我可跟你说,如宝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摔坏了成成好几万的玩具,你这个姑姑肯定要补偿的,你没看……”陈翠反应过来之后,立刻就站了起来,直接扯着嗓子喊。
  
  唐成也被唤醒了,直接在地上滚了起来,开始嚎。
  
  可惜唐景仪完全当没听见,留两个保镖护着如宝,直接领人往里面冲。
  
  为了把闺女哄得心甘情愿当提款机,也是留了个朝阳的房间给她的,摆的都是她以前用过的东西,不过唐景仪却没有回所谓的那个闺房。
  
  “你往你大哥大嫂的房间去做什么?”陈翠一看她冲进去的房间,顿时脸色就变了。
  
  不过她没能跟着过去,直接在门口就被保镖给拦住了。
  
  “这一排的裙子是我的。”唐景仪直接开了衣柜,随手一指,就有保镖上前来里面的衣服都抱了起来。
  
  “这里面的包全部带走。”
  
  “这几套化妆品、香水还有美容仪全部打包。”
  
  她这所谓的大嫂住的房间是真的大,还连通了衣帽间,正好方便她搜刮。
  
  她环顾四周,跟个蝗虫过境一样,把入眼的东西打包的七七八八。
  
  “那是你大嫂的衣帽间,你不许进去。都是她的东西,她回来要找你算账的。”
  
  “你是土匪还是乞丐啊?”
  
  陈翠眼见她随手一指,就少了一排东西,只是点了几下,整个房间除了家具之外,几乎都被保镖堆在了地上,准备一起带走。
  
  对于她的嘶喊,唐景仪充耳不闻,直接打开抽屉,拿出里面的首饰盒。
  
  “这也是我的东西,带走。”她只是匆匆一扫就看出来这个首饰盒不属于现代,而是民国时期,跟她当时喜欢用的差不多的款式,用现在的话说算是古董了,就她那个所谓铁公鸡一般的大嫂,可不会有这个闲钱买古董首饰盒。
  
  “首饰盒是你的,里面的首饰可不是!”
  
  唐景仪听着陈翠的喊叫,随手打开了,稍微一瞥,全都是品牌货。
  
  “你大嫂的结婚戒指在里面,还有她结婚前,我们家给她定亲的三金。”
  
  所谓的三金是指婆家给新娘子的三件金饰,一般有项链、耳坠、手镯,有些地方会给四金,再加一样金戒指。
  
  唐景仪翻了两圈,也没看到所谓的三金,她又往抽屉里找了找,从最角落里摸出了所谓的三金。
  
  “喏,都在这儿,我可不会拿她的东西。”她把东西往桌上一拍,顿时陈翠就说不出话来了。
  
  儿媳妇这样的人,自然瞧不上这所谓的三金,把这些玩意儿丢在角落里吃灰,却把从唐景仪那儿抠来的大牌首饰当宝贝,这种行为也让陈翠又气又羞。

《在恋爱综艺阴阳怪气后爆红了》作者:君玉君 娱乐圈

《在恋爱综艺阴阳怪气后爆红了》作者:君玉君

文案 许松萝是一本娱乐圈文里肤白貌美的反派原书里,男女主会在一档爆红全国的恋爱综艺中成为人尽皆知的神仙CP,而作为抛弃男主的前女友,许松萝则会爆出各种黑料,被群嘲退圈得知这一切的许松萝表示:是当反派不...
《在男团选秀当喜剧人》作者:枝啾 娱乐圈

《在男团选秀当喜剧人》作者:枝啾

文案 《限定偶像》可以说是2020综艺界最大的黑马,未开播前就靠各个选手的颜值上了热搜。开播之后更是从热搜上没掉下来过只是这热搜怎么从最开始的 姜岱神仙唱歌 双胞胎双人舞绝了! 变成了 江以夏:疲惫又...
《白月光替身成为富婆后》作者:黑猫白白 娱乐圈

《白月光替身成为富婆后》作者:黑猫白白

文案 孟南娇穿成书中顶流天王男主有名无实的白月光替身前妻,正主回来后还苦苦纠缠不肯离婚,最后人财两空,下场凄惨。 穿过来后,孟南娇立刻同意离婚,从十八线花瓶女团主舞变成身家过亿的富婆。 孟南娇路过搬砖...
《顶流她是内卷之王》作者:月离争 娱乐圈

《顶流她是内卷之王》作者:月离争

文案 盛骄曾经女穿男过许多本无CP男频爽文,她文能提笔当状元,武能末世一打十,上知星际黑科技,下知玄学驱鬼神。一朝醒来,回到快穿前的世界,顺带绑了个要攻略各方大佬的恋爱系统,她却誓要在娱乐圈当全能内卷...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