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所嫁非人》作者:凤久安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6月3日17:43:58 评论 2,767 次浏览

云念念的脖子火辣辣的疼,睁开眼睛,眼前一片红。
  
  红床红被红布单,入眼是金线绣的双喜,富丽堂皇的雕花床,顶上绘着百子送福鸳鸯戏水图,屋中央雅致的乌金香炉吐着烟,烟薄味甜不刺鼻。
  
  她的身旁躺着一个男人,一身红装,漆黑的长发散在玉枕上,肤皎如玉,眉目如画,容貌矜贵,清清冷冷睡着,笼在薄雾轻烟里,瞧起来有一种不真切的好看,即便是熟睡着,也气质卓绝,不染人间尘。
  
  安安静静,一动不动,仿佛植物人的美男子。
  
  回过神,云念念惊坐起:“这什么情况?!”
  
  她一出声,门外就有了动静:“少夫人,你醒了?”
  
  “——少夫人醒了,快去叫喜娘们进来成礼了!”
  
  云念念:“……少夫人?”谁,她吗?
  
  云念念摸了摸自己的脸,这才发觉她脑袋上压着一顶沉甸甸的凤冠,身上穿着深红嫁衣,肩上挂着花纹繁复的霞帔,下方还垂着分量十足的金玉坠子。
  
  云念念抬起袖,看见衣袖上霞帔上,都有金丝线绣着一个“楼”字,张狂潇洒。
  
  看到这个楼字,云念念脑海里记起了一段描述:两银一寸的金丝线,在每一件衣服上绣出一个楼字,普天之下,也只有楼家能这般豪气了。
  
  云念念惊圆了眼,又转身看床上一动不动昏睡着的美男子,确定了自己身在何处。
  
  云念念拍床道:“我穿书了?!”
  
  她睡前看了本书,叫《霸爱宠妻三千年》,是个打着修仙旗号的玛丽苏狗血小白文,主要讲一个相貌倾城,引无数才子竞折腰的白莲花女主云妙音,在仙人的指点下,俘获皇子欢心,助男主登基称帝,她稳坐皇后之位的故事。故事结局,帝后二人吃了仙人送的仙丹,长生不老,快活统治了人间三千年,可谓是混杂了玛丽苏和修仙热门元素的大杂烩之作。
  
  但,这跟她无关,因为她穿的,是这本书的女配。
  
  这本书有个和云念念同名同姓的女配,就是用来恶心读者的,行事十分恶俗,下场十分凄惨。女配是白莲花女主的姐姐,长相妖艳,胸大无脑又喜卖弄,见男人就贴,尤其喜好抢女主的男人,后因挤胸露腿试图勾引男主,踩了雷,被女主设计嫁给了皇商楼家的长子——活死人楼清昼。
  
  楼清昼抱病在床常年昏睡,不能人事,女配婚后空虚寂寞,于是勾搭上了书中最猥琐的男配,有了身孕后,勒死了自己的植物人夫君楼清昼,嚣张跋扈挺着肚子逼楼家家主分家给钱,活活气死了楼家老太君。最后,楼清昼的双胞胎弟弟为给祖母和长兄报仇,将这万人嫌的女配钉入夜香桶推入河中,溺死了。
  
  看书时,云念念就极其厌烦这种为衬托女主,强行拉低智商的无脑工具人女配,没想到放下书再一睁眼,自己就穿成了她。
  
  云念念:“……我感谢您八辈祖宗!!”
  
  原文中,楼家为常年卧病在床的活死人长子寻八字相配的姑娘,女主趁此机会,把动了手脚的女配的生辰八字送了出去,被楼家挑中,火速下了聘礼来接亲,女配自然是不肯嫁给一个活死人的,她出嫁前一哭二闹三上吊,吊晕了自己,被塞进花轿里抬进了楼家。
  
  云念念摸着脖子上的红印……看来原主那一闹,已成功吊死了自己,这才让她这个异世来的同名同姓人,莫名其妙的在新婚之夜穿了进来。
  
  书中并未详细描写女配的大婚之夜,只寥寥几句,说楼家规矩大礼法奇,要女配与这活死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行些奇奇怪怪的仪式,女配深感侮辱,加之这活死人夫君再好看也是“中看不中用”的主,故而从新婚之夜起,女配就恨上了他,一直称他为废物,甚至还暗中虐打她的这个美人夫君。
  
  对此,云念念望着床上这漂亮的男人,啧声表示:“这顶配的好夫君,竟然还被嫌弃虐待,真是可怜……”
  
  女配傻,所以嫌弃楼清昼,她可不傻,她的这个夫君,家里有钱,他自己也漂亮干净省心,不乱跑不掉毛不家暴不酗酒,还不必她尽妻子的义务,相当于穿来后,直接白送了她一尊漂亮可靠的财神!
  
  虽然云念念还没搞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穿来,但在找到回去的方法之前,她需以楼家少夫人的身份留在这里,所以这个漂亮财神楼清昼,她要好好供着才是。
  
  外面响起纷杂的脚步声,门吱呀一声推开,进来了几个穿着华丽的嬷嬷:“太好了,吉时不能耽误,少夫人醒的正是时候,快请少夫人喜床上坐!”
  
  几个嬷嬷七手八脚把云念念按坐在床上,摘了她头上的金花八宝凤冠,放在桌上,沉甸甸咣了一声,红烛映着金凤冠,金光闪的云念念眯了眯眼。
  
  她还没搞清状况,又有几个梳洗嬷嬷上前来解她的头发,取来一截质地柔软的缠金红绸,在云念念放下的头发尾端束了一缕,拨到身前:“妥当了,可以开始了。”
  
  云念念想起原文中一笔带过,令女配恨之入骨的楼家规矩,心中不免犯怵,问这些嬷嬷:“这是要做什么?”
  
  领头的嬷嬷塞给云念念一把金剪刀,笑言道:“请少夫人亲取自己的一截头发,再取大少爷的一截头发,作结发之用。”
  
  云念念先是一愣,而后松了口气,拿起剪刀:“原来只是结发。”
  
  她眼眨都不眨,一剪刀下去,剪断自己的一缕头发,转过身,拨弄楼清昼的头发。
  
  楼清昼人美,头发也属极品,乌黑柔亮触之似冰丝绸,云念念指尖挑起一缕,黑发丝从她的掌中垂淌而下,她的心猝不及防的一颤,这便不舍得下剪刀了。
  
  她的金剪刀比划着,两团金影映在她那绝美夫君的黑发上,犹豫不决。
  
  嬷嬷们瞧了出来,笑得更是慈祥:“少夫人这是心疼了……”
  
  “少夫人,结发礼虽是旧礼,可在楼家,却比拜堂都重要,结发结心,从此荣辱与共,是咱楼家千百年来传下的老规矩,礼不可废,老爷嘱托过,结发礼成,大少爷才能托付给您。”
  
  云念念:“行吧。”
  她闭上眼,轻柔落剪,剪下楼清昼一缕黑发。
  
  与此同时,她也在迅速回忆原书中对楼家的描写。
  
  没记错的话,原文为了彰显女主云妙音魅力无穷,安排了楼家的一对儿相貌英俊的双胞胎少年,也就是楼清昼的双胞胎弟弟做云妙音的究极备胎,也因如此,原书中对楼家的设定很是高光。
  
  唯一的皇商,千百年屹立不倒,可谓做到了商户中的巅峰,文武百官俱不敢看轻。
  
  但明明这么大的家世,楼家的家族成员却简单和睦到出奇。
  
  楼家仅有一脉,家主的母亲薛老太君还健在,慈祥和蔼,颇好说话。家主为人豪爽风趣幽默,且钟情不渝,只娶了一个夫人,夫人出身江南书香门第,正经的大家闺秀,读过书,性格温婉淡泊,与楼家家主育有三子,长子楼清昼,和一对儿双胞胎楼之兰,楼之玉。
  
  没了,就这么点人,什么妾啊莺莺燕燕啊,通通没有。
  
  这小说虽然漏洞奇多而且不合常理,但却让云念念省心许多,楼家和睦,没有什么勾心斗角的人,不必她费尽心思宅斗保身,看来自己留在楼家的这个决策是对的。
  
  嬷嬷托来一只精巧的金盘子,用金线分别缠好发束后,举到云念念眼前:“请少夫人绕同心结。”
  
  只会打死结的云念念:“……你们高看我了。”
  
  嬷嬷们似是猜到她不会,和气笑道:“依少夫人的针线习惯绕个结就是了,只要您和大少爷的这两束头发绕在一起不分离,这礼就算成了。”
  
  既如此,云念念拿起两束头发,不客气地绕起了死结,可那发丝顺滑,无论她如何打结,只要她一松手,总要分开来。
  
  见她不停地重复着打结,嬷嬷们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领头的嬷嬷连忙问道:“姻缘多艰,少夫人可还要一心系结,同心共渡?”
  
  云念念一愣,楼家行结发礼,就为了问这句话?
  
  云念念手指捏着这两束头发,认真起来。
  
  今后,她是要以楼清昼明媒正娶的夫人这一身份做事,从这一点看,楼清昼是她在这里的依靠,她在楼家一日,就应认真对他一日。
  
  云念念正色道:“我既然嫁来,自然是要一心一意,患难与共的。”
  
  只要她不搞事,不眼馋女主的男人,想来这位躺在床上的美人也没什么患和难要让她与共的。
  
  嬷嬷赞许点头,刚要取来红绳助云念念温柔系结,不料云念念行动如风,直接将两束头发混成了一束,潇洒绕了个死结,用发带系牢了,放进了金盘中。
  
  嬷嬷们惊骇完,迭声说好,还掩着嘴偷笑,笑得更有滋味了。
  
  如此缠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水乳交融,真真是好兆头,过后定要说给老太君和夫人听,让她们也高兴高兴。
  
  结发礼成,云念念放下头发,问道:“接下来还有什么仪式?”
  
  嬷嬷们笑道:“少夫人稍安,楼家洞房有三礼,一为结发,二为缠朱,三为印红誓,全齐活了才算礼成。”
  
  云念念没听懂后两个是做什么用的,略一犹豫,摆手道:“算了,我也不细问了,要做什么就做吧。”
  
  嬷嬷拍了拍手,门外进来两个头脸齐整的小厮,道了声叨扰,手脚麻利地将楼清昼身上盖的那床喜被翻开,用玉枕支起楼清昼,让他倚坐在床头。
  
  楼清昼身穿深红喜服,玉带扎腰,玉佩垂挂,腰线流畅诱人,倚坐起来后,柔顺的黑发滑落在身前,他微低着头,纤长的睫毛垂着,脸上无悲无喜,如同一尊漂亮的玩偶。
  
  嬷嬷微笑捧来一条绣着金丝牡丹纹,绣工精美的红绸腰带,抬到云念念眼前,毕恭毕敬道:“缠朱礼——少夫人请。”
  
  云念念这才把目光从楼清昼身上拉回来,歪头:“嗯?”
  
  嬷嬷脸上挂着微笑,说道:“请少夫人先为少爷宽衣解带,结发夫妻,情深意长,理该为对方宽衣解带,同塌而眠。”
  
  云念念:“……要我解他的衣带?”
  
  “是,请少夫人为少爷宽衣。”
  
  云念念伸出手,手指尖掐着那玉带的扣,缓缓抽了开,转头见嬷嬷没有喊停的意思,惊愕道:“你是说,要我脱他衣服?”
  
  嬷嬷点头,又递来那红绸带,笑道:“宽衣解带后,请少夫人再将这条象征一生牵连的朱红绸带系上,意味不离不弃,与大少爷携手渡余生。”
  
  云念念惊了,这才第二礼,就进展到脱衣服了?那第三礼,岂不是要猛上天?
  
  她看向眼前宛如玩偶般精致漂亮的楼清昼,脑洞逐渐虎狼,拍了拍发烫的脸,云念念深吸一口气,脱去楼清昼的外衣,接过金丝红绸腰带,身体凑近了,将红绸带轻柔绕在他的腰上,刚要系结,就听嬷嬷说:“少夫人,还有你自己。”
  
  云念念:“我?”
  
  她低头看向手中的红腰带,已然缠在了楼清昼的腰上,还有她自己的意思,难道是要她……
  
  “你的意思,是要我用这根红绸带,把我俩缠一起?”
  
  嬷嬷答是。
  
  还是束在腰上,这姿势……怪不得原文女配那般恼怒。
  
  云念念深吸口气,道:“那就来吧。”反正她是无所谓的,楼清昼又占不了她便宜,深究起来,也应是她占这美貌人偶的便宜。
  
  红绸不长,需云念念凑近了,才能有余下的系成结,云念念几乎贴在这尊睡美人身上,勉强将结给系了。
  
  距离太近了,楼清昼身上仅剩一件月白中衣,质地柔软轻薄,近到她能感觉到他的体温和他清浅的呼吸,而就在此时,云念念忽然有了种微妙的直觉——楼清昼正在静静注视着她。
  
  云念念猛地抬起头,楼清昼仍然闭着眼,浓密的睫毛垂着,但云念念却瞪圆了一双妖娆美目,使劲盯着看。
  
  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她抬头那瞬间,楼清昼的嘴角微微扬了一下,像是在笑。
  
  她正看得起劲,一旁的嬷嬷喜气洋洋道:“缠朱礼成,第三礼,行印红誓——”

《造反大师》作者:海派蜡烛 古言

《造反大师》作者:海派蜡烛

文案 叶可可有个秘密。 她不光是当朝宰相的掌上明珠,还是妖精窝里的得力干将。 妖精大王赐下法宝,要她努力霍乱朝纲。皇帝要娶她,她说心意我领了。表哥要娶她,她说跪下叫爸爸。状元要娶她,她说升官发财了解一...
《殿下》作者:石头与水 古言

《殿下》作者:石头与水

文案 殿下,愿您一生平安喜乐。 书评查看 正文 烺,光明也。   “这凤凰纱,一年也只得三五匹,除了皇后娘娘那里,剩下的都给殿下送来了。”  “也唯有这样的纱罗,才配得上咱们殿下的尊贵。”   年轻的...
《大唐验尸官》作者:顾婉音 古言

《大唐验尸官》作者:顾婉音

文案 一场大火,烧掉的不仅是所有证据。还有她的家人。 十年后,重新踏入长安城。 她,重操旧业,誓要让那些逝者诉说冤屈! 书评查看 正文 第1章 命案   早晨太阳还没露头,天边云霞就已是通红一片的绚烂...
《千金笑》作者:天下归元 古言

《千金笑》作者:天下归元

第1章 坑爹的被穿越(1)   穿越的固定格式是:睁开眼睛,看见帐顶,然后谁谁谁惊呼:某某某你醒来了!如果没错的话,这个某某某一般都是小姐,运气好点的是公主,再好点是女王,最衰的自然是人妖。   君珂...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