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糟糠之妻》作者:妾心如水

谢悠然是病床上醒过来。一室白,衬着午后阳光,格外刺人眼。

    她动了动,这才发现一只手被固定住了,另一只手上扎着针管。她朝被固定那只手看过去,不觉得有多疼,只是手腕处被缠了厚实纱布,上面渗出血迹,无声地告诉着她,她曾经做了什么事情。

    割脉,喝药,居然这样也没有死。

    她怔怔地苦笑,自己真命很大。

    病房门被推开,她父亲谢岚山走了进来,见她已然醒了,露出一脸惊喜,扑到她床边上说:“然然啊,你醒了,还有哪里觉得不舒服么?”

    她就知道,送她来,除了自己父母,不会再有别人。

    她闭上了眼睛,不想说话。

    见她这个样子,谢岚山忍不住哭了:“然然啊,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你这是想要爸爸妈妈命啊!你这么想死,就把爸爸妈妈先杀死吧!你也不看看,你妈妈她为了你,现都变成什么样子了……”

    谢悠然一惊,蓦地睁开了眼睛问:“妈妈她怎么了?”

    “她动不了啦!中风啦!然然啊,我们一家,往后该怎么办啊?”

    说实话,谢岚山这一辈子,还没有这么惶恐无助过。他虽然是男人,但一直囿象牙塔里做他老老实实教书先生,妻子又强势,替他把什么都安排好了,除了愁一愁自己班上孩子成绩太糟糕,他没什么多忧心事。

    可现,替他顶着天和地老婆跟孩子都同时倒下了,说他六神无主是轻,天崩地陷才能准确地表达出他心情。

    谢悠然扯了针,不顾反对,硬是让谢岚山带她去母亲钟君病房。

    钟君是因为受惊过度引发中风,发作得很,所幸当时正好医院,抢救也及时,并没有生命危险,好好康复治疗,并没有什么太大问题。

    但谢悠然看到时候,钟君还昏睡中,平素生机勃勃一张脸,苍白得没有半点血色。

    她难得如此平静乖顺地躺下,却无半点生机跟神彩。

    谢悠然半跪钟君床前,抱着她手,哭得肝肠寸断。

    谢岚山要拉她起来,她不肯,好似只有这样,才能赎清她以往全部罪和过,也好似只有这样,她才能将过往所经受种种发泄出来,不至于再度走上绝路。

    谢岚山怕她受不住,不停地劝她:“然然,你要想开一点,你这样,你妈妈醒过来也不会好受。”

    谢悠然地哭声就弱了下来。

    良久,她终于止了泪,抬起头细细地替自己母亲抿了抿头发,问:“医生怎么说?”

    谢岚山说:“得好好治,不能再受刺激了。”顿了顿,满含忧虑地看着她:“然然……”

    欲言又止,那目光,软得让她一阵心酸。

    “爸爸,对不起。”头一回,她为自己任性道歉,“以后,我再不会做傻事了,死过一次,也就够了。”

    老天爷不收她,她岂能辜负?

    谢岚山闻言,好似松了一口气,说:“你能这样想就好。其实,有什么是过不去坎呢?你真死了,伤心能有谁?那些已经不珍惜你人,你死了,他们照样过得潇潇洒洒,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

    谢岚山终究不是钟君,他说不出太刺耳话来,就是那个人,怕刺激到女儿,他也不提。

    谢悠然收了这好心,点点头。

    从钟君病房里出来,谢悠然感到一阵炫晕。

    这应该是失血后后遗症,但她并不太乎。谢岚山说他们去得还算及时,但凡再晚一点点,估计她和他们,就要天人永隔了。

    说这话时候,谢岚山有一种掩不住后怕。

    还好她只是割脉,只是喝了药,如果是跳楼,怕他们赶得再,也拉她不及。

    就是谢悠然,这一刻,也是这样想。当时,她只是想死那房里,让宛南平知道后,就算不能让他伤心,也要让他嗝应很久。

    宛南平是她丈夫。

    当然,很就要不是了。

    三个月前,没有半点症兆,他借一件小事跟她吵了起来,然后直言说,他要离婚。

    她当他只是气极说说,没当回事。

    谁知道,三个月后,他直接向法院提起了诉讼。

    她一向以夫为纲,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宛南平会不要她。接到法院传票时候,她整个人都要疯了,第一次出庭,她光记得哭。

    哭,哭,哭,流不眼泪,却唤不回那人半点怜惜。

    他举出貌似铁一样证据,说她出轨,有外遇。很多很多照片,她辩白无用,照片不会说话,也不会替她讲出那些背后故事。

    然后,他把孩子们从学校接走,从此不让她跟她们见面。

    要见面唯一条件就是,离婚。

    他都做到这等地步了,她却还幻想着用死亡让他记住自己,让他后悔,让他伤心。

    现想想,谢悠然不知道那时候,自己脑子到底是怎么想,搭到哪一根线上,以至于让她相信,她死了,他会伤心,会难过,会后悔!

    谢岚山说,自杀是亲者痛仇者事情。

    没错,是这样啊,为什么不死一次,她就不明白这个道理?

    谢岚山跟着走了出来,他也是给吓怕了,抓着她手,小心翼翼地问:“是要回病房吗?”

    谢悠然摇了摇头。

    谢岚山立即杯弓蛇影般紧张起来:“那你要去哪里?”

    “回家,替你和妈妈取些衣服过来呀。”

    谢岚山这才注意到自己衣服一片狼污,上面有汗迹,有血印,还有谢悠然呕吐剩余物。因为神经太过于崩紧,以至于他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是有多脏。

    谢岚山不禁有些汗颜,但他坚决地说:“你回病房,我自己回去拿就好了。”

    “可是,你要陪妈妈呀。”谢悠然眨眨眼睛,轻声说,“我都没事了,不过是回家拿几套衣服,坐车去坐车回,没什么。”

    谢岚山仍是不依。

    谢悠然就说:“爸爸,你还是不信我吗?”她叹口气,“我是很懦弱,但不代表,我就有勇气死第二次。”说着,她轻轻拍了拍他手,“陪着妈妈,她要是醒来,告诉她,她女儿活明白了。”

    她说得太坚定,谢岚山只好依了她,却一直将她送到医院外,看着她上了车。

    车子滑出老远,谢悠然回头,还可以看到父亲站医院门口,万般不放心地看着她。

    她忍不住又落了一串泪。

    她很不想哭,很想坚强一点,可是,不知道是眼泪太浅,还是现实太伤感,让她总是忍不住。

    就像她忍不住,车子行过一段后跟司机说:“转道,去鸣锣湾。”

    鸣锣湾是这城里繁华地段,宛南平名下百利商城总部就设其中心位置。

    如不出意外,这时候他应该是。

    果然,前台小秘书说:“宛总办公室。”

    教养和习惯,让谢悠然即使是跟宛南平闹得厉害时候,也没有上他公司里来丢过人。是以,小秘书并不知道她和宛南平已经闹婚变了。对她这个老板娘,她笑得很是甜蜜殷勤,并且看她脸色不好,关心地询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她帮忙给宛总挂个电话。

    谢悠然摆了摆手,一语未发进了电梯。

    她知道自己现样子不算好看,但是透过电梯光滑镜面看到自己真容时,还是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头发乱糟糟,衣服皱巴巴,脸色青灰,嘴唇苍白,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把腌过头了老咸菜,又像是一朵残破枯萎花,毫无光泽与生息。

    说她是人真是勉强了,应该说,她就是一抹生魂,因着后一口气,留恋于世,可笑地不肯离开。

    她有些惊惶地拢了拢头发,又有些绝望地扯了扯自己衣服。

    她忽然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而来,她青春美貌时候,激不起他爱,现这样出现,就能换来他半点怜惜么?

    过去多日,她难道还没有受够教训?

    她扑到电梯口,疯狂地按下面楼层,试图阻止电梯向宛南平所位置靠近。

    然而,天总不遂人愿时候多。

    偏偏,电梯门开那一层,居然就让她见到了宛南平。

    他没有办公室,他正和一群衣冠楚楚人站电梯口等电梯,那张显不出岁月年龄脸上,堆满了春风得意笑容。

    他整个人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意气风发,指点江山,挥斥方遒气概。

    结婚之后,他一路顺风顺水走到今日,外人眼里宛南平,一直都是成功,精英,婚姻失败,他身上显不出半点痕迹。

    谢悠然想,或者她今日来也是对,不经历痛对比,大概就不知道自己有多失败和落拓。省得总藏有不切实际幻想,幻想着他离开她,也是会伤神,会后悔,他所做决定,只是一时冲动,他对她,也还有爱,只是年日益久,他藏得深,他不知道,所以,她也看不见。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