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暗黑系暖婚》作者:顾南西

001:我能摸摸吗

  “我的荣耀,与你们同在!”

  光怪绚烂的镁光灯下,女人长发,随意卷着,化了烟熏妆,唇角衔了一缕发,亲吻着她的木吉他。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体育馆里万人空巷,粉丝疯狂地尖叫。

  隔着屏幕,电视外,也是一阵狼嚎。

  “啊——啊——啊——”

  天北第一医院咨询台的这小韩护士,血槽要空了!她晕头转向,一手扶额一手扶住身旁的同事:“我要晕了晕了!快扶住我!”

  同事小赵护士瞟了一眼电视机里的女人。

  唱摇滚弹吉他的女人,确实,很美,很帅,冷艳又神秘,笑起来三分纯七分魅,可……又瞅了一眼身边捂脸喘气快要晕厥的小韩同事:“要不要这么夸张。”

  对方给了她一个白眼,然后就对着电视机一脸花痴:“你不懂,身为资深笙粉,没有一个不想嫁给我家笙爷的,我家笙爷的存在,就是为了打击男人这种生物!”

  笙爷。

  演艺圈只有一个女人,被称为爷,那就是创作摇滚巨星姜九笙,一个邪魅又清冷的女人,笑起来总是带着三分凉意。

  小赵护士不由得想起了家里那对才七岁大的龙凤胎,打小不对盘,有生以来第一次统一战线就是——身为了姜九笙的脑残粉。

  一个女人,怎么会这么男女老少通吃!

  小韩还在荡漾呢,转头就看见一个人,水墨画里走出来的美人儿似的,美得清淡舒服,她甜甜喊了声:“时医生。”

  时瑾微微颔首,目光落在电视屏幕上,看得专心致志。

  “您也是……笙粉?”小韩护士被自己这个猜想给惊到了。

  时瑾摇摇头,电视这时被人换了台,他取了台上的巡查表,便转身走了。

  身后不免响起一番八卦之语,时瑾充耳不闻,拿着巡查表回到办公室后,他打开电脑,坐下,将医生长袍脱下,揉了揉眉头,抬眸看着电脑屏幕,目光痴缠,许久许久,抬起手,拂着屏幕里女子的脸。

  “笙笙……”

  淡色的唇,温柔地念着这两个字,男人一双浓墨般的眸,一点一点殷红。

  “笙笙。”

  他倾身,将唇贴在凉凉的屏幕上,描摹图片里,她的唇形。

  目光,痴迷到阴沉。

  演唱会后台

  姜九笙换下朋克风的演出服,卸了妆,她素面朝天,咬着熄了火的烟蒂,盖着件黑色披风半躺沙发上闭目养神,短裤短T,露了一截又细又白的小蛮腰,修长的腿搭在了沙发一端的扶手上,那模样,着实像个勾人的小妖精。

  姜九笙生得美,只是,少了几分烟火气,做什么都懒懒散散。

  莫冰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我送你回去。”

  姜九笙起身,将风衣穿好,问她:“解决了?”

  “简氏要撤资。”

  “嗯。”神色不冷不淡,波澜不惊,姜九笙双指夹着烟蒂,对着烟灰缸扔了个漂亮的抛物线。

  莫冰笑骂:“你这脾气!”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二次不给‘投资人’面子了。

  方才姜久笙一下舞台便在后台奚落了前来邀约的简氏二公子,简二公子在姜九笙跟前吃了亏,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在后台闹了好久,刚刚才摆平了。

  她反问:“需要改吗?”

  莫冰挑眉,不语。

  的确不需要,从姜九笙出道起,想潜她的人可以绕天宇一圈了,最后呢,那些‘金主们’一个个人间蒸发了,她还是顺风顺水,三年时间,她便在华语乐坛稳稳站了一方天地,传言在姜九笙背后有一位大金主,可莫冰身为姜九笙的经纪人却都不知道,莫冰心中自然好奇,可如果姜九笙不愿意说,她自然不会逼问。

  利索的安排了回家的车,可一上车姜九笙打了招呼便往后座去了,蹙着眉,神色恹恹。

  “怎么了?”莫冰问道。

  “刚才起猛了,姨妈痛。”

  她吃东西冷热不忌,又嗜辣,身体底子不算好,每月例假都要受一番罪。

  莫冰板着脸,有点严肃:“你这毛病太严重了,改天我给你挂个号。”

  她拒绝,眯着眼似笑非笑:“我可不想因为痛经而上头条。”

  莫冰换了个理由,投其所好:“天北第一医院有位医生,我上次带我堂妹去看病,偶然见了一面,他有一双肯定能让你着迷的手。”

  她有兴趣了:“妇科医生?”

  莫冰了然一笑:“外科。”

  “拿手术刀啊,”姜九笙转头,看着车窗外霓虹,眼里光影灼灼,“那肯定更迷人。”

  她有个癖好,她恋手,看见一双漂亮的手,会忍不住想抚摸,想私藏起来据为己有。

  如果恋手癖是一种病,那她应该是个轻中度患者,病因尚且不详,不像一般特殊癖患者,她大大方方,从不刻意隐瞒。

  演唱会的体育馆离姜九笙的公寓只有二十分钟车程,她小憩了一小会儿便被莫冰叫醒了。

  “要不要我送你上去?”

  “不用,这个小区治安很好。”她住的是高档小区,监控系统与密保问题都很不错。

  莫冰仍然不放心:“上次有个私生饭还不是潜进去了。”尤其是有钱的私生饭,比恐怖分子还要可怕。

  姜九笙倒一贯淡然自若:“还不是被我打得屁滚尿流了。”

  莫冰哑口无言了,她家艺人练过散打,可能协调性好,智商高,学什么都有模有样,练了不到九个月就将同门的师兄打趴下了,据说,那位师兄练了七年,还是开国将门之后,半生英明都毁在了她家艺人的拳头下。

  莫冰想了想,放心了:“那我回趟家后再来接你。”

  “好。”

  姜九笙住七栋,最靠里,橘黄的路灯下,孤影斜长,她走得缓,腹痛得厉害,脚步有些虚。夜里静谧,风吹树叶悉悉索索地响,隔着几米距离,身后的脚步声一直跟着她进了七栋的一楼。

  到了电梯口,姜九笙回了头:“是要签名吗?”

  跟了她一路的是个男人,白衬衫西装裤,很高,模样生得极好,昏黄暗淡的光里模糊了几分轮廓,却仍像精雕细琢的中古画像,每一笔都极其精致。

  她呼吸一窒,这张脸,为何怎生如此熟悉,像午夜梦回里最浓墨重彩的笔触,深刻得心尖都在战栗着。

  他抬头对视,礼貌而疏离:“不用。”

  姜九笙这才瞧清楚他的五官,当真君子如玉,尤其是一双眼,像极了高楼外的夜,藏了漫天璀璨的光。

  这般容貌,倒不像私生饭,那为何跟了她一路?

  男人开口解释,声线温润,像清风拂过耳畔:“我住这里,七栋七零三。”

  哦,原来是新来的邻居,姜九笙礼貌地回以一笑,将那莫名生出的惊心动魄压下。

  电梯门开,男人靠右站着,按了数字7,指腹停在泛着淡蓝色光的按钮上,抬头看向姜九笙。

  她这才将目光收回:“我也住七楼。”

  对方似无意地用指尖点了点那数字7,指甲修得整齐,是干净的莹白色,骨节纤细分明,匀称又修长。

  当真一副美人骨,连手也是上乘。

  姜九笙由衷地赞叹:“你的手真好看。”她有些挪不开眼。

  男人颔首:“谢谢。”

  看得出来他涵养极好,周身没有沾染半点纷扰尘世的浮躁,贵气又内敛,不像今日体育馆里的那位简公子,伪装得再好,也遮掩不了那堆砌了一身的铜臭味,不像这个男人,是个真正的贵族,举手投足都是风度与精细。

  姜九笙下意识地滚了滚喉咙,唱了四个小时,嗓子微哑:“我能,”顿了顿,终归失了礼貌,冒昧地问,“我能摸摸吗?”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