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我不当小师妹很多年》作者:青丘千夜

天空中的乌云迅速汇聚,连空气都多了几分神圣的气息。
  
  高耸入云的巨树在此刻显得仿佛是路边的小草,那巍峨的青山就好似脚下的石子,那人间繁华就好似那一阵青烟。
  
  人能够站的有多高,地位可以尊崇到什么地步,能够被这天地多么钟情?
  
  或许,只有一个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司马决。
  
  这个名字在修真界里足足响彻了五百年。
  
  从一个无名山村的傻小子到如今的修真界第一人,不管是他一年筑基十年结丹的壮举还是他一人一剑铲平一个宗门,又或者是他那千娇百媚的各色道侣,都是人人倾慕的对象。
  
  而今天,正是司马决度过最后一道雷劫被仙界金光即将接引的日子。
  
  此刻,司马决的十几位道侣,都在痴痴的看着他。
  
  司马决身负巨大传承,乃是仙帝的候选人之一,只要他登入仙界,作为在天地面前和他一起成过婚的道侣都能作为仙妃直接升入仙界,而不用经过雷劫.
  
  这些女修又怎么会不动心?
  
  一般来说,修士渡劫乃是重中之重,不许其他人观看的。而现在,司马决的道侣几乎全部到齐,而他的手下则是在几百里外牢牢守护,除去司马决认可大概人外,没有人能够靠近半分。
  
  “燕妹妹,阿萝妹妹怎么没有过来?夫君即将登入仙界,她就是心里有怨也该过来才是。”说话是一位宫装美人,也是司马决最爱的女人之一轩辕凤。
  
  她的脖子上戴着一颗黝黑无比的珠子,深邃的几乎能够将人的灵魂都吸进去。这颗珠子乃是修真界至宝,足以引起无数散仙争夺。但此刻被她大大方方的带出来,也没有人敢动手,正如她在这些女修之间的地位一样,无人能撼动。轩辕凤既是皇朝公主又是天才女修,还是司马决最佳的贤内助,深受信任。也只有她,才能压得住这么多的女人。
  
  “凤姐姐还不知道她?她只顾沉浸在和夫君的少年情谊之中,朝华仙宗毁灭之后她更是变得怨天尤人。若非夫君恋旧,哪里还有她一席之地?”答话的美人对这个名为阿萝的女修十分不满。她输给轩辕凤也就罢了,人家父亲是修真皇朝的皇帝,渡劫期的大能,艳冠群芳,被司马决看重也是正常,她比不过。可那个叫阿萝的女人,修为不过中上,背靠的朝华仙宗也已经毁于一旦,她被夫君看重不过是因为她是夫君爱上的第一个女人罢了。
  
  可司马决那样的人,又怎么会为她一个人停留?
  
  “你别这样说,夫君听了会不开心。当初若不是她鼎力相助,夫君恐怕早就……”
  
  “嘘,姐姐,你看,她来了。”
  
  远处踏云而来的女修,身上穿着一身简朴之际的黑色长袍,头上也只有一根简单的碧玉发簪,脸上未施加脂粉,看起来有种苍白而凌厉的美。
  
  这样的美丽让她有别于在场的其他女修,却也让她多了几分生人勿进的气场。
  
  越是如此,她就是越受到排挤。
  
  明明论容貌她也不是绝色,为何能够这么吸引人的心神?
  
  司马决微微转过头,看见黑衣女修,微微一喜。他自诩多情,对每个女人都是力所能及的好。可唯有面对阿萝的时候,他觉得问心有愧,因此就算阿萝对他这么多年不假辞色,他也是各种好东西送了过去。虽然这样只会为阿萝引来其他女子的忌惮,但司马决依旧如故。
  
  “阿萝,你来了。”司马决俊逸的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近乎有些讨好。
  
  “你今日升仙,我怎么能不来?”阿萝轻飘飘的回了一句,“她们不也全部都来了么?”
  
  “阿萝,你知道的,在我心里,只有你才是我的妻子。”司马决连忙表明自己的心意,“当年我对你发过的誓言,绝对不是假的。你想要毁灭万魔宗,我就帮你毁了,你想要朝华福地,我就给你。等我顺利成为仙帝,仙后必定是你!”
  
  这样的话语落在其他女人耳中,无异于晴天霹雳。
  
  就连向来稳重端庄的轩辕凤也有些挂不住脸了。
  
  果然,不管她们这些人在司马决面前说了阿萝多少坏话,司马决还是最爱她!
  
  凭什么,就凭她与他少年相识,就凭她宗门全灭?
  
  “你的接引仙光来了吧。”阿萝突然看着天空说道,“你只有半个时辰在这里停留了。”
  
  接引仙光会将仙人和修真界隔开,让修士的真元逐渐转化为仙元,这样才能适应仙界的生活。在这个时间内,除非司马决自己从里面走出来放弃成仙,不然就算是一百个散仙去攻击他,也不能伤他分毫。
  
  “我们还有半个时辰可以说说话。阿萝,你有十年的时间没有和我说过话了。”司马决伤心的看着她,“我好想你。”
  
  “你还记得我手里这把剑么?”阿萝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将身上佩戴着的一把普普通通的灵剑拿了出来。
  
  这把剑相当粗糙,连灵器都算不上,只能用来供那些尚未筑基弟子使用。
  
  “阿萝,你是不是被人骗了,这样粗制滥造的剑怎么配得上你?”司马决皱眉道。
  
  “你不记得了,也好,这样我就没有任何顾忌了。”阿萝如释重负,脸上平静无波。
  
  她缓缓的将自己手上的碧玉发簪取了下来,一头乌发随风飘荡。
  
  啪叽。
  
  她将碧玉发簪折断了。
  
  “阿萝,你这是在做什么?”司马决不懂,在场的其他女修也不懂。
  
  这个阿萝该不是失心疯了吧。
  
  然而,随着这发簪的断裂,这方天地的空气似乎都变得凝重起来。
  
  司马决藏在仙光里,尚且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场上其他的女子却都有了微妙的感觉。
  
  她们突然感觉不到身体里的真元了。
  
  “凤姐姐,我怎么突然动不了了?”
  
  “夫君,夫君!”
  
  “什么味道,好香?”
  
  ……
  
  一个又一个的女子突然好似玉雕一般僵住了,她们半停留在空中,却只剩下了眼珠子能动。
  
  如此诡异的场景发生在这种青天白日之下,谁能想得到?
  
  “是你!”轩辕凤很快回过神来,“你的簪子有问题对不对?”
  
  阿萝苍白的脸上泛出一点红晕。
  
  她的声音不复之前的清冷,反而变得温柔无比,“我朝华仙宗在修真界里传承万年,奇珍异宝数不胜数。但是在这之中,有三样是最难得的。”
  
  “第一宝,从来不为人所知,唯有掌门知晓。我爹在死前传给了我,就是这困神香,它的滋味,是不是很好?”
  
  在场的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被困得死死的。
  
  “司马决,你曾经是不是想要找它啊?”
  
  司马决脸色大变。
  
  他以为他隐瞒的很好。
  
  说罢,阿萝将自己手中那把平平无奇的剑拔了出来,一步步在虚空踏步朝着轩辕凤走了过去。
  
  “你……你想要做什么?”轩辕凤直觉到了某种刻骨的杀意,她拼命的想要挣脱开这古怪的处境,但怎么也动弹不了。
  
  “我?当然是拿走属于我的东西。”阿萝的眼睛里闪烁着精光,将手中这把平平无奇的灵剑直接刺入了轩辕凤的心脏之中,“噗嗤”一声,皮肉被剑刺穿的声音在此刻清晰可闻。
  
  最可怕的是这把剑上海附带着堪称恐怖的真元,硬生生让一把普通的灵剑刺入了大乘期修士的轩辕凤的身体,还在瞬间内将她的灵台破坏的干干净净!
  
  “不——”司马决忍不住大喊了一声,却没有从接引金光里出来。
  
  一旦出来,就是放弃成仙。
  
  谁会出来?
  
  司马决所谓的真心,也不过如此。
  
  阿萝冷笑一声,将剑在轩辕凤的心脏处一扭,让她吐出了好几口血,脸色肉眼可见的衰败下去,一张绝色容颜也在几个呼吸内变得如同老妪。
  
  “你看,他也没有那么爱你,不舍得从金光里出来呢。”阿萝靠近她的眼睛,声音甜的如同蜜糖,而阿萝的另一只手却同时摘下了她脖子上的珠子。
  
  “我朝华仙宗第二宝,就是这八宝混沌珠。”
  
  它能永葆修士容颜,并且源源不断的提供生机。就算是寿元将尽,天人五衰,这八宝混沌珠也能延寿千载。
  
  “你本该和你的皇朝一同覆灭,可你却借着八宝珠活了下来,你可曾记得这是我朝华仙宗的东西?”阿萝紧紧的握着珠子,眼神嗜血,“是你想要得到它,不惜潜入我师兄冰棺所在地,然后在司马决的帮助下取出了它。我师兄本该在百年内醒来,他拼着最后一口气将他的修为灌输给我,如今,我用师兄的真元杀掉你,夺回珠子,是不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
  
  轩辕凤慢慢伸出手,似乎想要努力将近在迟尺的八宝珠子拿回来,可她的手停在半路就彻底垂了下去。
  
  “你……你现在是散仙修为?”旁边靠的近的女修脸色都白了。
  
  她们之中没有一人是散仙修为,最高修为的就是轩辕凤,可轩辕凤被阿萝一剑了结,连元神都没有逃出来。
  
  “是啊。”阿萝朝着她笑了笑,反手将刺入轩辕凤胸口的长剑拔/出来,再次捅入了这个女修的灵台之中。
  
  “我没有看错的话,你耳朵上的这一对坠子,是我三师娘的。”
  
  “而你手上的扇子,是我大师姐的。”
  
  “你身上的法衣,是我小师叔给他女儿的。”
  
  ……
  
  阿萝宛如一个杀神,一个个走到这些女修身边,取走她们的命,又拿走一样或者两三样东西。
  
  这些都是她从小看到大的,小时候就算扔着玩也没有什么,可一旦它们换了主人,就会让她忍不住变得残暴起来。
  
  “夫君,夫君救我!”
  
  “这个女人疯了。”
  
  “你们朝华仙宗是被万魔宗所灭,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这些,这些都是夫君送给我们的啊!”
  
  “朝华仙宗家大业大,你想要一个人继承是不可能的,夫君分给我们也是为了你好。”
  
  “我还给你,我还给你,你饶我一命,我和你无冤无仇啊。”
  
  “夫君救命啊——”
  
  剩下的女修们要么对着司马决喊救命,要么就开始拼命的解释求饶。
  
  司马决的眼神已经气的发红,可他还是没有从接引金光里出来。
  
  “阿萝,是我负了你,和她们没有关系,朝华仙宗的仇可是我帮你报的!”司马决大声喊道,企图唤回阿萝的神智。
  
  一定是被心魔入侵了。
  
  阿萝一下子被灌输修为提到散仙,心境肯定出了问题,司马决无法相信当初那个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小师妹怎么会变成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司马决当然是喜欢阿萝的。
  
  在他还没有取得任何成绩的时候,在他被人看不起的时候,只有阿萝陪在他身边。她身为顶级仙宗的掌门独女,万千宠爱在一身,又天资过人,被称为“朝华仙宗的第四宝”。
  
  这样的女子愿意和他从头打拼,谁会不喜欢?
  
  可是,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一步呢?
  
  “是啊,就因为是你帮我报了仇,所以你哪怕辜负我,你一个又一个的喜欢上别人,我都可以不介意,不计较。只要我师兄伤好,他就能重建朝华仙宗,我也需要你的帮助,所以你喜欢上别人没有关系,你喜欢谁都没有关系,只要能重建宗门,我什么都可以忍。”阿萝的双眼仿佛在泣血,她身上的黑袍被鲜血染透,连发丝都带着血,仿佛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可是呢。”阿萝一挥剑,将那些女人的尸体毁得干干净净,眼睛却死死的瞪着司马决,“我们朝华仙宗的第三宝,支撑我朝华仙宗万年根基的创世灵火,是不是被你吸取了?”
  
  司马决的呼吸顿时一窒。
  
  “因为失去了创世灵火,我宗门修行火属性功法的散仙长老统统闭关失败!我爹修为逆行,我师兄沈照单火灵根为了自保,忍受寒冰之苦修行冰属性功法。我朝华仙宗的护山大阵一夜之间被削弱的只剩下半成实力。就连万魔宗,万魔宗的那个妖女,她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得知我宗门实力大减?”
  
  阿萝说出来的每一字,每一句,背后都堆积了朝华仙宗无数弟子的尸骨。
  
  绵延万年的朝华仙宗啊,就这么离奇被魔修给毁了。
  
  司马决真是隐瞒的好。
  
  不但消灭了万魔宗为朝华仙宗报仇站稳了领头人的地位,还将朝华仙宗的无数传承据为己有,真是好算盘!
  
  可笑她还以为对方是恩人。
  
  “我隐忍多年,就是为了现在。”阿萝直勾勾的看着司马决,“你没有成为仙帝的资格,拥有创世灵火的人才有资格。你吸取了我宗门万年气运,取走了创世灵火获得惊天功德,想要就此升仙?你做梦!”
  
  阿萝身上的真元突然开始暴动。
  
  她手腕上的那把灵剑似乎是承受不了压力,很快就变成了一块块的碎片。
  
  阿萝有些遗憾的看了它一眼。
  
  这是朝华仙宗的入门弟子人手一把的剑。
  
  如今,也是最后的一把剑了。
  
  也好,就随着我一同离开吧。
  
  与此同时,司马决的身体也变得燥热无比,仿佛有什么东西想要破体而出。
  
  不,不——
  
  司马决的声音发不出来。
  
  他眉心处被冲破了一个口子,一朵莲花模样的火焰迫不及待的就从他的身体里冲了出来。
  
  冲破接引金光,直接到了阿萝身上。
  
  “我宗门能够隐藏它万年,怎么会没有办法取出它呢?”阿萝大笑了起来。
  
  司马决也终于忍耐不住,从接引金光里出来了。
  
  “将它给我!”
  
  如今的司马决脸上,哪里还有半分爱意?
  
  没有了这朵灵火,他别说是成为仙帝,连仙界的洗凡池都过不去!
  
  “司马决,你出来了,是你找死。”阿萝面色怜悯的看着他,“你以为你还是修真界第一的司马决么?没有这朵创世灵火,你在我们宗门里,也只是一个‘二师兄’罢了。”
  
  一个区区的二师兄,如何能够抵抗得了困神香?
  
  司马决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动弹不得了。
  
  “阿萝,阿萝,朝华仙宗已经没了,可我能够帮你重新建立它。我帮你将宗门的东西都找回来,我发心魔誓言好不好?阿萝,我已经是你在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人了。你忘记我以前救过你了么?”司马决立刻换了计策,好言好语的劝说道。
  
  “不必了。”阿萝轻蔑一笑,“若我早知当初救我之人是你这样的狼心狗肺,我宁愿死在那个时候。”
  
  她伸手一抹手上的储物戒指,拿出一座冰棺来。
  
  冰棺里的男人面色红润,神情温柔,嘴角还带着一点若有似无的笑意,只是一头白发看起来格外沧桑。
  
  可是这个人,这个人,司马决一辈子也忘不掉!
  
  有他在的时候,他司马决永远只是二师兄。
  
  有他在的时候,他司马决永远都是第二,不是第一。
  
  朝华仙宗创世灵火的继承人也永远不可能是他!
  
  沈照。
  
  沈照!
  
  司马决前半生最得意的事情,就是阿萝没有选择沈照,而是选择了他。
  
  可是这个男人明明死了,为什么还能出现在这里?
  
  “阿萝,大师兄他已经死了,修士从不会白头,他的白发就是他身死道消的铁证!”司马决压下心里的愤怒说道,“你是不是被沈照骗了?沈照最会骗人,我才是对你最好的。”
  
  “我这个人,从来不会为发生的事情后悔。当初为了你,被天道反噬毁了大半根骨,我没有后悔;在万魔宗猖狂的时候,我改名换姓,学着魔修的生活方式加入万魔宗,和你里应外合消灭他们,每天游走在生死之间我也没有后悔;你移情别恋,娶了一个又一个的女修,我也没有后悔,我自己看错的人自己要认。可是唯有对大师兄一人,我辜负良多,恨自己不信他的话浪费这么多年,恨我实力低微要用他最后的修为来报仇,更恨我有眼无珠,害得他身死道消!”
  
  “幸好,一切还来得及。”阿萝的声音又软了下来。
  
  她打开冰棺,取出自己早已准备好的心头血,将它和创世灵火融合在一起,没入了沈照的灵台之中。
  
  朝华仙宗还有一样不列入三宝当中,却价值连城的东西,那就是历代掌门人的血。
  
  他们这一族的人,无姓有名,血脉之人均为朝华仙宗掌门,因为只有他们的血能驱动创世灵火,只是一生也就一次,唯有在宗门遭逢生死大难的时候才能使用,以报宗门根基绵延不绝。
  
  谁知,被一个贼窃取了。
  
  如今,算是她弥补的最后机会。
  
  轻轻的呼吸声。
  
  阿萝将耳朵贴在沈照心口,察觉到他的体温一点点的热起来,而呼吸声也慢慢浮现。
  
  “师兄将修为灌输给我,因此天人五衰而死,满头白发,希望这八宝混沌珠能够让师兄你恢复到原本的样子。”阿萝将手中的八宝混沌珠放在沈照的手中,脸上第一次露出了少女时候的笑容。
  
  以前啊,是她身在福中不知福。
  
  父母宠爱,师兄贴心,师姐温柔,就连自己看上的二师兄也对自己青睐有加。
  
  她是整个宗门,不,应该说是整个修真界最快活的那个小师妹。
  
  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阿萝的身体一瞬间变得缥缈起来,眼睛也渐渐变得茫然。
  
  司马决见状,恨不得当即赶过来,“阿萝,阿萝,你将创世灵火取出来,我们一起分担,我们都还能活的。”
  
  “不用了,我这样的人,年轻时候不懂责任二字,如今懂了却也晚了。”阿萝轻笑了一声,“司马决,我们两个人,就不要污了师兄的眼睛了。”
  
  “阿萝——你一定会后悔的——”
  
  司马决的身体在一声凄厉的叫喊声之下化为漫天的血花。
  
  困神香在燃烧完的最后,能够带走一个人的命。
  
  司马决想要找困神香找了那么久,死在困神香之下也是正常。
  
  “悔?我这一生,就已经懂了。”
  
  悔我当初贪恋红尘温柔,不懂修行可贵。
  
  悔我有眼无珠,将仇人当恩人。
  
  悔我枉为弟子,直到现在都不能恢复我宗门荣光。
  
  “师兄,再见。”阿萝看了脸色渐渐红润起来的沈照一眼,自嘲的笑了笑,“以后若有来世,我也当个为人遮风挡雨的大师姐吧……”
  
  被人保护的滋味,不好受。
  
  为师门弟子护持,助他们道途无阻。
  
  所有的苦难我来承受,所有的风光由大家共享。
  
  我要当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师姐!
  
  这样才能在危机来临的时候不用被人藏在暗道里被送走,不用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去搜寻那怎么找也只能找到零星半点的尸骨。
  
  宁愿和他们一起战死,也不想成为被留下来的那一个。
  
  仿佛所有的同门,都抛弃了我。
  
  阿萝脸上浮现痛苦之色,身体一瞬间被烈火包围,可她却觉得开心无比。
  
  创世灵火的反噬开始了。
  
  逆天改命,起死回生,就算是创世灵火的守护者也必须要付出代价。
  
  冰棺在这样极高的温度下迅速融化。
  
  许久。
  
  一个人缓缓睁开眼睛。
  
  他茫然的看着这四周空荡荡的一切,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还能活过来。
  
  忽而。
  
  他察觉到了一点熟悉的气息。
  
  衣袖轻拂。
  
  他的手上,已经多了一片绣着黑色蝴蝶的衣角碎片。
  
  ——————————————————————————
  
  “那罗刹女走火入魔,一口气杀掉了司马神君所有姬妾,连司马神君也不知所踪。哎,那司马神君的无数功法传承也就此消失殆尽,修真界在司马神君死后又迎来了风雨飘摇的一千年……”
  
  说书先生喝了一口茶,无奈摇头,“这便是有名的‘罗刹女之乱’了。”
  
  时移世易。
  
  三千年过去,以前的种种都化为了传说。
  
  而当年天之娇女的阿萝连名字也被人忘记,只以“罗刹女”称之。
  
  底下刚刚入道的年轻修士们听得聚精会神。
  
  “哎,那司马神君连这样的女人也招惹,真是色胆包天。”
  
  “听说司马神君的宝物如今还下落不明呢,他可是在五百年就修道成仙的天才,万年内只他一人。若是能够得到他的传承,啧……”
  
  “嘿,别想了,别说他的传承,就是他曾经那些手下们留下来的传承,现在都是一等一的洞天福地,只有大宗门才有呢。最近开放的那个小如意洞天,似乎就是司马神君的一个记名弟子留下来的吧,最近各路宗门抢名额都抢的厉害呢!”
  
  ……
  
  角落里一个带着面具的女子慢慢的喝着茶,听着这被更改了无数遍的故事,听得津津有味。
  
  “大师姐,你怎么还在这里?”几个穿着统一样式法衣的修士跑进来,跑到这面具女子的面前,气的脸都红了,“大师姐,马上金丹修士的比试就要开始了,你怎么还坐在这里?我们宗门的五个师兄唯有五师兄赢了,剩下四个全输了,掌门气的脸都青了,就等您了。”
  
  “走吧。”面具女子放下茶杯,随手抄起桌上的平平凡凡的一把木剑,“不过输了四人而已,我赢回来就是了。”
  
  身为宗门大师姐,这点小事都是应该做的。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