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们的死后生活》作者:文绎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8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7月15日17:10:34 评论 1,782 次浏览

天气炎热,始皇帝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变质。
为了掩人耳目,尸体上倾倒了大量的盐,又用咸鱼覆盖。

胡亥远远的坐在他的车驾中,一次都没来看过。他毫无芥蒂的接受了赵高的建议,理直气壮的占据了秦二世的位置,先秘不发丧,像是始皇帝还活在人间那样享受生活。
他喝着酒,吃着肉,欣赏怀抱着美人,从沙丘到咸阳的路途遥远,他必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各地进献美食和百官奏事一切如故,只有寥寥数人知道始皇帝山陵崩的消息,他们都在强作镇定。

李斯和赵高则不同,他们不仅镇定,还很兴奋,带有一种狂热的神态每天都来看看咸鱼堆。
在场的三个人——死者本人、李斯、赵高都知道,他们看的其实不是被咸鱼掩盖的尸体,更不是这位故去的旧主,而是一团无主的权力,是整个大秦帝国无主的权力。

没有人把胡亥放在眼里,秦始皇喜欢这个年纪小的儿子,因为他喜欢调皮胡闹,只喜欢玩乐,和他那些严肃正经的兄长截然不同。赵高喜欢胡亥,因为他好哄好糊弄,权力放在他手里和放在自己手里是一样的。
嬴政瞪着自己被咸鱼掩埋的尸体,也盯着这两个深受自己信任重用的大臣。

这些天他一直面对自己的尸体,飘不到太远的地方去,凌空对着胡亥打了几百个耳刮子,胡亥只是打了个喷嚏,啥事没有。
他也拔出剑的影子来,对着矫诏的赵高横七竖八的砍了几十下,却只能愤怒而无力的看着赵高擅自动用自己的印玺,盖在勒令扶苏自杀的诏书上。

他磨着牙,从牙缝中念叨着:“李斯,出身布衣,朕令他位列三公,享尽尊荣。赵高,出自隐宫,经大试,名列第一,以尚书卒史入宫任职,掌管朕的印信。”

在他身旁有一个弱弱的声音问:“那个,您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背叛您么?”
嬴政的声音如豺,那是一种凄厉的,让人血脉翻腾的低吼:“朕知道!”

另一个弱弱的声音说:“猜,你是不是傻?这是始皇帝,你以为他不知道权力的重要?”
“问题是,,我不知道啊。”
“咱俩生前是倆小吏,死了是个鬼吏,你想那么多干嘛?”
“好奇啊。”

嬴政终于转过头来,正眼看了看这两个有点怂的鬼吏,这两个鬼穿着同样的衣服,蹲在车的角落里躲避阳光,面目有些模糊不清,也看不清是男是女。这两个人一直在嘀嘀咕咕的说话,从好多盐好值钱说到赵高写字挺好看的,他在狂怒之中听到了只言片语,知道这两个人一个叫九胜,另一个叫猜。
这俩鬼第一次出现时告诉嬴政,他绝无复活的可能性,也甭想收买阎君。在那之后的七八天中,秦始皇就在狂怒中盯着车外的每一个人,并坚定的无视两鬼。

“二鬼吏。”嬴政终于平息了自己的怒气,居高临下的看着俩鬼:“朕是人间始皇帝,阴间君王仅派你二人前来迎接朕?”
俩鬼吓了一跳,站起来。

猜说:“那个,人间的诸侯王死的很快,我们阴间的君王绝不会死,不能比。”虽然没有把人间的诸侯王看的和普通人一样,但对他们来说,诸侯王乃至于周天子、皇帝的地位,绝对比不上自己的阎君。因为他们做的事也全都比不上阎君。阎君的公正无私,哪里是凡人能比拟呢?

这一句话说出来,追求了一辈子长生不老结果死的出乎意料早的秦始皇就要炸。
在他一统六国之前,他有过漫长的忍辱负重、虚怀若谷、招贤纳谏的岁月,有用的话大多不太中听。伴随着愤怒一同出现在他心中的是冷静,和不安,似乎有危险就在前方埋伏着。

九胜说:“等到您下葬之后,才正式离开人间,去往地府。我们四个只是奉命陪伴左右。”

嬴政想起来自己忘记什么事儿了,朕刚刚覆灭了六国啊!“诸侯王也在阴间享受清福?”
猜很好心:“您见到他们会尴尬么?不会的。”他似乎还要在说什么,被同伴拽了拽,憋了回去。

嬴政负手冷笑,朕灭亡了他们的国家,毁去他们的宗庙,断绝了他们的祭祀,公子王孙做奴婢,美人尽数归我所有。书同文,车同轨,度量衡,秦律通行天下,上至周天子下至五霸七雄,都是朕的手下败将。即使在黄泉相见,谁应该尴尬呢?是一统六国的皇帝尴尬,还是这些末代昏王应该被发跣足呢?

他甚至有些期待见到其余六国的王,自己的尸体虽然被咸盐和咸鱼覆盖,可是秦国犹在,良臣猛将各安其分,一世二世乃至万世仍有可能。

九胜看到他居然不怕鬼,又过于骄横傲慢,有些不爽:“商朝31位商王和周朝37位周天子率领各自殉葬军队,在地府混战了将近八百年,始皇帝陛下做好准备了么?”他以为这样能吓到他。

秦始皇的眼睛一亮,他开始兴致勃勃的追问起战争的起因。
起因当然是因为帝辛成了商朝末帝,而周文王周武王以臣子的身份谋逆犯上。
“妇好当真能征善战么?”

猜一脸仰慕:“她的确很厉害,顶的上几员猛将。”
嬴政的历史学的很好,稍微一回忆,就想起对于这六十多位的记录,重点在于战争记录。他轻蔑的笑了笑:“商重武功,周重文治,虽然周朝天子多,可大半个周朝软弱无力,天子又有何有?”

西周还行,东周的天子就是个傀儡,生前是无用之天子,死后一样是无用之死鬼。
事实和他猜测的一样,那些一度没饭吃、没法举行体面葬礼、领土被名义上的诸侯臣子侵蚀的周天子在阴间依然是受气包。

“五霸七雄到黄泉见了面,是战是和?”

九胜超不爽的:“他们且战且和,都懂得鬼谷门下合纵连横那一套,闲来无事便打仗玩儿。”给阎君填了许多烦心事,叫我们这些做鬼吏的奔波不停,哼。要是甩开膀子群殴也就算了,你们陪葬的太多太全,除了将领士兵之外还有犬马和美人,倒是很会享受,呵呵。
他再接再厉,试着气始皇帝:“本来呢,诸侯王除了殴打不肖子孙之外就是互相嬉戏,可是自从您一统天下横扫六国的消息传到地府,两代天子和许多诸侯同仇敌忾起来,都与您家列祖列宗为敌。”

嬴政脸上浮现出一种骄傲的神色,淡淡的说:“像子车奄息那样的猛将,陪葬在先祖陵墓中的不少。”

九胜算是看出来了,这位始皇帝的心态始终如一:朕就是厉害!秦国就是厉害!不接受反驳!不害怕!去他喵的周天子!祖先应该骄傲,敌人应该颤栗臣服!

嬴政高兴的捋了捋胡子:“去,转告阴间君王,朕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下黄泉与诸天子、诸侯王相见!朕的陵寝早已开始修造,而今虽未造完,只得草草了事,但不必在等。”
当然,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自己越来越臭的尸体,鬼能闻到气味,尤其能闻到自己身上的气味。。

九胜一窒,迟疑犹豫了一会,吼同伴:“我在想呢别戳我了!”
猜被吓了一跳,讪讪的收回手,小声嘀咕:“我以为你在发呆……”

嬴政轻蔑的勾起嘴角,觉得阴间的法度不过如此,阎君的威严和御下也不过如此。人间的天子王侯虽然多一些,那也是几十年才死一位,朕尤其不同。
能派来陪伴朕的人,绝不是庸庸碌碌之辈。也就是说,地府的精干官吏才这样?

……

阎君们都愁啊,愁的一把一把薅头发。每天把自己拔秃四次解压,幸好他可以把拔下来的头发往脑袋上一揉就长回去,要不然何以解忧呢。
普通人乃至于官员的善恶对错都容易分辨,可以判他们按照所作所为去投胎,领受各自的祸福。可是天子不同,他们用一个正直的官员,就能造福万人;想要修造宫殿、任用亲信,就能轻易的祸害万人。凡此种种垒加起来,交错复杂,除了少数昏君没干过半点人事可以直接扔地狱之外,大多数的帝王都让阎君无法轻易下判决,于是都稽留在这里。

“嬴政肯定要找事儿。”
“对。”
“他那帮祖宗就不是好东西!一天到晚打架喝酒,挑拨离间。”
“这些天子诸侯有那个是好东西?一言可以动天下!”

“哥,别拔了,再拔他也快来了。”
“干脆让他现在就来!能怎么着!”
“咱们得先下手为强在他到达地府之前定下来,用印。”

阎君的法令很容易实施,只要依次盖上阎君们的印信,望空一抛,就形成了一道无形的规则、罗网,罩住整个地府,再来到地府的任何人事物都必须遵照规则行事。
可是有一点不好,后来的规则罗网无法约束先来的人。

九胜来禀报:“始皇帝想要尽早来地府,他还想参与诸侯之间的战争。”

阎君们以一种放假最后一天拼命赶作业的精神,把所有稽留无法判决的帝王依仗作乱的条件统统掐死。
第一,没收帝王的人殉,和殉葬牲畜。
“嘿嘿,没有将没有兵,我看你们怎么打。”
“把猛将殉葬这种事真蠢死了。”
“殉葬的美人也送去投胎,享受什么生活!马和猫狗统统去投胎!这件事强制执行,派人去把魂魄捉了来,押去投胎!好说好道的都不听,哼!”
“都抓走……一个都不留,有点惨吧?”
“这不都是父子代代相传吗?还要什么?”
“不能只有父子啊,还有夫妻,父母……把自愿留下来的王后留下。夫妻恩爱的继续恩爱,不恩爱的活该打光棍。”

第二,皇帝们群居在镇子中,禁止出入。
“就这样够吗?”
“够了。”
“哪有镇子?”
“喔?”
“难道查没殉葬的冥器小屋之后还要给他们盖房子?”
“我再添一条。”

第三,每位皇帝拥有五亩宅基地,镇子里有土有泥有树有石头,自己盖房子。
阎君们思来想去,觉得这样就足够周全了,再也不会出事。
“好,派人去接秦始皇。”

《七情碗》作者:夜凰 灵异神怪

《七情碗》作者:夜凰

文案 据闻曾有圣人取黄泉之水,幽冥之土,炼狱之火捏成一碗,其中封神兽之魂,碗名七情。后七情碗流入凡尘,在世间辗转,直至落入唐苏苏手中。神兽坐在碗里,颐指气使,“每天要给本神兽上三炷香,非龙涎香不可。”...
《我有死神光环》作者:浮生九回 灵异神怪

《我有死神光环》作者:浮生九回

文案 姜甜车祸当场去世,身披黑袍手持镰刀的死神降临在她身边,将一枚骨戒带在了她的无名指上,姜甜奇迹复活,也同时拥有了死神光环。 失踪多年的阿姨,夭折的儿时玩伴,过劳死的当红女明星等等,纷纷深夜排队蹲她...
《阿娇今天投胎了吗》作者:怀愫 灵异神怪

《阿娇今天投胎了吗》作者:怀愫

文案 【非古言,非快穿,不恐怖】 阿娇在丰都当鬼许多年 眼看熟人来来回回 只有她不能投胎再生 孟婆告诉她关窍:你有一夙愿,未能得偿 阿娇恍然大悟,刘彻这厮还欠她金屋一栋 偿我金屋,我要投胎! 阿娇本来...
《一炉香》作者:不若的马甲 灵异神怪

《一炉香》作者:不若的马甲

文案 地产集团总裁vs殡葬铺女老板 让生者安居——为逝者送行 唐起不由想起当年,秦禾逼近的冷眼,和一双血手,捏着他的脸颊,用力的像一把铁钳,警告他:“小朋友,你没见过我,也不认识我,听见没有!”唐起记...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