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我曾渣过他?》作者:书了了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8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7月21日16:29:16 评论 1,861 次浏览

声音嘈杂的KTV包房中,白念的手机响了声。
  她低头查看,是徐长夏发来的短信。
  
  【我很想你。】
  
  旁边伸过来一个脑袋,好友兼室友的温故看着白念的手机屏幕挑眉:“哟,冷战三天,终究还是他先服软啊?”
  
  白念纠正道:“不是冷战,是分手。”
  
  “拉倒吧,闹个小别扭而已,我敢保证你俩不出一周又如胶似漆了。”温故用肩膀撞了撞白念,“他都示弱了,你以为某位学霸跟人低头很容易吗?人家给了台阶,你就顺着台阶下吧,给他回个信息。”
  
  “不回。”白念还在气头上。
  
  如果徐长夏一条短信她就巴巴地回头,那她不是太不值钱了?既然徐长夏在三天前选择了跟她冷战,那就冷战呗,谁怕谁。
  
  这么想着,白念直接将手机揣回口袋,当做自己没收到过短信。
  跟朋友们唱完K,一群人说说笑笑地出了店面。
  
  必经的道路前方,树下孤零零地站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
  
  “哟,你家那个找来了。”温故冲白念打趣道,“怎么才三天就看起来瘦了不少,你不心疼呀。”
  
  十来米外的徐长夏似乎已经在那里等了很久。单薄的衣衫被充满凉意的夜风吹得翻动,目光一点都不移开地深深注视着白念。
  
  朋友们识趣地散开,就只留白念跟徐长夏在原地。
  看徐长夏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白念的气已经消了一半。
  
  她走到徐长夏跟前,装模作样地鼓了鼓眼睛:“你来做什么?”
  徐长夏清隽的眉微微蹙起,神情和语气都透着股带倦意的无奈:“念念,别闹了。”
  
  闹?
  这个词白念还真的很不喜欢。挑起冷战的明明是跟前的人,他不道歉也罢了,怎么还反过来说她闹?
  
  刚减弱的火气又回升,白念的语气自然很难好起来:“如果你就是来说这些的,那就别联吧。”
  
  这番话令跟前的徐长夏错愕地抬头。
  他嘴半张着,看起来像要说话,却好几秒都没说出一个字。
  
  白念无视掉跟前年轻男人复杂的神色,又补了一句: “来找我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吧?我们已经分手了。”
  
  对话忽的安静下来。
  
  仿佛过了好久好久,久到白念都有些疑惑徐长夏有没有在听的时候,她才听到徐长夏低低地应声:“好。”
  
  白念不免疑惑地皱起了眉。
  好什么?她都把事情说到分手这么严重了,他的道歉呢?
  
  “嗯。”徐长夏又重复,好看的眉眼咧出一个带着苦意的笑,“我知道了。”
  白念都没反应过来,眼前已经只剩一个远去的背影。
  
  记忆里,那天的夜晚非常冷,萧瑟的风将路边的树叶刮得哗哗作响,也将白念的身子吹得瑟瑟发抖。
  
  那是白念没有做好离别准备,就毫无预兆直面离别的晚上。
  那天后没多久,徐长夏工作调动去了外省,自此再没出现过。
  
  那个时候,白念年少气盛,也心高气傲。
  
  徐长夏走了,她才不会哭天抢地,更不会挽留。走就走吧,所有联系方式也一并删除,谁怕谁。她愿意逞一时口舌之快,她宁可内心溃烂地忍受分离也不低下高傲的头。
  
  这个结局意外却也不意外。
  她以为一定会来哄她的徐长夏没来哄她,她以为随便说着并不算数的分手竟然是真的分手。
  
  ————————————————
  
  白念在跟徐长夏分手两年以后,仍然会有朋友提起徐长夏。
  
  “两年前你为什么要跟徐长夏分手?其实他对你真挺好的,你要什么给什么,你随便一句想看演唱会,他能排队大半天去帮你抢票。”
  
  “我听他宿舍的说,你不理他的那几天,他饭都没怎么吃。”
  “你俩这样分掉真的太可惜了。又不是什么原则性问题,我们都看得出来他超在乎你好吧。”
  
  朋友的念叨就跟紧箍咒一样围绕了白念两年。白念不敢告诉其他人,一直跟外界说着自己这手分得不痛不痒的白念,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后悔的人。
  
  总是要等结束以后才想起来,徐长夏对她有多上心,多关心。
  
  总是要等失去以后她才明白,她有自尊,她拉不下面子示好,没向其他人低过头的徐长夏自然也有自尊,也需要足够的勇气才能把自己摆在更卑微的位置,又是发短信又是等她,却等来她一番刻薄。
  
  两年的时间,周遭的朋友都成双成对,只有白念发现,她错过了徐长夏,似乎再也没能遇到第二个可以让她心动的人。
  
  【也不怪白念单身两年多,毕竟徐长夏那个条件,不出现个各方面素质跟徐长夏差不多的人,怎么可能把徐长夏从白念脑子里抹掉。】
  
  微信群里,姐妹们有一搭没一塔地闲聊着。温故突然冒了出来:【我想到一个人可以介绍给白念。我觉得那人比徐长夏条件还好。】
  
  温故说话偶尔会夸大其词,白念好笑,回复道:【谁?】
  
  【你见过的呀。他昨天不是来敲过我们的门吗?怎么?他都长那个水平了,你觉得他不好看?】
  
  白念回忆起来,两个月前,隔壁确实搬来了年轻男人,奇怪的是同住的温故常常能遇到那个人,白念两个多月里却一次都没遇到过他。
  
  昨晚白念忘记拔钥匙,隔壁男人过来敲门提醒,那是白念第一次见到这个邻居。当时楼道的感应灯灭了,她看不清男人的脸,他只留给她一个侧面,那轮廓在黑暗里就像电影海报的剪影,线条分明、五官立体,冷淡的,静默的,让人捉摸不透。
  
  白念吐槽道:【都没看见他的脸,我哪里知道他好看不好看。】
  温故回了条语音:【奇怪了,你怎么每次都见不到他?】
  
  白念想,她这两年里遇到人帅不帅,条件好不好都不是重点。
  重点,他们都不是徐长夏。
  
  不一会儿,温故又回了条信息:【不过说起来,隔壁那人确实挺奇怪的。】
  【哪里?】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有好几次我跟他搭话,话都还没说,他就知道我下一句要讲什么一样。跟会读心似的,有点可怕。】
  
  白念被温故这丰富的想象力给逗笑了。
  
  正值下班高峰期,公交站台边车来车往,白念等车时抬了抬眼眸,街道对面一道身影忽的吸引走她的视线,令她神情一变。
  
  远远的,隔着川流不息的车辆,那个无数次出现在梦里的身影正在沿着那边的街道往前走。干净的气质,温和的侧脸,还是跟记忆里一样明亮。
  
  徐长夏回C城了?心脏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起来,打鼓一般。白念深吸一口气,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对街的人影所吸引。
  
  她必须赶快过去叫住他。
  白念刚迈出一步,刺耳的汽车鸣笛声响了起来,那声音尖锐得贯穿耳膜。
  
  “白念!”一个男声穿透嘈杂的人声、车声。
  白念感觉到有什么人重重拉了她一把,她被拉得一个踉跄地跌回了人行道里面。
  
  疾驰的车辆呼啸而过,几乎从白念不到一尺的位置驶过。
  车子经过时带起的风力吹到白念脸上,令白念切实感觉到刚刚自己跟怎样的危险擦身而过。
  
  后怕令她的心脏仿佛要跳出喉咙,手也不自觉发抖。
  
  “谢……谢谢。”白念惊魂未定地感谢刚刚拉自己的人,一抬头,却发现那个穿着黑色卫衣的男人早在拉回她之后就背身离开,消失在人群里。
  
  是谁?都叫她名字了,应该是个熟人才对。那为什么转身又消失了?
  目睹了刚刚一幕的路人好心地围过来关心白念。
  
  “小姑娘没事吧?”
  “现在的车真可怕,只要没监控,斑马线上也敢加速。”
  
  白念还看着男人消失的方向。奇怪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觉得那个男人离开的样子有些匆忙,就跟……在逃跑似的。
  
  都没来得及对人家道个谢,要是没有那个人她简直不敢往后想……
  
  ——结束休眠,系统启动中——
  
  脑海里突然传来一个电子音,白念怀疑自己幻听了。她茫然地看了看四周,一无所获。
  旁边有个人提醒了白念一句:“小姑娘过街还是要小心点。”
  
  这一声提醒让白念想起了原本在街道对面的徐长夏。她猛然看向街道的另一头,原来徐长夏站的位置已经空空如也。
  
  机械的声音又突兀地响起。
  
  ——命令扫描中——
  
  白念没时间去区分那莫名其妙的声音来自哪里,她快速穿过人行道,冲进对面的商场。
  
  刚刚徐长夏就站在这个商场的大门外面,此刻肯定进去了。白念知道,在偌大的商场里没有方向地找一个人实在不实际,但白念还是扒开一层又一层的人群,在商场里搜寻着某个人影。
  
  花十几分钟将商场快速跑了一遍,答案可想而知。白念一个人站在空空荡荡的商场空地,无力感一点点袭上心头。
  
  就在眼前的人也能被她搞丢了。
  白念很烦躁,她好像永远都在后悔。
  
  后悔跟徐长夏闹脾气,后悔删了徐长夏的联系方式,后悔失去以后才发现那个人在心里并不是能轻易舍弃的位置,而现在,她又后悔没有追上他。
  
  她总是幻想,如果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肯定不会把事情搞砸。
  但是哪里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滴——
  ——命令接收完毕,已按照宿主意愿定位20分钟前。——
  
  脑子里的电子音再次响起,白念这一次听得十分清楚,也意识到这绝对不是幻听。
  谁?谁在说话?
  
  ——宿主白念,请确认穿越到20分钟前。——
  
  白念还未反应过来,四周的场景虚化起来,原来真实可触的实物忽的变成一块幕布,幕布微微飘动,成为投影一样,缓缓后移。
  
  机械的电子音重复。
  
  ——宿主白念,请确认穿越到20分钟前。——
  
  白念意识到有什么力量正在将她带离这个世界,大概就是这个脑海里的声音。
  确认去哪里?恐惧袭上心头。
  
  白念追着后移的现实场景,她伸手去触碰,手臂却穿过了幕布,什么都没碰到。
  
  ——宿主未在限定时间内选择,默认为确认。程序启动。——
  
  白念来不及思考,巨大的漩涡将她卷进一片漆黑。
  
  ————————————————
  
  再睁开眼时,白念回到了刚刚那个公交车站。
  她莫名地抬手看了眼手机时间,竟是她刚刚见到徐长夏的时间点。
  
  视线投到对街,果然,徐长夏的身影正站在街道对面。
  白念一步迈了出去,刺耳的汽车鸣笛声响了起来,那声音尖锐得贯穿耳膜。
  
  “白念!”一个男声穿透嘈杂的人声、车声。
  白念感觉到有什么人重重拉了她一把,她被拉得一个踉跄地跌回了人行道里面。
  
  疾驰的车辆呼啸而过,几乎从白念不到一尺的位置驶过。
  
  熟悉的场景重现,恍惚间,护着自己的人起了身,白念想起她之前没能跟救她的人道谢,这次便下意识抓住了身侧的人。
  
  正准备快速抽身的男人显然没料到白念会这样眼疾手快地抓住他,他惊讶地看着白念,这让白念终于看清了这个男人的长相。
  
  一张斯文俊逸的脸。这张脸若放到古装剧里,一定是那种风度翩翩的白衣书生。可男人狭长的眼睛就像一把利刃撕裂了他五官的温和。凛冽的黑色眼瞳深不见底,凌厉得如同在凌驾猎物的鹰。白念才跟他对视一眼便不禁有些打怵。
  
  这个叫着她名字救她的人,她显然不认识。
  白念愣愣看着眼前的陌生男人,问:“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睡神与无花果》作者:七英俊 现言

《睡神与无花果》作者:七英俊

文案 林佳霁,三十岁,女。人模狗样的银行经理,穿着挺括的西装裙,戴着不近人情的眼镜,走路带风。是很多后辈的仰慕对象。“林经理啊,”她们私下议论,“她就是那种完全不需要个人生活,将一生奉献给了事业的,吾...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现言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文案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 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现言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文案 十年前一宗轰动全城的绑架案,周觐川作为新人刑警,一枪击毙劫匪,救下了被挟持的小姑娘。 十年后一起整容事故,星娱集团千金时栎穿越成了自家艺人奚顾,刚落地就卷进娱乐圈连串的命案里,走到哪儿哪儿出人命...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现言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文案 余安作为省会城市,有一个好名字,听上就像三月的江南。江心当初就是看中背后的寓意,期待在这里安稳地熬过余生。不过她运气不错,超出期待外的在这里找到了她的余生所安。 书评查看 正文 江心在胡同里长大...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