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来自偏执神明的宠爱[穿书]》作者:秋水麋鹿

“亲爱的薇拉,你不可能永远都躲着我。”
  
  昏黄的烛光下,一名青年半跪在地毯上,一脸深情地望着床上的少女。他一头长长的金发,鼻梁挺直,眼睛深邃,十分英俊。
  
  薇拉脸上挂着干笑,“当然不会,等我好了……”
  
  “自然,”青年站起来,彬彬有礼地朝她点点头,他拿起床头柜上点着白蜡的小碟子,“好好睡吧。放心,我不会趁人之危。”他眨眨眼,微笑着离开房间。
  
  随着房门“啪嗒”一声关上,薇拉才放松下来,整个人蜷缩在床上,轻轻地叹了口气。即使床铺像糕饼一样松软也于事无补,近几天发生的一切都让她精疲力尽。
  
  三天前,她发现自己穿到了一所农舍,成为没爹没妈,在吝啬而又愚昧的哥嫂手下讨生活的可怜少女。
  
  正当她以为这是个普通村姑的故事时,嫂嫂收了一大笔钱,声称给她找了世上最好的丈夫,她马上要成为男爵夫人了。
  
  嫂嫂把她塞进富丽堂皇的马车,然后瞪大眼用还算崭新的手帕捂住自己的口鼻:“哦~尊贵的薇拉夫人,你是多么善良又美丽,等你飞黄腾达后可不要忘记我这个淳朴勤劳的乡下嫂嫂啊。”
  
  多么标准的“苟富贵勿相忘”,她都快要被那精湛的演技骗倒了。
  
  薇拉心情复杂,旅程虽然漫长却没出现什么意外。到了古堡一看,奢靡华丽,确实像那么回事。男爵对她十分绅士有礼,呵护至极,仿佛放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连吃顿烛光晚餐都会主动将牛排切割好再放进她的餐盘里。
  
  然而婚礼举行完后,男爵高兴地对她说,“现在你的名字就是薇拉.乔治了。”
  
  她这才意识到不对。如果她叫薇拉.乔治,那么她丈夫的名字不就是威廉.乔治?
  
  威廉.乔治,这不就是她曾今看过那本玛丽苏故事的反派吗?
  
  在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有一座漂亮的古堡。古堡的主人是远近闻名的鳏夫。据说只要做他的妻子,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死神带走。即使男爵夫人这个头衔再诱人,也没有少女敢嫁给他。
  
  索菲亚的恶毒继母收了威廉的一大笔钱,把她送进了古堡。大家都在谈论可怜的索菲亚也会很快见到死神。但是玛丽苏女主最不缺的就是女主光环。
  
  她很快就发现了所谓死神的真相。不仅如此,她还意外的发现了神眷,并且用神眷召唤出了光明神,在神的帮助下杀死威廉,继承他的所有黄金到了王都。
  
  作者并没有写出死神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对她而言,这只是女主获得第一笔金的契机。读者们纷纷猜测,任何版本都没有得到作者承认。
  
  后面的故事就是神爱上了美丽的少女。但是温柔的没有杀伤力,少女更喜欢大邪神。他们仨爱恨情仇了几百万字。
  
  薇拉是个养肥党,只断断续续的看了一些。她现在知道养肥的后果了,早知道自己会穿到这本书里,她一定勤勤恳恳追完。
  
  她掀开被子下床,光脚走到窗前拉开柔软的纱帘,叹口气。原以为拿到的是麻雀变凤凰的剧本,现在看来却是连名字都不配拥有的炮灰。全书唯一提到她的地方,就是悬挂在房间中央,像鱼一样吊在那里。
  
  她微微打个颤,还有比她更惨的穿越者吗?那个威廉不仅惦记她的命,还馋她身子。要不是她灵机一动割破手指,造出大姨妈来的假象。怕是今晚就要完蛋了。
  
  薇拉睫毛轻轻蓊动,仔细回忆着原书的内容。
  
  书里面,索菲亚偶尔有一天去书房找书看,突然不小心抽出一本书,触发了机关。她赫然发现,这个机关竟然是一扇暗门,门后就是威廉号称病逝的妻子们。
  
  索菲亚惊讶地发现,那些可怜的女子胸前各漂浮着一个小光团。她捏起其中一个,光团消失,出现一根白色的羽毛。这根羽毛就是光明神的神眷。用神眷可以直接唤起神灵的注视。
  
  这就好比对神祈祷,神不一定会听见。但是拥有神眷的人,可以让神灵短暂地将视线放在她身上。神眷是一抹意识,可以呈现各种模样。也许是一根羽毛,也许是一枚宝石,只能使用一次。就相当于可以连通神灵的电话,只不过是一次性的。
  
  书中大量的内容都是关于神眷。光明神喜欢女主,给了她许多神眷。女主一遇到危险就捏爆神眷换来光明神助阵。后来甚至遇到大邪神也用神眷唤来光明神,读者们都嗷嗷叫,修罗场。
  
  明天,等威廉离开古堡,她就去书房找到那个机关,获得神眷摆脱威廉。她只要第一桶金就好啦,至于与神灵间的修罗场就算了。坐拥大别墅,找一堆美男子不香吗?
  
  ……
  
  威廉一大早就骑着马走了,说要跟朋友去射猎。薇拉透过窗户,确认他确实离开了古堡,才离开房间朝晨用起居室走去。
  
  一路上,没有见到一个佣人。威廉对这座古堡制定了严格的规定。仆人们一边履行着职责,一边隐藏在边边角角里。在这里,仆人和主人有着泾渭分明的界限。
  
  走进晨用起居室,她站在椭圆形的大镜子面前,镜中的少女对她微微蹙眉。
  
  一头波浪般的棕色卷发垂在腰间。碧绿的眼睛就像通透的湖水。瓷白的皮肤、蔷薇花一样的双唇。这个模样和薇拉原本的模样有点像,就是欧化了的自己。
  
  她又注视了一会儿镜子,轻轻呼口气, “我要换衣服。”她脆声道。
  
  声音刚落,就有两名女佣从犄角旮旯里钻了出来。
  
  一个小时后,她在女佣的帮助下,穿上了一件布满紫色小圆点的白色丝绸裙。那些小圆点,其实是用丝线绣成的紫罗兰花。一簇簇的,就像真花一样。
  
  她没有佩戴别的首饰,只在领口中央别着一枚椭圆形胸针。金色的框子里,是白色的天使浮雕。
  
  裙子一层一层的拖下去,像一个大蛋糕。每一层都缝着细细的深紫色蕾丝边。除了外面这一件,裙子里面还有白色的衬裙,再里面是白色的纱裙。丰胸细腰,下摆奔放。
  
  梳妆打扮完,薇拉坐在华丽的餐厅里,漫不经心地吃着小肉饼、干酪和燕麦粥。
  
  吃完最后一口干酪,她用手帕轻按嘴角,优雅地站起来。等她走出房间后,那些藏在角落的女佣们,立刻钻出来收拾餐桌。
  
  沿着楼梯,她缓慢地一阶阶往上攀行。离那个书房越近,她的心跳动的就越快。
  
  等她站在书房前,心脏已经快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她用手按着胸口,做了几个深呼吸。求了一下路过的神灵,保佑房间跟书里面说的一样,有机关,有神眷。接着她颤颤巍巍地扭开了锁芯。
  
  书房里很普通,高耸入云的书柜里全是一册册精装的书籍。书籍的名字十分无聊,什么《教你做一个好煎蛋》,什么《把花园里种满草》《皮鞋怎么擦会亮得闪瞎你的眼》薇拉不禁感叹,这里全部都是看上去十分智障的书,把这里做成密室,谁会没事干进来啊。
  
  那么,到底那本特殊的书在哪呢?
  
  记忆中,索菲亚翻到的那本特殊的书,好像是房间里唯一一本正常书籍。
  
  薇拉仔细地盯着书名,一册册地搜寻。终于,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她发现了一册像砖头一样的书。她的心又狂跳起来,上面写着《乔治家族》一行小小的金字。
  
  这个太正常了。再没有比族谱更枯燥乏味又正常的书籍了。
  
  她去拿书,但是发现根本拿不动。这让她的信心更加坚定。这个一定就是索菲亚发现的机关。
  
  随着她用力的搬动书籍,一声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响起。紧接着,书柜突然向两边分开,里面赫然就是一个没有窗子的小房间。
  
  尽管来之前做了心理准备,还是被房间里的景象吓得腿都发软。
  
  除了正中间悬挂的那个人,房间里还有许多高大的玻璃瓶。里面泡着一些无法言喻的东西。有一罐,她可以确信,里面至少有一百对眼球。密密麻麻的瞳孔,失神地看着她。
  
  妈妈呀,她记得书里没有写这些啊。她只记得,那是个华丽的小房间,四周没有窗户,偶尔听到水滴声。那是可怜的少女们永远流不尽的血。
  
  “嘀嗒。”
  
  “嘀嗒。”
  
  来了来了,就是这个声音。
  
  她鼓起勇气朝声音处望了一眼,发现前妻姐染满血迹的鞋尖上,不断往下滴着血。
  
  她咬紧牙关,抬头望了一眼。头皮立刻发麻。
  
  前妻姐在对着她笑。
  
  有这么高兴吗?她连退两步,手臂撞到一个大玻璃瓶才停下来。冰凉的触感让她瞬间冷静下来。记得书里面也是这么写的,前妻们一个微笑一个苦恼。
  
  这只是设定,不要慌。
  
  她重新朝前妻姐望去,发现她还是死了。那个笑容是死前凝固的。
  
  她眼睛猛然睁大,不是因为前妻姐,而是她看到了前妻姐胸前的几厘米处,漂浮着一个小光团。
  
  神眷!
  
  她惊喜地捂着心口,呼吸也急促起来。真的有神眷啊。
  
  虽然只有一枚神眷,好处就是,没有选择困难症的困扰。
  
  她踮起脚,尽量不踩着血迹,手指捏住了光团。光团的光芒消失,一枚神像被她握在手心里。
  
  神像?不是羽毛?
  
  她疑虑的刹那,地上的血迹一下子变得干涸。而前妻姐,也瞬间变成了干尸。
  
  薇拉的心怦怦乱跳,她慢慢退出房间,将族谱推回原位。书柜重新合上。
  
  就像她从来没有打开一样。
  
  但是她明白,即使看上去像是没人打开,只要威廉进去,就能明白一切。
  
  今天她能不能活下来,就看神灵是否眷顾她了。
  
  她垂下眸子,望着手心中的神像。粗糙的雕工,就像街边贩卖的廉价挂坠一样,看不出丝毫神迹。
  
  这是哪位神灵啊?
  
  ……
  
  夜晚,巨大的枝形水晶吊灯上,插满了流着泪的白蜡。在幽黑的古堡中,映出一片昏黄的光芒。
  
  薇拉与威廉分别坐在长餐桌的两侧。除了丰盛的菜肴,桌子上还摆着两个琥珀矮花瓶,里面插着怒放的天堂鸟。
  
  威廉坐得非常端正,下巴上的胡子被编成了两条麻花辫。他注视着明艳的少女,微笑着问,“亲爱的薇拉,今天你过得怎么样?”
  
  想到这可能是她最后一夜,廉价神像说不定不起作用。薇拉面色苍白,嗓音有些颤抖,“非常好。看了看花园、看了看衣帽间、看了看首饰间……”
  
  “哦,”威廉皱了皱眉头,显然觉得她的行程十分无聊,“好吧,我们开始吃晚餐吧。”
  
  一声凉薄的笑,从薇拉的胸口响起。
  
  挂在链子上的神像,微微勾起嘴角,“你只去了花园、衣帽间和首饰间?那么,我是从哪里出来的呢?说谎的,坏孩子。”
  
  薇拉呼吸一窒,嘴唇吓得瞬间失去颜色,她惊恐地抬起头看向威廉,后者却毫不在意地用刀切着肉排,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她定了定心神,轻声呢喃,“你是谁?”
  
  神像薄薄的唇间溢出一个名字,“霍尔. 斯洛特拉。”
  
  霍尔. 斯洛特拉?
  
  光明神.的名字是米斯特汀,她微微皱眉头,为前途而担忧。
  
  桌子对面的威廉已经吃完了肉排。他拿餐巾擦擦嘴,站起来道,“亲爱的薇拉,我吃完了。”
  
  薇拉有些紧张,抬头看着他。
  
  威廉冲她点点头,“身体所需的食物已经够了,我现在要去寻找一下精神食粮。你接着吃,不用管我。”
  
  薇拉惊恐地抬起头,怕不是这么快就要露陷吧?
  
  精神食粮,那不就是要去看书去了?去了书房,他还能干什么,当然是去检查前妻姐了。谁会相信大晚上有人去到处都是智障的书房里,找粮食啊。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