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作者:春刀寒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6月3日15:30:21 评论 3,248 次浏览

林非鹿死在她二十七岁生日的那个晚上。
  
  往年的生日她都会在海边别墅开party,跟狐朋狗友狂欢到天亮,连父母的礼物都是提前寄到那边的。
  
  但这一次她不巧肠胃炎犯了,早上去医院拿了点药,就近回了市中心的高层,躺在卧室一睡就是一天。
  
  晚上是被客厅的动静吵醒的。
  
  父母分居后各过各的,但市中心这套房子是两人共同所有,长时间空着,林非鹿捂着胃走出去的时候,看到她打扮时髦的妈正在跟一个小狼狗滚沙发。
  
  林非鹿愣了两秒钟,转身回卧室换衣服,然后摔门离开。
  
  到车库的时候林母的电话打了过来,问她:“你怎么在这?没去开party?”
  
  林非鹿拉开兰博基尼的车门,没回答,反问:“你们离婚了?”
  
  林母说:“没有。”
  
  她笑了一声:“也不知道你们这样有什么意思。”电话那头还想说什么,她又补充一句:“你继续,放心,不会告诉我爸的。”
  
  就像她前不久撞见她爸把人领回别墅,也没告诉她妈一样。
  
  这对夫妻从她小时候开始就各玩各的,该看的不该看的这些年她看得多了,除了恶心,已经没有别的感觉。
  
  要挂电话的时候,那头想起来似的说了一句:“小鹿,生日快乐。”
  
  林非鹿发动车子:“谢谢。”
  
  车子开上沿海公路,电话又响了,是她塑料姐妹打来的,咋咋呼呼地喊:“你终于接电话啦?我们在DC,你来吗?”说完又压低声音,语调有些兴奋:“谢河也来了,说要为上次他女朋友的事儿给你道歉!哦不对,已经是前女友了,让她泼你咖啡,活该!”
  
  她胃又开始痛,一手捂着胃一手握方向盘,恹恹的:“我不来了,你们玩。”
  
  塑料姐妹惊道:“那谢河怎么办?”
  
  林非鹿笑道:“我管他怎么办。”
  
  对面无语:“人都因为你跟女朋友分手了。”
  
  她语气随意,“又不是我让他分的,我什么也没做。”
  
  那头沉默了。
  
  胃里又是一阵绞痛,林非鹿疼得一躬身,伸手去挂电话。前方突然响起刺耳的刹车声,一辆大货车极速斜滑过来。
  
  林非鹿猛打方向盘,车头撞上护栏,朝着下方的海崖飞了下去。
  
  在空中的那么几秒钟,天旋地转。
  
  林非鹿内心竟然很平静,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果然坏事做多了是会遭报应的,下辈子她一定当个好人。
  
  ……
  
  但是没想到下辈子来得这么快,感觉就是睡了一觉的时间,再睁眼的时候,她就又活过来了。
  
  林非鹿愣了三秒,举起自己细小的胳膊看了会儿,又转头看向旁边。
  
  床边坐了个穿宫装的女人,五官生得非常漂亮,脸色却惨淡而白,浑身透出一股死气沉沉的病气,正捧着一块儿绢在绣。
  
  林非鹿还在暗自打量,门口走进来一个宫女:“娘娘,药拿回来了。”
  
  女人站起身:“太医呢?”
  
  “今日丽美人临盆,太医们都奉命去候着了。奴婢向太医院的俸使转达了公主的病情,这是俸使给公主开的药。”
  
  女人紧紧拽着手中绢丝,半晌,认命似的:“罢了罢了,去把药煎了,再做些清淡粥菜来。”
  
  宫女奉命而去,女人转身,瞧见床上的小姑娘已经醒了,正睁着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四处打量,赶紧放下绢丝,俯到床边将她抱起来。
  
  林非鹿只觉身子一轻,女人身上融融的淡香袭入鼻腔,自己干巴巴的小身体被她搂在怀里,满满都是不真实感。
  
  “鹿儿乖,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林非鹿似醒非醒地摇了下头,女人抱着她往外走,院内有个宫女正蹲在桂花树下拣花蕊,女人说:“等鹿儿好了,娘给你做你爱吃的桂花饼好不好?”
  
  视野开阔起来,入目是红墙青瓦,庭院石桌,远处飞檐峭台,楼可摘星。院门前一扇石屏,上雕翠竹荷月。院内布两三石桌石椅,东西两角各有一座大瓷水缸,房有四间,树木零星。古色古香的庭院,并不华丽,犹显得清冷。
  
  林非鹿转头看女人,眼下这情况,她还沉得住气,出声问:“我怎么了?”
  
  又软又糯的小孩声音,奶声奶气的。
  
  女人温声笑道:“鹿儿早上去临行阁玩,失足落水染了风寒,不过不碍事,一会儿喝了药就好了。”
  
  林非鹿咬了下舌头,疼。
  
  没多会儿宫女就端了碗药过来,女人喂她喝了药,又塞了块儿甜甜的蜜饯在她嘴里,宫女在旁边笑道:“公主真乖,喝药也不哭不闹的。”
  
  林非鹿觉得头疼,低声说:“我想睡觉。”
  
  女人亲亲她脸颊,将她抱回床上。林非鹿闭上眼,听到女人交代:“明日你将这对玉镯送于丽美人,贺她产子之喜,我身子带病,恐惹美人不好,就不探望了。”
  
  “奴婢记下了。”
  
  眼下这情况,林非鹿就是再懵也反应过来了。
  
  一时间有些啼笑皆非。
  
  但她向来适应能力强,喝完药睡了一觉后,就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个事实。睡觉期间,属于小女孩本来的记忆涌入她脑中。
  
  五岁大的小女孩,知道的也不多。
  
  只知道这地方是大林朝,母妃是岚贵人,她有一个大自己两岁的哥哥,叫林瞻远,哥哥跟正常人不一样,别人都偷偷叫他傻子。
  
  她是大林朝的五公主,但见过父皇的次数屈指可数。
  
  换而言之,她母妃不受宠,她也不受宠。
  
  昨天她在外面放风筝,风筝断线落在了临行阁,小女孩追过去捡风筝的时候,遇到了三公主林熙。
  
  林熙其实看不上她那个破破烂烂的风筝,但就是喜欢欺负她,两人争抢风筝的时候,小女孩被林熙推入水中,救上来之后就一直发着烧昏迷。
  
  再醒来就是林非鹿了。
  
  她用自己硕士高材生的知识回忆了一下,发现这个大林朝在五千年长河中查无此朝。
  
  虽然这地方看上去不咋样,但回想自己经历的那场车祸,再看看现在完好无损的小胳膊小腿,林非鹿觉得自己还是占了个大便宜的。
  
  脑子里小女孩的身影渐渐模糊。
  
  林非鹿在心里跟她说:“我这个人恩怨分明,绝不白白占人便宜,我既然用你的身体活了过来,别的不说,仇一定给你报。”
  
  转而又想到自己死之前发的那个誓。
  
  看来这是老天爷给她悔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
  
  好人要做,仇也要报,不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急,她还得先把目前的处境搞搞清楚。宫斗剧不是没看过,后宫险恶,得小心一点。
  
  屋外天色渐亮,岚贵人发现她退了烧总算松了口气,出门吩咐丫鬟熬粥。林非鹿正躺在床上思考新人生,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有个小身影摸了过来。
  
  他走到床边半蹲下,扒着床沿喊:“妹妹,妹妹。”
  
  林非鹿转过头,看见一个俊俏的小男孩正歪着脑袋傻乎乎冲自己笑。
  
  是她的痴傻哥哥林瞻远。
  
  林瞻远在众皇子中排行老六,虽然是名义上的六皇子,但从连宫女太监都敢私底下骂他傻子就可以看出来,这是个被抛弃的皇子。
  
  想来皇帝不喜欢岚贵人,也跟这有关。
  
  真龙天子却有一个痴傻儿子,简直是人生污点。
  
  林瞻远的智力大概停留在三四岁,只会说一些简短的词语,看见林非鹿醒了,高兴得拍她脑袋:“妹妹乖,妹妹不疼。”
  
  林非鹿觉得他怪可爱的。
  
  她自小在那样的家庭中长大,没有得到过爱,也没人教她怎么去爱,养成了一副极度自我的性子,看似游戏人间,其实内心漠然,很难共情,唯独对漂亮的小孩能生出几分耐心和真心。
  
  笑着跟他说:“我不疼。”
  
  林瞻远应该是听懂了,更高兴,笑得口水都流出来了,从怀里抓出一把腻歪歪的蜜饯,献宝似的伸到她面前:“吃,妹妹吃,好吃!”
  
  那应该是他偷偷藏的,蜜饯都粘成一团了,看上去脏兮兮的。林非鹿最挑嘴,当然不会吃,哄他:“妹妹不吃,哥哥吃,都是哥哥的。”
  
  她声音奶声奶气的,又甜又软,自己听着都觉得好听。
  
  林瞻远继承了他娘亲的容貌,哪怕是个傻子,也不妨碍他的颜值,高兴地一点头,把蜜饯都塞进自己嘴里。
  
  林非鹿趁机下床去找镜子。
  
  不出她所料,铜镜里的小女孩粉雕玉琢,灵动可爱,笑起来颊边有个小酒窝,萌死个人,长大后颜值必然不会低。
  
  重度颜控林非鹿很满意。
  
  萧岚进来的时候看到糊了满脸糖霜的林瞻远,一脸无奈地把人拉过来:“娘是不是说过,妹妹生病了,不可以来闹妹妹?”
  
  林瞻远委屈道:“想妹妹,和妹妹玩。”
  
  萧岚似乎一点也不嫌弃自己这个傻儿子,在母凭子贵的后宫,林瞻远的存在算是断绝了她全部后路,但她依旧毫无保留给了这对儿女一个母亲所有的保护和爱。
  
  林非鹿花了一顿早饭的时间摸清了身边的情况。
  
  萧岚住的这地方叫明玥宫,她住的是偏殿,前头还有高她一个位份的徐才人,住在主殿。
  
  身边伺候的宫女只有两个,一个叫云悠,就是昨日林非鹿醒来时看见的那个,是陪着萧岚入宫的本家丫鬟。
  
  另一个是宫中宫女,叫青烟,因受过萧岚恩惠,在别人想方设法离开这个不受宠没油水可捞的地方时,自愿留了下来。
  
  另外便只剩一个嬷嬷,是常年伺候在这明玥宫的,辈分老,萧岚不大使唤她。吃饭的时候林非鹿见了一面,双方都客客气气的。
  
  总的来说,处境比较凄凉,林非鹿想了半天,安慰自己至少清静。
  
  不受宠也有不受宠的好处,起码没人盯着你,不用应付层出不穷的手段,关起门来安安静静过自己的日子,也挺好的。
  
  毕竟她也需要时间来适应新环境和新身份,先观察着吧。
  
  不搞事,当个好人。
  
  嗯。
  
  结果还不到中午,青烟就一脸焦急地跑了进来,林非鹿还趴在床边看萧岚绣花呢,听到她说:“娘娘,静嫔娘娘宫里的人过来了!是来找公主的。”
  
  萧岚皱起眉:“什么事?”
  
  青烟不无担忧:“三公主昨日夜里开始高烧不退,一直嚷嚷看见小公主站在她门口,看了太医也不见好,静嫔娘娘传话,说……说定是小公主昨日在临行阁冲撞了三公主,让小公主过去赔罪。”
  
  林非鹿绕了半天才捋清这层关系。
  
  三公主就是昨日推她下水的林熙,静嫔就是林熙她娘。
  
  杀人凶手自己把自己吓病了还要受害者给她赔罪?
  
  林非鹿觉得这后宫,还怪有意思的。

《造反大师》作者:海派蜡烛 古言

《造反大师》作者:海派蜡烛

文案 叶可可有个秘密。 她不光是当朝宰相的掌上明珠,还是妖精窝里的得力干将。 妖精大王赐下法宝,要她努力霍乱朝纲。皇帝要娶她,她说心意我领了。表哥要娶她,她说跪下叫爸爸。状元要娶她,她说升官发财了解一...
《殿下》作者:石头与水 古言

《殿下》作者:石头与水

文案 殿下,愿您一生平安喜乐。 书评查看 正文 烺,光明也。   “这凤凰纱,一年也只得三五匹,除了皇后娘娘那里,剩下的都给殿下送来了。”  “也唯有这样的纱罗,才配得上咱们殿下的尊贵。”   年轻的...
《大唐验尸官》作者:顾婉音 古言

《大唐验尸官》作者:顾婉音

文案 一场大火,烧掉的不仅是所有证据。还有她的家人。 十年后,重新踏入长安城。 她,重操旧业,誓要让那些逝者诉说冤屈! 书评查看 正文 第1章 命案   早晨太阳还没露头,天边云霞就已是通红一片的绚烂...
《千金笑》作者:天下归元 古言

《千金笑》作者:天下归元

第1章 坑爹的被穿越(1)   穿越的固定格式是:睁开眼睛,看见帐顶,然后谁谁谁惊呼:某某某你醒来了!如果没错的话,这个某某某一般都是小姐,运气好点的是公主,再好点是女王,最衰的自然是人妖。   君珂...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